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我不会武功

第五百一十九章 绝境求生

    穆府的老家仆自爆丹田而亡,将阵法破开一个大窟窿,三名黑衣人虽然遭受了了不小的冲击,受了些内伤,不过却是能够压制住伤势,并不影响战力!

    解决了一名玄云境巅峰的高手,一名黑衣剑客回身,再度杀向韩飞扬,而原本围攻老者的两名剑客,一名向着项云一方的战场,冲杀而去,另一名则直接落地,来到了已经吓得魂飞魄散的穆星身前!

    “你……你,你想干什么?我……我可是礼部尚书之子,你若是动了我,今日必然走不出这龙城的!”

    穆星眼见黑衣人来到身前,身子顿时抖如像筛糠一般,色厉内荏的指着,一步一步逼近的黑衣人说道!

    “呵呵……”黑衣人闻言,却是冷笑一声!

    “礼部尚书……?这是个什么东西,今天算你是天王老子,也不顶用了,老老实实的交出地级武技,否则大爷我送你下去,见见你那忠心不二的老家仆!”

    “你……你……你说什么地级武技,我……我可没有,你怕是找错人了!”

    穆星此刻手还紧紧的攥着,那枚装着地级武技的储物戒,但嘴,却是装糊涂的说道。 ..

    “哼……都死到临头了,还敢给我装疯卖傻,既然你不愿意给,那让我来自己取吧!”

    黑衣人说着,已经是再度移步,向着穆星靠近而来,手明晃晃的长剑,将穆星本苍白的面色,映得越发雪白一片!

    “你……你别过来!”

    穆星心惊恐万分,连连倒退,却仍旧是不甘心,将手的储物戒交给此人。

    这里面可不仅仅放着那本地级功法,还有自己父亲千辛万苦才得来的那件东西。

    这可都是自己成为天之骄子的最大依仗,怎么能此拱手送人,他着实是不甘心!想到这里,穆星的手不禁是攥的更紧了。

    而那名黑衣人,仿佛早注意到了穆星的右手一般,长剑剑锋一扬,指向了他的右臂,冷冷一笑道。

    “小子,交出来吧,宝物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我想,不用我来教你吧。”

    “你……你怎么知道……”

    穆星闻言身躯一震,同时感到背后一滞,自己已然是退到了墙根,退无可退,终于是到了进退维谷之境!

    与此同时,项云这方,正在与刘洪激战四名黑衣人,项云右手苍玄巨剑挥舞,左手以龙象般若功第一层,运转天龙真气,抵挡敌方的进攻。

    尽管项云还有刘洪的助阵,可是以二敌四,对方还有一名半步地云之境的高手压阵,两人御敌,实在是太过勉强,几乎立刻是落了下风,情势变得岌岌可危。

    眼看着那名黑衣人解决了穆星,若是再次加入战团,项云和刘洪只怕立刻便会有性命之危。

    然而,此时的项云却是心异常冷静,他目光四下扫视,顿时瞥见了头顶,那原本被穆府老家仆自爆后,轰击出的一道巨大圆形窟窿,此刻阵法的窟窿虽然在缓慢愈合,却还是有近丈方圆的空洞。

    “刘洪,抓住机会,跟我一起从那窟窿处逃生!”

    “好!”

    刘洪连忙应答,可是心却是在苦笑。

    如今自己二人身陷重围,想要挪动方寸之地,尚且千难万难,想要从这几人手脱困,岂不更是痴人说梦,世子殿下此言,莫不是在鼓舞自己的士气?

    与此同时,小巷另一处,黑衣人终于来到了穆星的身前,不到三尺之遥,看着满眼尽是惊恐的穆星!

    然而,黑衣人却是再不与他废话,竟是突然一剑扫过,银芒闪耀血光浮动,穆星的一只右臂,顿时齐根被斩断,鲜血宛若喷泉喷涌而出!

    “啊……!”

    穆星一声凄厉的惨叫,回荡在这幽深夜空!

    那只断臂高高抛飞的同时,一枚储物戒也在虚空显露,划过一道抛物线,要精准的落到黑衣人手。

    然而,此刻正在极度痛苦之的穆星,也是一眼看到了虚空的储物戒。

    强烈的不甘之下,执念竟是一时间战胜了恐惧和剧痛,穆星竟是猛地伸手,以云力化作掌影,将落向黑衣人的储物戒,一把向着自己的方向抓来!

    黑衣人没想到,这时候穆星还敢出手抢夺,他感意外的同时,也是心大怒,长剑电闪而出!

    一剑点出,那虚空的储物戒,便直接被勾了回来,储物戒顺着长剑,要再度滑落黑衣人手!

    “不……那是我的!”

    穆星眼看储物戒再度失手,一双眼睛瞪得通红,他竟是状若疯癫一般,冲向黑衣人,竟是以独臂,死死抓住他的手臂,俯身狠狠一口咬在了,他握剑的手臂之!

    黑衣人没料到,穆星这个胆小之徒,竟然突然变得如此疯狂,被其一口狠狠咬,吃痛之下,手臂一抖,剑身之的储物戒,顿时抛飞了出去!

    “你找死!”

    黑衣人一声暴喝,手长剑再次寒光一闪,在他的手迅猛旋转了一圈!

    下一刻,血光冲天,一颗头颅如皮球抛飞出去,穆星的身躯,终于是无力垂倒,一腔的贪嗔痴恨,一剑之下,尽皆成空。

    而另一方战场,刘洪心思索着,如何拼死救出项云之际。

    原本手巨剑,已经化作无数剑影翻飞,另一只手臂也是赤手空拳,纵横捭阖,正在激战的项云,竟是突然双眸一闭,神台内,强大的神念之力,顿时凝聚出数道尖锥!

    项云口低喝!

    “幻神锥,破!”

    项云心一声令下,数道神念凝聚的幻神锥,无声无息的刺入,围攻他们的四名黑衣剑客脑海,四人原本迅猛的动作,立时一僵,双眼变得无神起来!

    而趁着这一瞬间的机会,项云猛地出手,抓住刘洪的肩头,将他直往虚空,那阵法缺口处,发力抛飞而去!

    项云的力量何其巨大,刘洪高大的身躯,顿时腾跃而起,而他则顺势前,一步跨踏在一名黑衣人的胸膛,借力腾空,紧随而至!

    两人在这一瞬间,朝着虚空唯一的缺口,脱身而去!

    而在此时,下方失神瞬间的四人,那名手持短刃,修为最为高绝的黑衣人,第一个醒转过来。

    他毫不迟疑的纵身飞跃,速度之快,竟是后发先至,短刃化作一团剑芒,朝着项云的身躯,立时便绞杀而来!

    方项云见状,不禁是眉头一皱,眼寒芒大盛!

    下一刻,他便以龙象般若功的巨力,以及天龙真气透过苍玄剑,一剑轰击而下,与短刃对接!

    “嘭……!”

    巨响声,项云倒飞,向着虚空再次腾飞而起!

    而眼看着黑衣人要再度落回地面,黑衣人忽然伸出另一只手,在腰间一摸,顺手往一抛,一根淡金色的绳索,顿时犹如灵蛇,激射而去,瞬间缠绕在项云脚踝之!

    黑衣人借力一拉,项云身形一滞,停止升,而黑衣人反倒是再次飞跃而起,手短刃化作万千锋芒,朝着项云轰杀而来。

    而与此同时,下方的几名黑衣人都已经醒转,眼看着要一起冲杀而来!

    见到这一幕,项云心道不妙,强忍住脑海传来的刺痛,竟是再次施展幻神锥,这一次不再是群体释放,而是针对黑衣人一人,全力施展神念凝聚的幻神锥,汹涌刺去!

    “呃……!”

    再次被幻神锥命,黑衣人不禁是一声怪叫,手短刃一滞,但身形却是继续攀升而。

    眼看这一幕,项云眼狠厉之色一闪而逝,他先是脚下一抖,挣脱了金色绳索,同时手苍玄巨剑,毫不迟疑的,一剑朝着黑衣人的天灵刺去,想要一剑夺命!

    然而,这黑衣人却是项云想象的还要强大,竟是在瞬间清醒,感受到头顶传来的森寒剑锋,黑衣人顿时做出一个,令项云都为之惊诧的举动。

    对方竟是直接身形拧转,以胸口正对项云的剑锋,但他手的短刃却是灵巧如蛇,绕到了项云背后尾椎处,一剑狠狠刺出!

    这竟是以命换命的狠辣招式!

    对方出手如此果决狠辣,项云心一惊的同时,终于是迅猛收剑,剑身斗转绕到身后,与那极速刺来的剑锋再次对撼一击,借力再度升,终于是顺势冲出了阵法!

    而飞离阵法的前一秒,项云只觉眼前一花,好像有什么东西呼啸闪过,他下意识的一伸手,将那物件便握在了手,来不及观察究竟是何物,人已经完全脱离了阵法!

    “快……我们分头逃离!”

    项云直接对刘洪下令,旋即他也不辨方向,直接选定一个方位逃窜,而刘洪也知道情势危急,根本不再犹豫,转身便飞速逃窜起来!

    与此同时,小巷内,传来一声怒喝!

    “给我追!”

    下一刻,小巷内阵法消失,数道漆黑的身形,跃墙头,兵分两路,追向项云和刘洪二人,不过追向刘洪的只有两人,追向项云所在方向的,却有四人!

    项云狂奔之际,回头看到了这一幕,心的寒意更甚。

    这一刻他目光打量前方,一堵雄壮的高墙出现在眼前,四面都有护卫把守,戒备森严,此处竟是皇城的方向!

    项云眼决然之色一闪,也不管这是何方,直接加速奔行,在皇城护卫们的惊呼声,项云身形化作一道残影,犹如闪电般,直接沿着场城墙,游墙而,冲向入了皇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