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都市红粉图鉴

第319章 要么去杀人,要么找老妹儿

    罗章有点不高兴的说道:“前段时间,我父亲遇到很多麻烦,你为什么不过来帮忙?”

    “我在马尔代夫度假,不是告诉你了吗,忙着艹娘们呢,哪有空管你父亲的闲事儿!”红阎摩耸耸肩膀:“我知道他老人家挂了,替我问好……哦,抱歉,人都已经死了,没办法问好,我只能向你致以诚挚的问候了。 ”

    罗章似乎对这个红阎摩也不太待见:“你现在缺钱了,于是来找我了!”

    “对。”红阎摩撇了撇嘴:“给你干完活之后,把钱给我,我还要出去继续潇洒,那几个小娘们等着我呢。”

    罗章对红阎摩的态度很是不满:“你能不能认认真真的做事?”

    “你特么没资格教我怎么做事!”红阎摩哈哈大笑起来:“再说一次,你不是我的老大,如果你想给我当老大,你特么真的要去见阎罗王了!”

    在这个会客厅里,还有罗章的其他两个手下,听到红阎摩这句话当时不乐意。其一个手下掏出枪来对准了红阎摩:“你麻痹怎么跟我们老大说话呢?”

    红阎摩斜眼看着这个手下,微微一笑,突然之间,从战术背心掏出手枪,冲着这个手下扣动了扳机。

    随着“碰”的一声枪响,子弹洞穿了罗章这个手下的额头,带着鲜血和*射在后面的墙,两秒钟之后,已经被爆头的尸体无力的向后仰倒在地。

    罗章这个手下掏枪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开枪的准备。然而红阎摩的动作太快,快到他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甚至都没看清楚红阎摩已经掏枪,红阎摩的子弹已经到了。

    罗章也没料到红阎摩竟然会对自己手下开枪,颇为不满的质问:“你这是干什么?”

    罗章其他手下冲过来,举着枪要对红阎摩开火。

    红阎摩把枪拿到面前,竖起来对着天花板,吹了一下枪口的烟雾:“我特么最讨厌别人说话带粗口!”

    罗章气坏了:“是你先骂人的!”

    “我骂人可以,但我不喜欢别人骂人……”红阎摩理所当然的道:“让你的手下最好把枪放下,否则我今天晚,在这里会把你们全都杀光。”

    罗章知道红阎摩真能做出来这种事,挥手屏退了手下,很是不满的对红阎摩说道:“我们是自己人,可你竟然对我的手下开枪!”

    “我跟你不是自己人!”红阎摩觉得罗章脑子有问题:“我跟你重复多少遍了,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跟你只是商业伙伴,你掏钱,我杀人,这么简单!”

    罗章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了,偷偷看了一眼马振宇,觉得自己真没面子。

    马振宇也觉得罗章太没面子了,这都叫什么事儿,说事情来了一个牛逼哄哄的杀手,然而这个杀手还没干掉一个敌人,先宰了罗章的一个手下。

    “别废话了!”红阎摩懒洋洋的道:“有什么人需要我杀吗,如果有的话赶紧付钱,如果没有的话我出去找个老妹儿快活一下!”

    “有!有!”马振宇立即说出那个洗浴心的地址,以及衰明具体所在的房间:“我要你把这里的人全都杀光!”

    红阎摩懒洋洋的问:“对方是什么人?”

    马振宇摇了摇头:“你不用管是什么人,只需要做事好!”

    “我偏要问!”红阎摩说话的语气总是有点调皮,更准确的说是气人:“你要是说,我去杀人,你要是不说,我去找老妹儿了!”

    罗章告诉红阎摩:“是和宏利的一个大佬!”

    红阎摩又问:“什么玩意儿是和宏利?”

    “是一个社团。”马振宇颇有些不耐烦:“你到底能不能去?”

    “行!”红阎摩答应了:“我现在去杀人,既然不是什么棘手的活儿,按照老价格吧,马把钱打到我的账,如果少了一分钱,回头我杀你们!”

    红阎摩说着,站起身向外面走去,虽然他使用钢丝索闪亮登场,但离开的时候

    却是步行。

    也是刚走到门口,红阎摩一抬头,刚好看到了那条钢丝索,立即回头问罗章:“你这里要搞装修吗?”

    罗章摇了摇头:“没有啊!”

    “吊根钢丝干什么?”红阎摩抬手指了指:“该不会是邀请人过来跳舞吧,我倒是看过钢管舞,还没看过钢丝舞!”

    罗章哭笑不得:“这根钢丝是你留下来的!”

    “哦。”红阎摩轻轻拍了拍额头:“我忘了。”

    红阎摩再不说什么,直接离开了,马振宇看着红阎摩的背影质疑:“我怎么觉得这人不靠谱?”

    “这个人心情非常古怪,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还特别健忘。”顿了一下,罗章告诉马振宇:“但杀人这件事情,他真的非常专业,你无需怀疑!”

    马振宇不可能不怀疑:“但愿靠谱吧!”

    红阎摩离开罗章这里之后,直接来到洗浴心顶楼,用标枪在女儿墙固定了一根钢索,随后顺着钢索攀援而下,正好来到衰明所在的那个包房。

    这个时候,衰明仍然泡在池子里面,微微闭着眼睛,一只手摸着身边靓妹的胸脯,靓妹则一直都在给衰明擦拭身体。

    衰明的一个手下看到了红阎摩,马抬手指了过去:“外面怎么吊着一个人?”

    “是擦玻璃的吗?”衰明睁开眼睛看过去:“怎么打扮的这么古怪?”

    红阎摩把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贴在了单面反光玻璃,随后吊在刚锁侧身让到一旁。紧接着, 随着“碰”的一声闷响,单面反光玻璃被炸开一个洞,刚好可以容纳一个人通过。

    外面的风从这个洞呼呼灌了进来,衰明意识到情况不妙大,打了一个哆嗦,随后喝令手下:“给我干掉他!”

    话音刚落,红阎摩从这个洞跳了进来,看着面前哈哈一笑:“我来杀人了!”

    “去你妈的!”衰明的一个手下,健步冲了过去, 一拳捣向红阎摩的面门。

    红阎摩从伸手抽出一把*,斜肩带背的劈了下来,从右肩膀一直劈到左小腹,差点把整个人给劈成两半。

    鲜血一下子迸溅开来,给衰明搓澡的靓妹,顿时发出一声惊叫:“救命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