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都市红粉图鉴

《都市红粉图鉴》正文 第1473章 卡罗莱娜酒吧的那个女人

    科库娃急忙问:“我们该怎么做?”

    “不是我们,而是我!”任侠很认真的纠正道:“你跟我们不是一起的!”

    科库娃垂头丧气的说了一句:“我以为我们是自己人。”

    “你想跟我做自己人?”

    “我们本来也是。”

    “我们本来也不是自己人。”任侠一字一顿的申明:“我跟自己人,从来以诚相待,而你,从我认识那天起,嘴里就没有一句实话。”

    科库娃有些尴尬的说了一句:“我以后会诚实的。”

    “你最好诚实。”任侠讥讽的一笑:“否则,咱们能不能当成自己人先不说,我会把你送给你斯瓦洛格黑手党处置!”

    任侠准确拿住了科库娃的软肋,科库娃最害怕的,就是被送回莫斯科,那么后半生就生不如死了。

    说起来,科库娃这个女人非常有智慧,不过这一次对局面的分析,只说对了一半。

    樟木头离开蜀香楼之后,回到自己人那里。

    也就是樟木头进了蜀香楼,他的手下立即把蜀香楼包围起来,里三层外三层,随时准备冲进去。

    “散了吧,都散了吧”樟木头铁青着脸吩咐手下:“全都回去吧,有事再招呼你们过来!”

    社团的组织终归比较松散,听樟木头这么一说,手底下的人就三三两两离开了,也不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些底层成员只负责开片儿,才不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老大层面的事,他们问了也不会有结果。

    杜永杰却不一样,立即不太满意的问樟木头:“为什么让人散了?”

    “我要回去找阿张算账。”

    “张辉绪怎么了?”

    樟木头冷冷一问:“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杜永杰一个劲摇头:“我要是知道什么,早就跟你说了。”

    “我得先让阿张把事说明白,至于和宏利这边”樟木头回头看了一眼蜀香楼的招牌,轻哼一声:“有帐不怕算,反正他们的生意都在酒吧街,还能跑了他们不成?!”

    既然樟木头这么说了,杜永杰也没法阻止,只有跟着樟木头回去。

    张辉绪留守后方,正等着前方的消息,发现樟木头和杜永杰回来了,顿时就是一愣:“这是怎么了?”

    “没开片儿。”杜永杰冲着樟木头努了一下嘴:“老大有话要问你。”

    樟木头身后带着两个亲信,樟木头找个地方坐下来,打了一个响指,一个亲信马上奉上一根雪茄,另外一个亲信则把雪茄点燃。

    “阿张,怎么回事呀,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樟木头懒洋洋的说了一句:“我给你机会,你要是有事瞒着我,现在说出来我不怪你!”

    “没什么事儿呀!”张辉绪急忙道:“老大,我对你一向忠诚,你是知道的,我怎么可能瞒你什么?!”

    “那么你跟科库娃怎么回事?”

    张辉绪愣住了:“科库娃?”

    “就是卡罗莱娜酒吧的那个女老板。”樟木头冷冷的道:“你是不是胁迫科库娃,去要求任侠转让生意股权?”

    杜永杰急忙问樟木头:“老大,刚才你们进了蜀香楼,就是谈这件事?”

    “不然你以为呢?”樟木头冷冷一笑:“要不是任侠那边说,我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个事,阿张你把我瞒得死死的!”

    张辉绪很无奈的承认了:“是有这事儿科库娃欠了我一大笔钱,其实我是故意让她欠下来的。”张辉绪轻蔑的一笑,又道:“那个女人自以为聪明到处行骗,但她哪里是我们华夏人的对手,真要是认真对付她,我随便丢个心眼,就够她玩半年的。”

    樟木头点了点头:“继续说。”

    “科库娃还不上我的欠债,我就让她去逼迫任侠,把任侠的股权全都接管过来。名义上是她持有,实际上是我控制”张辉绪理所当然的道:“第一步是掌握了任侠的股权,接下来就可以想办法,把和宏利的地盘逐步侵吞过来。”

    “那么你股权弄到了吗?”樟木头很是不高兴,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呵斥道:“结果是股权没弄到,反而丢了四条人命!”

    张辉绪更加尴尬:“我也没想到这个任侠这么厉害,竟然把咱们四个兄弟给打死了!”

    “你脑子怎么长得?”樟木头越说越不高兴:“任侠是什么人,原本是和宏利地区大佬下面的草鞋底,结果一跃成为和宏利的龙头,统一了丰东区和后港茂庄,接下来又进军酒吧街。别人不知道,你们应该很清楚,酒吧街这里的环境多复杂,结果任侠硬是打垮了原来的老大,把地盘占了下来,生意还越做越大,谁也不能怎么样。任侠是一个狠角色,如果那么容易对付的话,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在酒吧街看到这个人,先前在丰东区就已经被砍死了!你竟然只派了四个人,想要逼迫任侠签署合同,是谁让你这么幼稚的?”

    张辉绪尴尬的笑了笑,没说话。

    “你跟了我这么久了,怎么就没能学聪明点,结果让四个兄弟送了命!”说到这里,樟木头又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这四个兄弟的安全费,全都你出,而且双倍!”

    张辉绪咳嗽两声,试图为自己辩解:“我也知道任侠很厉害,但眼下和宏利麻烦多多,元气大伤,如果不趁这个机会抢占地盘,只怕以后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樟木头还真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和宏利怎么了?”

    这个问题是杜永杰回答的:“也不知道任侠跟什么人结了梁子,对方雇佣了顶级职业杀手,对和宏利重要成员逐个斩首,最近这段时间,和宏利死几十个人是有了。”

    “是啊。”张辉绪点了点头:“我听说和宏利人心惶惶,那些地区大佬全都把小弟带在身边,时间太晚了都不敢出门。至于普通成员,也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全都不管落单,天天守在自己的生意门面里,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樟木头冷冷的问了一句:“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一直都在关注和宏利。”张辉绪理所当然的回答:“明白说了吧,任侠刚出现在酒吧街的时候,我就不服,咱们在酒吧街经营这么多年,这地盘儿连咱们都没能拿下来,凭什么让任侠给占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