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我在煤矿卖煤的那些日子

第355章 你就是群众代表

    5月15日,星期一。

    冠洲铁路局。

    张德茹处长的办公室门口。

    张小北带着俩女将在门口等着呢。

    因为张德茹处长去开局长办公会了。

    当然了,也只能周一来,因为周一开会,人还有可能在。

    你要是其他时候来,十有**你是见不了人的。

    所以呢,必须等。

    可这一等啊,就等了三个多钟头了,这眼看11点了,张德茹处长的人影子还是没有见到。

    张小北一会儿去楼道尽头的垃圾桶那抽根烟,一会儿抽根烟,就这一上午都抽了快一包了。

    没办法,等人这个事情就是个熬人的活儿。

    上午11点10分,终于听到了楼上比较密集的脚步声。

    这应该是散会了。

    张小北立刻来了精神,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从qín jìn手里拿过资料来。

    不一会儿,就看见张德茹处长那熟悉的身影,从楼梯口那里走了过来。

    张小北在人快走到跟前的时候,赶快礼貌性地弯了弯身子:“张处长,您好。”

    “哦……你是?”嗯,贵人多忘事,想不起他张小北了。

    “我叫张小北,是金盛集团的,之前担任过金永成先生的秘书。”张小北这是专门又把金永成“抬”了出来。

    要不然人家张处长还真想不起他是谁来。

    “哦哦哦,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正好,我也有些事情想问问你,你跟我来。”张德茹处长好像显得很正式。

    不过张小北却是纳闷了,这张处长有什么事情会问自己呢?

    张小北一看要问话,知道这两个女将进去就不合适了,说你俩等等。

    得,这俩女将开始当“门神”了。

    “小张,你这次来有什么事情啊!”嗯,人家孩子来了,先说人家的事。

    到底是人民群众来了,来了就是办事儿来了。

    张小北看着张德茹处长的办公桌上,好像比之前多了一样东西。

    是党风路风监督牌,姓名、职务、工作范围标的是一清二楚。

    此外,还有所属支部,举报电话,都有。

    上面有两句话,十分醒目:

    第一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第二句:请您监督我的工作作风。

    呃……这冠洲铁路局最近看来是有所动作啊。

    张小北也就是扫了一眼,毕竟张德茹处长问自己话。

    “张处长,您好!这次呢,我是怀着激动的心情来的。”

    “现在,我们已经在唐省的计划管理部门从上到下完成了审批工作,现在到我们路局来办理更进一步的工作。”

    得了,跟上什么人说什么话,这一到这里来办事,张小北也是启动了啊“自动衔接模式”。

    还得补充一句,“路局”是大家对“xx铁路局”的简称。

    这里还有个笑话,以前有个副局长姓陆,大家叫人家陆局。

    但是得加个冠词“路局的”。

    说出来就是“路局的陆局”。

    “可以啊,你们唐省的支持力度很大啊!我看看。”说完还伸出手来。

    张小北赶快双手把资料递了过去。

    “不错啊,车站和车务段那边都协调好了。”

    “这个事情没有问题,下周我们会联合多元经营办公室、总工程师室、计划统计处和审计处召开联席会议,会议由总调度长主持。”

    “这个会议我们每半年会召开一次,你们来的正是时候。”

    “资料呢,你就放在我这里。”

    “剩下的事情我们走正规程序就好了。”

    嗯,这个事情到了我张德茹处长手里,也就找对地方了。

    你要找下面的副处长和什么科长,那可就给你当不了这个家了。

    另外,之前不是说了么,左丹娅的母亲已经通过上层跟路局打好招呼了。

    想来,很早之前就交代过了。

    没听张德茹处长这次根本就没提金永成的事儿么?

    这就不是金永成的面子给办的。

    “我想问你一件事情。现在你将作为人民群众的代表,我想向您就一些事情进行意见征询。”

    “所以,跟你的谈话我会做好记录,请问,您同意吗?”

    我去,这还“您”了,这又啥事儿啊?

    “同意。”张小北答道。

    我靠,这已经架在这里了,敢不同意吗?

    问:“请问张小北先生,您在办理铁路运输计划和铁路运输的车皮承认方面,遇到过困难吗?”

    答:“有,迫切希望铁路运输计划市场化,更加便捷有效。”

    问:“请问您在上述两方面存在私下交易并且向铁路工作人员行H的行为吗?”

    答:“没有”。

    也还真是没有。

    第一次也就是找了找那个外贸公司的办事处主任,可后来人都死了啊!

    死了就是死无对证的意思呗!

    那办事处主任也不算是铁路工作人员吧。

    接下来,自己就有左丹娅帮忙了。

    钱是一分没花过。

    说没有就没有。

    问:“那你听说过上述这些事情吗?”

    答:“听说过。”

    问:“请问您愿意把您听说过的详细情况,在何时何地听何人提起的,告诉我们吗?”

    附加话语:“放心,我们会保密的。”

    答:“张处长,这个事情在滨州已经是公开化的秘密了。何时何地听何人说起,我这么跟您说吧……”

    “在煤矿、计划单位、客户,几乎所有最前沿与铁路业务相关的工作人员口中,都会提及‘点车费’这个名词。”

    “听说的价格,根据流向的难易程度,现在十几块钱到几十块钱不等。”

    “冬天比夏天贵。”

    “西南方向比闵越方向贵。”

    问:“你愿意承认上述情况属实,并对本次谈话签字吗?”

    答:“我愿意。”

    问答简短,但是相当尖锐,直奔主题,没有一点儿擦边球的意思。

    这肯定是要有所行动了。

    “小张,谢谢你的配合,现在敢站出来这样说话的人,都快没有了。”

    “更不要说什么在谈话记录上签字了。”

    等张小北签完字,张德茹处长感叹到。

    是啊,都不愿意得罪人,都还想着长期做下去呗!

    这已经是一条产业链了,有“客户”,有“中间人”,有“办事人”。

    有的还不止一个中间人。

    这层层扒皮,人人伸手的事情,说了就是得罪人。

    得罪人的结果,那就是冷不防会被人阴一把。10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