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奸臣夫人重生后

第191章 中秋

    “中秋?”俞菱心登时紧张起来, 那岂不是只有几日了?要说魏王对荀滢还没死心、还要再借着瑞阳郡主、苏含薇等人再下手, 这倒是也不意外的。

    但是如今文若琼还好好的是名正言顺的魏王妃,魏王这样急着下手,难不成想要强行生米熟饭, 然后让荀滢去给他做侧妃?

    那怎么可能呢!

    荀澈的神色倒是看不出什么异常, 眉眼低垂之间,好像轻松一如平时, 甚至亲近挚爱如妻子俞菱心,也没有叫她瞧见他此刻眸子里的锋锐杀气。

    荀淙那边还在紧张着,点头的同时又补充了几句细节, 大致上就是苏含薇言语中漏出来有关最近他们与荀湘的来往, 魏王府里有心要好好做个诗会、跟玲珑文社交流亲近一下,希望滢儿能给他们那边多指点云云。

    其中还提到了齐珂,据说齐珂最近越发得到吴王信任, 吴王甚至已经在单独面圣的时候提起, 想要给并不曾考过春闱的齐珂直接谋一个王府少史的职位。

    虽然这已经算是明确了幕僚的身份, 然而郡王府少史也是五品的官位, 较之那些刚刚春闱得中, 从六七品开始熬起的还是更胜一筹的。

    俞菱心的眉头皱得更紧:“齐珂这是……”

    “知道了。”荀澈忽然摆了摆手, “你能从苏家的丫头那边套出这些消息也算不易,看来是进益些了。”

    荀淙登时一口气就松了, 亦有三分自得:“也不都是苏含薇那边说的, 先前书院里的那几个也还是过来找过我两回, 我也探了他们的口风。齐珂最近跟吴王还有魏王殿下都可亲近了, 据说都在王府里住过呢。另外就是他们那个诗社什么的,也私下没少叫着荀湘,表面上看着好像荀湘出去的次数不多,每每出去都是跟着二婶给老太太祈福,要么就到庄子上查账,其实都是暗度陈仓。我还找人去盯着了魏王的庄子——”

    “你的人,我撤回来了。”荀澈缓缓抬眼望向荀淙,少年眉飞色舞的劲头儿一下就拦腰斩断了,好容易放松下来的脊背猛然一绷:“啊?……兄长觉得不合适?”

    荀澈没再说话,只是平平地又看了他一眼。荀淙便低了头,拱手道:“哥,是我轻狂忘形了,我错了。”

    荀澈还是没说话,荀淙越发僵住,连手都不敢落下来,战战兢兢地又等了几息,心头迅速将自己说过的话都反复思虑了一回,刚要再硬着头皮多认错几句,便见荀澈终于又淡淡开了口:“你有进益,是好的。但不可轻狂,也不能太小觑了旁人。记着,狮子搏兔,亦尽全力。”

    这话里其实并没有多少责备之意,但荀淙还是满心敬畏,索性起了身又打一躬:“是。”

    “好了,回去歇着吧。段家的事情我放在心上,等父亲回来,我去跟父亲说。”荀澈点了点头,终于有几分像个温和的长兄了。

    荀淙登时就是一喜,然而笑容还没完全绽开就想起刚才的教训,连忙强行又压住了,恭恭敬敬地行了礼,才退出了晴雨轩。

    俞菱心这时其实心头已然十分焦躁了,一方面是担心魏王对荀滢的算计,另一方面也是不知道齐珂到底要怎样脱身,可刚才当着荀淙,又不能直说什么“前世旧事”,所以当房间里重新只剩下她与荀澈夫妻二人,立刻便望向了荀澈:“慎之?”

    荀澈的神色也有几分凝重,没有立刻说话,却从袖中抽出了一张薄如蝉翼的纸,递给了俞菱心。

    俞菱心接到手中粗粗一扫,立时便瞪大了眼睛,不待多问荀澈什么,直接便将纸上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又仔仔细细地连着看了两遍,才愕然抬头再重新去看荀澈:“这是你今日里收到的?那现在怎么办?这次中秋还是不要让滢儿进宫了吧?”

    荀澈将纸重新拿了过来,又看了一回,便回手放在灯烛上烧了:...“只有千年做贼的,没有千年防贼的道理。让滢儿如常入宫,这件事,我要一次做个了断。”

    俞菱心回想那纸上熟悉的字体,越发心惊:“这事只能避开,如何能彻底了断?难不成当场揭发?可是事情便是成了,皇上也不过就是遮羞而已,更何况事情不成,魏王一个酒醉失态就带过去了。”

    荀澈的薄唇边浮起了一丝笑意:“这事我盘算已久,原本还差一步的,现在反倒是齐了。”

    若是荀淙还没走,此时能看见他哥这个笑容,大约会吓到站着作揖都不够,可能要跪着回话。

    而俞菱心看着他这样的神情,却只觉得又熟悉,又难过。

    这样的荀澈,她前生见过几次。并不多,因为她嫁给荀澈的时候,沂阳侯府已然灭门,朱家已然陨落,大部分最为狠辣的事情已经完成了。

    但是她还是见过几次的,尤其是在重手整顿西北世族的事情上,俞菱心始终都记得他在病榻上那看似狠绝的冷笑。

    而今生一切重来,她一直都希望荀澈不要再走前世的老路,不要再背曾经的骂名,也不要再有这样狠辣的时候。

    只可惜,有些事,到底是避无可避的。

    “慧君,这件事,你也要帮忙。”荀澈忽然伸手去与俞菱心相握,随即清清楚楚地讲了一番话。

    俞菱心从点头开始,到眼睛再次瞪大,最后简直是僵在了原地,半晌之后才问了一句:“这……这能行吗?”

    窗外的天色逐渐黯淡,一弯新月升上半空,和煦的微风温柔地拂过仍有碧色不肯早褪的枝叶,廊下的十余盆名菊灿然生香。

    与晴雨轩内风雷将起的对话不同,外间的天色与景物,每一样都满了初秋傍晚的静谧与祥和。就如同晴雨轩之外的文安侯府,以及自皇城以下,满心欢喜地预备着中秋佳节的各家各府一样,看上去都是那么安好宁静。

    只是京城之中的所谓宁静打破速度之快,犹胜天气变化。

    在中秋的凉意还没到来之前,在有关秦王行事是否公道、秦王妃胸怀是否狭隘,秦王.府的格局到底是否稳妥的种种争议之中,八月初六傍晚,明锦柔在短短一刻钟的产房挣扎之后,就诞下了一个哭声响亮,白胖活泼的男婴。

    宣帝为此大喜,亲自为长孙取名元嘉之外,还驳回了有关秦王夫妇的议论种种。

    一时间,有关储位的争论越发微妙起来。而与此同时,这场天旭年间最重要的,也是流传后世久久不能为人或忘的宫宴,亦预备好了。

    其实在宗亲群臣并诸命妇在入宫参宴之前就很是有几分期待,因为文皇后自从六月中原因暧昧的病倒之后一直调养到八月,都没有恢复昭阳殿的中宫表章,执掌六宫的权力也就再次落入丽妃之手。

    前朝立储之事的争端也越来越集中显明在秦王与吴王之间,到底谁更贤德几分。先前邓将军的参奏虽然好像引发了许多流言,然而说到底还是女眷之间嚼舌头,或者宗景司多说几句,中书省、内阁以及宣帝都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而明锦柔的一举得男产下长皇孙,虽然也可说是“家宅事”,但看宣帝的眉花眼笑还是让宗亲群臣们清晰地体会到了圣心倾斜。

    吴王在这件事上想要扳回一城,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一方面是长幼次序已定,就算吴王府的妃嫔立刻生产,也只能算是二皇孙了。而另一方面,就是那位最早传出怀孕喜讯的谭侧妃,已经在四月的时候小产,现在吴王府里身怀有孕的乃是正妃齐珮,以及另一位奉承齐珮许久的黎良媛。

    不过二人都只是三四个月的身孕,一时半时的,是跟□□的长公子争锋不得了。

    那么丽妃还能扳回一城的,也就是中秋宫宴,以及后宫的动作了。

    说穿了,万一文皇后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丽妃得到了再进一步的机会,那么素有贤名的吴王立刻就能摇身一变成为嫡出皇子,到时秦王再想翻盘简直就难如登天了。

    这样的形势关系,群臣心里都明白,所以入宫参宴之时,尤其是到后宫饮宴的命妇们,对这场丽妃亲自操办的中秋宴会便格外留意。

    事实上果然就像群臣猜想一般,中秋宴会的布置十分绮丽华贵,又端庄大气,甚至连丽妃出席时的妆容首饰、宫衣鸾袍,都一改素来的鲜艳明媚,换成了更加沉稳大方的蹙金桂色。

    而宴会的流程更是别出心裁,除了在晏庆殿里的数十宴席,以及御景园中的戏曲杂耍演出之外,另有赏花赏景,甚至赋诗表演的安排预备等等,力求雅趣别致,君臣同乐。

    只是这样的一场盛会虽然精彩巧妙,心思各异、心神不属的人还是很多的,俞菱心也是其中之一。

    纵然在过去的这十来天里几乎每天都要与荀澈为了今日商议半个时辰,她甚至也看着荀澈如何安排一切的预备,但是当俞菱心与荀滢并肩踏入晏庆殿的时候,她还是本能地开始紧张了起来。(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