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九阴大帝

第3389章 真正的猛兽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人算不如天算吧。”

    李含雪苦笑一声,踏入了落鹤村内,沿着落鹤村的竹林小道一路朝人皇当初住的小屋走去,李含雪心中想了很多。

    如果不是因为大宇宙时间突然加速,人皇必定会是一个无比难缠的对手,李含雪在落鹤村内布下的后手能不能在面对人皇的时候取得关键性的作用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人皇本该在星云大陆统治更长的时候,但是天运不让他拥有太长时间的辉煌。

    “如果大宇宙时间没有加速,人皇或许真的有可能会证道,不过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如果这一说。”

    李含雪走出了雾气缭绕的竹林,眼前便是一方池塘,池塘的对面便是人皇还是普通人的时候住的木房,有些破旧,但是修补得十分精巧。

    李含雪一脚踩入了池塘,从水面上缓缓踏过,不留一丝波纹。

    当他走到了池塘中央,却突然顿住了脚步,低头朝池塘的底部望去,那里什么都没有,可李含雪的目光却穿透了无尽的空间,看到了隐藏在池塘底部的一颗白色石头。

    李含雪掌心一吸,将这颗白色石头从池塘底部吸了上来,随后指尖点在石头上,一道空间门缓缓打开,一个浑身素衣,黑发过腰的柔弱少女从光华中平躺而出。

    落在了李含雪的怀中,李含雪挽着少女的腰,盯着少女那苍白冰冷的脸,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苏小雅的身影。

    虽然苏念君跟苏小雅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苏念君的那一刻,他便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苏小雅。

    这个普通的女人身上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如果不是因为她,人皇不会从一个教书先生走到了今天的地步,如果不是她,这世上便没有神人一族,星云大陆便不会死去那亿万的人类。

    可以说是她与苏洵维系着的情感改变了整个星云大陆的格局。

    苏小雅也是如此,如果不是她,李含雪不会得罪天武宗,不会与魔武门产生任何关系,不会为了她与天下第一宗对抗,可能也不会拥有如今这样的成就,成为天道万世碑上的预言之子,与慕容凌争夺天下统治权。

    李含雪并不完全相信天道万世碑上的预言,在他看来,人变强是有理由的,而不是注定的,如果一切都已经注定,那活在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义?

    李含雪挽着苏念君的腰,喃喃道:“苏念君,你的哥哥现在已经不知道去往了何方,我本来是想利用来对付他的。我知道他就算再如何绝情断义,但他的心中一定忘不了你,你是他这辈子最想保护的人,也是他最想救活的人。野心虽然主导着人皇,但是我相信不管是过去、未来还是现在,他们终究都是苏洵。只要是苏洵的一部分,那就不可能忘得了你。”

    苏念君无法回答李含雪,她只是静静地闭着眼睛。

    李含雪继续道:“我本想在未来与人皇的关键一战中引他到落鹤村,利用他心中埋藏着的情感影响甚至是破坏他的道心,然后一举将他击溃,如今看来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你也该安息了。”

    说着,李含雪抬起了右手,准备将苏念君直接化成飞灰,但是当他要下手的时候,却又犹豫了,因为他又想起了苏小雅。

    李含雪长叹了一口气:“罢了,你既然是在这里出生的,那就在这里安息吧。大概永远也不会有人打扰你了,放心地沉眠吧。”

    李含雪将苏念君的尸体封印在白色石头内,将它沉入了湖底。

    而后李含雪走进了人皇当初住的小屋,感受着当初人皇所感受过的幸福、平淡、绝望与愤怒,他的心情也变得十分复杂。

    人皇虽然杀死了无数的生灵,但是不知为何,李含雪却并不恨他。

    如果设身处地,李含雪换作是人皇,他当初的选择恐怕也会和人皇相差无几,苏小雅死的时候,他也曾一度滥杀无度,好在他身边有可以温暖他的人,最终让李含雪没有走向极端。

    但是人皇却不同,他太聪明太狡猾了,除了苏念君之外,谁也别想真正的走入他的内心,除了苏念君之外,一切人一切事都是工具,都是用来达成目的的手段,他们不需要尊严,一旦失去了利用的价值,人皇就会立刻抛弃他们。

    对于人皇来说,任何依附他的人,在成为他手下的那一刻,便已经丧失了他作为一个人所该有的尊严,起码在人皇的心中是这样的。

    反而是作为他的对手和敌人,能够得到人皇更多的重视,得到更多的情感共鸣。

    人皇会如此看重李含雪,就是因为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李含雪不是苏无道,他是一条潜龙,终究要飞向浩瀚天穹,所以他更加享受压制李含雪的过程,至于对他唯唯诺诺、千依百顺的苏无道,他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苏无道和应辰的区别仅仅是他的天资比应辰高而已,对于人皇来说,二者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区别。

    “猛兽向来独行,人皇原来你才是真正的猛兽,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李含雪缓缓走出了小屋,他并没有破坏落鹤村内的一草一木,沿着原来的路走出落鹤村,李含雪回头看了一眼,随后大手一挥,天字阵布起层层金光,密密麻麻的结界将落鹤村从内到外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他不希望有人去打扰这片清净之地。

    李含雪抬起头,朝东方望去,从渺远的天空中他隐隐看到了无穷的怨气和死气,那里应该发生了不少事情。

    “人皇还在的时候,控制了星云大陆一半的至尊,但是只有七星宫主和聂尘投靠他,剩下的至尊不知去往了何方,恐怕也有相当一部分的至尊选择了慕容凌,看来我得阻止他们这样继续杀戮了,否则对我极其不利。”

    李含雪正要起身,突然间识海闪过一道白光,他感受到了一丝十分纯粹的神人气息。

    “这是……”

    李含雪猛然转身,朝东北方向飞去。

    “这恐怕就是苍武的气息了,如此纯粹的气息,与所有的神人都不同,怎么苍武身上才可能有!”

    李含雪飞出了不过百万里,就在一个山庄内停下,烟雨迷朦,红色的梅花园内站着两个女子和一个少年,两个女子白衣胜雪,和那个少年不知道在谈些什么。

    当李含雪踏入梅花园内之时,两个女子和那个少年的神色皆是变了,尤其是其中一个女子,她的脸上露出了又是惊讶,又是愤恨的表情,眼中的杀意与怒火已经不需要掩饰了,她就是想杀死李含雪。

    在她身边的另一个女子自然就是陆颜菲了,而她们身边的那个少年便是李含雪一直在找的神人之王——苍武。

    虽然苍武的年纪极小,但是他现在却已经踏入了圣君境界,潜力极为惊人。而且李含雪能够从苍武的身上感受到一种强大的气息,那种感觉就和当初的鬼武圣君一样,圣境无敌!

    如果现在再举办一场天下第一武道会,召集天下圣君参战,李含雪相信苍武一定会成为那个绝对王者,即便他现在只是一个七阶圣君。

    “神人的成长速度简直逆天,不过这样的野蛮生长会否是拔苗助长,终取其祸?这个问题恐怕也只有人皇他自己知道答案了。”

    “李含雪,你居然敢来这里?”周羽晨瞪着李含雪,胸中的恨意滔天而起。

    “原来你就是李含雪,我还以为是谁呢?”苍武的嘴角扬起了一丝不屑的笑容。

    李含雪道:“周羽晨、陆颜菲,我来这里是要带苍武回去的,希望你们不要阻止。”

    “你休想带他回去!”周羽晨怒目凌眉。

    李含雪道:“周羽晨,我们之间的事情早已经结束了,我与你非敌非友,非亲非故,看在昔日同是苍蓝内院学子的份儿上,我不想跟你动手。但是苍武现在是改变星云大陆局势最为关键的人物,如果你执意要阻拦的话,那我也不会对你留情。”

    周羽晨冷笑道:“李含雪,你最好不要对我留情,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羽晨,别冲动,让我跟李含雪说几句。”陆颜菲侧头道,“李含雪,你要带苍武回去干什么?”

    李含雪道:“苍武是人皇制造出来的最强神人,他的重要性我想也不需要我来多做解释了。陆颜菲,你是慕容凌的人,不过我知道你这样的人不会永远走在慕容凌的背后,与慕容凌合作你们最终是没有好下场的。”

    陆颜菲淡淡笑道:“你这是想拉拢我们加入你的阵营吗?”

    李含雪摇头道:“不是,帝盟的高手个个堪比天生大帝,不过在现在这个时代,就算是天生大帝也没有用了,我和慕容凌占据了天时地利,星云的意志已经在围绕我们二人而运转,不管你们加入哪一方,都无法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