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王座攻略笔记

第207章 第 207 章

    当伽尔兰以王太子的名义在亚伦兰狄斯全国发布召集令之后, 各方都有着不同的反应。

    有些人犹豫不决。

    有些人冷眼旁观。

    有的人观望着,准备伺机而动。

    有的人口里喊得响亮,却找各种借口拖延着迟迟按兵不动。

    因此, 在万众瞩目下的茹达斯城整整三日多都处于寂静之中,不见一人一兵前来。

    直到第四日, 茹达斯城才来了一批雇佣兵军团以及一群游侠, 但是这些特殊的簇拥者的出现反而让外界越发将召集令视为笑话。

    他们认为,也只有那些不像样的、临时拼凑起来的乱七八糟的军队,为了从那位王太子手中捞取好处,才会去响应召集令。

    就在众人都如此认为并嘲讽着的时候,转折突然出现了。

    那号称‘三千塔斯达步兵即可征战天下’的塔斯达精锐军队, 仅仅因为伽尔兰的一声召唤, 就不远万里而来。

    紧接着, 当年曾与先王一同征战沙场的极有威望的卡列尼城主率领军队出现在茹达斯城外。

    再来, 南方最富裕的海港托泽斯城的军队紧随其后赶到茹达斯城。而且它带来的不只是军队, 还有数量巨大的粮草和物资,据说,那都是托泽斯城的民众自愿捐献给王太子的。

    与此同时, 南方海上那只在传闻中听说过的艾尔逊女战士也出现在茹达斯城。

    她们宣称,是为了对艾尔逊国有恩情的王太子伽尔兰而来。

    一连串出现在茹达斯城的军队顿时让众人们眼花缭乱, 目瞪口呆, 竟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而几乎是在这一瞬间, 议论的风向也陡然转变了。

    …………

    “我已决定, 立刻响应王太子殿下的召集令, 率领军队奔赴茹达斯城。”

    “可是,执政官阁下,不是说好……”

    “驱逐侵略者本就是身为亚伦兰狄斯人该做的事情,现如今,我们自己不出面,竟还要眼睁睁地看着他国的军队来帮我们驱赶侵略者——亚伦兰狄斯颜面何存?我等亚伦兰狄斯人颜面何存?”

    这声音不仅仅带上了怒意,还有深深的忏悔之意。

    “亚伦兰狄斯众神在上,我等懦弱之人还有什么资格信奉众神!”

    此话一出,众人噤若寒蝉,不敢再多说一句。

    他们面面相觑,都看见了彼此眼中的羞愧之色。

    堂堂亚伦兰狄斯,历史悠久有着灿烂文明的国度,惯来以大国自居、自傲,现如今居然沦落到要依靠那国土不足自己五分之一的小国来帮忙驱逐侵略者……

    若真是如此,不止是令他们自己蒙羞,更是令整个亚伦兰狄斯甚至于亚伦兰狄斯诸神都因此而蒙羞。

    …………

    “妈的!快快快!立刻给老子准备好行军物资!我给你们一天时间,要是明天大军没法按时开拔,老子就宰了你们这帮废物!”

    “卡列尼……妈的,卡列尼这老家伙够狡猾的,居然不声不响地就跑过去,也不通知我一声!”

    “我输给谁都不能输给那个老家伙!当年在先王麾下他就处处压我一头,这次我非得和他比个高下!”

    “等着!老子马上就赶过去——”

    ……

    …………

    “卡列尼阁下抵达茹达斯城了?”

    “城主大人,我认为,您最好也立刻率军出发。”

    “嗯,我也是如此认为。”

    毕竟身为亚伦兰狄斯人,不可能不想驱逐侵略者。

    只是因为对年幼的王太子不看好,怕其年轻不懂事、意气用事瞎指挥,所以才犹豫了数天,但是卡列尼城主德高望重,在...整个亚伦兰狄斯都颇有声望,既然被他认可了,那位王太子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

    而且,就算王太子不懂军事,那位征战了一辈子的卡列尼城主难道还不懂吗?

    “有老成持重的卡列尼阁下坐镇,多少可以让人放心了。”

    …………

    “什么?大家都在赶往茹达斯城?”

    “不着急,暂且先多看几日再做决定。”

    数日后。

    “虽然形势还不够明朗,不知道王城到底会不会被加斯达德人……”

    说话的人声音中带着几分懊恼。

    “但是,别人都去了,我若是依然按兵不动…………啧,没办法了。”

    ………………

    一时间,整个亚伦兰狄斯上风起云涌。

    相比起前几日的寂静无声,一个接一个的军队都开始奔波在大地上,飞快地向着茹达斯城进发。

    以这座城市为中心,像是被旋涡中心吸引的海水一般,无数只军队从亚伦兰狄斯的四面八方向其汇聚而来。

    “王太子殿下,茹达城克洛维响应您的召唤而来。”

    “殿下,菲拿斯城的拓玛斯应您的召唤而来。”

    “王太子殿下,法起亚为赶走侵略者而来。”

    “殿下,我向您发誓,不将加斯达德人赶出亚伦兰狄斯,我绝不踏入家门一步!”

    …………

    每一天都有来自不同地方的将领跪在伽尔兰面前向其宣誓忠诚。

    军队源源不绝地涌入茹达斯城,后来因为数量太大,城内安放不下,所以后来赶来的军队只能驻扎在城外。

    幸好,茹达斯城作为加斯达德人中转的据点,储存了大量加斯达德人从卡纳尔国中运送来的粮草物资,再加上富有的托泽斯城的民众们捐献的巨额物资,以及各个军队自带的粮草,很长时间里都不需要为粮草担心。

    …………

    ……………………

    在茹达斯城中心的城堡里,那高塔上的房间中,金发的少年坐在桌前,歪着头看着桌上那堆得高高的羊皮卷纸,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随着四面八方的军队接踵而来,他所需要处理的事务数量也爆发式的上涨。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以前卡莫斯王兄总是一提到处理政务就一脸便秘的表情了,这么多的事,有大有小,有急有慢,堆积起来,实在是让人头疼。

    先把这堆事务丢到一边,伽尔兰从桌后走出来,走到窗前,迎着那明亮的阳光伸了个懒腰。

    他站在敞开的窗子旁边,俯视着下方的城市。

    此刻的茹达斯城已是热闹非凡,来自不同地方的军队涌入这里,将整个城市都挤得满满当当的。伽尔兰瞥了一眼城墙外面那黑压压的一片,后面赶来的军队实在挤不进城了,只能沿着城墙驻扎在外面。

    “说吧。”

    他说。

    一直单膝跪在房间里的特瓦开口说话。

    “我已经带领部下将城堡里的所有人都彻查了一边,一共发现三十二个万物教教徒,但是很抱歉,殿下,因为他们反抗非常激烈,所以最后抓到的活口只有四个。同时,和万物教有牵扯的人大概有近百名,已经全部抓捕起来严加审讯。”

    “根据目前审讯出来的一些信息,大概可以判断出,这个邪教在五年前就潜入了茹达斯城中,借助身为他们信徒的尤纳斯大人的女儿渗透到了城堡里,他们一直在暗中挑动尤纳斯大人叛乱,目的就是为了在亚伦兰狄斯内部引发战乱。”

    伽尔兰看着窗外,阳光在他侧颊笼上一轮光圈。

    他说:“也就是说,王兄的那件事,也有万物教的势力参与其中,是吗?”

    “是的...,殿下。”

    少年沉默了一瞬。

    “真是顽强啊……简直就像是臭水沟里的老鼠一样……”

    他低声喃语,金色的瞳孔深处像是有一道利光掠过。

    他的声音都仿佛透出一点冷意。

    “但是,老鼠终究也只是老鼠。”

    既然是老鼠,就该一辈子老老实实地待在臭水沟的阴影里,那样勉强还能继续活下去。

    想要暴露在阳光下向人耀武扬威,就要做好被人一棒子打成肉酱的准备。

    “对了,那几个古怪的侍女是怎么回事,查清了吗?”

    “是的,她们的异常是因为服用了一种特殊的药物。我在信徒的身上搜到了这种药物,也已找人实验过。这种药物似乎能在短时间里激发出一个人所有的潜力,让服药的人在短时间里爆发出恐怖的力量,而且丧失痛觉。但是,这似乎是以透支生命为前提,时间一过,服药的人就会立刻暴毙而亡。”

    “我知道了。”

    伽尔兰点了点头。

    “将搜查的范围扩大到整座城市,一定要将万物教在茹达斯城的势力全部清理干净,一寸不留。”

    “是的,殿下。”

    特瓦应了,然后起身退下。

    他打开门正要走出去时,恰好与正要敲门的奥帕达撞了个正着。

    特瓦微微欠身,向这位塔斯达的统帅行礼,然后快步离开。

    奥帕达一边转头打量了一下特瓦的背影,一边走进来。

    “这家伙看起来倒是一员猛将,是你新收的部下?我上次来的时候似乎没看到,你从哪儿找出来的?”

    伽尔兰一笑。

    他说:“从奴隶里找出来的。”

    “啊?”

    这回答让奥帕达错愕了一下。

    奴隶?

    他有点懵。

    “你来找我有事吗?”

    “啊……哦,对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虽然现在说出来已经太迟了,但是总还是想要对你说一声。”

    “什么?”

    “你还记得我大哥吗?”

    “记得。”

    “当初大哥在临死之前,曾经对我说了一句话。”

    奥帕达神色凝重。

    “他说,‘当心北方’。”

    “…………”

    “我一直都认为,他说的北方,是指北方的盖述人,毕竟这么多年来,盖述人都是我们的死敌,我们之间的征战从不曾停止过。”

    奥帕达皱着眉说。

    “但是现在仔细去想,我才明白,大哥说的北方其实是指加斯达德人,他恐怕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和加斯达德人暗中做了什么约定,或许……”

    他顿了下,还是说了出来。

    “或许是和加斯达德人联手攻打亚伦兰狄斯。”

    因为知道加斯达德人的厉害,所以斯托克在临死前提醒了奥帕达一句。

    只是他实在是太笨,误解了大哥的那句话,不然他就能提前防备这一次塔斯达的内乱,说不定还能让伽尔兰不会因为……而难过。

    他懊恼地说:“对不起,如果我能再聪明点,提前猜到,提前警告你的话,说不定……”

    伽尔兰摇了摇头。

    “就算能提前知道,有些事情也是无法避免的。”

    他早就知道加斯达德人的危险,也知道它是未来灭亡亚伦兰狄斯的罪魁祸首,可是那并没有任何用处。

    他抬手,握住奥帕达的左臂。

    他笑着说,“所以,奥帕达,你不需要自责,我说过,你能赶来帮我,已帮了我最大的忙。”

    就在这时,嘎吱一声,门被打开了。

    ...  两人同时一转头,就看见小胖子塔尔抱着一堆羊皮纸走了进来,凯霍斯和老将卡列尼都跟在他身后,一同走进了屋子里。

    将那一大堆羊皮纸往旁边的桌案上一方,塔尔整个人就瘫坐在椅子上,不停地喘着粗气,那张胖乎乎的脸上都是细密的汗水。

    这段时间里,最忙碌的人不是伽尔兰自己,也不是被伽尔兰任命为第一军团的统帅者所以忙着重建第一军团的凯霍斯,更不是因为颇有威望所以被伽尔兰委任为最高统帅负责整合所有响应召集令而来的军队的卡列尼城主,而是现在这个眼看着在这些天里瘦了一圈的塔尔……虽然瘦了一圈依然还是胖乎乎的。

    毕竟从四面八方涌入城中的足足有几十只军队,那些军队的情况、率领军队前来的将领的情况、军备情况等等信息的收集工作,全部都交给他了。

    这些天下来,哪怕是有着远超他人的强悍记忆力以及数据能力做后盾,塔尔也觉得自己快忙得癫狂了。

    若是换成为歇牧尔做事,他早就叫苦连天各种偷懒装病,不肯干了。

    但是一想到这是为了王子殿下,他就觉得自己又有了用不完的力气。硬是在短短几天里,将所有乱七八糟的信息理顺得整整齐齐,然后屁颠屁颠地给王子送过来了。

    此刻,他瘫在椅子上直喘粗气,而跟着他过来的凯霍斯和卡列尼早已径自走到桌边,开始翻阅塔尔整理好的那叠资料。

    弄得塔尔气鼓鼓的。

    他好不容易整理好,特地送来给王子过目,结果王子还没看呢,这两个家伙就先动手了。

    他正生着闷气,突然一杯果汁递到他眼前。

    一抬眼,就看到他的王子那双漂亮的金眸弯起来,笑眼弯弯地看着他。

    那股闷气瞬间跑到九霄云外,塔尔心花怒放地接过来,一口一口地喝了起来。

    这可是王子亲手为他倒的果汁~~

    王子对他真好~~

    啊~果然王子最喜欢的人就是他~~

    “对了,有件事……殿下,因为城中安置不下,那些后面来的军队只能驻扎在城外。”

    喜滋滋地喝着水的时候,塔尔似乎想起了什么。

    他说,“我有打探到,似乎后面来的那些人有觉得不公平的,您看,要不要协调一下,给他们在城里腾点位置出来……”

    “不用。”

    伽尔兰想都不想,直接拒绝。

    “可是……”

    “塔尔,最先赶过来的必定都是对王室和亚伦兰狄斯抱持着忠诚之心的人,迟一步赶来的也尚可一信,只有那些一直摇摆不定观望着风向的人才会在最后抵达。”

    伽尔兰说,

    “如果仅仅因为这样就觉得不公平,那么,就让他们离去,我不需要这样的人。”

    站在一旁的奥帕达一脸不屑。

    “没错,这种连住的地方都要斤斤计较的家伙,你还指望他在战场上出力?”

    他说得一针见血。

    …………

    城堡的走廊中,回响着两个人的脚步声。

    凯霍斯和卡列尼两人肩并肩地走在一起,他们刚从伽尔兰那里离开。

    “殿下的做法还是太冒险了。”

    在伽尔兰那里忍住没说,卡列尼此刻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源源不绝赶来的军队让前些天一直处于焦虑中只是硬挺着没表现出来的老人总算松了口气。

    “幸好大家在犹豫了一段时间之后还是响应了他的召集令,若是所有人都坚持不来,仅有我们几人也是无济于事,而他的声望则会就此毁于一旦。”

    他说,“殿下毕竟还是太年轻了,要我说,根本不必这么着急……”

    “不。”...

    凯霍斯打断了卡列尼的话,摇了摇头。

    “我想,殿下大概从一开始就知道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

    老人皱了皱眉。

    “……什么意思?”

    “从一开始,他等着的就是塔斯达国以及像您这样的人,他知道,塔斯达人和您一定会来。”

    凯霍斯说,

    “塔斯达人一来,那些还有着骄傲之心的亚伦兰狄斯人肯定再也坐不住,而只要有一只军队过来,那么,其他人就会随之而来。”

    这种情形就像是在黑夜之中,大家都又冷又怕。

    这时,黑夜中燃起了一点小小的火苗,因为太小了,像是随时都会熄灭一般,所以大家都懒得费劲靠过去。

    因为说不定还没来得及靠近,那火苗就灭掉了。

    然而,这时候有人走过去,给它添了一点枯枝。

    于是火苗稍微大了一点,亮了一点。

    它一大起来,就会吸引更多的人靠近,主动为它添加柴火。

    而它也随之越烧越旺,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向它靠近,不愿意动的人就会被孤零零地留在黑暗中,因而也不得不随着人流向它走去……

    “殿下点燃了一簇小火苗,而他相信,你们会过来给它添上枯枝,等火大起来,就会吸引所有人靠近。”

    凯霍斯耸了耸肩。

    他说:“我想,对王子而言,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而已。”(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