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都市红粉图鉴

第402章 奴才永远都是奴才

    司鸿初的手下,毕竟是退役特种兵,并不是等闲之辈,时刻注意着韩明波的一举一动。等到这八个人从车上下来,司鸿初的手下已经做好战斗准备,从西装里面取出mP5,紧接着,就对着门外开火了。

    一个特种兵对付一个,冲在最前面的两个人,胸口接连中弹,仰面倒在地上。

    剩下的六个人立即散开,埋伏到了们两旁,时不常伸手举着枪,冲着里面开两枪。

    仅仅这一个动作就证明,韩明波的这几个手下,仅只是拿了枪的混混而已,并不是受过严格训练的枪手。

    真正受过严格射击训练的人,尤其是特种兵,绝对不会身体躲在掩体后面,用手举着枪伸出来冲着敌人开火。原因很简单,这样开枪无法集中任何敌人,射击这回事儿,瞄准的时候只要差了一毫米,子弹射过去可能就偏开好几米。如果不做任何瞄准的话,子弹命中目标的几率,跟中五百万彩票差不太多。

    在新闻镜头当中经常可以看到,在冲突地区有人这样开枪,基本上都是缺乏训练的民兵或者三流军人,真正的特种兵都不会这么做。

    特种兵会怎么做?

    他们会把*抵在肩膀上,眼睛始终跟瞄准具形成一条直线,哪怕对面敌人火力非常猛烈,也会迎着弹雨向敌人射击。敌人猛烈的火力,如果都是这种举着枪开火,其实伤害不到特种兵,反倒是特种兵的还击,一个点射就可以打掉一个敌人。

    这个时候,司鸿初的手下就是这么做的,其中一个特种兵把mP5抵在肩膀上,冲着对方不断的进行短点射,每个短点射只有两三发子弹,确保敌人不敢冲进来。

    同时,另外一个手下弓腰飞快向后面跑去,这栋办公楼有两个门,他要从后面的门离开,然后绕到对方的身后去。

    有严格训练的特种兵,跟这种散兵游勇的差距,在这个时候再度显现出来。

    如果对方也是特种兵,会时刻注意办公楼里面有几个人开火,原来有两个人开火的话,突然之间只变成了一个人开火,说明另外一个人肯定是准备对自己进行迂回包抄。

    特种兵的真正价值,不仅在于熟练使用各种武器,以及精湛的搏击技能,更在于各种战场经验,这是普通人根本不具备的。韩明波的手下就缺乏这种经验,根本没有意识到战场态势已经发生变化,仍然不断向办公楼里面射击,准备找机会冲进去,杀了司鸿初本人。

    很快的,司鸿初另外一个手下,从后面出来之后围着楼绕了半圈,正好来到韩明波一方的身后。

    韩明波的两个手下,正撅着屁股,探头想要往办公楼里面看,里面的特种兵一个短点射,直接把其中一个人爆头。

    紧接着,司鸿初另一个手下在后方开火了,两个精准的短点射,韩明波两个手下后背中弹,扑倒在地上。

    韩明波这一边万万没料到,竟然身后也遭遇进攻,慌忙调转枪口,要攻击后方的特种兵。

    与此同时,楼里的那个特种兵行动了,快步冲到门前,趁着对方还没反应过来,迅速开火射击。

    在这样的距离上开火,子弹可是实打实的,全都落在身上,而且穿透了一个人的身体之后,还击中后面另外一个人。

    结果楼里这个特种兵一顿射击,竟然干掉了对方两个人。

    韩明波的手下只剩下一个,这一位看到同伴全部倒地,也不敢再反抗,直接扔掉qiāng xiè,高高举起双手,看样子是头像了。

    不过司鸿初这边并不接受投降,一个特种兵举起枪扣动扳机,随着“碰碰”两声,两发子弹直接把这个人爆头。

    韩明波派来八个手下,司鸿初这边只有两个人,按说韩明波那边占据绝对优势,然而几分钟的战斗之后,韩明波的八个手下全部殒命,司鸿初的手下却毫发无伤。

    这就是受过严格训练的特种兵价值所在,战斗力就是这样的强大,这也是为什么韩明波想要跟司鸿初合作,正是想要借助司鸿初手下的这支力量,他韩明波没有这样的力量。

    如果这个时候韩明波再派来其他手下,司鸿初这边仍然可以继续战斗,不过韩明波就只有这八个手下。

    司鸿初从办公室出来,信步走到楼前,看了看地上的八具尸体,冷冷一笑,一点都不当回事。而且,司鸿初似乎并不在意,如果这个时候再出现袭击者怎么办。

    “全部扫荡干净!”一个特种兵向司鸿初汇报道:“应该没有其他人了!”

    司鸿初看了看远处,已经找不到韩明波车子的踪迹:“能不能追上?”

    “不能。”司鸿初的手下摇了摇头:“他离开的时候车速非常快,不知道开去什么地方了,而且我们人数太少,就算真的追上去,有可能被伏击,必须防备对方是调虎离山。”

    “韩明波啊,这一次便宜你了,也不知你的格局什么时候能提升点,就派这么两个臭鱼烂虾,还想把我怎么样?”司鸿初吩咐手下:“马上找人过来收拾尸体!”

    特种兵急忙答应:“是!”

    司鸿初拿出手机,给任侠打去电话,任侠这个时候还在跟沈诗月讨论文化小镇。

    “刚才我见到韩明波了……”司鸿初直接告诉任侠:“他想要跟我合作,把血龙其他财产也弄到手里,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找到我的。我拒绝了,然后他派了几个人,想要干掉我。”

    “再然后呢?”

    “再然后就是他的人全都死了。”司鸿初冷冷的说道:“韩明波只是血龙身边的奴才,奴才永远都是奴才,心胸格局和眼界也就那么回事儿,停留在那个水平再也没有办法提升。他以为随便找两个枪手,就可以对我构成威胁,真特么搞笑,他永远都不知道真正的强大是什么。”

    任侠沉声问道:“他都跟你说什么了?”

    司鸿初把韩明波的话说了一遍,又道:“我觉得韩明波的话,倒是及时提了一个醒,血龙死后手下势力四分五裂,怎么知道其中不会有人,想要统合势力成为第二个血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