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岭南宗师

《岭南宗师》正文 第三百六零零章 去留自由表心腹

    但凡还剩下一寸土地没有被英国佬霸占,就必须像个男人一样坚守到最后。

    这一句话,点燃了这些大佬们的热血。

    他们也只是为了混口饭吃,有时候甚至不得不出卖自己的良心,但他们仍旧有着最后的原则,心中的大是大非并没有被蝇头小利彻底抹灭。

    每个男人这辈子都必须要当一回英雄,哪怕只有几分钟,甚至几秒钟,在危难降临的某一刻,就会激起他们的英雄之心。

    尤其都是江湖男儿,就更容易激发这种情绪。

    这也是陈沐为何认为人心堪用的原因之一了。

    他们仍旧有质疑,但焦点并非要不要前去解救城寨的围困,而是如何才能成功保住城寨!

    诚如早先所言,陈沐不是黄兴杜星武之流,对指挥军事行动没有系统的理论支撑,有的也只是几次带领兄弟们死里逃生,或者绝地反击的经验。

    所以他决定要用老法子,不能与英国佬的皇家威尔逊火枪队正面冲击,而是要与他们打巷战,打游击,就如同老鼠咬大象,一口一口将英国佬的队伍啃噬蚕食!

    大佬们很快就派人回去召集人手,作坊渐渐变得拥挤,有人兴奋,有人惧怕,有人好奇,也有人淡定。

    “陈堂主,快些发枪,咱们去干正事,打死英国佬,拯救城寨!”

    “是啊,事不宜迟,再不出发可就天亮了!”

    “船都准备好了,就差枪火了!”

    诸多大佬也是热血沸腾,心潮澎湃。

    陈沐却在一旁偷偷观察了许久,这才站出来,朝众人道。

    “都安静!”

    众人安静下来之后,陈沐环视全场,终于开口道。

    “作坊的枪械有限,要发挥最大作用,必须优先发给懂用枪的人,有战斗经验的人,有胆识的人,敢赴死的人,符合以上几点的,请往前一步!”

    陈沐此言也在理,经过观察之后,他心里也有一系列的挑选标准。

    今夜过来的人实在太多,难免有人浑水摸鱼,出工不出力,甚至只是为了过来骗枪。

    枪械对于这些社团的生存和发展,那是至关重要的。

    如今已不再是以前那个动拳脚的年代,没有一两条炮“镇宅”,还真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至于那些好奇或者兴奋的,明显能看出从没摸过枪,陈沐是如何都不做考虑的。

    枪这玩意儿是双刃剑,能伤人,也能伤己,对于新手而言,很容易走火,误伤友军,而且这样的几率还高得难以想象。

    陈沐反而很看好那些沉默淡定,甚至有些皱眉抗拒的,这样的人,才是真正有过生死战斗经验的人,正因为经历过,才更懂得敬畏,而绝不是新丁菜鸟的那种想当然。

    虽然陈沐道出了标准,但有人自知达不到标准,仍旧往前一步,有人达到了标准,却原地不动。

    陈沐不得不亲自下场,对那些看在眼里就心虚的人,轻轻将他们推了回去。

    而人群之中不愿站出来的,陈沐也一个个挑出来。

    光是这一手选人,就足以让傅青竹刮目相看了。

    “老道我钻研相人之术几十载,又阅人无数,才练就了这一双火眼金睛,临来还不如你随手挑挑拣拣,也是气人……”

    面对傅青竹的苦笑和自嘲,陈沐也摇头笑道:“人心很复杂,但表情却简单,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不是我会看,而是他们不加掩饰罢了……”

    傅青竹也点了点头,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陈沐走到前头来,粗略扫了一眼,约莫也就四十来人,不过总算是有模有样。

    这些也果真是老手,拿起枪来,咔哒哒拉栓,查看枪械的状况,顿时露出鄙夷和嫌弃的眸光。

    吴老板的作坊并不能自主生产,只是加工,将老旧的枪械翻新或者将废枪修复,子弹虽然能制造,但由于作坊的设备老旧,产量很低,质量也不算太好。

    不过见得这些枪手一个个嫌弃的眸光,陈沐反而有些高兴,这说明他们都是懂的。

    “傅老道,你带其他人到里头去领,必要的时候或许能用上,我来安排这些枪手。”

    来了这么多人,总不能挑出枪手就丢弃其他人,这些人不能拿枪,但还是有别的用武之地。

    傅青竹看了看陈沐,便招呼其他人进入到作坊的库房,在吴老板的帮助下,准备。

    陈沐环视一圈,朝众多枪手道:“这次不是正面交锋,而是狙杀,但危险性也不能说一点都没有,如果不愿意去,那么现在可以退出。”

    “咱们丑话说在前头,这次是为了守卫城寨,守住香港最后一寸独立自主的土地,事关重大,一旦留下来,必须听从指挥,即便叫你去死,也不能违抗命令!”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现在可以退出,每个人的生命都一样的金贵,为了命长一些并不是可耻的事情,也没人会笑话,不要为了一时的面子而进来葬送了性命。”

    众人本以为陈沐会高谈阔论,拉拢人心,凝聚军心士气,谁能想到竟是如此丧气的话。

    其实陈沐也有自己的考量,如果只是说些好听的话,将这些人留下来,到时候也是隐患。

    他要的不是庸手,而是真正能够经受考验的老将悍卒,如果在听了他这番话之后,仍旧愿意留下来,那才是真正的可用之人!

    在这件事上,陈沐还是深有体会的,追求数量不如追求质量,尤其是接下来以游击和巷战为主,对战士的要求就更高了。

    话音一落,也果真有人窃窃私语,默默将手中的枪械放回了桌子上。

    “抱歉……我上有老下有小……”有人走过来给陈沐道歉,陈沐却是抬手制止了。

    “不用向我道歉,我早先说的都是心里话,我只是个外江人,城寨不是我家的,我又不是香港本土人,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你们拼命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你们最后的庇护之所,为了香港人最后一寸土地。”

    “人各有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能大义赴死,值得敬佩,为了家人而退出,也无可厚非,一切都由你们自己选择。”

    陈沐的推心置腹,确实让一些人打了退堂鼓,但大部分人反倒更加坚定了留下的决心。

    因为他们都清楚,陈沐说的是实话。

    城寨虽然是和合桃在实际掌管,但确实是他们的栖身之所,尤其是这些活在阳光底下的人。

    如果他们不去拼命,城寨保不住,他们连最后安身立命的地方都将失去。

    因为早先作为交换,这个条约签署之后,英国人会加大搜捕革命党的力度。

    英国佬对香港人并不友好,很多时候都是宁可杀错不可放过,与其花费大力气去搜捕,不如全城严禁地下活动。

    这会给他们这些人造成极大的损害,城寨已经成为了他们最后的“大本营”,如果连城寨都没有了,那他们可就真的无处藏身了。

    这一通说话结束之后,走了七八个人,人数也减少到了三十六人左右。

    三十六人虽然不多,但人人有枪,而且个个都是老手,战斗力还是非常可观的。

    更何况,英国佬的皇家威尔逊火枪队人数也不算很多,加上百来号义勇军,就足以围困几英亩的城寨,所以人数上并不算太吃亏。

    这里毕竟是城区,爆发大规模战争也不太可能,百来号人的战斗场面已经非常“宏大”了。

    人员已经定下,陈沐也就上前去,一个个握手,相互介绍,了解每个人的姓名和特长,知己知彼,这是必须做到的。

    不过这些人都是老狐狸,话也只说个云里雾里,不愿暴露太多,陈沐也没时间去追问。

    也好在他们各有特色和特长,一些个手艺也都比较新奇,所以陈沐也将他们都记了个七七八八。

    “既然是打游击,我要选一个熟悉地形的伙计给我们带路,必须做到进退自如,就算被围成铁桶,也能走出来。”

    “不要怪我要求太苛刻,这也是为了大家好,城寨固然要救,但咱们不是去送死,保证大家的人身安全,这是必须首要考虑的。”

    众人听得此言,也沉默了下来。

    毕竟责任重大,这可是肩负着三十六条人命的任务。

    迟迟没有人毛遂自荐,陈沐也不急,因为他已经看到一些苗头了。

    里头大部分人的眸光,都集中在了角落里的一个小个子。

    陈沐对他的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因为这么多人当中,就数他最低调,也最神秘,连姓名都不愿透露,只是说了自己的外号。

    “阿鬼,大家都看着你,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吧。”

    这个花名阿鬼的小个子也不多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朝陈沐道:“我必须先出去走一圈,等我搞清楚路线回来,才能出发。”

    他虽然没有毛遂自荐主动请缨,但并没有拒绝,而且很快就投入到角色当中,这也让陈沐感到很欣慰。

    待得阿鬼走了之后,陈沐难免要问:“你们为何都相信他是最好的?”

    站在前头的一个三十来岁的枪手朝陈沐解释道。

    “若说地形,没人比邮差阿鬼更熟悉了。”

    “邮差?他是邮差?”陈沐也有些讶异。

    “是,也不是。”

    “放眼整个香港,最特殊的社团就是他,因为整个社团只有他一个人,他是卒仔,也同样是自己的大佬。”

    “虽然只有一个人,但谁也不敢得罪他……”

    陈沐这么一听,对这个邮差阿鬼就更感兴趣了。

    最快更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