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人生最美是军旅

第59章 第 59 章

    找到了解决办法,李万亭训练起来就有了重点, 对九五式的瞄准练习也就更加专心。

    他有心想试一试, 班长说的把拳头大的靶心, 看得和蓝球那么大,究竟是夸张还是真的可以做到。每一次瞄准的时候,他都严格按照班长要求的, 目不转睛地盯着靶心三分钟。

    几个回合下来,李万亭的眼睛酸涩无比,眼泪止不住地掉落。趁着口令间隙,他赶紧把眼睛闭上,缓解缓解。林克看到了李万亭的表现, 暗自点了点头。

    别看瞄准训练,大家都趴在地上,只要把眼睛贴到瞄准镜上, 就以为别人看不出有没有偷懒了?要是不负责任的指挥员或是班长,只看大体动作还有可能。可是新训班长们,不是责任心强、观察能力强, 能被选拔来?所以新兵在训练的过程中,有没有偷懒,在林克眼里一目了然。

    李万亭两眼掉泪,明显就是盯目标物时眼睛不眨造成的疲劳, 可见训练是用了心的。对这样自己暗中努力的新兵, 林克当然喜欢。

    他再次趴到李万亭的身边, 说道:“也不用眼睛都不眨一下, 那样会适得其反。”

    李万亭有些不理解:“不是说在盯足三分钟吗?”

    林克无声地笑了一下:“就是盯足三分钟,也得适当地眨下眼睛。要不你这泪眼模糊的,还能看得清靶心吗?只是要尽量不眨,坚持的时间越久越好。不是让你一口吃个胖子出来。”

    李万亭就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理解的片面了。

    不过在接下来的练习中,李万亭还是尽量少眨眼,直到感觉快流泪了,才稍稍眨那么一下,防止泪水再阻碍视线。这样高强度的训练,效果还是很明显的,那就是他两次眨眼之间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我的眼睛酸死了。”休息的时候,张小毛对着李万亭抱怨着。

    李万亭知道小毛兄一定也和自己一样,尽量盯着靶心,才会觉得眼睛酸涩。于是他自己先闭上眼睛,才将头转到小毛兄的方向:“现在赶紧休息一会眼睛。”

    张小毛看着李万亭那漫无目标的样子,小声地笑了起来:“你不会先和我说完话再闭眼?”

    李万亭老神在在地回答:“多休息一分钟是一分钟。”

    理由很合理,张小毛也就和他一样闭上了眼睛。林克看着自己的战士,一个个都闭着眼睛,嘴里却小声地说着话,脑袋还随着说话对象不同,转来转去,觉得十分好笑:“等训练结束的时候,都上卫生员那里领点眼药水回去。”

    大家听到班长说话,都纷纷睁开眼睛,可是骤然明亮的光线,又让他们立刻眯了眯眼,显得有些滑稽。不过林克没有笑他们,滑稽点怎么了,要不是训练认真,至于让眼睛酸涩成这样?有这样认真训练的战士,身为班长的他觉得自豪。

    几天重复的瞄准训练,让新兵们对九五式的认知大大提升,间隙时的装卸弹训练,又让新兵们离正式打靶跨近了一大步。

    大队部里,大队长正在主持会议:“各中队把打靶准备情况汇报一下。”

    各中队都由中队长将自己中队的准备情况说了一遍,大队长听了没有什么遗漏,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听得出大家都很用心。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毕竟可是实弹。一定要回去教育好新兵,把装卸弹还有验枪,再进一步练习。”

    教导员补充道:“要给新兵们讲清楚实弱射击的意义,也要教育他们不能在动枪的时候嘻笑打闹。可以把警示片给大家放一放。”

    得到指示的队干部们,分头带着新兵练习的练习,教育的教育,看警示片的看警示片。务求在进靶场之前,让新兵们认识到,这是实弹演练,来不得半点马虎,开不得一丝玩笑。

    得知即将正式打靶的消息,新兵们自然激动得一塌糊...涂,人人设想着自己五枪命中五十环的光辉形象。

    李万亭还是有些忐忑的,他觉得自己在训练中已经克服了勾手腕的毛病。可那毕竟只是训练,自己上了靶场,会不会因为实弹而紧张,进而故态萌发,他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带着这样的忐忑,李万亭与战友们一起来到了靶场。

    又是晴朗的一天,太阳刚刚升起不到三丈高,还散发着橘红的颜色,照在人身上,感觉不到热度。蓝天上一丝风也没有,天气还没有回暖,干冷干冷的。

    警戒线早就已经设好。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新训大队还特意与周边的村委会联系过,请他们转告村民,不要靠近靶场。好在新训大队成立多年,村民们早已经习惯了这里每年一度的打靶。一看到山头围起警戒线,都不用村里通知,自己就把自家的孩子嘱咐清楚了。

    大队长的对讲机里,传来了警戒人员报告情况正常的声音,于是他宣布打靶开始。

    最先进入准备区域的,是一中队的新兵们。趁着还有一点时间,樊文辉命令值班班长,把自己中队的战士拉出来,再次练习一下装卸弹。

    “看明白了没有?”樊文辉做了示范之后,问他自己的战士。战士们纷纷点头——刚才中队长已经交待过了,要尽量小声些,不能影响了一中队射击。

    “好,既然大家都看明白了,开始练习。”樊文辉将指挥权,再次交到各班班长手里。

    四班的战士一边练习,林克一边对他们唠叨起来:“这是你们第一次实弹射击,以后机会还多得是。所以只要尽力发挥自己训练的水平就可以了。安全第一,起来以后一定要验枪,要听指挥员的口令。一定要记住,拿到枪的那一刻,就再不许嘻笑打闹,千万不能枪口对人!”

    这些话昨天晚上上床休息前,林克已经对大家说过一次,现在他又忍不住再次对自己的战士说了一遍。还年轻的他,好象已经化身四五十岁的大妈,想通过自己的唠叨,让战士们把那些话印在脑子里。

    没有人嫌弃林克话多,因为这个只长他们三四岁的士兵,即是他们的班长,也他们真心敬爱的兄长。他的唠叨,出于对自己没长大的弟弟的关心与爱护。

    如果四班的战士还处在中二的叛逆期,可能会觉得班长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嘱咐,是对自己的不信任。可是经过两个多月训练的战士,却不会那样认为。他们从自己班长的话语中,只体会到浓浓的关心。

    忽然,靶场上传来了一声枪响。正在练习的战士们手上都是一顿。紧接着枪声大作,整个靶场上都让这枪声充斥着。林克做出了一个手势,四班的战士们都放下自己手中的九五式。

    “向后转!”林克大声下达了口令。

    四班集体转身,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中队第一个班打靶的情景。不光是四班,二中队所有的班都已经转了过来——听到枪声,从来没有实际打过靶的战士们,肯定想看个清楚,就算是练习也不专心,还不如让他们大大方方地看。

    看得多了,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也就不好奇了。自己上了靶场,心理也就不那么紧张了,说不定成绩还能好些。樊文辉没有制班长们的行动,那都是有经验的老兵,对什么时候能让新兵们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清楚着呢。

    第一次打靶,每个新兵只能打五发子弹,所以持续的时间并没有多长。等打靶的班起立验枪后,班长们就开始为自己的战士讲解这个班打靶的得失。

    “看了没,他们就是太紧张了。击发的速度太快,肯定没有瞄好就射击了。这个班的成绩不会太好。”林克肯定地说着。

    果然,从对讲机里传出了报靶的声音,超过四十环的只有三个人,其余的在三十环到四十环之间的有五个,还有一个只有不到二十环。

    林克摇了摇...头,不到二十环,肯定是有脱靶的。于是他又对着自己班里的战士们说道:“在瞄准之前,一定要看清楚自己的靶子是第几个,可别想着学雷锋做好事,把自己的子弹送到别人的靶子上。就算是你真送了,也没有感谢你。”

    大家又都点了点头。就这样观察了两个班的打靶之后,战士们已经对看别人打靶失去了兴趣,还不如自己多练习一下,一会儿自己上了靶场之后,打出一个好成绩,那才是实实在在的。

    看出战士们的心意,二中队再次开始了练习。可是没用多长时间,樊文辉就已经带着他们重新回到待考区——马上就在轮到二中队上靶场了。

    李万亭的心跳,开始加快,这样冷的天,他的手心里竟出了汗。他知道,自己还是紧张了。可是打靶,无论是瞄准还是射击,最重要的就是心态。以他现在这样紧张,别说是好成绩,能不光头就不错。

    深呼吸,再深呼吸,李万亭自己一边默想着,一边深深地呼气、吐气。(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