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都市红粉图鉴

第320章 黑夜,鲜血

    红阎摩伸手从战术背心掏出一把枪,冲着衰明扣动了扳机。三寸人间

    衰明反应非常快,立即把身边的靓妹挡在身前,随着“碰碰”两声枪响,子弹射在靓妹的后背,靓妹眼睛一翻白死了。

    衰明另一个手下冲过去,红阎摩抬手是一枪,直接爆头。

    紧接着,红阎摩拿着*,转身猛地一劈,有一个衰明的手下正准备从后面偷袭红阎摩,结果同样是斜肩铲背的挨了这一刀。

    红阎摩在使用*的同时,手枪也没有停下来,接连又是两枪,把衰明一个手下打死在浴缸里面。

    衰明傻眼了,胆战心惊的看着红阎摩,嚷道:“你要多少钱,我给你……”

    红阎摩拎着*,一步步的走前来:“干我们这一行,是有职业道德的,既然拿了别人的钱,要给别人办事!”

    红阎摩说着话的同时,举起*要劈下来,衰明一个手下怪叫着冲来,伸手要抱住红阎摩的腰部。

    红阎摩抬手一枪,正这个手下的咽喉,但这个手下在惯性作用下仍然往前冲,红阎摩侧身往旁边一让,这个手下的尸体直接冲进浴缸里面。

    与此同时,红阎摩手的*终于落了下来,从正劈在了衰明的头颅,从天灵感开始一直劈到鼻梁。

    衰明再也来不及说什么,当场死了,*卡在了颅骨当。

    红阎摩用脚踩住衰明的脸,把*抽了出来,衰明的尸体直接滑落浴缸下面,一股股鲜血升腾起来,把整个浴缸的水染成红色。

    衰明手下还有两个四九仔,见老大已经死了,转身要向外面跑去。

    红阎摩非常从容的胎气手枪,分别两枪,正这两个人的后脑,整场战斗此结束。

    “真没挑战性。”红阎摩收起手枪和*,转身来到单面反光玻璃那里,从破洞当钻出去,顺着钢索攀援回到楼顶,悄然离开。

    这个时候已经是晚,洗浴心周围车水马龙,非常嘈杂。

    没有人听到枪声和惨叫声,也没有人注意到,洗浴心被炸开了一个洞。

    在夜色的掩护之下,这一切好像都没发生过,只是留下了一地的鲜血。

    再说任侠这一边,回到观澜名邸,吃过晚饭之后,在客厅沙发看了一会儿书。

    苏逸辰一直都没回来,整套房子只有任侠一个人,倒还显得有点孤单。

    也在这个时候,任侠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刘美娜发来的微信:“见鬼!气死我了,这个该死的房东!”

    “怎么了?”任侠很怪:“你不是已经把房租给他了吗!”

    “下水坏了,我让他修,他拖了一天又一天。”

    “不行在外面找个师傅修吧。”

    “只能这样了。”刘美娜发了一个非常无奈的表情:“刚才跟房东吵了一架,惹了一肚子气,出来逛一圈。对了,老公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

    “我还没吃饭。”刘美娜告诉任侠:“我想在附近找点东西吃,但身没带钱。”

    “那回去取吧。”

    刘美娜发了一个很是失望的表情:“你不能在微信里给我转点钱过来吗,现在所有吃饭的地方都可以接受微信付款。”

    吃一顿饭花不了多少钱,但任侠实在忍受不了,刘美娜总是这么管自己要钱,于是找借口推脱道:“我微信里刚好没钱了。”

    “支付宝呢?”

    “支付宝也没钱了。”任侠 告诉刘美娜:“我现在手头较紧张,正等着下一次发薪水呢。”

    “是吗。”刘美娜似乎是有点生气了:“那么我找别的男人请我吃饭了,你愿意吗?”

    “我无所谓,你随意吧……”任侠有点不耐烦了:“我这边有朋友来了,要招待一下,先不跟你说了。”

    刘美娜更加不高兴了:“喂!你什么意思!”

    任侠不管刘美娜再说什么,再也不回微信,躺在那继续看书。

    这个时候,房门响了一声,苏逸辰回来了:“你吃饭了吗?”

    “刚吃完。”任侠只是说出这么三个字的时间里,手机微信不住的响着,全都是刘美娜发过来的微信。

    苏逸辰很怪:“你不看一下手机?”

    任侠把书放到一旁,点一根烟抽了一口气:“懒得看。”

    “不对。”苏逸辰神秘兮兮的一笑:“是不是跟哪个女孩子闹别扭了?”

    “是我次跟你提过的那个女孩……”任侠很无奈的告诉苏逸辰:“好不容易安静了两天,没再跟我提什么要求,刚才发微信说自己没钱吃饭,有让我给她转账过去。”

    “是吗。”苏逸辰坐到 任侠对面,也点了一根香烟:“你是跟她正是谈恋爱了吗?”

    “当然没有。”任侠一个劲摇头:“我没说吗,是在相亲俱乐部认识了……”

    苏逸辰到现在也不知道,其实任侠跟刘美娜已经睡过,于是直接来了一句:“男人可以给女人花钱,女人主动索要什么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要适当。你们才认识几天,她这么接连索要东西,确实是有点太过分了,摆明了是把你当凯子。”

    任侠一摊双手:“我应该怎么办?”

    “算你们两个睡过,她也没有理由这么要钱,这一炮也太特么贵了,难道她下面镶金嵌玉?”苏逸辰非常不屑的给出答案:“这个女人,你得想办法踹了,这么下去可不是个事儿。”

    “我也这么想,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踹……”任侠正说着话,手机响了起来。任侠以为可能是刘美娜,不太耐烦的接了起来:“我跟你说了最近没有钱!”

    “什么有钱没钱?”电话里传来衰明那个手下荷兰辫的声音:“我艹,是我呀,我的声音,你听不出来?”

    荷兰辫的声音非常急促,任侠立即意识到可能出事了:“怎么了?”

    “衰……衰明哥死了!”荷兰辫磕磕巴巴的道:“还有好几个兄弟,全死了,太惨了……”

    衰明泡澡的时候,荷兰辫也在。

    不过,荷兰辫心里有些痒痒,找了个靓妹去做大保健,去了小包房。没想到这一个大保健,救了荷兰辫的性命,等到回来的时候,发现包括衰明在内所有人都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