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都市红粉图鉴

第338章 凡是能用钱和拳头解决的事情

    “知道了。”任侠点点头:“做好今晚的事情吧。”

    “真没想到竟然被你给混进和宏利了。”苏逸辰嘿嘿一笑:“如果你能控制和宏利的话,那么从侧面呼应花背荣,罗文章就完全不足为惧!”

    “如果我能控制和宏利,罗文章还算问题吗?”

    “当然不算。”苏逸辰立即说道:“今晚准时动手。”

    苏逸辰就像对任侠承诺过得一样,派了四个最信任的手下,驱车前往别佬文 提供的那个地点。

    这里只是普通农户庄院,没有任何特别之处,苏逸辰的手下进去之后,发现了地上有几具尸体,当然是别佬文事先准备好的。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苏逸辰的手下带来了汽油,把四周全部泼洒上汽油,然后一把火点上去。

    等到整个农户庄院被大火吞没,苏逸辰的手下驱车离开,在路上给苏逸辰打了一个电话:“解决了!”

    苏逸辰则给任侠打了一个电话:“解决了!”

    “好!”任侠立即把电话给别佬文打了过去:“解决了!”

    别佬文没住家里,而是对外面放风说,今晚会去郊区烧烤,然后带着两个亲信换了一个住处。

    这个住处是一套小房子,很多年前是别佬文的住处,已经多年没人住过,所以也极少有人知道别佬文有这么一套房子。

    别佬文这边,对整件事情的真相,除了这两个亲信,也就只有红番知道了。别佬文接到任侠的电话之后,又给红番打了过去,让红番马上对外面散布消息,就说别佬文在郊区烧烤的时候,被人杀了然后毁尸灭迹。

    任侠则又给老鬼华打去电话:“搞定了!”

    “怎么搞定的?” 老鬼华急忙问:“别佬文死了吗?”

    “当然了!”任侠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告诉老鬼华:“我的手下一直跟着别佬文,发现别佬文晚上去郊区一个什么地方烧烤,好像是一家农户庄院。”

    老鬼华立即说道:“几年前,别佬文买了那么一个庄院,经常带朋友过去烧烤农家乐。”

    “然后我的手下发动突袭,把别佬文和两个亲信砍死!”任侠告诉老鬼华:“再然后一把大火毁尸灭迹!“

    “好!非常好!”老鬼华这个时候已经相信了:“任侠,你做的非常不错,刚当上地区大佬没几天,就办成了这么大一件事情!”

    “应该的……”任侠意味深长的一笑:“如果我不给衰明报仇,只怕这个大佬位子我也坐不稳。”

    “现在我支持你做大佬!”老鬼华热情的说道:“明天上午要是没什么事儿,就来我这边喝茶吧。”

    “好。”任侠答应了:“我九点到。”

    第二天上午九点人,任侠去老鬼华那里了,不是自己去的,而是叫上了荷兰辫。

    老鬼华依然是跟草鞋和白纸扇在一起,看到任侠之后哈哈一笑:“和宏利新一代的干将来了!”

    任侠坐到了老鬼华的对面:“干将怎么讲?”

    “你干掉了别佬文,就是和宏利的干将……”老鬼华说着,抬起手拍了一下任侠的肩膀:“好好努力,加油,我看好你,也许三年之后,你就有资格当坐馆了!”

    任侠随口应了一声:“是吗!”

    “怎么好像你没什么兴趣?”老鬼华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任侠:“出来混的有几个不想当坐馆,你小子有钱又有战斗力,当坐馆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白纸扇笑着说道:“真没看出来你这么有钱呀,挥手就是几百万,社团的兄弟们最喜欢你这样的大佬了!”

    “老弟你怎么有这么多钱?”老鬼华意味深长的说道:“随便拿出几百万安家费可不是一般人!”

    “我就是这么有钱!”任侠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只能说你有眼光,选了我当大佬,别的我不敢说,只要是用钱和拳头能解决的事儿,我基本上都能解决!”

    “好。”老鬼华笑着点了点头:“喝茶。”

    老鬼华话音刚落,从外面呼呼啦啦冲进来十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壮汉,头发不太长,有一绺染成了红色。

    荷兰辫看到这个红头发,立即低声对任侠说了一句:“这个人是别佬文的头马,外号红番……”

    “是吗。”任侠点了点头,没告诉荷兰辫,自己早就知道这个人。

    老鬼华问了一句:“红番你来干什么?”

    “我们老大别佬文让人砍死了!”红番也不用人招呼,拽过来一张凳子,坐到了老鬼华旁边:“而且还让人一把火给烧了,尸首现在烧得跟焦炭一样!”

    “我已经听说了。”老鬼华刚才还笑眯眯的,自从看见了红番,立即换上非常沉痛的表情:“真没想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这才短短几天的时间,我们和宏利失去两个地区大佬,我看有功夫我们应该好好拜拜关二哥了!”

    红番重重哼了一声:“指望关二哥保佑,还不如自己保佑自己!”

    老鬼华试探着问:“你有什么想法?”

    红番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我要给别佬文报仇!”

    “报仇是当然的。”老鬼华乜斜了一眼任侠,然后又问红番:“知道是谁干的了吗?”

    “大概也能猜得到。”红番冷笑看着任侠,不过没有对任侠说话,而是告诉老鬼华:“等我出手的时候,我一定让他比别佬文更惨,到时候谁特么也别拦着,谁敢拦着我就翻脸!”

    任侠这是第一次见到红番其人,这么一见顿时非常满意。

    红番不是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此时对任侠表现的非常愤恨,偏偏又不直接指责任侠什么,这一切都是演给老鬼华看。

    按照和宏利的规矩,社团内部有矛盾,在外面可以开片儿解决,但在坐馆龙头和关公神位面前,就必须老老实实的不能动武。要是在坐馆龙头或者关公神位面前开片儿,那就是不把坐馆龙头和 关公放在眼里,这等于是犯下了大忌,和宏利这种脱胎自洪门的社团,非常重视这方面的禁忌。

    红番的目光激怒了荷兰辫,荷兰辫冷笑着问:“你瞅我老大干什么?”

    “瞅一眼怎么了,怕瞅呀?”红番一瞪眼睛:“还是你心里有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