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剑泣魔曲

第七百八十一章 失控

    作为失落的十三神魔器之一,魔翼皇棋每一枚棋子都能为拥有着带来强大的力量加持。 而其的战车,将赐予所有者超越自身基础实力数倍的蛮力,以及防御。好似血沫横飞的战场之,肆意驰骋、势不可挡的威武战车。

    之前的隐约共鸣,宁越已经肯定了感觉到的波动源自那一只沧龙鳝王,若非如此,也不会提早出手阻止章威打算一箭双雕。防的,是拥有魔翼皇棋之力的沧龙鳝王起渊鳞殿主,将遭受更小的创伤,以至于局面失控,无人再可掣肘彻地境实力。

    而其,最坏的可能性是皇后或者战车。前者拥有所有魔翼皇棋最恐怖的力量加持,而后者带来的惊人防御能力,将令沧龙鳝王在无差别的攻击将自己的损伤降到最低。

    也正是因为战车的防御力,宁越才没有阻止怜祈出手替他迎波及整个天星湖泊的剧烈爆裂冲击。但同样因此,两条沧龙鳝王的差距,彻底拉开了。

    “该死,这个章威自以为得计,其实是在葬送所有人!”

    一声怒斥,宁越按住怜祈有些虚幻的肩膀,再道:“退!我们两个现在的情况,没可能越级挑战彻地境实力的魔兽。何况,还是一条坐拥魔翼皇棋战车的沧龙鳝王。”

    “宁越主人……只怕它已经盯我了。也许,它察觉不到你体内拥有的帝皇棋子。但是我展开皇棋的力量布下防御力场,那份波动它清楚意识到了源于何处。在你看来,它可能放走曾经令自身实力大增的棋子的另一枚吗?”

    “你回来,我全速离开这里是。有折光斗篷在,再加我的速度,应该没问题的。”

    五指加力一握,怜祈身影顿时粉碎,飘飞的点点残光融入到宁越右腕之。下一刻,他后掠飘飞的身影在抖动的褴褛斗篷下,缓缓隐入虚无。

    但也在同一刻,远处散开的烟尘,一对凶目赤光骤然闪烁,紧随其后的是一柱破击夜空的淡蓝色深寒。恐怖的冻结冰冷之力,所至之处无数冰晶盛开簇簇凄美之花,仿若在虚无瞬间构建出一条连接两端的晶莹桥梁。

    嗖——

    身影迅疾晃动,避开了冰冷极光正面冲击的虚无身影转瞬间现出轮廓,宁越骇然一望,只见折光斗篷飘动的一侧已然冻结凝固,在风又瞬间碎成无数飞舞晶莹。而且,这份深寒顺着折光斗篷持续蔓延着,冻结而后粉碎的越来越多。

    “不仅仅是冰元素的力量,里面同样蕴含着剧毒吗?”

    抬手一掀将消融在冻结折光斗篷舍弃,宁越还隐隐作痛的左臂勉强搂住芷璃,右手顺势倒持扬起那支魑咬罪矢,在远处喷射而至的深寒极光开始扭动时,瞄准依稀不清的那对凶目,狠狠一掷出射。

    叮!

    须臾之后,铿锵撞击声惊起,波动的寒光将刚才爆裂掀起的余波与烟尘一扫而空,再现的巨大躯体依旧高耸着修长而粗壮的躯体。在它身前,一圈扭动的赤色涟漪狠狠搅住了那枚箭矢,虽然锋芒贯穿了防御,然而余势不足,仍旧无法伤及巨兽根本。

    “与章威自诩一样,击溃防御的威力一流。但是,那仅仅只是魔翼皇棋的力量,这只巨兽本身可还是彻地境啊!”

    心在再暗骂一声,宁越趁着一箭出射换来的短暂间隙,展开若隐若现的幻化双翼掠向岸边。纵使,他也清楚彻地境的沧龙鳝能够岸了,但总继续待在湖面空与这魔兽纠缠要好。

    远处,同样躲开了爆裂波及的章威垂下了手的三叉戟,疑惑地望着根本不看自己一眼的沧龙鳝,嘀咕道:“怎么会这样?那个畜生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够在那种攻击毫发无伤?”

    芙沫皱起了眉头,道:“也许,宁越那小子真知道什么。说不准,现在他被沧龙鳝王盯,也有这份原因在里面。接下来,怎么办?真和那小子讲的一样了,渊鳞殿主被重创,我们无力再正面抗衡沧龙鳝王。”

    “沧龙鳝王毫无误伤确实超出了我的预料,但是,我们的那位殿主大人也没可能这样死去。只要他在水一有动作,沧龙鳝王的攻击目标会转移。总之,我们不是那只畜生的优先目标。先撤吧,暂避锋芒。而且还有一个残局,不,也可能是两个残局,等着我们去收拾呢。”

    轰!

    冰晶绽放,深寒的肃杀劲气肆意轰击在淡金色的屏障表面。在宁越怀,芷璃扭动着瘦小躯体,伸出双爪展开神御力场,勉强挡下了深寒极光扫射的波及。

    也正因为这一次的力量冲击,宁越飞掠的身形暴起加快,直接坠落在岸边,重重砸在泥土连续几下翻滚,略显狼狈。

    很快,他再翻身跃起,咬了咬忍着身的伤痛。目光再远瞭时,再是一变。

    远处天星湖泊,巨浪再掀分裂,一道伤痕累累的巨大躯体又一次腾起,张开的巨嘴狠狠咬住沧龙鳝王的躯体,将其硬生生按入一片污浊的水。下一刻,两条巨尾击碎湖面撩起,彼此激撞交锋,犹如两名刀客在生死对决,一弧弧凛冽劲风回荡夜空。

    “他还活着?”

    虽然不曾看清袭击者的模样,但是那般大小除了现出本体的渊鳞殿主外,再无其余可能。这个时候,宁越下意识又开始犹豫了。摆在他眼前的选择,多出了一个。

    与渊鳞殿主协力斩杀沧龙鳝王,或是趁着这难得的机会,逃离此地。只要拉远了距离,沧龙鳝王再想寻找自己踪迹,几乎不可能。

    “怎么看,都是后面的选择更好。但是,我偏偏不想这样离开。”

    “宁越主人,你还打算做什么?现在不走,可不会再有那么好的机会了!”

    怜祈失声一叫,她清楚感觉到,宁越又在想着一个疯狂的计划了。

    目光一瞥侧面,宁越看着章威与芙沫的身影远远消失,眼闪过一抹冷厉。

    “我不是打算对付沧龙鳝王,而是想要收拾到那位草芥他人性命的阴谋家。只是现在,应该也追不了。我们也走吧,只愿那位渊鳞殿主,自求多福了。今夜最重要的目的,已经达成,这够了。”

    视线转向另一侧,他在寻找着暮茵茵等人撤走的方向。然而,这一次好像那个总喜欢与自己作对的女孩出地听话,竟然乖乖离开了,已经看不见踪影。

    对此,宁越淡淡一笑,这也正是他最希望看到的。他想脱身,远易于那一批人。

    匆匆离去的路,怜祈忍不住发问道:“宁越主人,我总觉得你刚才应该想过什么可怕的计划,对吗?如果真要再战沧龙鳝王,你真有把握?”

    “大概一成把握。不过有,我敢一试。其实,我们一直有一个援军没到,你忘了吗?刚才天星湖泊的动静,能够传得很远,在空的他不可能忽略的。哦,我忘了,那个时候你还没醒。”

    “说得是,岚利?”

    出乎意料的是,怜祈答出了宁越心所想的名字,着实让他一惊。

    “其实在我苏醒前的几天里,已经可以和现在一样听到外界的声音了,只是不能动弹,不能开口说话。那个时候,偶尔听到阿玥在说话,心里真的很激动。”

    “那么等下,你们见面了,不应该更——嗯?”

    突然间,宁越停下了脚步,晃身一窜,隐匿在一棵大树的枝叶下。

    与此同时,怜祈也下意识止住了声音,很快,她又无奈一笑。现在的她只要保持寄宿的状态,说的话只有宁越与剑灵能够听见,无需防范他人。

    山林间,一支装扮隐秘的小队正在缓缓前行着,似乎在搜索着什么。而这个位置,也不可能没有听到刚才的动静,但是他们的目标显然不是那边。

    “还有一股势力在这附近?”

    宁越一怔,细细观察后,他有十足把握一人全灭这支小队。但是,眼下当务之急显然不是与他们发生冲突。

    待到那支小队离开后,他晃身窜出,继续奔向天星湖泊相反方向。

    走着走着,一个不祥的预感逐渐浮现心头。

    “等一下,如果小茵他们走的也是这个方向的话,应该会撞刚才那队人吧?还有,既然芷璃都追寻到了这边,没道理岚利在察觉到天星湖泊的动静后,迟迟不到,除非……”

    “宁越主人,远处好像有动静。那个方位——应该是之前的小镇!”

    宁越一惊,合双眼细细聆听,随着呼啸风声,隐隐能够听见传来的一丝厮杀声。远处夜幕下,依稀有火光晃动。

    “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心的不详预感越加强烈,之前遭遇的隐秘小队,暮茵茵一批人踪迹全无,再加岚利迟迟不到,如果将这些视作是一个原因的话,他已经不敢再往下想了。

    “不行,我必须去看一看。”

    步伐一止,宁越紧急再转向,提起一口气正欲迈出脚步。这时,剑灵的示警声惊起。

    “主人,别动!”

    身形一滞,宁越不明所以。

    “剑灵,怎么了?”

    他可记得,今夜剑灵可是很久没有发话了。

    “主人,你还没察觉到吗?你的右手!”

    宁越一愣,缓缓抬起自己右手,直到这时,才隐隐觉得好像右臂多出了一丝淡淡的麻痹感。借着月光,他终于看清了自己右臂的变化。这一刹,双瞳急剧收缩。

    有些突兀而起的脉络之,淡淡的碧绿色在流动,一路蔓延至肩头。

    心更加震惊,他急忙扒开胸襟一看,几乎愣在原地。

    自己胸膛之,诡异的青色雾状阴影在缓缓蠕动着,已然连接了右肩蔓延而来的碧绿色。

    这一刻,宁越连退几步,觉得自己开始头晕目眩起来,意识开始模糊。

    “明明很小心了,什么时候又毒了?”

    剑灵沉声回道:“这应该是,两股毒素相互起了反应,而非一次毒。”

    也在同时,怜祈出声示警:“宁越主人,还有一个更不好的消息。之前错身而过的那批人正在赶往这边,除此之外,还有两道不弱的气息也正在朝这边赶来。”

    “究竟,发生什么了?”

    再退一步,宁越俯视着自己胸膛蠕动的青雾,意识更加模糊,隐约间嗅到了一丝异香。细细一闻,其却又暗藏着一抹腐臭……(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