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仙乡养鱼日常

第73章 回岛琐事

    方漓并没打算结束自己的游历, 但既然回来了,自然要回去看看师父。

    因为任苒晋升化神的机会极大, 宗主已让他卸了丹华峰的峰主一职, 让他能全心潜修, 力争早日突破。

    所以任苒已经住去了无离岛,方漓正好也回岛上瞧一瞧情况。

    任苒闭关未出,方漓到他闭关的静室去, 只觉得寒气侵肌入骨,不由打了个寒颤。她如今好说也是金丹期了, 还受不了这寒气, 显然, 师父这次闭关根本不是在提升修为, 而是在参悟剑意。

    不见静室外都结了一层霜么。

    这就不知道要多久了,方漓就先离去,将她的岛巡视一遍, 越看越欢喜。

    秘岛上没大动,她和阿无都觉得保持原样就好。一座附属小型海岛上移植了茶树,现在叫茶岛。虽然海上并非种茶的好地方, 但是方漓愿意为这个花钱,各种阵法禁制排布下来, 加上雇佣的杂役也是年长而擅长施法照料灵植的人, 这些茶树长得很好。也很值, 门内收去的价格足以弥补支出, 还有极大的利润。

    另一座岛上养了灵兽。自从她献上曲子, 这几年,天璇宗对外卖出的灵兽数量和价格又上了一个台阶,各处蓄养的灵兽数量也比原先增加。她这儿也是一样,负责为这些灵兽吹曲的就不是杂役了,而是少数内门弟子,算是门派任务,但报酬是由无离岛付给他们。当然,最后总不会亏就是了。

    方漓在岛上的时候,舍不得花这个钱,是自己去的。要游历就没办法了,只好雇了人。养的灵兽一部分供岛上人吃用,一部分仍是由门中回收。

    至于无离岛本身,方漓则是安排种花养蜂,然后让李青禾带人配灵蜜。她离开时,岛上已初成规模,只没有一些名花异种,她也没用玉瓶水去浇灌,顺其自然罢了。

    但巡视到无离岛时,方漓惊讶了。

    是白虎眼尖又无聊,跟着方漓晃悠的时候,突然跑到花田里,盯着一株花望得不肯走。

    “咦,这是谁种的?”方漓也停下了,目光落在那株玉楼滴翠前,惊讶得移不开目光。

    一片玉楼十三台花田中,一株十三朵碧玉色大花傲然开放的植株,格外引人注目。

    管理岛上花木的是李青禾,她迅速回报:“为照料灵花,岛上雇佣了一些擅长养花的杂役和外院弟子,这是去年招来的一名外院弟子所种,他本就是花木总管,我便作主给他每月加了五十下品灵石。”

    “外院弟子也肯来呀?”方漓疑惑。倒不是外院弟子不能进内门工作,只是外院本有收入,除非别有目的,有上进之心,否则到内门工作每月拿的灵石,未必有他们在外院实惠。

    她的无离岛虽然各种收入不菲,但毕竟刚起步,没有像一些山头那样,雇佣在某方面有特长的外院弟子做总管,像外院一样,不是每月发放薪酬,而是一年给予一定比例的分成,激励他们做事。

    而且岛上是李青禾和孟铭在管事,两人都是杂役出身,被她委任为岛上的主管,但仍然是改不了的杂役身份。外院弟子来做事,还得听杂役的指派,很多人都受不了。

    所以她压根没想到有外院弟子会来。之前这方面她也没问,全让李青禾处理的,今天一听,对这个外院弟子倒是有了几分兴趣。

    “可能是想与师父亲近亲近,求他几句指点吧。”她猜测着。

    因为无离岛人少,一个管着岛上主要产业的外院弟子,见岛上唯一出窍期真人的机会也多。不仅有求指点的机会,如果得人欢心,拿到丹药与灵器赏赐的机会也多。这是很多外院弟子愿意到内门工作的原因。

    可惜师父没事不出门,不是在闭关,就是在悟剑,他可能要失望了。

    方漓觉得有点对不起人家。能自个儿种出玉...楼滴翠来,这得多大的本事啊。她又走马观花地看了几片花田,果然发现,这些花长势极好,有些特殊品种明显是新种的,但都成活了,肯定就是这位总管的功劳。

    方漓就想见见他了。李青禾看了看时间,带她往北面走去。

    “这个时间,他应该北边山阴下照料那的缘木花,师姐请往这边走。”

    缘木花是藤类,有个特性,依附在不同的树上会长出不同颜色、不同属性的花来。灵木长势的好坏对它同样有影响,这其中讲究就多了,是一种很麻烦的花。

    方漓不知怎地就觉得理所当然。能养出玉楼滴翠的人,当然会挑战这种高难度啦。

    北边山阴下新种了二十多棵茶树,正是方漓培育出来的新品种,岛上本来除了四棵母株之外并没移植,不想这位新总管想用来种缘木花的树木,就是它们。

    树身上已经爬上了藤萝,细看,缘木花的藤上伸出细细的根,扎入树身,攫取着养份。

    不过这对树木也没坏处,缘木花并不会杀鸡取卵,相反,它会反哺树木,给它们也带来一些变化。这种变化对树木来说并没坏处,但未必是修士想要的。

    不过方漓不介意,二十多棵茶树而已,她有一座岛的树呢。

    这些树周边围着些干活的杂役,在检查藤萝的生长情况,一名穿着淡青色外院弟子服饰的人在其中格外显眼,李青禾指着他,方漓也就知道便是他了。

    那人正用一根银针探入树身,不知道在检查什么,方漓怕打扰了他,等他拔出针来看了半晌,才点头示意,李青禾叫道:“黄总管,请过来见过方师姐。”

    那人转过身来,方漓一愣,这是个熟人啊。

    “黄师兄!”她惊喜地叫出来。

    这不是百花谷的黄杨吗?

    黄杨看见她,好像有点尴尬,然而还是板着脸过来了,僵硬地要行礼,被方漓赶紧拦住:“黄师兄,我们认识在先,还是别跟我这样了。你怎么来这了?”

    “无离岛招人管理花木的任务发到了百花谷,我就来了。”黄杨说了等于没说。方漓跟他不熟,被他这么一答,都不知道要问什么了,想了想又高兴起来:“黄师兄,我看到那株玉楼滴翠了,你真厉害!”

    这下黄杨的头昂起来了。

    其实他就是为这个来的。从君子居回来之后,他就一头扎进花田里,天天侍弄他的玉楼十三台,连修炼都耽误了。

    在百花谷养出一株玉楼金粉之后,他特意去了一趟君子居,才知道方漓早就走了。她留下的玉楼十三台只浇了一次水,稀释得还厉害,不像竹子变异成功,第二年就退化了。黄杨过去,只看见一片白玉似的大白花,气得他把姜云骂了一顿,骂得为人圆滑的姜云一头雾水,暗暗骂他不可理喻。

    黄杨心中再不甘,可方漓已经去了内门,他也无可奈何,郁闷地在百花谷继续养他的花。直到内门来发布任务,招养花的。本来他也没兴趣,但谷主江流拿来问他,说那边就一个任真人在,或许有机会向他求教,得其赏赐,顺口说到任真人也就一个徒弟,叫方漓,还是从君子居出去的。

    黄杨眼睛刷的就亮了,立马同意。弄得江流心里怀疑,这个眼里只有花的徒弟,难道眼中终于有了“花”?

    黄杨到岛上也不是轻易能见到方漓的,他也没兴趣见,一门心思地莳花弄草,一心要叫方漓看看他的本事。

    今天终是扬眉吐气了!

    方漓也真心实意地佩服他的本事,忍不住再次赞叹:“玉楼滴翠真是太难种了,师兄种出来,定是费了不少功夫。”

    黄杨心中欢喜得意,面上却淡淡地,道:“还好,我在百花谷还有一株玉楼金粉,走时列了张清单给师弟,让他好生照料。上个月回去检查,他有一项误了,...差点毁了我的花。这个月我还要告假一次,回去将它移过来。”

    他把师弟也臭骂了一顿,这个月打算跟李青禾预支一笔灵石,把花买过来。没错,他得买,那花算是百花谷的财产,可不能让他随便拿走。

    “有师兄在,无离岛上的花可以多好些品种吧。这缘木花也是师兄的新设计吗?以前我没见过种在茶树上的。”方漓好奇地看着身边还没开花的藤萝,伸手要摸又赶紧停住,“能摸吗?”

    黄杨对于自己的工作受到尊重是很满意的,矜持地点了点头:“轻轻抚摸不要伤着它,就没关系。”

    看方漓放轻了动作,他才继续道:“以前也有种在茶树上,只是品质不好,花蜜中带了苦味,茶叶味也变得不纯。我一直对调整它们的关系有想法,到了无离岛看见这的灵茶,就跟任真人要了一包,觉得可以试试。”

    李青禾在一边单手掩口,吃了一惊。新来的这个外院弟子可真是胆大包天啊!

    他居然去跟任真人要了一包灵茶!一包无离岛上母树出产的灵茶!跟任真人要的!

    尽管方漓一再跟他们说,任真人很好很好,很温和很好说话。李青禾跟孟铭还是下意识地怕他。

    本来她们在观霞居就几乎不与任苒接触。到了无离岛,偶尔远远见到,也觉得其人冷峻,只想避而远之。

    这位黄师兄黄大胆,一来就敢跟他要茶叶,真是佩服佩服。

    方漓倒没觉得怎么,师父本来就很好说话啊,跟他要一包茶叶有什么,何况是正当的理由。

    于是她没纠缠这件事,只好奇地问黄杨关于缘木花和灵茶树的结合,这正搔着黄杨的痒处,就站着洋洋洒洒讲了一堆,直令方漓听得一脸的崇拜,这才意犹未尽地结束,道:“说多了你也不懂,光说没有实物也是吹牛,等我种出来,你再来看。”

    “好。”方漓喜滋滋的,开始打量着周围,要是能像黄杨说的那样,这一片都种上,统统种上,可以卖好多灵石啊!

    白虎很不服。

    方漓对这个本事平平的人类夸了又夸,它怎么看不出有什么了不起。就为这些花么?

    它溜到树边,用爪子去拨那些缠在树上的藤,连花都没有,真难看。

    还是李青禾先看见了白虎的动作,惊呼一声,赶紧叫方漓:“师姐!”

    方漓变了脸色,正要叫它过来,黄杨也看见了,直接青了脸,过去就去拽白虎的颈皮:“给我闪开!”

    白虎咆哮一声,张口欲咬,被方漓气急一声喝给叫住了,讪讪地溜回来。

    这下方漓也不好意思再待了,跟黄杨道了歉,揪着白虎就走,到黄杨看不见的地方,把它一通教训。

    黄杨则是忙完缘木花这边,还要去别处。他喜欢无离岛,有些不太费灵石,但是特别费人工的异种,以前他师父是不许他多种的。说耽误修练,也耽误他照看百花谷那些真正赚钱的灵花。那些开出异色花的玉楼十三台,就是他跟师父吵了一架才争取到,更多却不行了。

    无离岛不一样,李青禾跟随方漓已久,善体察心意,听说不费灵石,纤手一挥就同意了。黄杨早憋了一肚子的计划,这下可放开手大干一场了。

    教训完白虎,方漓想起黄杨的报酬,特意交代李青禾:“别亏待了黄师兄,要是缘木花成功了,像外院一样给他分成吧。”

    李青禾记下了,心里有些羡慕,她琢磨着,要不也去跟黄杨学一学这门手艺?

    白虎被训得蔫头搭脑,夹着尾巴跟在后面,也提不起精神跑前跑后了。

    它现在已十分聪慧,通人言,会动脑子,这时便有了危机感。它扒拉了两下花,以前阿无种的花,它咬着玩、刨着玩、躺在上面玩……阿无从来不说它。

    当然,阿无不会...说话。反正也没怪过它。

    但是现在它只是扒了一根没开花的藤,方老大就揪着它的毛,骂了它好久。它要失宠了!

    白虎毛都炸起来了,这太可怕了。

    想当年,它本是元山外一只不入流的风刃虎,长得倒是比普通的风刃虎神气,可谓是威风凛凛。但也正因为传承自祖上两大妖族的外貌,和低弱的实力,让它这一族总被人捉去剥了皮毛作衣物和装饰。它早年的模糊记忆里,就有跟自己一窝出来,在隔壁山里游荡的兄弟被人捉去的印象。

    嗯,它当时抢不到地盘,是准备去兄弟的地盘上偷袭,抢它地盘来着,结果看到兄弟让人抓住当场扒皮的惨状。吓得它动也不敢动,趴在草丛里只恨自己长了一身白毛,不够隐蔽!

    好在那几个人族其实也不过筑基期散修,在元山不敢停留太久,是正好有修真家族的小辈要收朱印白虎皮毛,给长辈送礼当个添头。既然抓到了,就能回去卖钱了。

    白虎趴了很久没敢动,后来灰溜溜地跑了,地盘都没敢要,到更外围重新去打了一块领地出来。

    日子还算逍遥,但是它领地上的小动物很少有灵兽,有了它也打不过,白虎只能填饱肚子,不能变得更强。

    这种日子是什么时候发生变化的?当然是遇见老大之后。老大吹的曲子,太神了,让它增强了很多,尽管后来就不起作用,但它还是喜欢听。

    因为老大,又让它碰到深山里万兽惧怕的那个人,后来它听老大叫他阿无。

    阿无把它带回去,它才发现阿无其实很弱,于是蹬鼻子上脸,欺负他,很爽!

    心情特爽的白虎,也就很大方地跟阿无分享它的猎物。阿无住的地方,灵智较高的灵兽根本不敢来,在山谷附近都是实力弱傻乎乎的小型灵兽。白虎自己的实力也增强了一点,于是终于过上了天天吃灵兽,还是阿无妙手烹饪出的佳肴的日子。

    后来更不用说了,老大给了它很多好东西吃喝,让它不断的增强,后来不知道从哪弄到灵兽修炼的功法,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东西。阿无教了它,可恨它开始还想睡懒觉!白虎现在都想抽自己,睡什么睡,还不起来修炼!

    迟早有一天,它能做到所有灵兽做不到的事,化为人形!这可是妖族的专利,到时候它也是妖了!就算比不上先祖,那也是妖!

    一想到这个前景,白虎就热血沸腾恨不能绕岛三圈。

    这让它更坚定了,抱定老大大腿不放的想法。

    可现在,老大为一个破花——不对,还没开的花骂它。

    老大喜欢花。白虎明白了,它也要种花,它再也不在花丛里扑腾了,也不偷偷在花下面撒尿了,也不偷偷咬一朵灵花尝味道了!

    它是一只爱花的好虎。

    方漓不知道她认为是阿无养的白虎其实是把她当老大的,也不知道这只半路捡来的白虎其实是一只内心丰富的戏精虎,更不知道当天它就跟李青禾要来了花种,在它的窝附近刨了洞开始种花。

    她只惦记师父的闭关。既然回来了,她也不急着走,打算等师父闭关出来,把脱凡界的事跟他说一说。

    于是方漓干脆坐到了任苒闭关的静室之外。这里布置了聚灵阵,静室之外灵气也很浓厚,正好修炼。

    更重要的是任苒在悟剑,剑意几化为实质,笼在附近。她在这儿通过体悟师父的剑意,也能验证自己的剑。

    这一坐,就不知过了多久。方漓已习惯了周身的寒意,这种凛洌的剑意是任苒的路,但不完全是她会走的路。

    任苒是冰灵根,以他的性格,自然就选择了这条路。不过方漓这次觉得,师父似乎是在追求其他变化。

    在“寒之境”上,任苒目前的能力已达到极限。当初斩雪界一战,对手中的化神...真君也被那寒意侵入,神智与动作都被冻结得迟钝,尽管只是一瞬,却已被任苒抓到机会,取其性命。再要有所进步,只有等他晋升化神,赴一些极寒之境亲身感悟,才能在剑意中体现出来。

    而这次,方漓在室外,有时会忽然感觉到温暖,像冬日久雪后初晴的暖阳,照在身上暖洋洋,懒洋洋。然而还没沉浸入这种感觉,忽而又不见了。

    不过她猜想,这大概就是师父想尝试的变化吧,只是还没熟练。

    任苒没等到新的剑意成形就出关了,一出关就看到理应在外游历的小徒弟守在门口朝着他笑,他脸色就不好了。

    “发生何事?”

    是被人欺负了,还是受了伤不得不回来养伤?

    方漓笑呵呵的,被师父一问有点愣,不过给任苒当了这么久徒弟,也有默契了。她愣了一愣就赶紧站直了展示自己健康良好的身体:“没事,弟子送人来天璇宗入门,顺便回来看看。师父,这次去脱凡界,我遇上事了。”

    没事就好。任苒放松了神色,手伸出,方漓赶紧送上自己的脉门:“经脉微伤,在脱凡界就养好了。”

    任苒暗暗称奇,他附在方漓身上的三道剑气分寸掌握得极好,是预备她碰上元婴境界的敌人保命所用。用出来必须有那样的威力,那就不得不承受对身体的伤害,只是不会伤及根本,也让她留有远遁逃命的能力。

    但现在查看的结果,徒弟的伤远比他预计得要轻。阿漓的身体恐怕有些特殊之处。

    这是好事,不必多说。任苒收了手,跟方漓换了地方,到庭院的凉亭中坐下,泡茶上糕点,听徒弟讲故事。

    脱凡界的事有点复杂,方漓没讲故事的口材,好在亲身经历,说得倒也清楚。任苒听完了点点头,低头吃岛上月见花做的花糕。

    方漓看了师父半晌,叹气。

    唉,人和人是不同的,阿无虽然不会说话,可是会写好多字问东问西,师父问都不爱问,只好她问了。

    她正要开口,任苒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冒出来一句:“不错。”

    没头没脑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不错。不过方漓没笑,真的没笑。这肯定是师伯不知道啥时候教的,听人说完事要给点反应。

    “咳,那个,师父啊,我想问问,合欢宗跟我们到底是不是死敌?我看那个合欢宗的闵安,对我也没什么敌意的样子。”

    合欢宗?任苒回忆了一下,他原本不关心这些事,自从做了峰主,不得不关心起来。幸好如此,不然今天就要带徒弟去找师兄请教了。

    “魔门,治下百姓生活尚可,但生了出色的儿女就被带走,不是被收为弟子,就是沦为炉鼎早夭。”

    看徒弟眼睛越睁越大,一脸嫌恶,任苒补充道:“因其在自在天自有一国,又于小千界内蓄养无数凡人,并不在外掳掠,与正道虽为敌,冲突却不多。”血魔宗万鬼宗这类门派和他们才是不死不休。

    方漓本来对闵安还有些好感,但此刻一想到她修炼到金丹境,不知道害死了多少无辜的青年男子,顿时厌恶之心大起,只庆幸她没对小洛下手。

    “血魔宗万鬼宗,会与合欢宗抢人,多有不和。”任苒又补充了一句。

    合欢宗这一类魔门,虽然炉鼎死得早,但毕竟要的是活人。而以人之血肉为修炼之基,又或是炼魂役鬼为主的门派,要的则是死人。

    虽然各有各的地盘,但有时仍难免会发生争抢,这些门派之间尽管对上正道时会联合,自己私下里仍然争斗得很厉害。这次合欢宗破坏血魔宗的计划就是一例。血魔宗当然也不会忍气吞声,回头必然要找合欢宗的麻烦。

    这些方漓听听就好,也不是太关心,她咽了口唾沫,觉得嘴里有点发干,问:“这次幸亏有聆月宫的孟前辈,她...……师父,你知道她在聆月宫是什么处境吗?为什么她一个人陷入险境,也没有人来帮她?”

    钱姐姐不是说,她是宫主的徒弟,是下一任的宫主吗?

    这个任苒就真不熟了,孟铭还在金丹期,除了在聆月宫修炼和游历,就是跟着聆月宫宫主学习,准备以后接掌事务。

    任苒虽然是峰主,但天璇宗那么多脉势力,还轮不到他一个峰主去跟人家的少宫主打交道。

    他现在关心的是另一件事。

    “你很紧张。”他用的是陈述句。(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