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踏天争仙

《踏天争仙》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 不退一剑

    月舞门主身后就是正在汲取信仰之力的方荡,月舞门主无路可退,也丝毫不像退。

    月舞门主深吸一口气,压下正在不断沸腾的气血,手中的弑主剑被她轻轻松了松,重新攥紧,她的虎口已经被震裂,鲜血顺着剑柄流淌到了剑身上,滴落在尘土之中。

    林盛太守双目微微眯起,目光盯在了月舞门主手中的弑主剑上,眼中闪现出一丝羡慕而贪婪的光芒。

    “好剑!外面的世界到处都是这么强大的兵器么?”林盛忽然说出的一句话,叫月舞门主闻言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即道“你知道外面的世界?”

    林盛笑道“无限向往,从我开始生出灵识起,就希望走出这个世界去外面看一看,就像是一个被困在蛋壳之中的鸟雀,期望展翅翱翔一样!”

    月舞门主巴不得林盛跟她多说几句话,“那你可知外面的世界和这个世界有什么不同?”

    “我听说外面的世界,每一个人都很强,困住我的这一方天地,限制了我们的修为,外面的世界却没有这个限制。”

    月舞哈哈一笑道“你或许根本不知道,你所说的这个困住你的蛋壳却是保护你的唯一屏障,外面的世界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美好!”

    林盛则双目微微一闪,脸上依旧充满希翼“没关系,哪怕我只是一只蝼蚁,走出了这个蛋壳就会被人一脚踩死,我也愿意,这是自己选择的道路!”

    此时正在抽吸孔非脑后的信仰之力的方荡不由得看了林盛一眼,这句话他听起来非常耳熟,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曾说过同样的话语。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不论是善道还是恶道,最终的目标都是自己的梦想之道,修仙之途没有对错之分,更没有善恶之别,有的只是谁能率先找到自己的道。

    “别再跟她废话了,她在消耗你的时间!”此时虚空之中传来淡淡的声音。

    这声音着实使得方荡还有月舞都是微微一惊,空间神通?

    这个虚空大手的世界更像是一个低武世界,顶天了的修士也就是御风而行,得到了无名神附体的孔非也不过就是稍稍动用一点点世界之力,这力量连阻止此时修为丧失的方荡都做不到,可以想见微弱程度。

    当然这在孔非和这一界人的眼中,却绝对是天大的神通了。

    但此时这说话之人没有现身,声音却近在咫尺,显然是动用了空间神通藏身起来。

    能够动用空间神通,这个家伙在这一界几乎可以横行无阻了。

    月舞门主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而方荡也闭上双目开始加速抽取信仰之力。

    “我还需要三分钟的时间就能将信仰之力全部抽光!”方荡的声音淡淡响起。

    月舞门主微微点头“我帮你撑过这三分钟!”

    “三分钟?啧啧,看来咱们还能再谈上两分钟,杀你,用一分钟就足够了!”林盛太守嘴角微微翘起,眼中却凶光叠灿,一副准备吃人的饿狼模样。

    月舞门主呵呵一下,伸出大拇指抹了一下嘴角上的鲜血,使得嘴唇变得艳红起来“你大可以来试试能不能杀得了我!”

    “自信的女人最美丽,我突然发现我喜欢上你了!我会抓住你,我会叫你从今之后只屈服在我的身下!占有了你,一定会使得我修为提升一个层次!”林盛双目精光爆闪,喉咙中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双手手臂上开始有无数的蚯蚓般的血管鼓起攀爬一直上升到了头颅双眼眼角。

    此时此刻,林盛浑身上下的气血全都灌注进了双掌之中,两只手发出艳红色的光芒,将周围的一切都染成血一般的颜色。

    林盛伸手就朝月舞门主抓来,这样的一双手,威力比真正的金铁更加可怕。

    此刻月舞门主可以选择避开,但她若是避开了,必然将身后的方荡

    显露出来,月舞门主没有任何退避的余地,哪怕从气势上一看就知道这双手所携的威势强大无比,不可匹敌。

    此时的月舞门主双目倏地变得冷漠起来,所有的光彩全部消失,呼吸也开始变得沉重起来,似乎一呼一吸之间就是宇宙的生灭过程。

    收敛了所有的精气神,月舞门主掌心之中的弑主剑陡然之间开始发出轻轻的铮鸣,这把弑主剑自从被方荡打造出来,就只认方荡一个主人,从未二次认主,但现在,弑主剑已经和月舞门主产生共鸣。

    月舞门主对于剑法并不精通,也没有强大的修为支撑花哨的剑术,所以,月舞门主的剑简单直接。

    刺!

    一剑刺出,不是刺向林盛的手掌,而是直奔林盛的脑袋,好似月舞门主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到那打向她脑袋的焰光闪烁的手掌一样。

    林盛双目微微一眯,月舞门主这一剑,一往无前,毫无避讳。

    这是要同归于尽!

    月舞门主心怀必死之心,虽然没有恢复修为,但气势如海,一剑出天地寒。

    林盛此时无论从任何角度上来说,都能碾压月舞门主,唯有一样,那就是必死之心。

    林盛眼瞅着剑尖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原本拍向月舞门主的手掌不得不中途改变方向,一掌拍在了弑主剑身上。

    嘭的一声巨响,弑主剑被林盛拍得剧烈颤抖。

    月舞门主手掌上的血肉瞬间化为肉糜,鲜血碎肉喷溅般的震飞出去,只剩下露出森森白骨的手还攥着弑主剑剑柄。

    弑主剑兀自跳动不休,带动着月舞门主的手臂剧烈的震颤摇摆,空气之中传来铃铃颤音,久久不绝。

    林盛眼角处缓缓裂开一道红色的裂痕,鲜血从中流淌出来。

    这一剑,他若是拍晚一点点,他的你这只眼睛就不用要了,甚至这一剑会贯穿他的脑袋。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