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全能攻略游戏[快穿]

第213章 现实世界

    第二百一十三章

    “自重”两个字让江凛的脸黑了黑, 也不知道是气自己,还是气姜离。

    什么叫“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他算是切身体会到了, 当初自己不记得姜离时的所作所为,姜离没有扭头就走,也算是脾气好了。

    他一边在心里暗骂自己当初作死, 又担心引起姜离的厌恶,只能不情不愿松开搂着他腰间的手,然后拿下他捂在自己嘴上的手, 道:“抱歉,是我逾越了,你别生气。”

    对姜离来说, 生气倒谈不上,只是觉得这人太过轻浮了,若不是自己刚才及时反应过来, 怕是已经被他亲上了。

    不过自己又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在与对方对视时,心脏悸动得就好像是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般狂跳?

    难道是一个人过太久了,对着一个刚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思春了吗?

    姜离看了江凛一眼, 发现他也正在看着自己,专注的眼神里,竟然有种难言的深情和温柔在里面, 仿佛在看着自己心爱的人一样。

    这样的眼神, 让姜离原本慢慢平息下来的心跳又有了渐渐狂热的趋势。

    活了三十二年, 在他的印象中, 他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不管是在戏里,还是戏外,他未曾因为一个人的眼神,就变得心跳加速。

    可两人明明刚认识不是吗?为什么他会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

    还是说他这是在透过自己……看别人?

    姜离曾经演过一部戏,那是在他还没有真正红起来的时候,演的是一个备胎男配。在戏中他与女主有不少感情纠葛,在那部戏里,他饰演的男配以为女主也是爱自己的,后面才发现,自己不过是因为和女主心中的爱人长相有几分相似,被女主当做替代品罢了。

    女主对他的所表现出来的深情和爱意,都不过是透过他,给了另一个人。

    思及此处,姜离原本有些发热的脑子突然冷静了下来,往后退了一步,和江凛拉开了距离,指了指蹲坐在洗手台上的姜糯米道:“该给江糯米洗澡了。”

    他的语气突然又恢复了最开始的疏离,这令江凛有些不解,明明刚才他眼中也是起了变化,为何转眼间又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这一刻江凛才知道,没有了游戏规则约束的姜离是多么的善变,没有了系统眷顾的自己,是多么的寸步难行。

    姜糯米还是和往常一样不喜欢洗澡,两人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帮它把身上的酱汁洗干净。

    洗完澡的它,看谁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姜离用干净的吸水毛巾将它抱起来,抱着出了浴室,江凛则留下来清理浴室的泡泡。

    洗过澡之后的姜糯米毛发贴在一起,像一只落汤猫一样趴在大毛巾上,表情恹恹的,姜离看得出它不开心,出言哄了几句。

    姜糯米舔了舔他的手指,心情稍微好一点。

    虽然屋里有暖气,但姜离也怕它感冒,到一旁的置物架上拿吹风机。

    他本以为放在架子上的吹风机是昨晚自己借给江凛的,拿下来才发现不是,只是颜色相近罢了。

    明明自己家中有吹风机,却又偏偏要去找自己借,这样的行为,说没有问题,姜离也是不相信的。

    退圈之前,他作为影视双栖的当红演员,名气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的,即使他昏迷了两年多,但是也不至于变得让人毫无印象,而昨天江凛在看到他的时候,却没有一丁点的惊讶。

    这样的情况,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他是真的不认识自己,二是……他不止认识自己,并且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住在这里。

    如果没有吹风机这一环节,前者可以说得通,但是有了这一环节,就显得他的行为刻意了起来。

    刻意借东...西,刻意把姜糯米留下,刻意请自己吃饭,刻意拉近彼此的关系。

    如此看来,这一系列的发展,都是他有意为之。

    为的是什么,也许就如自己刚才所想的,将自己当做了另一个人。

    心思千变万化也不过是一瞬之间,姜离趁江凛还没有出来的时候,不动声色地把吹风机放回去,走回了姜糯米的旁边,然后稍微提高了一点声音,询问江凛吹风机在哪里。

    江凛从浴室出来,道:“有它专用的烘干箱。”

    猫咪专用的烘干箱姜离也是知道的,只是到底没有养过猫,一时间也没有想起来,听他这么说,便问他放在哪里。

    江凛带他去了姜糯米的房间,

    进去之后,姜离发现里面不止有许多猫咪的玩具,在墙上还有许多姜糯米的照片,一张张用精致的相框裱好,挂在墙上。

    照片是姜糯米从小到大的记录,每一张的右下角都有拍摄日期。

    “姜糯米,摄于2030年11月21日。”

    姜离看到其中一张右下角的文字,那个“姜”字让他微微一愣。

    他一直以为姜糯米是江凛的“江”,没想到竟然是姜离的“姜”。

    “糯米吧。”

    “干脆叫糯米算了,你捡到的就跟你姓,姜糯米。”

    “糯米吧,长得跟个糯米团子似的,送给你的就跟你姓好了。”

    之前那些虚虚实实的声音再次在脑中响起来,姜离抱着姜糯米,看着墙壁上的相框,低声叫了一声:“……姜糯米。”

    “喵~”

    姜糯米以为姜离在叫自己,从他怀中的毛巾里探出个头,仰头朝他叫唤了一声。

    他的声音吸引了姜离的注意,低头看着它,眼神复杂,像是在问它,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你为什么会叫姜糯米呢?”

    姜糯米睁着大大的眼睛和他对视,歪着脑袋叫:“喵?”

    “……这也是巧合吗?”姜离低低地呢喃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谁。

    另一边,江凛把姜糯米的烘干箱接上线,试好温度后,叫了一声姜离。

    姜离敛了敛心神,抱着姜糯米过去,放到烘干箱里。

    比起在水里,在烘干箱里让姜糯米更有安全感,它乖乖地呆在里面,等毛发干完之后,姜离又把它抱出来。

    饭吃完了,姜糯米也洗好了,姜离也没有再留下来的理由,不过临走前,他提起自己的吹风机,说一会儿回去洗头要用到。

    江凛闻言,回到自己的卧室,很快便拿了一个吹风机出来。

    姜离认出来,他手中的吹风机才是昨晚自己借给他的,刚才那个确实不是。

    对此,姜离也没有戳穿他,只是接了过来,说了句晚上见,便先行离开了。

    看到他离开的时候,姜糯米眼看又要跟上,江凛眼疾手快地把它抱起来,待门关上了,才道:“你是跟屁虫转世吗?”

    姜糯米听不懂他的意思,但是也听得出来他话中嫌弃的意味,被他抓在手上动不了,干脆尾巴使力往他脸上一抽:“喵!”

    江凛:“……”

    尾巴抽在脸上的感觉可不好受,江凛想着反正姜离已经走了,正好可以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蹬鼻子上脸的小兔崽子。

    然而还没动手,一旁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听到手机铃声,姜糯米激烈地叫唤起来,江凛斥了一声“闭嘴”,走过去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沈誉”两个字。

    姜糯米趁他接电话的时候,从他手中挣脱逃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还轻车熟路得用身体把门顶回来掩上,蹲在门口抵住门。

    “阿凛,我下午的飞机到c城,一起吃饭呗。”

    ...“没空。”江凛在沙发坐下,“我在l市。”

    “l市?你去那么偏僻的小地方干什么,有新项目……诶?”沈誉的声音突然停下来,反应过来后卧槽了一声,“你去找姜离了?我记得l市是他的老家吧?!”

    “嗯。”江凛应了一声。

    “那你早说啊,我直接去l市找你们算了,白跑一趟了!”沈誉哀嚎了一声,不过很快又问,“对了,干脆你发个定位给我,我过去找你们,一个人在这边也太无聊了吧。”

    “不用。”江凛一口拒绝。

    “为什么?”

    “你太吵了。”

    “……”沈誉不服,“不是,我给你说,姜离不是失忆了吗?我好歹也是他经历了好几辈子的好兄弟,有我在也许能唤起他的一些记忆你说是不是?”

    江凛闻言,想起姜离对姜糯米的一些下意识的举动,觉得他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便在挂电话之后,在微信里给他发了个地址。

    发完之后,他才发现不对,自己和姜离相爱几辈子,姜离对自己都没有印象,若是沈誉来了,姜离反而对他有印象,那算个什么事?

    一想到这里,他的脸又黑上加黑。

    另一边,姜离回去之后,随手将吹风机丢到一边,然后就打开电脑,开始查自己这些日子来的一些奇怪的状况。

    ——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些事情?

    ——为什么在车祸之后,总觉得脑中有一些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为什么会对一个刚认识的人感到熟悉?

    他查了好半天,发现不止是自己有这样的情况,还有不少人也有类似的问题。

    有的人说是丢失了部分记忆,但是潜意识还记得,在遇到熟人或是经历过的事情时,便会想起;而有些人则是说因为车祸的后遗症,导致出现了幻听,需要去医院检查。

    总之各式各样的回答都有。

    对着电脑太久,姜离感觉眼睛都酸涩起来,滚动鼠标的手停了下来,身体放松地靠在椅子上,渐渐陷入了沉思。

    对于幻听和丢失部分记忆这两个可能,他更倾向于后者,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就是直觉。

    可是他明明在医院昏睡了两年多,期间根本没有机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些宋医生和徐哥都能替自己做证。

    如果真的有发生点什么,以他当时半死不活的样子,除非是做梦或者像里写的灵魂穿越了。

    ……等等,做梦?灵魂穿越?!

    姜离猛地坐直腰,心里有一个近乎荒唐的可能渐渐形成,神情变成有些凝重。

    接下来的一个下午,他都在查这些,只是大部分结果都是大同小异,最后只能作罢,把一些查到的觉得有用的材料存了起来。

    眼看快到吃晚饭的时候,他给江凛打了个电话,问对方想吃什么。

    “我在你门口。”江凛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来。

    姜离连忙起身去开门,一打开就看到他站在外面,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提着个大袋子,冲自己说:“比起在外面吃,我更希望能和你一起做。”

    他手中提着的是装着食材的袋子,透过袋子看到里面肉和素菜都应有尽有,想必是一开始就准备好了的。

    比起在外面吃,今天中午两人一起吃饭那种温馨的氛围,确实更让姜离心动。

    晚餐是在姜离这边做的,依旧是两人分工合作,只不过主厨换成了姜离,江凛打下手。

    除了两人的饭菜,姜离还替姜糯米准备了不少小鱼干。

    他的手艺比起江凛,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姜糯米比平时多吃了两倍,小肚子都鼓起来了,仰躺在地上露出小肚子消食。

    猫咪的体重过胖并不算好,而小家...伙本身就有点超重了,于是吃过饭后,江凛问姜离家中有没有跑步机。

    “有。”姜离指了指一旁的健身房,“你要跑步吗?”

    “不是我。”江凛一把抓住想要偷溜的姜糯米,“是它。”

    逃跑不及的姜糯米在他手中凄厉尖叫:“喵喵喵!!!”

    江凛不为所动,抓着它去了健身房。

    姜离被他的话弄得一愣,听到姜糯米呼天喊地般的叫声,连忙跟着进去。

    他一进去,就看到江凛开了跑步机,把姜糯米放到上面,冷酷无情地说:“半个小时,少一分就少一顿饭。”

    “喵!!”

    姜糯米一边龇牙露齿地叫唤,一边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开始在跑步机上慢走起来。

    江凛站在旁边开始算时间。

    这一幕熟悉的场面让姜离瞳孔微缩,无意识张了张嘴,吐出两个字:“……江湛。”

    江凛浑身一震,猛地回头看向他。(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