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王座攻略笔记

第185章 第 185 章

    卡纳尔, 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国家。

    它的国土位于平原之上, 地形单一,土地肥沃, 数不清的河流就像是一张网覆盖在大地之上, 耕地从不缺乏灌溉的水源。

    这个国家气候温和, 很少出现干旱和洪水这样的天灾。粮食作物大多是一年两熟,每年都能获得丰收。而且由于水资源丰富, 渔业也非常发达, 因此鲜少有饥荒发生。

    而且,卡纳尔的地理位置也非常好。

    它南面临海,东方是历史悠久的大国亚伦兰狄斯,东北是塔斯达国。

    虽然这两个国家一个以骑兵闻名天下、一个以步兵称雄, 但是因为亚伦兰狄斯历代都和卡纳尔交好,于是和亚伦兰狄斯关系亲密的塔斯达国也随着与卡纳尔关系不错, 因此,三国关系紧密, 从未发生过战争。

    它的西南方是一个宽阔的海峡, 这个海峡的气候变化无常,随时都有狂风暴雨,行船极其危险,因此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屏障。

    而在卡纳尔的东北方, 虽然有好几个国家与之接壤, 但是都是一些小国, 对卡纳尔威胁不大。而且, 有军事强悍的亚伦兰狄斯和塔斯达作为友国,那些小国更不敢轻举妄动。

    因此,卡纳尔国已经有两百多年不曾经历过战争。

    历代的卡纳尔王其实都非常庆幸,卡纳尔的邻国是亚伦兰狄斯,而不是伊斯和盖述。

    这两个军事力量不弱而且对他国极具攻击性、喜欢掠夺他人的国家都被亚伦兰狄斯给挡住了,这才让卡纳尔国得以安稳。

    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亚伦兰狄斯隔开了伊斯和盖述,卡纳尔恐怕就是连年战乱,战火频繁。

    现任的卡纳尔王在位十几年,虽不说英明神武,但是也是一个心思清明的王。

    他非常清楚,亚伦兰狄斯是他的国家极其重要的守护墙。所以,十多年前,在亚伦兰狄斯爆发那场危及生死存亡的惨烈战争时,他力排众议,以几乎白送的超低价格毫不吝啬地将无数粮草和军备像是流水般运送到亚伦兰狄斯,出人出力,在后勤上拼命地给当时卡莫斯王的大军各种支援。

    亚伦兰狄斯撑了下来,斐诺亚王也松了口气。

    他心里有数,若是亚伦兰狄斯真的被伊斯和盖述灭了,以卡纳尔并不强大的军事力量恐怕很难抵挡住那两个气势汹汹的国家。

    但是,无论他的目的是什么,在亚伦兰狄斯最艰难的那段时间里,他的确是给予了亚伦兰狄斯极大的帮助,因此也让两国的关系越发紧密了起来。

    斐诺亚王本身也是极其赞赏那位比自己年轻许多的狮子王的,他一直很惋惜自己没有王妹,不然就能将她嫁给卡莫斯王了。

    ……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白日,阳光普照大地,只是因为已经进入冬季,就算阳光充足,天气也不可避免地转凉了起来。

    卡纳尔的王城位于国土的中部,气候变化比较明显,此刻,王城中的民众都已经换上了厚实的衣服。

    白色的王宫耸立在王城之中,是一座座半球形的高塔汇聚而成。

    那雪白无暇的美丽建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是王城中的一大盛景。

    受卡纳尔的文化影响,卡纳尔的建筑大多都偏向于精致和优雅,这座王宫当初集合了卡纳尔所有的能工巧匠,被打造得美轮美奂,宛如一座大型艺术品。

    王宫深处的一座花园中,勾栏白亭,溪水环绕,映着阳光,成了一处美景。

    一个年轻的小男孩在草地上,跑来跑去,上跳下窜,使劲地挥舞着手中的短剑。

    他显然已经折腾了好一阵子了,在这样微凉的天气中额头也渗出一层汗来。

    他挥剑挥得开心,苦了那些跟着他跑来跑去的下仆,得一直小心...翼翼地盯着他,生怕他摔了或是受伤了,已累得满头大汗。

    “西亚。”

    一个清澈的声音从旁边响起,小男孩转头,眼睛一亮,笑嘻嘻地朝喊他的人跑去。

    那些下仆一见来人,顿时都松了口气。

    “王姐!”

    卡纳尔的小王子开心地喊着。

    身穿略厚长裙的少女蹲下身来,用白巾轻柔地擦去男孩额头的汗水,她看着弟弟,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

    她柔声问:“西亚,累吗?”

    “不累!这点算什么,我以后可是要做大英雄的!”

    小王子挥舞着手中的短剑喊到,

    “我要成为很厉害的将军,和瓦米一起,为王兄征战四方,谁不承认我是英雄,谁不服气,我就把他揍得服气——”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他转头向一旁的好友征求意见。

    “瓦米,你说是不是?”

    “是的,我和西亚王子以后都要做大将军的。”

    旁边,一个和小王子差不多大的虎头虎脑的男孩用力点头。

    少女莞尔一笑,她摸了摸弟弟的头。

    “欺负别人的人可不是英雄。”

    她说,

    “真正的英雄,是为了守护重要的人而存在的。”

    小王子歪着头,和他的姐姐一样湛蓝色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一脸似懂非懂的神色。

    “那么,是不是我能保护好王姐你,我就能成为大英雄呢?”

    少女还没回答,一阵大笑声从身后传来。

    “没错,只要你保护好你的王姐,你就能成为英雄。”

    哈哈大笑着的斐诺亚王快步走过来,一把将他的小儿子抱起来。

    他转身就在旁边的长椅上坐下来,让心爱的小儿子坐在自己腿上,然后笑着抬头看向自己的爱女。

    “奥莉亚,那件事你听兄长说了吧?”

    长长的睫毛动了一动,少女温婉的脸上浮现出一点羞怯之色,然后很快回复了以往的神色,温顺地点了点头。

    “奥利亚,虽然这是联姻,为了让卡纳尔和亚伦兰狄斯关系更加亲密,但是你也是我心爱的女儿,我不会委屈你的。”

    斐诺亚王语重心长地说,

    “在提出联姻之前我就派人仔细打探过了,亚伦兰狄斯的王太子伽尔兰虽然比你小两岁,但是容貌极为俊美,而且自小聪慧,素有贤明之名,很受民众的拥护和爱戴,是一个很优秀的人。而且他性情温和,一定会对你很好。”

    奥莉亚摇摇头。

    “父王,我不觉得委屈。”

    她作为卡纳尔的公主,既然享受了尊荣,自然也该负担起身为王室之人的责任。

    她虽然性格安静,不爱多说话,但是心思聪敏,知道现在和亚伦兰狄斯王室联姻对卡纳尔有极大的帮助。

    斐诺亚王欣慰地拍拍爱女的手,他知道,他这个女儿一贯懂事。

    然而,斐诺亚王和奥莉亚没有意见,本来坐在父王腿上的小王子却是一下子蹦跶了下来。

    “不行!我不同意!王姐不能嫁那么远!”

    因为王妃早逝,小王子西亚是奥莉亚一手带大的,对西亚来说,奥莉亚是姐姐也是母亲,斐诺亚王也知道西亚肯定舍不得奥莉亚远嫁,他没说什么,只是笑呵呵地拍拍西亚的头,让他安静。

    “奥莉亚,这是卡莫斯王让使者送来的王太子的画像。”

    将带来的画卷递给女儿,斐诺亚王就坐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奥莉亚。

    奥莉亚接过画卷还没来得及打开,就被生气的西亚给抢走了。

    “王姐,我不同意,听说那什么亚伦兰狄斯王太子连一次战场都没...上过,软趴趴的,说不定还长得很难看,要不,王姐,你还是嫁给赫伊莫斯王子吧?”

    小孩撇着嘴,一边打开画卷,一边喋喋不休地抹黑那个让他看不顺眼的王太子。

    如果王姐一定要嫁去亚伦兰狄斯,还不如嫁给那位他特别崇拜的黑骑士。

    要知道,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和黑骑士一样成为血战沙场、让天下人都闻风丧胆的强大骑士。

    “赫伊莫斯王子可是战场上的大英雄,特别厉害,一定比那个丑八怪王太子帅气多了——”

    话说到这里突然戛然而止,那被西亚随手展开的画卷上的金发美少年让西亚像是喉咙被掐住了一般,再也说不出任何诋毁的话来。

    这位伽尔兰王太子如果长得难看,那这个世界上恐怕就没有好看的人了。

    西亚无论如何都做不出睁眼说瞎话的事情。

    就连那神色淡然的奥莉亚在一眼看到画像时,眼都微微亮了一下。

    她会承担起自己身为卡纳尔公主的责任,不管对方是谁,她会遵照父王的意思嫁过去。

    但是,喜欢美丽的东西是人类的天性,所以现在看到王太子的画像,她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奥莉亚一直以来都以温柔美貌被众人所称颂,她现在却觉得,论美貌,她恐怕比不上这位王太子。

    西亚那戛然而止的叫喊声让在一旁等着看好戏的斐诺亚王再一次哈哈大笑了起来。

    “就……就算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没有赫伊莫斯王子厉害,王姐,要不你就嫁给赫伊莫斯王子吧——”

    那样一来,那个厉害的黑骑士就是他的姐夫了。

    西亚忍不住想着。

    说不定还能教他武艺,让自己也变得那么厉害,在战场上无敌。

    “够了,西亚!”

    斐诺亚王沉下脸来。

    “伽尔兰王太子没什么用?你知不知道,他在和你一样大的时候,就敢以身为饵闯入敌营拯救自己的子民,还平息了一场暴动,想想你长这么大,到现在为止都做了些什么?你怎么敢大言不惭地说人家没用?”

    “……”

    西亚呆了一下,然后偷偷地看向王姐奥莉亚。

    他小声问:“他真的做了这么厉害的事情?当时真的和我一样大?”

    奥莉亚微笑着点了点头。

    自从王兄向她透露了父王的心思后,她就暗中让人去收集伽尔兰王太子的消息。

    她想了想,伽尔兰王太子再过半个多月就要来了,如果那时西亚因为对其没好感而闯祸的话,恐怕会有麻烦,她得想个办法才行。

    所以,她招了招手,让西亚过来,伸手搂住他,轻言细语地将自己知道的关于伽尔兰王太子的事情一件一件地说了出来。

    奥莉亚说得越多,西亚就越是惊讶,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但是就算惊讶,他却是越听越有兴致,越听越开心,尤其是听到不久前才发生的托泽斯城血战的事,听到伽尔兰一力挽救整个托泽斯城的民众时,孩子的小脸激动得都微微发红了。

    “这就是王姐你刚才说的,只有能守护大家的人,才能被称为英雄吗?”

    “是的。”

    奥莉亚微笑着理了理弟弟的鬓发。

    她说,“西亚,你要记住,你是卡纳尔的王子,守护卡纳尔、以及卡纳尔的子民也是你必须承担的责任。”

    “我知道了,王姐,我会好好练武,长大后保护你,保护大家的!”

    小西亚睁着眼,慎重地向他的王姐许诺道。

    那萌萌哒的小模样让奥莉亚忍不住笑着亲了亲自家弟弟的小脸蛋,又搂着他蹭了蹭。

    “那……亚伦兰狄斯的王太子...什么时候到我们这里呢?”

    已经将自己不久前说的那些话忘得一干二净,西亚急切地追问着。

    听了王姐说的那些事迹,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那个厉害的王太子了。

    奥莉亚噗哧一下笑出声来,敲了敲弟弟的小脑袋。

    斐诺亚王坐在一旁,一边惬意地喝着酒,一边看着姐弟两人的互动,那张满脸络腮胡的粗犷的脸似乎都变得柔和了起来。

    阳光照在花园中的众人身上,像是在这和乐融融的一家人身上笼罩上一层温暖的光环。

    温柔美貌的少女,可爱的孩子,目光慈爱的父亲。

    这一刻,时光静好,庭院中温馨的画面仿佛在这一瞬定格成了永恒。

    只是,这种美好在下一秒就被那凌乱的脚步声打破。

    “陛下!”

    匆匆赶来的侍卫在斐诺亚王身前俯身下跪。

    “紧急军情!加斯达德人入侵我国东北边境!”

    “什么!”

    斐诺亚王猛地站起身。

    他错愕地问:“加斯达德人?他们怎么会入侵?希达国呢?”

    加斯达德是一个极北的国家。

    让斐诺亚王感到震惊的原因是,卡纳尔和加斯达德之间隔着包括希达国在内的好几个小国。

    “陛下,希达国已经覆灭,而希达王……”

    跪地的侍卫低着头,顿了一顿。

    “希达王在战场上,被加斯达德的王子提尔亲手杀死。”

    斐诺亚王一怔。

    “加斯达德人的……王子……加斯达德怎么会有王子?”

    低声重复着这句话,他脸上露出极为凝重的神色。

    天空中,云层不知何时厚重了起来,将太阳隐藏在云层之下。

    从遥远的北方吹来的风掠过此刻寂静无声的庭院,带来属于冬季的寒意。

    …………

    加斯达德雪原位于极北之地,一年中绝大多数的时间都被冰雪覆盖着,气候严寒,环境极其恶劣,一般人都难以生存。

    在加斯达德雪原上,分布着大大小小几十个部族,其他国家一般将其统称为加斯达德人。

    恶劣的生存环境造就了加斯达德人强壮的体魄、强悍的意志和凶猛的性情,作战时的加斯达德人勇猛无比,就像是不知道疼痛的怪物一般,哪怕受了重伤也会顽强地战斗下去,直到留尽最后一点血为止。

    面对如此可怕的加斯达德人,加斯达德雪原南方的那些小国的士兵根本无法与之对抗。

    但是让人庆幸的是,加斯达德人悍勇好斗不止是对外,对内也是如此。加斯达德国的政权分裂得厉害,那几十个部族基本上都是各自为政,谁也不服谁,一直以来内斗不休,根本没有余力对外侵略。

    因此,对于这个环境恶劣、政权混乱、对外又没什么威胁的国家,各国都不怎么太关注。

    这数百年来一直都是如此。

    但是,在众人都不知道的时候,加斯达德国中有人悄无声息地结束了内斗的纷争,建立起了一个统一的政权。

    而习惯了忽视这个混乱的国家的各国都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没有人发觉,一头冰雪的巨兽已经从沉睡中醒来。

    那头名为战争的可怖怪兽咆哮着,向所有的国度张开了狰狞的巨口。

    …………

    加斯达德军队的战斗力比传闻中的更为可怕,许久不曾经历过战争的卡纳尔军队几乎是触之即溃。

    仅仅两日的时间,卡纳尔北部边境的军队就全线崩溃,士气崩塌,无数士兵逃离战场。

    加斯达德人迅速攻占了边境的数个城市。

    为了恐吓卡纳尔人...,他们对其中一个进行了激烈抵抗的城市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屠城。

    除了作为资源被掠夺走的年轻女人,整个城市的人不分男女老少皆尽被加斯达德人屠杀一空。

    这一天,哭喊声和惨叫声响彻天空,曾经安逸平静的城市变成了一座血城。

    数不清的残尸断臂横七竖八地躺在被血染红的地面上,死去的人们睁着惊恐的双眼,绝望地看着天空。

    这一天,加斯达德人的凶残之名传遍了整个卡纳尔的北部,令卡纳尔人闻风丧胆。

    卡纳尔人安逸得太久,太久没见过血。加斯达德的军队的暴行让他们吓破了胆,再也提不起抵抗的心思。

    从此,加斯达德的军队所到之处,那些城主不是望风而逃,就是开门投降。

    加斯达德的大军一路畅通无阻,迅速占领了卡纳尔的北部,并向着卡纳尔的王城奔袭而来。

    斐诺亚王派出的军队皆被他们击溃,按照他们的行军速度,恐怕在四五日之内,加斯达德人就能打到卡纳尔的王城之下。

    就算斐诺亚王已经向亚伦兰狄斯和塔斯达送出了求援信,恐怕也来不及了。

    消息已经掩盖不住,王城中的民众慌乱了起来。

    在接到加斯达德大军逼近王城的军报之后,王座上的斐诺亚王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王宫大殿上一片寂静,众人噤若寒蝉。

    许久之后,斐诺亚王闭上眼,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

    两日之后,在雪白的王宫高塔之上,公主奥莉亚牵着西亚的手,目送她的父王率领军队离去。

    寒风掀起骑马离去的斐诺亚王身后的披风,仿佛能听见那披风拂动时发出的簌簌的响声。

    她注视着斐诺亚王在地平线上消失的身影,握紧了弟弟的手。

    不知为何,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充斥在她的胸口,几乎让她无法呼吸。

    她闭上眼,在心底无声地祈祷着。

    卡纳尔的诸神啊,请庇佑我的父王。

    请务必保佑他胜利归来。

    “不要怕。”

    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握紧,她睁开眼,低头看向身侧。

    年幼的孩子用力地攥着她的手,眼底尽是坚毅之色。

    “王姐,不要怕,我一定会保护你!”

    一股酸楚之意涌上鼻尖,奥莉亚觉得自己眼角微微发热,她强忍着,俯身下去,抱住了她的王弟。

    卡纳尔的诸神啊,请守护我们。

    …………

    ……………………

    卡纳尔的诸神并未听到奥莉亚的祈祷。

    三日之后,消息传来。

    斐诺亚王战死。

    他所率领的大军被加斯达德人击溃。

    消息传来的一刻,奥莉亚差点昏厥过去,只是看着身边的弟弟,她死死地撑住了。

    王死了,被加斯达德人杀死了。

    虽然王太子还在城中,可是加斯达德的大军已经逼近了。

    恐慌在王城中彻底爆发开来,无数人在惊慌中试图逃离这座城市。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一日夜后,加斯达德的大军兵临城下。

    战火在卡纳尔的王城点燃。

    昔日的宁静就像是易碎的琉璃灯,顷刻间就碎裂成了一地的粉末,再也拼凑不起来。

    加斯达德人的铁蹄踩踏在卡纳尔的大地上,向卡纳尔人举起了屠刀。

    一切都是那么措手不及。

    卡纳尔的王城就像是被狂风暴雨肆虐得折了帆的孤舟,在加斯达德的大军一波又一波凶悍的冲击中摇摇欲坠。

    王城的子民躲在家中,发着抖,流着泪。

    ...他们听着那响彻在这座城市的厮杀声,满眼都是绝望。

    鲜血染红了卡纳尔的王城曾经洁白如雪的城墙。

    卡纳尔的诸神仿佛已经将他们的子民们遗忘。

    突然,在加斯达德的大军之中,一个旗杆高高地举起,一颗头颅插在旗杆的顶端。

    那是一个男人的头颅,厚厚的络腮胡挡住了他下半边脸。

    站在城墙上浑身浴血的王太子一看到那颗头颅,就发出一声悲痛欲绝的喊声。

    旗杆上挑起的,是斐诺亚王的头颅。

    王宫中那高高的白塔之上,一身淡蓝长裙的少女跪在地上,已是泪流满面。

    她双手捂着嘴,金色的长发凌乱地散落在她满是泪痕的脸颊边。

    她似乎是在极力强忍着,让自己不要大声哭出来。

    站在她身边的西亚紧紧地搂着她,像是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去支撑她,哪怕孩子自己的手都在发抖。

    孩子湛蓝色的眼死死的盯着城外加斯达德人的大军,眼底是滔天的怒火。

    懵懂无知的孩子过去曾对战场的憧憬和幻想被现实打得粉碎,只有亲身经历过战争,才知道它究竟有多么的残酷和可怕。

    战争带来的不只有荣耀,还有眼泪和痛苦。

    孩子终于懂得了这一点,只是那代价却是太过惨烈。

    下一秒,西亚的瞳孔陡然收缩成一个针孔。

    “王兄!!!”

    他大吼,疯狂的,撕心裂肺的。

    一根投掷而来的银枪狠狠地贯穿了站在城墙上的王太子的胸口,他的身体晃了一晃,回头最后望了一眼白塔所在的方向。

    他的亲人所在的方向。

    然后,卡纳尔的王太子一脸不甘的,在所有卡纳尔人绝望的目光中倒下了去。

    而几乎是在同一时刻,轰的一声,城门崩塌了,加斯达德的大军宛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来。

    全线崩溃的卡纳尔人节节败退。

    加斯达德的军队涌进王城,向着王宫的方向汹涌而来。

    一切已成定局。

    高高的白塔上,亲眼目睹兄长死去和城破的奥莉亚不再哭泣。

    这一刻,柔弱的少女流露出坚毅的神色。

    她站起身来,拽着整个人都已经呆住的西亚,离开了这个可以俯视整座城市的高台。

    加斯达德人在向王宫迫近。

    被逼退的卡纳尔将士们还在竭力抵抗着。

    王宫深处的一个密室中,为了以防万一而在数日之前就被挑选出来的十来位忠诚的骑士跪在奥莉亚的面前。

    “西亚王子就拜托你们了。”

    少女一脸平静地说,

    “将王子送亚伦兰狄斯,去找卡莫斯王。”

    领头的骑士深深地低头行礼,然后起身,向西亚王子伸出手。

    “不!王姐!你要是不走,我也不走!”

    “西亚,听话,我们两个人都走的话,目标太大,逃不掉的。”

    “我不管!我说过我会保护王姐你的,怎么可能丢下你直接逃走!”

    “西亚——”

    “我不走!就算是死我也要和王姐死在一起!”

    “西亚!”

    往日里温柔的少女突然一声厉呵,将西亚一惊。

    奥莉亚俯身,蹲在西亚身前,双手抓住了西亚的肩。

    “西亚,你记住,你是卡纳尔的王子。”

    她说,注视着西亚的湛蓝色眼眸上蒙上一层浅浅的水汽。

    “你是卡纳尔王室最后的后裔。”

    她看着西亚,用从未有过的严肃目光。

    “你一定要活下去。”

    ...   “从现在起,卡纳尔王室的荣光将由你一力承担。”

    “西亚,逃走,活下去,然后复国,恢复卡纳尔王室的荣耀。”

    “这是你必须去承担的责任,所以你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奥莉亚伸手,将西亚抱在怀中。

    她知道,等着她怀中这个幼小的孩子的,是极其痛苦而又艰辛的未来。

    她将一个无比沉重的重任压在了西亚稚嫩的肩膀上。

    可她依然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着,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所以,西亚,逃出去,前往亚伦兰狄斯,去找卡莫斯王,还有……王太子伽尔兰,只有他们才能帮卡纳尔赶走那些入侵者,恢复卡纳尔的荣耀。”

    “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你了。”

    ………………

    卡纳尔年幼的王子被骑士们守护着,从城堡中的密道离开。

    留下来的奥莉亚手中捧着西亚换下的王子服饰,深吸一口气,忍住眼中的泪,转头向一直安静地站在一旁的小男孩看去。

    瓦米,是她弟弟的伴读,从小和西亚一起长大,两人是最亲密的好友。

    “对不起,瓦米。”

    “请不要道歉,公主殿下,守护王子本就是我的职责。”

    瓦米一边说,一边换上了王子的服饰。

    他说,“西亚王子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

    王城中一片兵荒马乱,民众们四散着逃去。

    加斯达德人正在全力攻打王宫,无暇搭理那些平民,任由他们逃走。

    白色的王宫陷入了敌军的海洋,守卫王宫的卡纳尔将士们还在奋力抵抗,做着最后的挣扎。

    鞭子重重地甩在马背上,疯狂飞驰着的马车在剧烈地摇晃着。

    西亚坐在马车中,听着马车外面传来的乱糟糟的叫喊声,紧紧地攥着手,指甲深深地掐入掌心之中。

    很疼很疼。

    脑中浮现出送他离去时奥莉亚含着泪水对他露出的微笑,尽管是在逃亡的途中,年幼的男孩终于还是忍不住,趴在窗口向后看去。

    那座华美的白色王宫在飞快地离他远去。

    孩子看着自己长大的地方,发出低低的抽泣声。

    蓦然间,西亚的眼猛地睁大。

    喧哗声四起,无数人仰头向上看去。

    王宫的正中央,那最高的白塔顶端,卡纳尔的公主站在高台之上,手中还牵着一个男孩。

    奥莉亚站在高高的塔顶,俯视着下方的一切。

    加斯达德的大军就像是黑压压的蚁群,蜂拥而来,一点点啃噬吞食着这座美丽的宫殿。

    阳光依然明亮,金色的光芒照在被血染红的白色城墙上,照在无数倒在血泊中的卡纳尔人的尸体上,也照在高塔上的奥莉亚那神色平静的脸上。

    北风在呼啸,鼓动少女身上的长裙,还有她身后金色的长发。

    她在这一刻看起来似乎是柔弱的,却又带着一种别样的坚韧。

    原本喧闹的王宫突然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仰头注视着站在高塔上的奥莉亚。

    她的目光落下去,看着一辆在狂奔的破旧马车。

    她张唇,发出无声的声音。

    她说,不要忘记,西亚,你是卡纳尔王室最后的血脉。

    “不……”

    飞驰而去的马车中,孩子抓着窗栏的手在发着抖。

    他摇着头,唇哆嗦着,发出不成调的声音。

    在众人的注视下,卡纳尔的公主纵身一跃,带着她牵着的‘王子’一起。

    少女淡蓝色的长裙在空中散开,像是在高空中绽放的花朵。

    在绽放的一瞬...间,就要凋零。

    奥莉亚从高空中重重坠落而下。

    王姐——!!!

    马车中的孩子一口咬在自己的手背上,将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如刀子般吞入喉中。

    鲜血从他的齿尖一点点地渗出来。

    高塔之下,那一大一小两具尸体已是粉身碎骨,再也看不清原来的模样。

    鲜血染红了雪白的大地。

    …………

    卡纳尔的众神啊。

    我将这身血肉献祭于您。

    请守护卡纳尔王室最后的血脉。

    请守护我的弟弟……

    ………………

    狠狠地咬着自己手背的西亚浑身都在发抖,他死死地盯着加斯达德大军之中被众人簇拥着的那个高大的身影。

    银白色的发深深地烙印在他的瞳孔之中。

    孩子的眼已不复数日之前的天真和明亮,只剩下刻骨铭心的痛楚,以及,仇恨的阴冷火焰。

    复仇。

    向毁了他的国家的加斯达德人复仇。

    他要活下去,将那些入侵者全部杀光!

    奥莉亚的话再一次在西亚的脑中响起。

    去亚伦兰狄斯。

    只有亚伦兰狄斯才能帮我们复国。

    去找卡莫斯王,还有,王太子伽尔兰——

    …………

    风呼啸而过,吹向遥远的东南方。

    在亚伦兰狄斯的王城,正在抚摸着大狮子的头的伽尔兰莫名心里一动。

    他抬起头,向风吹来的方向看去。

    风将少年流金色的长发在空中吹开。

    那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仿佛隐隐带来了远方血腥的气息……(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