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正文 第九百九十六章

    老铁一秒钟记住 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蚕。

    一只蚕伏在帝狗王的肩上,而它正是地中海树的树叶所化。

    “帝狗王大人,只要按照灵树说的去做,你将会得到整个目叶城。”蚕小声道,“想想看吧,帝狗一都做不到的事,你却能做到。其实,帝狗族都不算什么,目叶城也不算什么,阿尔基食山才是你的终点。等我们的计划成功时,你将登上王座,坐拥阿尔基食山。到时候,你的三十二块奶大肌都会闪烁着胜利的光彩,只要你看上的兄贵,他们都会臣服在你的大姬姬之下。”

    蚕的话有种奇异的魔力,帝狗王听了很舒服。

    谁不想成为人上人,谁不想一呼百应,谁不想成为绝代天骄。帝狗王哈哈笑道:“地中海树能找到我,它很有眼光嘛。冒昧的问一下,你的同伴恐怕还联系了其他人。”

    “帝狗王大人真是冰雪聪明,不止是目叶城,阿尔基食山的附属城,地中海树大人都派人去寻找有潜力的小伙子了。你们将会改变此间的格局,而地中海树大人则会赐予你们力量与荣耀。”蚕道。

    “呵呵,空口无凭。”帝狗王道,“想让我乖乖做事,而不给任何好处,真当我是傻子吗。”

    “怎会。”蚕道,“你不是能和无面女撕比了吗,之前你敢吗。你大约不知道,无面女是太蛇弯的影分身。”

    “纳尼,太蛇弯的分身!”帝狗王悚然道,“果然,就像我猜的,无面女的本体身份高贵,可我没想到她会是太蛇弯。”

    太蛇弯、千受公主、皓蛇仙人,他们三人之间的事在目叶城也不是什么秘密,甚至在阿尔基食山都流传甚广。

    “哈哈哈,太蛇弯终于还是要对千受公主动手了。”帝狗王道,“我担心的是皓蛇仙人,他最后肯定会出面的,哪怕有地中海树的支持,我也不敢和他作对。”

    “怎么,你怕了。”蚕道,“一个皓蛇仙人就能让你如此害怕?你真的是帝狗族的人吗。”

    “哼。”帝狗王道,“别说是我了,就是当今帝狗族的族长帝狗一见了皓蛇仙人,也会退避三舍。我虽狂妄,可还有自知之明,现在的我还不是帝狗一的对手,更别说是皓蛇仙人了。遇到他,我只能躲着,否则会被杀了的。”

    “你果然是聪明人。”蚕道,“地中海树大人没看错你。”

    嗤嗤嗤。

    几百道绿光没入帝狗王的生命之海之中。

    “你对我做了什么!”帝狗王冷笑道,“我虽然答应与地中海树合作了,可没答应你们能随便控制我的身体。你若让我嫌弃了,马上宰了你。”

    此时,蚕还是隐身状态,除了石虫与帝狗王之外,没人能看到它。

    “不要息怒。好好接受地中海树大人的馈赠就是了,它老人家不会害你的。”蚕笑道,“你将会和石虫在一起,你们将会推翻帝狗一以及千受公主的统治。”

    “石虫!”帝狗王不屑道,“又是虫子,可我讨厌石虫。”

    “因为你身上有了懒虫幼虫的缘故吗。”蚕笑道,“没关系,事成之后,你也可以选择杀掉石虫。那只小虫子出尔反尔,地中海树大人也不怎么喜欢它。懒虫虽然笨了些,可比较容易控制。”

    “我的生命之海为何绿了!”帝狗王道,“不好,我的兄大肌同样绿了,三十二块兄大肌都绿了。你们对我做了什么!小虫子,我马上宰了你。”

    “绿了好,绿了好啊。”蚕哈哈笑道,“地中海树大人的爱就是一道绿光,会让你慢慢变绿的。小子,你该感到庆幸。放心吧,我会帮你杀了无面女,并且取到一钱,甚至是王印的碎片。”

    “你说王印的碎片,无面女手里有王印的碎片?”帝狗王喜道。

    “哼,若非王印的碎片,她一个女人,怎有可能拿到钱道人的本命之器。钱道人可是最讨厌女人与伪娘了。”蚕道。

    “我要是能收集到王印的碎片,再将其聚在一起,就能重铸王印。到时候,别说是目叶城了,阿尔基食山也是我的。”帝狗王喜道。

    在目叶城,过去有两位巨头,一位叫做钱道人,一位叫做权道人,他们曾是基友,可后来成为了死敌。钱道人炼有古币“一钱”,而权道人就炼制了王印,专门用来克制“一钱”的。

    权道人曾嘲讽钱道人的本命之器,并说:“一钱不值。”

    其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在王印之下,钱道人的本命之器毫无价值可言。

    “比起一钱,我更想得到王印。”帝狗王在心里吼道,“蚕,我与你们合作了。”

    “很好。”蚕道,“王印的碎片与一钱都是你的了。”

    “哼,你许诺的无用,只有我抢到手了才是属于我的。”帝狗王道。

    “帝狗王,我让你交出懒虫的幼虫,为何还不拿出来。”倏尔,无面之女呵斥道,“我已经控制了一钱,你毫无胜算。帝狗族的元老来了,我也能将他们给镇压。”

    “哈哈哈。”帝狗王笑道,“女人啊,你还没发现吗,我的兄大肌已经绿了,彻彻底底的绿了。”

    砰!砰!砰!砰!

    帝狗王的三十二块奶大肌还在跳动,犹如洪钟大吕,响彻起来。

    咚咚咚!无面女的心脏也随之跳了起来。“不,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无面之女暗道,“那小狗怎会影响到我,一定是他背后的高手在使坏。可我没有退路了,背叛太蛇弯,我已经是死路一条,反正都是死,不如我将全部的人都杀掉,拼出一条生路来。天绝我路,我连天也给撕裂了。”

    蓬!

    无面女手里抓着的古币“一钱”迸起一团光雨,陡然散开,而无面女的心跳也平和下来,再不受帝狗王的影响。

    “石虫,出来吧,”忽地,无面女喝道。

    嗤!

    一道灰色的光芒陡然升起,一只虫子藏在光芒之中,赫然是石虫,封印着的石虫。此时,它已经是无面女的契约兽了。

    “青绿兽,蚕,蝴蝶。”石虫秘密传声道,“按照我的吩咐,你们也该做好布置了。”

    “帮你控制懒虫,这可不是计划中的事。”青绿兽回应道,“石虫,你当知道我们虽然听你的,可是地中海树才是我们的母亲。”

    “石虫,不要太过分,我们听从地中海树的吩咐,是来辅佐你的,而不是受你差遣。你要清楚自己的立场,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蝴蝶也传音道,“我早已破茧而出,将会一飞冲天,你还想奴役我,简直是找死。”

    不像是青绿兽与蚕,蝴蝶更难控制,它既不想听地中海树的话,更不愿遵循石虫的游戏规则。

    “蝴蝶,你不要太过分。”蚕也开口了,“地中海树大人能赐予你生命,它同样能收回,你以为自己破茧了,可只要你还在地池,最大的茧子就还在,你仍是茧中之物,还自由呢,你毫无自由可言。只有乖乖听从地中海树大人的话,你才能飞得更高些,更远些。”

    “哈哈哈。”蝴蝶笑道,“蚕啊,地中海树给了石虫五枚树叶,孵化出五只灵兽,除了我们三个,还有谁!”

    “你不是号称我们三人之中最厉害的吗,问我作甚。”蚕没好气道,“我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

    “看来你也不知道。”蝴蝶讥笑道,“青绿兽,你也听到了,我们之中,那对地中海树最忠诚的蚕,它都没得到地池灵树的信任,何况是你我。”

    “够了!”蚕怒道,“你不要蛊惑青绿兽,它与你不同。”

    “有什么不同的,我可不信就我自己想得到自由,完全挣离地中海树的控制,你们想成为奴才,我可不想。”蝴蝶道,“也罢,这次我就与你们合作,事成之后,我将会离开阿尔基食山。”

    “离开,你离开的了吗。”蚕怒道,“石虫都在听着呢。”

    “你们吵得那么厉害,我想不听都难。”石虫道,“我当然有自知之明,知道你们不会乖乖听我的话。可我手里有一样东西,只要它在,我就能杀了你们。”

    树根。

    石虫的肚子里有一截树根,而树根正是地中海树交给它的。

    “你不必威胁我。”青绿兽冷漠道,“我有分寸的,懒虫你什么时候要,它就在我的腹中。”

    “你想炼化她吗,还要等等。”石虫道,“你们听过命运石吗。”忽然间,它又抛出一个问题来,“在命运石之门里面,唯有得到命运石,方能摆脱石门的控制。”

    “命运石,你说命运石!”蚕道,“地池要是有命运石,地中海树大人早就发现了,还能轮到我们?”

    “不错,那种好东西,地中海树不会留给你们的,省省吧。”蝴蝶笑道,“石虫啊,你名字里虽然有一个石字,可惜不是从命运石里蹦出来的。”

    “石虫,你该不会想告诉我们,你能感受到命运石的方位?”青绿兽试着问道。

    “我如果说是真的呢。”石虫冷笑道,“你们会怎么做!”

    “你要是能查探到命运石所在的地方,早就去挖掘了,还会等到现在。当我们傻吗。”蚕道,“别想用命运石来迷惑我们,我们不会上当的。或者说,你还是关注眼前的事吧,无面女将你唤出来,你难道不知她的真实意图,她是要将你与懒虫的幼虫一起献祭。”

    “我当然知道,所以你们要帮我,我要是死了,地中海树会放过你们吗。”石虫道。

    “太蛇弯大人不会放过任何背叛她的人,哪怕是她的分身。”倏然间,一道声音响起。轰隆,灰色的光线炸开,而石虫也被一只手给抓走了。

    没有影子的人。

    来人仍然没有影子,而且她也是太蛇弯的影分身,和无面女身份相同。

    看不像无面女,来人并不会背叛太蛇弯。

    “是你,四目女。”无面女悚然道,“你不是待在目叶城之中吗,怎会出城了,她,她不会放你离开的。”

    太蛇弯因为修炼了影分身神通,所以她拥有很多分身,而且这些分身也会自相残杀,弱小的会被强者取代。可这些影分身之中,有一人始终没被替换过,即是四目女,长着四颗眼睛的女人。任何挑战她的影分身都被她吃掉了。

    四目女号称是太蛇弯的最强影分身,始终待在太蛇弯身边,是她最器重的人。

    所以见到了四目女,无面女自然吓到了。

    “怎么,见到我,你不开心吗,无面女。”四目女冷笑道。刷刷刷刷,四道寒光劈出,斩向无面女。

    “我手里可是有钱道人的本命之器。”无面女高喝道,“四目女,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嗡!

    蓦地,古币“一钱”陡然幌动起来,金光万道,将四目女释放的四道寒光都劈碎了。“看到了吗,四目女,这就是我的实力,你如果听话,我兴许能放过你。”

    “放过我。”四目女似笑非笑道,“可你为什么看起来很害怕的样子,你的手可是在抖。”

    四目女已经看穿了无面女的真实心态。“你在害怕我,无面女。你明明没有眼睛,却还躲避我,不觉得好笑吗。”

    嗤!嗤!

    蓦然间,两道血光迸起,随后,无面女的脸像是被刀割了似的,现出一双眼睛来。“啊。”无面女发出凄厉的叫声。“你割伤了我的脸。”

    “不,我是赐予你一双眼睛。”四目女道。“世界那么美好,可你什么都看不到,岂不是很无趣。就用你那双眼睛好好看着这大好世界吧。”

    “看到了,我能看到外面的世界了!”无面女喜道,“我真的能看到了。”

    震惊之余,无面女又感到害怕起来,因为四目女能无声无息割开她的脸,要是削去她的脑袋,也非难事。

    “石虫,不好,石虫被她抢走了。”无面女心道。

    “幼虫也给我拿过来。”四目女转过身去,正对着帝狗王,“小狗,将你身上的幼虫交出来。”

    刷刷!刷刷!

    一道道冷厉的视线扫向了帝狗王,“这个女人要比无面女恐怖多了。”没有任何犹豫,帝狗王将懒虫的幼虫扔出去了,“拿去,如果想要的话。”

    “你。”无面女怒道,“我之前向你要,你都不给的……”

    “因为我比你强,可这长着四个眼睛的女人比我强。”帝狗王老实回答道,“而我又不想死,所以只好交出懒虫的幼虫。”

    “哼。”四目女冷笑道。可她的目光还未离开帝狗王,像是能看到他肩上趴着的蚕。

    蚕也是吓到了,不敢动。生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引起四目女的警觉,进而引来杀身之祸。“太蛇弯的最强影分身来了……”

    不止是蚕,青绿兽与蝴蝶甚至是石虫都安静下来了。

    o值得收藏无广告ろろ小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