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都市红粉图鉴

第223章 这就是行规

    赵惠民刷卡之后回来,方醉筠直接告诉赵惠民:“赵处长,我马上还有个会,你看今天是不是就到这?”

    本来赵惠民想要多留一会儿,但方醉筠既然都已经这么说了,也不好意思非要留下来,只能臊眉耷眼的说了一句:“回头打电话哈。”

    “有事儿我自然会跟你联系的。”方醉筠笑着点了一下头,言外之意是,如果没事儿的话,就不要联系了。

    随后,方醉筠让秘书进来,吩咐道:“把赵处长送出去。”

    赵惠民以为方醉筠能亲自送自己离开,然而自己根本没这待遇,嘎巴了两下嘴,想要说点什么。

    方醉筠的秘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赵处长请跟我来。”

    方醉筠拿起桌上的电话,开始拨打号码,不再理会赵惠民,赵惠民也只能跟着秘书处去了。

    方醉筠打电话只是做个样子,并没有电话真的要打,只是表现自己很忙的样子,让赵惠民别打扰自己。

    等到秘书把赵惠民送走,方醉筠马上说了一句:“出来吧。”

    任侠从屏风后面出来,坐到了方醉筠对面:“你果然厉害。”

    “哦?”方醉筠笑眯眯的问:“我怎么厉害?”

    “昨天大家决定的金额,跟赵惠民的要价完全一样,应该是你早就预料到的。”

    “没错。”方醉筠说着,把刚才的茶水全部倒掉,连茶叶也丢掉了:“我对赵惠民这种人还是很了解的,他有什么样的想法,有多么大的胃口,我都能猜到。”

    “所以我才说你厉害。”

    “你喝什么茶?”方醉筠给任侠的待遇,跟赵惠民可完全不同:“我这里有正山堂的金骏眉,要不要尝一下?”

    “我不太喜欢红茶。”任侠回答:“还是绿茶吧。”

    “那就龙井吧。”方醉筠换了一套茶具,开始泡茶:“现在最大的问题,并不是赵惠民开价多少,而是这笔生意竟然有红中哥的份儿,方姐我也不是料事如神,这一点是万万没想到。”

    任侠沉下脸来:“我也没想到。”

    “你有什么想法?”

    任侠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我就是振宇地产的高管,但你们似乎真的认定了,我不知道这个项目的具体信息。”

    “这是因为大家相信你。”方醉筠淡然说道:“你自己不是也说过吗,振宇地产像你这样的高管有好几十,沈诗月对这个项目高度保密,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谢谢大家相信我……”任侠说到这里,长呼了一口气:“我必须告诉你的是,就算沈诗月让我参与这个项目,我也不想参与了。一方面不想吃里扒外,另一方面又不能挡大家的财路,两面为难,我就只能避而远之。”

    方醉筠赞同的点了点头:“这样也好。”

    “不过这是原本的计划。”

    “什么?”方醉筠一愣:“你要参与进来?”

    “对。”任侠意味深长的说道:“既然这笔生意有红中哥一份,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或许可以借这个机会,设局坑上红中哥一把。”

    方醉筠马上猜到了任侠的用意:“让红中哥把钱全都投在错误的地方,其实这个地方不是真正项目选址,这样一来,红中哥的钱就全都打水漂了。”

    如果任侠知道红中哥这会儿在什么地方,其实完全不用这么费事,让司鸿初派几个特种兵给自己,直接上门去杀个人仰马翻就是了。

    问题是任侠并不知道红中哥在哪。

    上次任侠袭击红中哥家落空之后,红中哥就消失不见了,祁洪宇正通过朋友关系打听,一直都不知道红中哥在什么地方。

    方醉筠知道任侠找不到红中哥,于是问了一句:“你觉得赵惠民会不会知道红中哥在哪?”...

    “可能会,可能不会……”任侠分析道:“红中哥可能只是通过电话跟赵惠*系,赵惠民也是通过电话提供各种信息,然后红中哥让其他人出面操盘。”

    方醉筠轻叹了一口气:“我觉得如果赵惠民知道的话,可以想办法让赵惠民老实交代,说出红中哥在哪。”

    “这个办法用不得。”任侠断然说道:“如果赵惠民确实不知道红中哥的下落,我们这么做可就是打草惊蛇了,红中哥必然躲藏更深。所以,我觉得还不如利用这个计划,制造假象让红中哥错误投资。”

    “怎么制造假象?”方醉筠一个劲摇头:“提供信息的是赵惠民,那可是第一手信息,想要骗红中哥都没机会。”

    “未必。”任侠冷冷一笑:“赵惠民不过就是一个小处长。”

    “你到底要怎么做?”

    “总之你们听我的安排就行了。”任侠没有正面回答,先前任侠自称不了解这个项目,大家全都信以为真了,毕竟任侠只是一个普通高管。祁洪宇也是认识沈诗月的,如果直接去问沈诗月项目开发地点,沈诗月必然不可能说,因为这等于是从沈诗月口袋里往外掏钱。其实任侠倒也不算说谎,只是没说出事情的全部,如今任侠跟沈诗月的关系可不一般了,如果愿意的话完全可以了解项目详情。本来任侠心里非常纠结,不知道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处理,听说红中哥也参与了这个项目,顿时有了一方案。

    方醉筠也没有追问,只是点了点头:“我听你的。”

    “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任侠看了一眼那些博古架:“不是应该我们给赵惠民钱吗,怎么变成你卖东西给赵惠民了,你也太会做生意了吧!”

    方醉筠呵呵一笑:“你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任侠摇了摇头:“真不明白。”

    “我们跟赵惠民都不熟悉,赵惠民直接说可以提供信息,但如果信息是错误的怎么办?”摇了摇头,方醉筠又道:“这一单生意,涉及到至少几千万的资金,如果赵惠民随便扯个谎,这么多钱打水漂了,我们找谁说理去。如果是关系特好的朋友倒也罢了,毕竟我们跟赵惠民还是初次接触,建立信任度也需要有一个过程。所以,赵惠民必须在我们这里压点东西,证明自己的信用,这就是规矩。我说赵惠民是个懂行的人,意思就是应该明白这里的规矩,果不其然,我今天才刚这么一说,赵惠民就马上明白了。”(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