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轮回与现实

第一百四十章 七秀坊中话旧闻 寇岛海上话旧事

    “你不会忘记了我们这一次游历江南的目地吧?”瑾轩不由地开口打断奎的异想。“我觉得太逸不会介意才对。”奎听到瑾轩的话,苦着脸说出了这句连他自己都不太相信的话。“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这件事情太逸还不知道,我们先去把这件事情告诉他再作打算。而且,”传说到这里停了停,“这件事情我相信跟七秀坊也有些关系吧?不然的话你不可能让七秀坊给你一张剑舞大会的邀请帖来请我们到这里来,不是吗?”

    “不愧是近年来江湖之中传言万花谷最为杰出的弟子。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是和秀坊有些关系,复也是因为和坊主有些交情才会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的。”李复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心中暗自后悔。自师尊仙去之后的自己是不是变的颓废了,平日自诩年轻一代之中的翘楚,就算老一辈的高手之中他也能够与之争锋,就算武功不敌,还有智慧,可是眼前的这四人,不算曾经在稻香村见过一面的冠军侯。

    他身边的这四人,近年来江湖之中的风云人物,不单单只是武功就让他感到充满危险,在智慧上也不可小觑;如果仅仅只是一人,他还能够接受,可是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五个人。“这天下,我能够看到的地方,还是太小了,还有很多很多,我没有看见的地方。”微微调整了一下心态,李复开口道:“秀坊之所以也参与到这其中,还得从”

    “这件事情还得从神龙年间的一桩旧事说起”正当李复和瑾轩四人说出此次来意的时候,太逸和婕妤也正在倾听着同一件事情。“那一年,中宗听闻公孙氏剑舞之名,为观剑舞,一年之内连下七道圣旨招师伯入宫,师尊一来为了避开烦恼,二来也是想在世间留下自己的名声,便代师伯入宫了。在宫中对中宗之女安乐公主十分喜爱,便收为了入室弟子,教导她修习剑舞。师尊在皇宫之中这一住便是四年之久,期间为中宗表演剑舞,深受喜爱,出宫之时,中宗便以扬州乐坊相送,这便是秀坊的前身,师尊和师伯的关系也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好转了起来。”

    “唉”述说着这一切的萧白胭,到了这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思绪,这才继续说了下去。“如果这一切便这般下去,就没有之后的纷纷扰扰了。不曾想,景龙四年六月,安乐公主之母韦后为了让废帝李重茂登基,毒杀了中宗。当今圣上和太平公主发动政变攻打皇宫,安乐公主准备凭借其武功刺杀当今圣上和太平公主,以此来挽回败局,不曾想被师伯的弟子同样是中宗之女的李裳秋,在乱军之中打伤。”

    “而后韦后被杀,废帝逊位,安乐公主李裹儿逃到秀坊之中寻求师尊的庇护。”萧白胭讲到这里,停顿看向太逸。“安乐公主逃亡至今,虽然还在天策府散发在江湖之中的海捕文书之列,但是至今仍是下落不明。”太逸自信地笑道:“而且,一个徒留下一身武功流落江湖的公主,又有什么资格能够威胁到大唐安危。”

    “因为这件事情,师尊和师伯,原本已经逐渐冰释地芥蒂,反而更加深重了。李裹儿自那时起被隐居在秀坊内坊之中,陪伴师尊左右至今。直到前些时日,从日轮山城传来废帝李重茂为了重夺帝位将前往日轮山城,取出当年远遁东瀛时存放在日轮山城为复位准备的宝藏这一消息,李裹儿忽然离开了内坊不知道是否是去了日轮山城。”

    “都已经这么久了,为什么不安安稳稳的过下去了,偏偏还要跳出来搞事情。”太逸听到这里,不由得下意识翻了个白眼,都已经在七秀坊里面待了这么多年了,现在有点风吹草动就急不可耐的跑出来,找死也没见过这么找死的啊。“那么前辈的意思是?”

    “如果侯爷有机会前往日轮山城,遇到了我那愚昧不堪的师妹,烦请侯爷将她送回秀坊。如果她执迷不悟,还请侯爷将她一身武功废去之后在送回来吧。”还不待萧白胭开口,叶芷青开口说道。“这样么...,晚辈明白了。”太逸点了点头,这样正合他意,本来他是打算既然是这个麻烦不如直接除去。只是担心这样会使得叶芷青、萧白胭二人反感,使得婕妤在中间为难,既然叶芷青开了这个口,虽然也是麻烦了一点,不过他倒是不介意这么一点麻烦。

    “师傅师傅,让我和太逸一起去吧,裹儿师叔也许只是一时糊涂。又或者有着什么其他的原因,裹儿师叔平日里对婕妤很好,说不定婕妤能够劝得裹儿师叔回头。”婕妤拉着叶芷青的手撒娇道。“这”叶芷青看了看婕妤,又看了看太逸,感到有一些为难。婕妤说的话很有道理,但是此次日轮山城之中这一连番变动,不由得让她警觉;

    如果不是因为李裹儿,她绝对不想让秀坊弟参与其中,更何况婕妤还是她的衣钵弟子,就算要历练江湖也不应该就直接闯入这种漩涡之中。“我在,没有能够伤害到婕妤。我也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到她。”太逸看得出叶芷青的犹豫,平静的语气之中却带着无尽的魄力,这种魄力,来源于对他自己实力的信心,来源于这天下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的自信。

    “也是了,婕妤也长大了,是时候该出去走走了。”太逸的话语,让叶芷青下定了决心,摩挲着婕妤的头发,微微笑道:“跟着你的小情郎去闯荡闯荡这江湖吧,你师叔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复而又对太逸说道:“那么,一切就拜托侯爷了。希望你不要辜负婕妤,不然我会让你知道,我们秀坊的女儿可不是好欺负的。”

    “月悬霄汉照远客,珠垂东海吐霞光,云帆尚可渡沧海,心无归处任苍茫。”迎着略带咸味的海风,传不由得转动握在右手中的铁狼毫兴致大发。“我说,不用走到哪里,都要展现出你是万花谷最为优秀的弟子这一事实吧?”瑾轩看着站在船头进入诗人状态的传,不由得感到有些头痛。

    “不然了?进入船舱之中,硬生生塞给自己慢慢的一嘴狗粮吗?”传撇过头白了一眼瑾轩,然后借着长袖的掩饰,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中拿出一张质地上乘的画纸,运用气劲使得原本单薄的画纸平整展开在左手掌上,挥洒着铁狼毫开始了作画。

    “无量天尊,你就算在如何在这里彰显你的才子风采,也没人看得到。”奎的语气之中显得有些幸灾乐祸。“我说你在这里得意个什么劲,我可不记得你脱离了单身狗的行列?”传听到奎的话,头也不回的怼了回来。“不过说真的,奎既然已经决定,对上谢云流了,那么你有几分把握?”尧打断了原本怼回去的奎,开口问道。

    “当年逃离纯阳之时,谢云流已经有了纯阳祖师七成的功力。因为祖师在江湖之中的威望,也因为他欺师灭祖的行为。逃离华山之后,即便纯阳因为祖师的命令没有去追杀,但是江湖之中黑白两道追杀他的可不在少数了,被追杀的剑魔一路东逃千里直到东瀛列岛。不曾想在东瀛他屡有奇遇,最终竟然还成为了东瀛剑术名家,并且在东瀛广收弟子,创立了中条一刀流。”

    “没想到,李先生居然对我纯阳叛徒的信息,知道的如此的详细。不知道还有其他可以告诉我等的?”奎对于不请自来,凑近他们身边的李复并没什么好感。虽然这些消息,拥有着唐星数据库的他们,把这个剧情世界这个时期,一系列能够在主神查找兑换到的资料信息,基本就兑换到了。

    但是并不妨碍他们继续从剧情世界的原住民那里,收集他们所透露出来的情报。奎做了一请的手势,请李复继续说下去。“复也只是从江湖传言之中,收集而来,如果有和在座诸位所知道的有所不同的,也敬请见谅。”

    “说起中条一刀流,就不得不提起开元二十七年的那一场浩劫。那一年,一批东瀛武士随着遣唐使来到了中原。他们借着交流的名义挑战中原武林各大门派,开始各大门派并没有将这群东瀛武士放在眼里,只是派遣一、两位长老带队...以及门下需要出山历练的弟子。

    可是很快,各大门派就发现这群东瀛武士武功路数怪异、行为处事诡异无比,尤其是带头之人对于各门各派武功路数弱点,知之甚广,无论何门何派的武功与之对敌,都是一刀毙命,绝不拖泥带水。于是各大门派纷纷派出精英调查此人底细,结果这一查之下,却是牵扯出一桩源自数十年前的大案来。”(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