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师尊他五行缺德

第87章 87

    谢虞一路往侧旁走, 绕过雅修精舍,来到雅修精舍侧后方的一座单独的竹屋, 他拾级而上, 推开门进入自己的卧室的时候, 看到付麟坐在他的桌旁,见到他进来,付麟立刻抬起了头, “表哥,回来的好快。”

    谢虞微点头, 走过去坐下。

    付麟看着他略微疲惫的神色, 拧眉道:“表哥, 在洞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谢虞点点头, 将在洞内发现墓的事情跟付麟简单说了一下。

    付麟听后也很是吃惊,“什么?竟有这种事?真的一模一样?”

    谢虞肯定的点头:“我确认过,也仔细的观察过, 除了墓碑之外,其余的,每个细节, 包括所用土壤的材质,都几乎是一样的。”

    付麟皱眉:“那土壤可是外公着人亲自运来的, 包括我娘的墓所用的白色土壤, 一黑一白, 这两种土壤是鹿吴山特有, 而且稀少, 记得是外公搜遍了整座鹿吴山才凑出来的,又怎么会有重样的呢!”

    谢虞皱着眉头:“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回掌门师伯那里,帮我探一下消息。”

    付麟严肃的点点头,“交给我吧。”他说着,就推门快速的离开了。

    付麟离开之后,谢虞在原地坐了一会儿,继而站起身来,他淡淡的扫了一眼这个本以为不会再回来的屋子。

    屋内陈设简单,一床,一桌,一椅,一柜,桌子上放着灯油燃了一半的油灯,油灯旁是一个手工的简易小书架,而他带回来的那把残剑,被放在了柜子上用来搁剑的剑架上。两段断剑,都收在剑鞘里,从外观的剑鞘看,会让人误以为它是完整的。

    谢虞就这么扫视了一圈,然后走到门口,关了房门。

    他默默的换了一身衣裳,本想坐于床上打坐,可心里却一点也静不下来,他起身从书架上取了本书在手,又在桌旁坐下,可手上的书眼见着翻过了十几页,但是上面到底写了什么,却一个字都没能看入眼。

    心绪有些烦乱,谢虞只得叹口气,合上书,再次起身,在屋内来回走了起来。

    符青鸾一路抱着小徒弟,回到了自己的卧房所在,他虽然记忆中有这房子的样子,但是真正见到,又是另一种感受。

    房子的整体建筑都是用的纯天然的松木,因为没剥树皮,所以还都保持着原始风貌的样子,乍一看好像这屋子不怎么起眼,但是仔细体味,又有一种好像重新回到大自然中的感觉。

    符青鸾推门走进去,便闻到了扑面而来的阵阵松木所特有的那种清香。

    他不禁闭眼,深吸一口气。觉得神清气爽。

    唐鱼水见符青鸾如此,也学着深吸了一口气:“师傅,真好闻。”

    符青鸾笑了起来,揉了揉他脑袋。

    屋内陈设很古朴,四处透着简洁,家具都是纯原木,但是坐上去都很舒适,立于房中,便有一股天然之感,让人觉得很惬意。

    之前被他召唤出去,现在已经自行飞回鞘了的游龙,此刻就安放在剑台上的剑架之上,感应到符青鸾如今的回归,它似乎很开心,虽不能自行做主出鞘,却轻轻震了三下,发出了“嗡嗡嗡”的三声。

    符青鸾就上去,轻轻摸了摸它,游龙又发出喜悦的震动。

    回想起每次召唤它出去,它总喜欢先蹭上一蹭,符青鸾也不禁失笑。

    唐鱼水也学着师傅的样子,爬上桌子摸了它一下,游龙权且轻嗡了一声,算作了回应。

    唐鱼水“噗嗤”笑了起来:他知道这已经是游龙很给面子了。

    符青鸾无奈的摇摇头,去内室换了身衣服,出来的时候,外面的仆役已经躬身在门前等待,符青鸾知道他是来问询中饭的菜式。

    在脑中搜寻了一番青鸾峰小厨房独有的特色美...食之后,符青鸾打开门,详细的点了一套。

    一个时辰后,唐鱼水敲响了谢虞的房门。“大鱼大鱼,吃饭了。”

    在屋内来回走动的谢虞一顿,上前打开房门,露出唐鱼水微微鼓着的小脸,“大鱼,师傅让我叫你吃饭呐。”

    谢虞微微停了停,刚想拒绝,唐鱼水已经抓住了他的袖子,眨着好看的大眼道:“快来吃啊,付麟也回来了,咱们四个好久没一块吃饭了。”唐鱼水露出欢喜的表情。

    谢虞一顿,付麟已经回来了?谢虞便点了点头,转身关上房门,牵着唐鱼水的手一起去了偏舍。

    偏舍的饭厅里,符青鸾和付麟已经坐着等待,两人其乐融融的样子,谢虞一进去,便看到桌子上摆着十分精致的菜肴,约有十盘左右。

    谢虞打量了一眼,都是青阳峰出名的特色菜。还有这个季节里不常见的新鲜水果。

    谢虞的眉角动了一动。

    “来来来,坐下,难得咱们几个重聚,一定要好好的吃。”

    谢虞点点头,在符青鸾对面落座,而唐鱼水则爬上了符青鸾左侧的凳子,吸着口水:“师傅,好丰盛呐!”

    “自然要丰盛的,咱们一路劳顿,回山后又分开,如今是要好好给你们补一补的。”

    菜虽丰盛,可谢虞吃的不多,付麟饭量也不大,只有唐鱼水吃得欢实,每种菜都要挨个的品一番,只是还没都品完就有些撑住了。

    符青鸾看着他们三个,不时的给几人布一布菜,可看另外两个的饭量,特别是谢虞的饭量,要知道上思过崖以来,谢虞严守戒规,这几天来就没吃过一点东西,后来戒律堂送吃的来了,他也不吃,也实在是有些跟自己过不去。

    如今再打量他,便觉得他身量确实单薄了。

    他很想让谢虞好好吃一顿,但是谢虞今早意外遇到了他母亲的第二个墓,那他的思绪烦乱了一些,倒也是常情。

    想到如此,符青鸾也没有劝,吃多少,随他们心意便好。

    饭后,符青鸾让小厨房上了四份松露茶。

    这茶说是叫茶,可里面看不到一丝茶叶,整杯茶没有一点温度,色作凝碧,宛若一块莹玉。轻啜一口,如酪似绵,甘甜悠长。

    符青鸾姿势娴熟的端着这青竹色的茶碗,先是品了一品,心中赞美一声,继而徐徐的,将这碗茶品了个干净。

    四杯茶,符青鸾喝了个痛快,唐鱼水喝得赞不绝口,付麟喝得赞叹,谢虞也将茶全部喝下了。

    饭后,符青鸾也不强留他们。

    只问了付麟一声:“小付,师兄有说让你什么时候回去吗?”

    “师傅没说,只嘱我先过来照顾着。”

    “能多住些时日,也是好的。”符青鸾斟酌着道:“若师兄着人来叫你回去,你就赖上一赖,再不济你让他们来找我,我让他跟掌门师兄传话,你能住多久,便多住些吧。正好我可以指点你的功法。”

    “……”付麟听到符青鸾让他赖,他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不禁无言了一瞬,等全话听完,就听话的点头:“好的,师叔,能住在这里,我也欢喜的。”他说着揉了一把唐鱼水的脑袋。

    唐鱼水按着脑袋咯咯的笑了一声。

    符青鸾看着两个人离去后,伸展了一下身体,转头对旁边抚着小肚子被撑着的唐鱼水到:“鱼儿,想不想消消食?”

    付麟跟着谢虞一路回了他的屋子,表兄弟两个坐在桌子两侧。

    见谢虞看过来,不等谢虞开口,付麟便一五一十的将打探的消息说了起来,自从今早开始,掌门师尊和二十多个师兄们,就在思过崖上没有回来。他想问玉门峰上其他人,但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掌门他们去了哪里。为了不透露信息,付麟就没有多言。

    ...    “见师傅他们还没有回来,我便自作主张去了一趟思过崖,但是却被师兄给和颜劝了回来,连师傅的面都没有见着。”付麟如此道。

    谢虞一直凝目的听着。一听付麟这般说,他心中便已明白:这次的事情,怕是不可小觑。只是他不明白,为何这么重要的事,会和自己母亲的一座疑冢相关。

    付麟见谢虞皱眉,便劝他道:“表哥,师傅似乎对这次的事也是十分重视,他封了思过崖,不再让任何人贸然进去,我去的时候,顺便多看了一眼那封崖的阵,发现那阵上多了一层能保持很久的禁制,我想,大概在很久之后,思过崖都不会再打开了。咱们若想再进去看一眼,怕是做不到了。我知道此番的事你心中挂念,但是,我们还是耐心的等等吧。”

    谢虞点点头,轻轻拍了拍付麟的肩膀,“我明白的。只是辛苦你了。”

    付麟无所谓的一摆手:“这不算什么的。”他这么说完砸了咂嘴,“菜虽好吃,可味道有些重,此时竟有些渴了,”付麟站起来:“我去沏壶茶来。”他如此说着,就起身开门出去了。

    一会儿工夫,付麟就沏好了一壶茶,端着茶盘从竹楼的后厨走出来的时候,看到远远的,符青鸾带着唐鱼水,从前面的路上溜溜达达的走了过去,一路绕道后面去了。唐鱼水手里拿着个小篮子,将小篮子悠来悠去,整个身子蹦蹦跳跳的,似乎极为开心。

    他们眨眼间就走远了,付麟也没出声,端着茶盘回去。

    推开门进去的时候,发现谢虞站在后窗前面,已经将宽敞的后窗户打开,徐徐的微风吹进来,将他的发丝吹得在风中轻扬,谢虞将手轻放在窗格上,似乎在看着外面,而透过他的身影看过去,外面是葱绿的山林,远处有一条白带一般漂亮的泉水。

    付麟将茶盘放到桌上,谢虞就转回头来。

    付麟给谢虞倒了杯茶,递了过去。

    谢虞点点头,接茶坐到桌旁:“你住在哪儿?”

    付麟垂目给自己倒了一杯:“本是要跟鱼儿住雅修精舍,不过你回来了,鱼儿不再需要我陪着,那我就收拾一下,住你隔壁那屋子吧,省得你寂寞。”

    谢虞抬起眼睛:“暂时不回玉门峰了吗?”

    付麟摇摇头:“这个不急,师傅让我先住过来,也没说要我什么时候回去。”

    谢虞垂眼看着茶:“这里简陋,你还是去住雅修精舍吧。”

    付麟挑起眉毛:“怎么,怕我住不惯吗,我哪有那么娇气。再说从小到大,你这里我也没少住。”付麟无所谓的摆摆手,他连棺材都住过了,还计较这个。然后拿起茶杯,吸着喝了一口,皱了皱眉:“表哥,你这里的茶叶又潮了。”

    谢虞摇了摇头,端起杯子来习惯的喝了一口,“所以说你住不惯。”

    “惯的惯的,这陈茶我陪你从小喝到大,又哪里不惯的,我又没那么娇气,只是此次出去一番,你们将我照顾的太好,我竟忘了这茶的滋味了。”他说着,又品了一口,这才觉着适应了些。可心里却琢磨着,他刚刚品过的,符青鸾惯喝的那松露茶的味道,那茶跟谢虞这里的陈茶之间的差距,有没有天差地别那么大。

    其实在以前,他也喝不到这松露茶的,因为松露茶乃青鸾峰独有,也只有青鸾峰能够产出,乃是符青鸾日常所用,也是符青鸾用来招待重要客人的,寻常人还真喝不到,就是以付麟的资格,他之前也没喝过这个茶。

    付麟一边这么走了走神,一边将一碗茶喝了个尽,待茶杯空了之后,他这才回神,略有所觉的扭头,发现谢虞已经站在了后窗前,正在望着外面。

    隐隐的,远处传来小孩子欢快的笑声。

    付麟也勾脖子瞅了一眼。

    原来在那远处的泉边,符青鸾跟唐鱼水两个人,面对面坐在...泉水汇成的溪流旁边,手边放着一个小篮子,每人手上都拿着一个大叶子,由于距离有些远,那叶子的形状看得不是很明了,但感觉似乎是蒲葵,而此时一大一小两个似乎正认真的编织着什么,唐鱼水不时的晃动着小脑袋,似乎很开心。

    谢虞视线望着外面,轻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回来。

    付麟垂下头,又给自己续了一杯茶。“师叔他,改变得,似乎真的不止一点啊!”

    他似乎想了想什么,感慨道:“小厨房的特色菜,我从小跟着你长了这么大,里面的大半都还没有吃过,可这一次却一次性吃全了,还有那珍贵的松露茶。师叔对待我们,可以说变得很慷慨。还有之前……”

    付麟抬起头来,看着谢虞:“表哥,我知道现在你心绪不定,可是我还是想尽早的确认一声,也想让自己安安心。”

    谢虞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眉眼动了动。(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