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养老日常[快穿]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群英会举行了数天, 很快就要迎来决赛,南宫寒看着龙傲天的眼神愈发渗人。

    ——他也是进入决赛的人之一。

    而龙傲天, 比赛中一边耍帅泡妹子, 一边还要去哄小师妹, 另外还要时不时跟魔儿碰面交流情报顺便偷香,可谓是过得十分滋润。

    就是他家美人师尊一直不怎么搭理他这点让龙傲天十分郁闷。

    可在听到魔儿说魔修一直和他们在同一座城里,似乎是在待命时, 他忍不住去休息处找了美人师尊。

    幸好为了决赛时所有参赛的修士能是全盛状态,几大门派商议后决定修养三天再开始。

    凌月身为渡劫期就要飞升的大能, 这次会出来也是因为龙傲天的缘故才应下了宗主的请求, 休息这几天她一个人住在一处偏僻的别院, 因不喜热闹的性子倒也没什么人没眼色的凑上去。

    ——除了龙傲天!

    睁开眼, 看着床边的徒弟,凌月依旧没什么情绪。

    “何事?”

    ——不是她不喜这个徒弟,而是她修得是极致的冰, 力求冰封一切。不过在能冰封一切之前,她要率先将自己的一切冰封。

    修为不毁,冰封不解, 凌月就不会动心。

    所以龙傲天想凌月和其他女人一样喜欢他,那纯属是做梦。

    收敛了不甘的情绪, 龙傲天汇报道。

    “师尊, 徒儿得到消息, 有魔修守在城内, 似乎有什么阴谋。”

    凌月淡淡地看着他, 就算知道了这件事也没多少情绪。

    “那就去通报其他人警戒。”

    只得了对方这冷淡的一句回应,龙傲天失望极了,可看着她不容拒绝的眼神,只能咬牙退下了。

    待龙傲天走后,凌月猛地甩袖,将身后冲来的东西冻成冰块,跌落在地。

    冷冷地看着冰中熟悉又陌生的白色小虫子,凌月面无表情的碾碎了冰块,房间中出现了一股纯粹的灵气。

    她毫无波澜的眼中难得出现了疑惑。

    ——一直试图攻击她,这究竟,是什么?

    *

    为了打正道一个措手不及,魔宫的堂主带着众多护法弟子扮成散修分散在群英会举办地的城里,等待南宫寒的好消息。

    可在此之前,他们先收到了巫祈的消息,让他们不等了直接动手。

    虽然有些疑惑,但想到最近好像多了许多的道修,血滴子还是听命,在决赛开始的那一刻带着人出现,并且布下阵法,开始了挑衅。

    “哈哈哈,这么有趣的比赛怎么能不邀请我们呢!”

    不是不对这次来的渡劫期大能凌月感到忌惮,只是巫祈并没有要求他们强来,只要拖住他们一会儿就行。

    站在人群里的南宫寒有些疑惑,不明白他们怎么提前动手了还是说他暴露了……压下心中的各种想法,南宫寒还是按耐住疑惑,打算先静观其变。

    “哼,魔头休要猖狂!”

    “早就发现你们鬼鬼祟祟的了,这下终于出来了……”

    “果然都是狡猾的魔修……”:

    仗着有大能撑腰,一时间年轻一辈的修真者们纷纷开口挑衅,他们身旁的长辈却不像往常那般制止后辈然后自己上,面上仿佛是没看到魔修一样平静。

    凌月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泛起怪异和违和感。

    ——不对劲……

    “师尊莫怕,这些魔修都交给我吧,一定将他们驱逐!”

    龙傲天突然出声,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在凌月没来得及阻止下迅速冲了上去。

    凌月皱眉,正要挥出白绫将这个看不清场合的徒弟拉回来,却发现那些其他门派的高层纷纷出手,她...微微睁大了杏眼。

    ——他们动手的目标,是那些毫无防备的后辈……

    *

    天机阁,太阴门,无情宗……一个个门派跑过去,绯月的神情愈发凝重。

    ——这些门派都被异魔悄然入侵,不少人都被寄生。只要异魔王一发命令,这些宗门都会瞬间沦为异魔的乐园!

    那只异魔王想干什么……

    巫祈拎着那个被寄生的中年道人跟在他身后,见绯月十分严肃的表情,提议道。

    “要不全杀了吧,反正都被寄生了。”

    「不行,这可都是我世界的新生血液,全杀了会对我的世界造成相当严重的影响!修真文明起码倒退数万年啊!」

    绯月还没有回答,世界意识就先吼了。

    巫祈嘲讽一笑,笑它贪心。

    “又想活着又什么都不想失去,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

    「……就、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吗?」

    世界意识也知道自己贪心了,可它忍不住啊。

    “你知道这只异魔王在做什么吗?”

    绯月突然开口了,然后又回答了下去。

    “不但繁衍饲养了那么多异魔将,还研究出变异异魔寄生修真者,几乎控制了整个修真界……”

    “……它是在为进阶异魔皇做准备。”

    「什么!!!我可没有那么多圣人啊!」

    “到时候,我去对付它,就等于是去送菜,连盘子都带不回来的那种。”

    绯月面无表情的继续补刀。

    「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

    世界意识觉得它快要疯了。

    “所以,是该你做选择的时候了。”

    巫祈把手中的人一把丢到地上,微微一笑,美得有些妖异。

    “是选择死亡呢……还是断肢保命呢?”

    此话一出,是良久的沉默。

    「……杀吧。」

    “那气运之子呢?”

    巫祈加大了笑容,微眯的凤眸更显狭长。

    「如果碍事的话……请随意。」

    得到保证,巫祈看向绯月。

    “那么,动手吧,别犹豫了。”

    绯月睫毛颤了颤,打开了折扇。

    “我定了位,一起来一场屠杀吧~”

    巫祈突然昂头大笑,深紫的眼眸泛起丝丝缕缕的猩红,手中出现长剑。

    所到之处,血花四溅。

    ——他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呢。

    绯月挥扇,然后转身离开,身后是一群在火海中挣扎的人。

    ——总要有所牺牲……以小换大,很划算不是吗?

    ——可还是,抱歉呐……

    *

    凌月挥剑,挡过眼前的符咒,然后就是一片冰霜扫过,躲闪不及的人都化作一个个冰雕。

    “师叔你怎么了……”

    “师尊我是你的徒弟啊,为什么要攻击我……”

    “师兄你冷静一点,你在干什么啊——”

    ……

    四处都是质问尖叫声,一道道不敢置信的声音,饱含震惊的眼神。

    仿佛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变了……

    看着乱成一团,开始内讧的道修,魔修们一脸懵逼。

    ——说好的团结一致不离不弃呢?怎么比我们魔修还要散?

    #城里的道修可真会玩儿#

    几个堂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到巫祈的话,忽然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立刻让魔修们退开,守着阵法不破将道修们困在这就好。

    南宫寒一剑劈开攻击,满脸阴冷的向龙傲天靠近,与他战成一团。

    ...凌月因着心中的疑惑,并没有下死手,只是将他们都封在冰中,很快空地上就多了一堆堆冰块,反叛的人无一幸免。

    看了看跟自己徒弟打的不相上下的黑衣人,凌月想了想,没有插手,转身融了一个冰块的头部,想审问一些什么。

    谁知冰块一化,就立刻吐出一片蛛丝直冲凌月,凌月一个反手扫落蛛丝并打碎了冰块,里面的修真者瞬间陨落。

    魔修们看到这一熟悉的幕,都忍不住后退一步,眼中闪过惊恐。

    血滴子想了想,开口道。

    “前辈最好小心点,被蛛丝碰到会被瞬间吸成人干,太危险了还是把他们都杀掉吧。”

    “你说什么,那可是师尊啊……”

    “是不是你们魔修干的干掉,快让我师叔变回了啊……”

    “你们太卑鄙了,竟然让我们自相残杀……”

    ……

    血滴子这一开口,那些惊魂未定的道修们就仿佛找到了目标,一个个的都激动起来。一盆盆脏水泼的魔修们都怒了,要不是畏惧凌月这尊大佛在,他们估计剁了对方的心都有了。

    ——真是他们干的就算了,可这明显是赤果果的污蔑啊!他们还怀疑上次魔宫被袭是他们道修干的呢!

    凌月沉默,看着这一群冰块蹙眉不语。

    她没有动手,却在犹豫的一瞬间发现眼前寒光闪过,一群冰块瞬间碎成了渣,一片灵气溢出。

    两道身影显形,魔修们仿佛低头行礼。

    “恭迎尊主!”

    其他人把目光放到巫祈和绯月两人身上,扫过那一堆破碎冰块,他们的眼神和表情凶狠的可怕,激动的甚至举起法器冲了上去。

    “还我师尊/师叔/师弟/师妹……”

    有些杀红眼的巫祈勾唇一笑,摆出了挥剑的姿势,却被绯月先一步阻下他们。

    “都冷静一下,你们的长辈都被异魔寄生,早就已经死了,留下的不过是被异魔操控的躯壳罢了。”

    “骗人!”

    没有人相信,眼看场面要再次失控,一直沉默的凌月发话了。

    “都安静!”

    凌月在道修中还是很有威信的,其他修真者被这冷漠的声音拉回神志,红着眼咬唇不语。

    凌月这才看向绯月。

    “道友,能将你知道的都说一遍吗?”(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