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血尊的甜心夫

第六百三十七章 世界中蛰伏的法则

    “他就快动手了。必要的条件都已经准备好,血祭的食物已经足够,再加上眼前的应劫人,可以完成幻想中的野心。”

    血无情的话,大意识完全不在意。只是给了寒霜解答,毕竟是合作关系,弄出矛盾就不好了。

    “其他的我不在意,只要意儿没事便好。至于傀皇,就像一开始时说的,必须死!”

    其他的算计寒霜不管,那和他没半毛钱关系。

    “既然答应过你们,那应劫人我便不会去理会。以后只要他安守本分,我就不会在去管他。”

    交易的目的,便是毁了那些不安分的。虽然血意在他眼中,也是一个祸患的存在,可有血无情这夫夫两个的存在,两弊相衡取其轻。

    “他既然是本尊的儿子,自然是有很多方法达到更高的层次,没必要死耗在你这里。用不着担心有谁会窥探你什么。”

    血无情的话狂傲,又何尝不是事实。

    看着身边人的霸肆,寒霜的眸中又泛起了亮闪闪的小星星。

    大意识看向那对合伙人,两人的表现,真让他的额角青筋都忍不住跳了又跳。

    这两个人是意外中的意外,可却是无法从规则中踢出的,因不在他的规则之内。

    “你们的东西呢,准备好了?”

    不在想其他的,否则就算没有感情的他,都怕是会被憋出气闷。

    不过身为大意识,真的没有感情吗……

    “放心,早就准备好了。相信到时候绝对会让他无比惊喜。用他自己亲手准备的东西,为他送上最后一程,会让他很高兴的!”

    寒霜说着,自己脸上带着掩藏不住的期待……

    “时间差不多了,小朋友,我就不陪你玩下去了。记住,要是还能有下辈子,别做本皇的敌人,说不定能活得更长久一点。”

    血意不理会傀皇的话,因为此时的他已经分不出多余的心思。他的处境十分不好,对傀皇的攻击已处于应接不暇之势。

    可就在这时,更大的异变突起。

    天空之中忽然出现了血色的神纹。神纹血光弥漫,把整个玄黄大陆都笼罩其中。

    所有的战斗的停止了,所有的生灵都在看着那个神纹。

    玄黄大陆中寂静无声。没人知晓那神纹是什么,只知道那神纹上面传来的威压,让所有的生灵都升不起反抗之意,即便是傀影也是一般。

    战斗中的血意和傀皇二人,这时自然也是停止了打斗。

    “那是什么?你做了什么?”

    血意面色凝重,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时也命也!哈哈哈……应劫人,结束了!都结束了!命运果然还是要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你到底做了什么?”

    “小鬼,你真以为这次战争这么激烈,只是我想攻占这片大陆的结果?我可是为了这件事,准备了很久了!

    光布置这神纹阵法,在暗中就不知生祭了多少的人,就是为了现在这个时刻。”

    傀皇说的无情狠辣,动作有是不成多让。

    只见傀皇手持锋利的匕首,不带半分犹豫的插入了心脏。傀皇虽神躯强悍,可把匕首插入心脏,哪怕不死也会重伤。但他完全没有顾及这些。

    殷红带着金色的血液流出,可那血液并未落地,而是在傀皇的身前绘成了一个特殊的图案。图案刚一形成,便将傀皇罩在了其中。

    那图案和天空之中显现的神纹,存在着某种联系。在它出现后,天地间的威压明显更重了。

    看着傀皇的举动,血意心底越来越不安,而且那种预感,越来越强。

    不能再让他做下去了,不行,要阻止他,阻止他!心中的声音越来越强烈。

    全部神力在聚集,调动一切能使用的规则之力。

    浑厚的攻击,带着毁灭天地的气势,击向傀皇。这是血意现在能发出的最强的攻击,也是最后的攻击。

    可让人意外的事情,那么声势浩大,强悍无比的攻击,却没有带来任何想象中的结果。甚至连点水花的声响都没有浮起。

    攻击到了傀皇的身前,消失了。对,就是消失了。无声无息的,就好似从未出现。

    血意有些发愣,他实在反应不过来,自己的全力一击,怎么就那么的,不见了。

    “没用的。仪式开启了,就代表着这一切,已经结束了。注定了你这个应劫人,会成为我的踏脚石,成为我迈进更高层次的养料。”

    “吾傀皇,以万傀之名,以万灵之血祭,以生灵万魂祭,以自身祭,愿吾之身为引,唤至上法则降临,成吾之愿。”

    低沉的祭语响起,空中那神秘的神纹,瞬间绽放出耀眼的血色光芒。

    声音通过神纹散开,低沉而悠远,万物众生都可听见。那声音好似能穿过灵魂,时间,空间,直达那混沌天中。

    那些凡人之躯人看不到,可寒霜他们却是看得到的。无数的法则链条,在整个大陆上若隐似现,在艰难对抗着另一股强劲的法则链条。

    “这就是每个世界都存在着,却让人无法感觉到的那些法则链吗?果然好强大,将其掌握,何愁不能将自我所在的世界意识取而代之。”

    在上面直接面对那浩瀚的威压,可比下面的感受深多了。这也让寒霜切身的感受到,一个世界的大意识究竟有多强。

    血无情没说话,只是将寒霜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以寒霜的修为承受这些威压,还是有些吃力的。

    自己的宝贝一直磨难不断,可不能再受伤了。

    大意识清楚,寒霜这话除了感叹外,还有着幸灾乐祸。只要有着这样的隐患在,这一次不成功,还会有下一次。这永远都会是自己的麻烦。

    不过对此,他又怎会在意?

    倒是对那夫夫两人的互动,让大意识很不解。

    那人已经到了半步掌控者,面对规则链条的威压虽然会难受,但却又不会受伤,用得着护的那么那么紧张吗?

    真是不明白,就好想曾经……

    寒霜现在的修为和血无情比,只是略低一分。在从镜像大陆离开后,他和血无情两人同往了一趟龙族。

    已经修成的神躯,在被冥炎神火淬炼完成后,终于可以再次接受虐待。迫不及待的他,立刻前往了龙族另一处禁地……阴极泉。

    阴极泉,由地煞汇集为实质形成的泉水。凡人轻触,瞬间就会被煞意吞噬,化为白骨。若是神人触及,会引爆自身魔劫,沦为没有意识只知杀戮的魔物。

    因此这极阴泉的所在,在龙族一直是禁地。

    可这东西对别人来讲是要命的,对寒霜而言却是存在着致命吸引的。

    他和血无情的生命完全交织在了一起,共享着彼此的一切。血无情是“魔”,天底下没有任何煞意,能影响到他。因此寒霜也有这样的特性。

    这极阴泉对寒霜成了绝佳的修炼之物,除了在吸收时忍受着非人的折磨,修为再一次的提升了。

    当将极阴之泉吸收殆尽时,寒霜的修为已经稳稳的站在了半步掌控者位子上。

    现在的他可以很自信的说,在这片大陆上,除了这个大意识,没有任何人再能阻拦住他。

    要不是这傀皇的存在太过特殊,就算将其化为虚无,也还是存在的,他就直接自己动手了。

    站在上面看戏,虽然是自己安排的,很热闹,可终究没有自己出手来的爽。

    “一次算,计死了这么多生灵,你这个大意识,还真是无情的可以。”

    看热闹的寒霜,还不忘用话刺激着不远处的人。

    这话中的讽刺,大意识如何听不出。看着那血染成河,冷冽不减半分。

    “吾的存在,本就是为了修正世界上,不该出现的东西。虽然这次的算计让白骨成山,可终究世界还是存在的。

    对生灵而言,还有生存的地方,便已经是他们的幸事了。”

    大意识很给面子的开了尊口,给了寒霜一个不是解释的解释。

    而这样的解释,却让寒霜的心头一跳。

    “小东西,这没什么可惊讶的。当这个世界再也无法维持住应有的秩序,身为这个世界的大意识,他有权将其摧毁,再重新塑造一个世界。

    其中所要付出的代价,不过就是沉睡无数年而已。所以现在的牺牲对他而言,是微不足道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血无情才会说,只有挣脱枷锁,站在超越一切的制高点上,才能掌控自身的命运。

    寒霜沉默了,他知道事实是残酷的,可没想到会这么残酷。只因多了不可存在的,便可以牺牲所有的生灵,只为将其抹去,苍生的命运,还真是连蝼蚁都不如呢。

    在他们这里谈论世间苍生的存在时,下面已经到了最后一刻。

    维护世界规则的链条,终于未能抵住伺机搅动世界的发法则链。被傀皇用万灵生祭而出的法则之链,终于被其融合了。

    “哈哈哈!成功了,成功了!嗯……这感觉真好,万物众生都在掌控之中。

    应劫人,本尊先把你这个被选之人除了,在收那个一直站在众生之上的上苍!”

    未见动手,可在傀皇的话音落下之时,血意便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重伤。

    掌握世界法则之链,便是掌握了整个世界。一切将以他的意志为主。

    不过在当他有下一步行动时,面前却忽然多出了几道身影。

    ……

    本书来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