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霹雳江湖之我有个烧包爹

【第七章:约战·中】

    ..,

    阎魔旱魃从来不会回避任何直面的挑战,尤其是对于强者。

    渡流云的约战虽然来的突兀,但也并没有太出乎他的意料。就在对方连挑他手下所有大将之后,他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战意,只是碍于异度魔界的大计,和对某些人的顾忌,让他多少有一些理智,告诉自己,不要被渡流云的行为激得失去冷静。

    然而对方这一封约战书发出,甚至昭告武林,这就让他不需要再有所迟疑。若是他连这样的公然约战都要采取回避的状态,那他就不是异度魔界火焰魔城君主。

    他派人调查过渡流云,然而他所得到的,与在苦境之中所流传的没有任何区别,按照常理来说,任何人都应该有能够被人挖出辛秘的可能,但渡流云却等于零,除了她想要让别人知道的外,谁也不要想得知她任何事情。

    所以,阎魔旱魃根本不明白为何这样一个人,会和异度魔界死磕到底。她对异度魔界的厌恶,甚至可说是不加掩饰的。

    再加上她刻意让元祸天荒传入异度魔界,传入天魔池的那句话,阎魔旱魃着实不清楚,她与异度魔界究竟有什么样的关系,究竟和天魔池有什么关系。自称战神,通晓天魔池,偏偏消息在传回天魔池之后,却无半点新的指示,在各方保持沉默的状态下,就算阎魔旱魃化身成为十万个为什么,他也没办法了解个中缘由。

    怪异的是,从渡流云对自己手下打伤的不同程度来思量,似乎她对元祸天荒别见狂华两人,和对待螣邪郎和赦生童子有所差距,单从伤势而论,螣邪郎和赦生童子的伤势显然要轻上许多,当然,若是硬要以她是根据不同的对手施展不同的实力来对待而解释这点也说的通,不过就是太牵强了些,相较这个,他更想用渡流云与天魔池一脉有所关联来理解。

    有一些辛秘虽然是辛秘,但那仅仅是针对下属和闲杂人等而言,身处在他们这个位置上,许许多多不为人道的事情,他们自然是清除的。

    阎魔旱魃虽然是以武见长,但不代表他没有脑子,就算他没有脑子,也不代表他的手下全是没脑子的人。

    不过么,他本来就是喜好单打独斗的人,这种有着对自身武力的绝对自信和身为一个武者的豪气,对于阎魔旱魃来说既是性格的优点,也是身为君王的缺点,而渡流云也正是很清楚这点,才很是干脆利落地选择公开约战。

    “主君,你……”

    别见狂华虽是伤势未愈,但已经可以自主行动,对于那位流云公子的恐怖之处,她深有感触,在对方的压力之下,她几乎无法做出反应,只能眼睁睁地任凭对方将自己打成重伤,这种犹如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的感觉一点也不好,虽然身为魔不应该有恐惧,可渡流云给她带来的恐惧感,确实是发自内心地向上而生。

    她想劝阎魔旱魃三思而行,可话到嘴边却也说不出口,一来她与阎魔旱魃之间的实力本就是天差地别,二来阎魔旱魃也绝不会对这桩约战采取回避。

    “吾意已决,对这位能轻易将你们击败的流云公子,吾很是好奇,正好借此机会,让吾与她一较高下,以振吾魔界之名。”

    当年他在道境之战中被练峨眉一掌击出魔心,视为奇耻大辱,眼中更是只视练峨眉为对手,如今渡流云虽然强,又能强到什么地步,不过是轻易击败他的部下,充其量可能会与天魔池中那一位有所关系,然而又能怎样,在他没有亲自验证渡流云的实力之前,一切都是空话。

    本就知晓劝不动阎魔旱魃,别见狂华也不再多言,毕竟在他们眼中,阎魔旱魃的强,是有目共睹的,或许当真是自己功夫不够,作为异度魔界第一殿的魔将,让主君失望。

    ======================================================

    “我说,这位太爷,您这么悠闲,可是已经准备好了?”

    慕少艾瞅着相当洒脱惬意地占据了他的躺椅,晒着太阳的渡流云,半是关心半是无奈地道。

    “准备什么,不就是三天后天雷穹吗,为了避免被闲人围观乃至波及无辜,我可是很好心地把决战的地点定在了绝无人烟的所在,充其量不过是苦境可能会少了一个整天遭雷劈的景帝点儿罢了,相信我,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损失的。”大不了她悠着点动手,少毁点儿地貌就是了。至于为什么不选择瀚海原始林,她对北隅皇朝还没那么无情,总不能因为这个,就让整个北隅暴露在异度魔界的入口之外吧,毕竟她并不想真的打碎了异度魔界到苦境的通道,充其量给他们添点儿麻烦就是了。

    对,没错,时间是阎魔旱魃定的,所以地点由她来挑,这两人倒是秉持着决斗的公平原则,一个人选择时间,一个人选择地点,这倒是满和谐,一点儿也不像是要打生死战。

    宰了螣邪郎和赦生童子这个念头从来没在她脑海中出现过,大概可以用自己的喜好来解释吧,而元祸天荒和别见狂华是打着不够过瘾,面对阎魔旱魃,她是根本不可能会留手的,所以基本上可以判断出,只要不出意外,阎魔旱魃恐怕不会体验到第二次魔心被击出的kuài gǎn,而是大约能享受到爆体这个超级华丽大礼包。

    至于为什么选择天雷穹嘛,万一打斗时不小心泄露出的力量阴错阳差地解决了幽溟身上的死神之力呢?她可是特别交代幽溟,千万不要离开天雷穹,尤其是在出现极其巨大的声光效果时,牙一咬眼一闭闷头往上撞撞看啊~要知道异度魔界的力量来源可都是弃天帝,这要是提前解决了他的变化,岂不是又会得到很大的助力,比如上异度魔界去乱来时,有人能牵制一下中原混乱的状况什么的。想要顺利找回爱染嫇娘,不付出点什么可能吗~这可是一个公平绝伦的世道啊~毕竟谁也不能没事儿吃白饭来着。

    “我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对你的来历好奇,不过我是已经无法掩饰自己的好奇心了,面对异度魔界依然如此从容,甚至苦境任何动荡不能让你动摇分毫,说是不愿意窥探他人**,但看来我也难以避免凡夫俗子的熊熊八卦魂啊。”

    慕少艾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对渡流云来历的好奇,身为一代人精,他总是能觉察出些许不寻常的地方,熟稔地往烟袋锅子里装填了些烟丝,慕少艾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道:“如果我能活到那个时候,真是希望能听到一个关于你来历天大的秘密啊。”

    “啊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好好地交代什么遗言,我可是答应了你要替阿九找到换心的方法,而且这方法得由你亲手来做才行啊,怎么说阿九也是你最重要的人嘛。”

    顺手抄起一只茶碗冲着慕少艾丢了过去,这老家伙没事儿交代什么遗言,有她在,他要是真的能出事儿,那她不如当场抹脖子自尽,这老家伙可是少有的萌货啊~

    “有你在这自己给自己插旗的功夫,不如准备点儿好酒好饭什么的,身为老朋友,难道不应该任由我睡上三天三夜,然后好好地吃上一顿,在和阎魔旱魃的决斗中替我摇旗呐喊加油助威。”

    “去去去,你当我老人家是什么了,还给你加油助威,明知你是必胜不会败,我老人家还不如在琉璃仙境里多多休息来的快些。”

    慕少艾长长地打了个哈欠,一副别打扰我老人家清修的样子:“想吃什么去找阿九安排,我看你在琉璃仙境和在自己家后院也没什么两样。”

    言外之意就是,爱哪儿玩去哪儿玩去~他才懒得操心啊~11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