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继室

第184章 番外二(6)

    虽说提议是他提出来的, 但也是因突然发现《秋日宴饮图》太高兴了的一时冲动。等他看着眼前丫鬟打扮的双喜, 意识到画的主人有可能是位姑娘, 沐长风便觉得自己此言太唐突了。正想着收回呢, 没想到这小丫鬟居然一口答应了。

    丫鬟自作主张应下此事就算了。画的主人不仅不在意跟他见面, 还亲自把见面的地点给改京郊相国寺的后山。

    沐长风:“……”或许他想多了,这丫鬟被后应当不是个姑娘家。

    不过有幸能在偶然的机会遇上有人出售风道子大师的《秋日宴饮图》,这一趟没白来。沐长风并非个爱画成痴的,但自幼与周博雅那厮打交道多了,耳濡目染的,他在诗画上的造诣和喜爱不算浅。不管《宴饮图》的主人是男是女,这幅画他是必然要拿下来的。

    郭满修养好些时日, 药坚持喝下,总算又恢复了往日精神。

    孙大夫替郭满仔细把了脉,心里为这小姑娘的坚强感动。缓缓摸着花白的山羊胡子, 他嘱咐郭满既然身子好转了许多,寻个空儿便将五禽戏练起来。老祖宗的东西留下来, 自然有它的精髓在, 叫郭满千万莫闲苦嫌累咬牙练。

    郭怕死当然是遵从医嘱, 严格练起了五禽戏。不仅五禽戏, 她瑜伽也坚持在练。不想死,她一直很认真地在活着。

    又过了几日, 郭满的身子又好了许多。

    寻了个机会便向老太太的院子请示, 说是身子不适, 想去城郊的庙里住上些时日。郭老太太已经不想管大房的事儿了, 郭满来求,她没多作为难便准了。看着一阵风都能刮跑的郭满,老太太叹了口气:“山里清苦,在外要多保重自己。”

    郭满一愣,继而弯着眼笑了:“孙女省得,多谢祖母挂念。”

    拖了生母的福,郭满即使瘦得惊人,也难掩五官的精致秀美。平素低着头没察觉,郭老太太头一回发觉这六孙女是个不输大丫头郭敏的美人坯子。

    郭老太太晃了晃神,摆摆手示意她自去吧。

    郭满也没多留,转身便告辞。

    得了郭老太太的应允,郭满回了院子便启程出城了。该打点的几日前就打点妥当了,走得十分迅速。金氏还准备这几日好好收拾郭满,结果人早就走了个没影儿。近半年来在郭满的身上连连吃瘪,金氏都快绷不住慈母的假面孔。

    出了城,赶车走了一个半时辰才堪堪到了相国寺山脚下。

    这座山没有车道,马车上不去,她们上山只能自己爬。郭满看着远在山顶的寺庙,只觉得万分的后悔。她为什么选了一个不能坐马车上去的山?

    然而后悔也没后悔药吃,她一双残废的腿仿佛有千斤重。双喜双叶担忧地看向郭满,很担心以郭满的身子根本撑不住独自上山。但既然来了不可能不上去,双喜双叶都是女子,她们愿意背她,郭满也不愿她们背她上去。

    咬了咬牙,郭满去山脚边捡了跟半长趁手的粗棍子。走不动的时候便拄着上去。

    郭满说干就干,拒绝了双喜双叶的搀扶,主仆三人从山脚下开始爬起。然而郭满还是太高估自己了。原以为走得慢些,午时就该到了相国寺。结果因为她的身子实在太废,从清晨走到烈日高照,郭满走得双腿发软两眼发黑才将将到了半山腰。

    眼看着山顶远在天边,郭满将手里的棍子一丢,准备先用点吃食再走。

    双喜双叶虽说比郭满好很多,但也累得够呛。她们身为郭满的贴身丫鬟,自幼就很少做粗活儿。如今走了这半日,其实也头昏目眩。山上是有溪流的。双喜举目四处看了看,从背上的包袱里取出一个盆。低声跟郭满说了便端着盆就去打水。

    双叶则铺了一张布在地上,转身取出早上准备的干粮。

    取下来发觉干粮都硬...了。

    郭满的脾胃弱得很,这么硬的干粮,她定然是克化不了的。双叶犹豫了许久,该不该放郭满一个人在,最后照顾郭满的身子占了上风。想着这大中午的,山里没什么人,便去了附近捡些干柴回来。准备一会儿煮点水,泡软了再给郭满。

    郭满一手拿着帕子不停地扇风,一手示意她自去。

    双叶丢下一句,‘主子若是发觉不对,一定要大声喊叫’,匆匆去捡柴火了。郭满这次外出轻装简行,除了双喜双叶,一个粗使的婆子都没带。两丫头都走了,郭满靠着树舒出闷气。然而才深吸一口气,便嗅到一股诱人的肉香。

    郭满深深吸了几下,肚子立即发出‘咕——’地一声长鸣,她饿了。

    郭满:“……”谁他娘的在烤肉么?

    然而不远处,沐长风轻轻松松给烤野鸡翻了个面。从怀里的一个荷包里捻了点香料和盐巴,咻咻地洒在了烤鸡肉上。随着香料盐巴落入火堆里发出轻微的滋滋声,沐长风又串好了一条鱼,插在了火堆旁边。

    源源不断的香气从上风口飘过来,郭满的大脑开始失去控制。她吸溜着流到嘴角的口水,心里翻江倒海一般地饱受煎熬。

    去看看?还是不去?

    上风口烤肉的那混蛋是什么人?土匪么?还是来山上打猎的猎户?郭满第三次吸溜落地三尺的口水,挣扎得牙齿都在冒酸味儿。

    想吃,饿。

    随着香气越来越熟,郭满神情空茫地站了起来。

    正所谓鸟为财死,人为食亡,她也只是个饥饿难耐的俗人。郭满默默摸出了屁股后面一根婴儿臂粗的木棍,一路闻着味道往烤肉的源头而去。

    她长得消瘦,其实落地的脚步非常轻。沐长风一面给烤肉洒调味品一面竖着耳朵听。只听草丛里细细索索的,很轻,有点像野鸡野兔的脚步声。两只鸡一条鱼已经够了,沐公子挑了挑眉,旁若无人地继续烤着手里的鱼。

    郭满顶着一头树叶费力地从草丛里钻出来,迎面就是一个背对着她坐的背影。

    下意识地她就想一棍子下去,打昏了这个正在烤肉的人,然后顺理成章地拿走一只烤鸡和一条鱼。然而就在郭满扬起手里的小木棍,正准备一咬牙敲下去。就发现她的棍子在举到凌空的位置,被背对着她的华服男子给夹住了。

    郭满:“嗯?!!”有这么敏锐???

    沐长风修长的手指轻轻用力,就听咔嚓一声脆响,婴儿臂粗的树杈就被轻松夹断。郭满看着突然断了的树杈,瞪得眼珠子差点脱了眶。

    我去!碰上硬茬子了!!

    就在郭满瞬间就怂了,准备拔腿离开的时候。沐长风偏过脸来,然后就对上了她一张面无表情但莫名理直气壮的脸。

    沐长风:“……”哪儿来的好吃鬼?

    思绪顿了一息,他稍候发觉,咦?这不是那天在他府上荷花池里扑腾的矮子?

    认出了郭满的沐公子转过身来,饶有兴味地看着抱着断树杈瑟瑟发抖的郭满,心情突然变得有些古怪。他心中瞬间闪过无数的念头,其中类似于,这郭家竟然出了个这么能干的姑娘,追他居然追到山里来?

    第二个念头,没想到洗干净的脸,还是这么丑。

    他脑中的想法一闪而过,低下头,沐公子一如既往地俯视矮子:“你怎么会在这儿?”

    郭满这一瞬心里也闪过无数的念头。

    类似于:啊,居然慢了一步没打着!如果这时候放下棍子,假装自己只是路过,还能不能向他讨来一只鸡,嗯,腿吃?其实,没有鸡腿的话,给半条鱼她也不介意。第二个年头是,要是打着了多好,她就有机会英雄救美了!

    “我自然是有事。”

    没出息地吸了一口口水,郭满紧张道:“...你的鱼要翻面了,它快糊了。”

    沐公子回头看了一眼,然后顺手翻了个面。

    郭满:“……吸……”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确定了没危险,沐长风索性又在火堆边坐下。

    一身玄色华服的沐公子坐姿不像一般世家公子的端正,他背脊挺得很直,但姿态却很自由随意。此时一条长腿支着,偏过脸来看郭满,凭地有股邪佞的味道。

    郭满:“?”

    沐长风昂了下巴,看着她。

    郭满小心地挪了两步,也在火堆旁蹲下:“我来挣钱的。”

    “哦?”沐长风挑起了眉。

    “你一个人要吃两只鸡一条鱼吗?”郭满眼睛就盯着那只散发着想起的鸡,抽空也看了一眼沐长风,突然红了脸。

    沐长风一看姑娘家脸红,心里瞬间警惕。

    他严肃地看向郭满,生怕她趁着四下无人说出什么很心悦他的话。沐长风看着欲言又止脸红了又红的郭满,心里不由地轻轻一下冷哼,即便有些话说出口很无礼,但他绝不会喜欢前后一样平的豆芽菜!

    郭满犹豫地看着他的表情,道,“我那什么……”

    沐长风眉头蹙着紧紧的:“什么?”

    “……可以吃一个鸡腿么?”嗫嗫嚅嚅。

    沐长风:“……”

    “……”

    ……空气中一片死寂。

    须臾,沐长风一脸杀气地取下架在火堆上的烤鸡。狠狠撕下两条鸡腿,一边咬了一口,状似无意实则炫耀地看了一眼郭满。眼看着郭满双眼瞪大,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嘴),眼珠子都要凸了出来。

    沐公子咽下去,只觉得心口一片舒泰。

    看吧!什么想吃他的鸡腿?看上他就直说,口是心非并非一个好品质!(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