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惊!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

第133章 暴雪

    镜厅舞池。

    刺刀刷的从亚麻色长发少女的腰间抽出, 与此同时步/枪被薇拉愤怒上膛, 继而是腕表滴滴不停的违规警告。

    警告一次。

    警告两次——

    宁凤北得意轻笑。

    当舞曲再次响起,众人齐齐呆滞的目光中,镜厅终于恢复平静。

    隔了一道镀金大门,弯曲冗长的走廊之末。

    明尧、巫瑾两组都在飞速翻箱倒柜。巫瑾的表情凝肃。楚楚不断向两只手哈气,简陋的披风把自己裹得紧紧。

    凡尔赛宫太冷了。

    四处窗户大开,寒风呼啸。窗外就连风雪都如同凝固,一眼望去, 每一片雪都与上一刻无差。选手在灰暗的凡尔赛宫中摸索, 就像是被冻入阴森的油画。镜厅往外, 没有一处壁炉点燃,就连墙壁偶尔的烛光都微弱不堪,看余蜡随时可能熄灭。

    “嘶”楚楚倒吸一口冷气:“我真想拿着枪口对自己来一下,怎么着也比冻死淘汰要好。”

    巫瑾的作战服抗寒能力几可忽略。有那么一瞬,他甚至被冻到神情恍惚,如果这时候给他套个7件罩裙自己说不定真不会反抗——

    “再找找,”巫瑾安慰:“肯定有取暖设备。否则按照这个温度,除非杀回镜厅,所有选手都会被极寒淘汰。”

    从室内温度推算, 节目组至少把室外温调到了负10摄氏度以下。巫瑾思索, 规则再荒谬,也不会变成“先跳完舞的先冻死”, 先发队伍必然有先发优势。

    两人经过一处回廊, 楚楚瑟瑟发抖往门上一靠:“走不动了, 还是靠着暖和。”

    楚楚忽然一顿,难以置信睁眼,接着惊喜开门——微热、干燥的空气扑面而来。

    巫瑾立时跟着进入,反手带上门。

    巨大的议会厅堂里共有近百张座椅,每张座椅上都放置了样式不一的便携供暖设备。

    楚楚迅速扫过视线:“左边两列,最长供暖8小时。再靠右两列供暖9小时,其余供暖4小时。我们选哪个?”

    近百张座椅,对应100名选手。

    三组供暖设备截然不同,巫瑾微一沉吟:“不把苹果放在一个篮子里。”

    他挑出中间一组的9小时供暖递给薇拉,自己装载了8小时自热背心。铁锈、碳粉和奇异胶质的味道在空气中漂浮,巫瑾按下电流按钮,防护服内薄薄的衣料立时开始发热,就连冻僵的心跳都开始复苏。

    楚楚尝试想顺走第三套供暖设备,却被规则腕表制止。

    “暴雪,100套设备,供暖刚需。议会厅,三组座椅。只能取走自己那套——”楚楚呢喃:“这和路易十六有什么关系?”

    巫瑾带着楚楚走出房间:“至少暴雪和他有关。法国大革命的诱因就是暴雪,土地歉收粮价飞涨,平民□□。我们去等卫哥他们。”

    门吱呀开启,又悄然闭合。

    等壁钟指针转了一圈,两人同时向镜厅走去接应。

    “按照男爵身份,卫神他们该出来了。”楚楚掐着点,眼神突然一亮,俨然是卫时的小迷妹。舞曲3分钟一首,不出意外就在现在——

    舞池大门打开,红毛一愣,给巫瑾打了个招呼,露出试图透露线索的眼神,然而很快就被队友拉走。

    接着出来的是一对b级练习生,再然后是运气极佳留到这一轮的林客……

    卫时、薇拉皆不见踪影。

    楚楚蹙眉:“他们先出来了?”

    巫瑾却突然看向窗外。不远处的雪地留下浅浅脚印,风雪中有两个人影正在向远处跋涉。两人都偏瘦削,其中一人与薇拉装束相同,另一人绝不是大佬——

    楚楚猝然开口:“宁凤北?!宁凤北和薇拉姐一...起!她们组队了?”

    巫瑾脱口而出:“不可能。凡尔赛副本组队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初始请柬,同一请柬上选手结队自始至终不变。第二种是舞会。只有两队同时选择对方才能合法组成四人小队,宁凤北单组薇拉,薄哥,还有薄哥的队友无法和薇拉‘合法结队’,相当于损失小队战力,两败俱伤——”

    楚楚却动了动嘴唇:“……我怎么觉得是宁姐做得出来的事……”

    巫瑾分析:“如果要晋级——”

    楚楚终于打断解释:“宁凤北的目的从来不是晋级。她和薇拉姐两人,轮流霸占风信子秀榜首。对她来说,掉名次远没有‘输给薇拉’来的丢脸。”

    ——与其让薇拉胜过自己,不如拉薇拉下水,要么同赢,要么同输。

    楚楚的思路瞬时打通,明显懊恼:“我早该想到!宁凤北肯定要下手拆掉薇拉姐的完美联盟。我们现在怎么办?”

    巫瑾神色顿凝。

    舞会邀请楚楚,是因为他的预设模型中,每位选手都会为“名次”而战,在“4人结队”与“2人结队”的博弈中都会选择最优方案。而宁凤北的特殊目的却将他的所有预想打乱。

    大佬、薇拉落单。大佬就算单独一人,闭着眼睛也能卡到名次前10。

    情境对于薇拉却要复杂的多。

    “我去找薇拉。”巫瑾迅速开口。结队只能保证宁凤北不对薇拉动手,不能保证薄传火不会淘汰薇拉。

    楚楚瞬间反应过来,巫瑾说的是“我”而不是“我们”,然还没等楚楚开口,巫瑾安抚解释:“你去议会厅等着,卫哥一定会过来汇合。”

    而自己再和大佬组队,此时已经被规则视为违法。把楚楚交给大佬之后,他必须走。

    楚楚不满:“你都邀我跳舞了,咱两也是队友!要不我们偷偷跟在卫神后面,我把卫神找到的物资偷偷匀给你……”

    巫瑾一噎,失笑摇头:“走吧,我送你过去。别忘了,卫哥说了要带你躺赢。”

    狭小的议会厅内,供暖设备已经被领走了近1/3。左侧腕表的存活数字跳到了98,一旦选手没有在体能承受范围内找到这里,最有可能被冻晕淘汰。

    巫瑾送走楚楚,视线飞快扫过所有座椅。

    9小时供暖设备已被尽数领走,8小时那档还剩2件。剩下的则是无人动过的4小时御寒装置。

    4小时,连比赛流程都撑不过就要再次濒临砭骨寒冷,显然是下下之选。

    薇拉与宁凤北挑走的都是9小时。

    从两人离开的轨迹来看,方向是小特里亚农宫。

    她们是要去找翠安侬宫幽灵事件中的玛丽皇后——

    议会厅门外,大佬终于出现。

    两人眼神相错,无数摄像机飞起。巫瑾立时警觉,就这个架势再看一眼都要判非法组队!少年赶紧起身准备去追薇拉。

    议会厅大门狭窄,巫瑾不可避免和大佬撞肩。

    卫时似是从凡尔赛宫外进来,有霜雪落肩头。错身一瞬冷意直直钻入巫瑾鼻腔,还带着阳光下的坚果干草味道。

    巫瑾突然一顿,逃窜奔走。

    毫无所觉的摄像机追着巫瑾飞出——

    楚楚瞪大眼睛:“小巫送我过来的诶!卫神不要欺负小巫,捏他的手干什么!小巫整个人都被捏红了!!”

    卫时随手捞了个供暖设备,楚楚这才反应过来:“你你你从外面进来的!你没用供暖背心?!肉身进出暴风雪,妈耶卫神你是正常人吗!……等等我们去哪儿?”

    卫时面无表情:“去小特里亚农,带你躺赢。”

    凡尔赛宫外。

    巫瑾甫一踏入大雪,寒风如刀割面而来。远处的特里亚农宫隐在一片灰暗...之中,轮廓都看不清晰。

    比赛三天,巫瑾的视力稍有进步,却仍比不上正常选手。他眯着眼,尽量避开直视雪地,防止雪盲瞎眼。红白玫瑰的脚印已经在暴雪中被覆没到只剩两列浅痕,远处还有一道43码足迹,不出意外应当是去和宁凤北会和的薄传火。

    巫瑾很有理由猜测,与宁凤北相似,薄传火邀了大佬做舞伴,然后被逼仓促跳了女步,最后大佬走出舞池,潇洒撕毁联盟做独行侠……

    巫瑾突然眯眼。

    远处还有一道痕迹。

    不像是脚步,倒像是某种动物的蹄印——

    又几张碎纸飘来。

    依然是焚烧的传单。巫瑾在雪地里艰难读了几句:“国王倒戈贵族,第三阶级与巴黎在寻求义士相助……”

    “她是奥地利来的恶魔,将法兰西军情泄露给奥军,要得到应有的惩罚。寻求义士……刺杀……刺杀玛丽安托瓦内特。”

    玛丽皇后?

    巫瑾一愣,整个凡尔赛宫一只幽灵也没,怎么刺杀?皇后在哪?

    雪地中光芒更暗,约莫又走了五六分钟,焦糊味再次传来。这一次已是下一批传单:“皇后在小特里亚农宫……戴着臭名昭著的项链……一旦刺杀成功,将在大理石庭院接应庆功……”

    造谣传单变本加厉,与其说是在引导舆论,不如说是在发布杀手任务。

    巫瑾表情一顿,无论玛丽皇后在哪,他必须尽快告知薇拉。

    此时已隐隐能看到小特里亚农宫黑影,他走的这条路略偏,远处却已是有人抄近道赶去。整个暴风雪中都飘着残缺的传单,对方很可能就是接任务的练习生——

    然而以他的速度,赶到小特里亚农还要至少20分钟。

    雪地上红白玫瑰的足迹已尽数消失不见,薇拉与宁凤北提早抵达小特里亚农宫,自然不知晓传单上的变化。

    那道动物蹄印却仍未被风雪掩盖。蹄印从右侧起始,一路奔向小特里亚农宫,又返回凡尔赛。

    大佬。

    只有大佬是没拿供暖装置,戴一身风雪出现在凡尔赛。也就是说大佬在十分钟内从这里返回凡尔赛宫,决计不可能是脚力能达到——

    巫瑾猛然调转方向,向右走去。借着夜色降临之前,他嗅到寒冷空气中的动物气味,还有耳边逆风的嘶鸣。

    马厩!

    法兰西皇家马厩。巫瑾立时向声源冲去,一只枣红色母马鞍蹬俱全,正在冒暖气的棚沿下甩着尾巴。

    半小时前,大佬显是走过来,骑马回去。巫瑾极度怀疑大佬骑走了公骏马,留下一只眼睛水灵灵的母马——巫瑾再不多想,依照克洛森课程经验翻身而上。

    节目组的马驹被驯养的极好,除了起步几秒外毫不颠簸。巫瑾在马驹动身前一瞬看到草垛里光芒一闪。

    一把剑,剑柄刻着花体“j”字的骑士剑,纹路颇为眼熟——

    马驹向着小特里亚农飞奔。

    小特里亚农宫。

    薇拉冷冷看着宁凤北,宁凤北冷冷看着薇拉。

    嵌满珠宝的权杖就放在两人中央的长桌上,光芒流转杖柄中央还嵌了个针孔摄像头。就差没把“我是任务物品”写在杖柄上。

    红白玫瑰僵持不下。

    薇拉:“是我先找到的。”

    宁凤北:“充公,我保管。”

    旁边,薄传火正一脸正经分析:“议会厅,三列座椅。这代表什么?!”

    薇拉,宁凤北:毫无兴趣。

    薄传火尽量和薇拉保持距离,以免触发非法组队警告:“三权分立、三民……哦不对三阶级议会!路易十六时代,教士、贵族和平民分别代表三阶议会,议会长老手持权杖,代表议会法案颁布的神圣...性!”

    薄传火瞳孔发亮:“权杖就是法兰西的权柄!只要咱们三个组队,又有整个法兰西古文明权柄。何愁大事不成!”

    宁凤北:“你确定?”

    薄传火点头。

    宁凤北:“既然这样——”红玫瑰骤然如闪电出手,一把抢走权杖。

    薇拉眼神骤闪,伸手就要箍住权杖顶端繁复华丽的装饰,没想竟是一个捞空,扯下一堆细丝串联的珠宝。

    像是一副项链。

    权杖手柄摄像头忽闪。

    剧情触发。

    整个小特里亚农宫突然烛光亮起,像是雪地里猝然换发光芒的宝石。宫殿之中消失已久的幽灵侍者们出现,纷纷涌来对着宁凤北鞠躬:“国王陛下。”

    宁凤北,薄传火:“……”

    薇拉满意一笑:“路易十六?恭喜了啊。”

    断头台提前道贺!

    宁凤北脸色骤变,拿起权杖就要殴打薄传火,反手又斟酌要不先淘汰薇拉。

    侍者赶紧又向拿着项链的薇拉行礼。

    “皇后阁下!”

    薇拉:“……”

    宁凤北哈哈大笑:“断头台同喜同喜!”

    薄传火一声“卧槽”,喃喃自语:“我要不还是脱队单干算了……”

    烛火自大厅点燃,接着是走廊、旁室,所有光芒向红白玫瑰汇聚。薇拉不得不戴上项链,宁凤北嫌弃扯着权杖。正在此时,宫门突然打开!

    寒气自冰凉的大理石地面袭来。

    一道黑影手持□□,在看清薇拉脖子上的项链后猛然拉下保险栓,黑洞洞枪口笔直对着薇拉——

    “砰”的一声。

    枪声自门外更远处传来,直直狙向黑影。

    那黑影翻滚了三两下才试图躲入掩体。

    薇拉一秒掏枪补刀,银色救生舱弹出。她突然又看向窗外。

    雪如银屑,马蹄骤停。

    巫瑾玄衣于马背之上,仰头看向眼神晶亮的薇拉和飘洒与雪地的月光。

    少年随意用黑色作战服擦了擦枪。

    然后赶紧握住炽热的枪口,小圆脸凑近枪口白烟,两手摩擦摩擦:“太冷,我先暖暖。”(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