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踏天争仙

第一千零七十章 我从凡间一路攀登而来

    方荡专注在手中的扇子上,可惜这件宝贝每天只能使用一次,不然方荡还真想马上就再试一次。

    这个时候方荡的脑海之中响起一个声音来,“这种小儿科的东西也值得你如此?如果你愿意入我教门,你就可以逆转生死,甚至你转时间也完全不是问题,这种只能向前跳跃一刻钟的东西实在是不值一提。”

    方荡好久没有听到涅槃这好听无比的空灵声音了。

    方荡一笑道:“逆转生死或许了得,逆转时间更是了不起,但叫我低头入你教门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天底下好东西多得是,如果每一样都要我低头的话,我岂不是再也直不起腰来了?”

    涅槃叹息一声道:“你是没有遇到一件叫你无论如何都必须要逆转时间的事情,等你遇到了,你就知道如何做出取舍了!”说完涅盘的声音再次沉寂下去。

    方荡眉头微微一皱,但随即就将那不安的想法丢在了脑后,未来的事情他现在管不了,他能做好的就是当下的事情。

    方荡尝试再次将真实之力灌注进手中扇子内的骨龙兽内丹中,骨龙兽的内丹再次如长鲸吸水一般的将方荡的真实之力吸收了进去。

    当方荡不断灌注真实之力达到了之前灌注的程度的时候,扇子发出一声轻鸣,随后方荡无论怎么灌注真实之力这把扇子都不再汲取半点。

    方荡了然,这把扇子显然有个极限,同时还有一个好处,究竟是可以将真实之力存储起来,需要用的时候随时施展,这就避免了这把扇子需要灌注大量真实之力启动时间太长的缺点。

    方荡将自己的神念灌注进这件法宝之中,逐渐沟通那颗骨龙兽的内丹。

    紧接着方荡如同进入了一个奇怪的世界。

    如同渔网中的世界一样,一个个方荡从未见过的生命在这个世界之中游弋,他们不是鸟不是兽也不是鱼,更不是人族妖魔蛮族,这些生命看上去智慧都不太高,大的宛若一颗星辰,小得则如灰尘米粒。

    方荡身形一动从原地离开,随后就看到自己原本所在的位置上有一头宛若星辰般大小的巨龙,其实说是巨龙有些勉强,这东西不过是有些像龙而已,更像是一条长了毛的蛇,甚至连蛇也称不上,因为这东西看上去或许和蚯蚓线虫之类的更接近。总之这东西方荡没见过,更没有见过这么大的!

    这自然就是骨龙兽了,从这个名字就知道这东西介乎于龙与兽之间,只不过方荡一时间也无法将线虫和兽联系在一起。

    就在方荡仔细欣赏这头看上去就叫人感到一万个不舒服的宛若星辰般大小的骨龙兽的时候,在骨龙兽身后忽然出现一头更加庞大的巨、物,这东西似乎是一个球,但他实在是太大了,方荡的位置能够看到大部分的宛若星辰般大小的骨龙兽全貌,却只能够看到这个东西的万分之一,所以,根本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样子,方荡能够看到的就是这东西足以吞掉星辰般大小的骨龙兽的大嘴而已。

    骨龙兽显然猛的一惊,然后骨龙兽在方荡的视野之中忽然消失无踪,彻底没了踪影。

    而那张大嘴咔嚓一声合在一起。

    这张大嘴一合产生了巨大的气浪和声响,方荡直接被掀飞出去。

    或者说是感觉自己被掀飞出去了。

    方荡毕竟不是真真正正出现在这里,这里的一切不过是骨龙兽的记忆片段罢了。

    那巨、物显然相当不爽,但也无可奈何,发了一顿脾气后慢吞吞的游走而去,过了足足一个时辰,骨龙兽再次重新出现在了原本的位置上,摇头摆尾的似乎很是得意。

    方荡知道,这是骨龙兽在时间中穿梭跳跃。

    显然,这骨龙兽应该是能够控制穿越时间的多少,而不是他现在这样只能固定的穿越一刻钟的时间,完全无法驾驭。

    如果能够驾驭穿梭时间的多少,只要提前探知敌人的路线,就完全可以伏击对方,出其不意将其击杀。

    当然更大的用途还是逃走,一旦遁入时间之中,对方根本就无从追击,这可远比遁入空间裂缝之中要安全得多。

    这把扇子对于方荡的意义在于一条性命!

    如果方荡遇到了万分危急完全无法避免的危难的时候,这把扇子就是救命稻草,叫他躲开危难。

    方荡决定明天要再尝试一次,看看能不能找到驾驭穿越时间的办法,如果能够驾驭穿越的时间的话,那么这把扇子的意义就更加非同小可了!

    方荡在这里抱着扇子一脸欣喜,在湖边却又另外一个女子擦干了眼泪,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

    身为一位七成真实境界的真人,那怕她是一位女子,都不是轻易能被打败的。

    红苕妙仙痛哭一场后,宣泄了心中的情绪,慢慢找回了自己。

    此时的红苕妙仙脸上没了以往的那种烂熳表情,取而代之的是冷冰冰的寒气。即便阳光温煦的照耀在她的脸上依旧无法驱散这股阴霾的寒意。

    红苕妙仙似乎在一瞬间变了一个人。

    不久之后,红苕妙仙掌心中有一团火焰燃烧起来,被焚烧的是一身银白色的长袍,看上去做工精致非同凡响,这原本是红苕妙仙为方荡参加五界聚会准备的,花了她许多心思,现在这身衣袍显见是用不上了。

    ……

    聚仙斋的一座高山上,四周云气蒸腾,一株老松张牙舞爪迎风而立,五张青石石桌摆在五个方位,围成一圈。

    石桌边上此时已经坐了四位真人,这四位真人每一个都气势不凡。

    青石桌上并没有什么菜品,只有清茶一盏,缓缓冒着袅袅香气,与四周的云气融合为一体。说不出的意境潇洒。

    “不知道这个洪洞世界究竟怎样!”化毛世界的一位秃顶真人一边走着一边低声说道,这位真人身上气宇轩昂,浑身上下透出一股说不出来的凌厉气息,如果在凡间的话,这种气息就是那种土匪头子天王老子特有的匪气,这人名叫秃鹫,乃是化毛世界的界主,也被称为血灭真人,一向心狠手辣。

    在他旁边是有器世界的界主,锦公子,身形宛若孩童,一张面孔却说不出来的帅气,充满英气,一身宝石绿的团花暗纹锦袍穿在身上,更是衬得他宛若一件工艺品般精致。不过他的面容总是冷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一次我们邀请他来聚会为的不就是摸摸洪洞世界的根底么,若是够强,那么我们可以跟他合作一起完成一些任务,带带他们,帮助他们成长,若以后能够成为盟友就更好了。”锦公子说话的时候一张面孔相当的僵硬只有嘴巴上下在动,宛若木偶一样。

    “若这个洪洞世界不堪造就呢?或者说这个洪洞世界的界主性格不太讨喜呢?”一位老者伸手捋了捋花白的蓬松胡须,开口说道。

    这老者是谷神世界的界主酉阳真人,他和化毛世界的血灭真人完全是两个极端,浑身上下都被白毛包裹,一张脑袋上如果不开口的话,就只能透过雪白的眉毛看到一双苍老迥智的眼睛。

    “哈哈哈,酉阳老头,这还用问么?上次来到咱们周围的那个世界潜力不俗,但界主却嚣张跋扈,最终还是你最先出手将其击杀,随后带头屠灭了那个世界的上下所有真人。”

    说话的是个身材高瘦,浑身上下挂满了一颗颗的不知名的圆环的妖族男子,他是幽光世界的界主凌日真人,他晃动掌中的圆环,桀桀轻笑道:“先不说洪洞世界的实力如何,若洪洞世界的界主是个不识趣的,自然还是先灭掉了安稳一下。毕竟实力差一点可以慢慢成长,但和我们尿不到一壶去,却又住在我们旁边,绝对是我们的心腹大患!”

    四名洪洞世界周围的界主简单的几句话,就基本上议定了接下来面对洪洞世界的态度和未来行事的方式。

    他们已经如此配合了数万年,彼此之间早就已经心照不宣。

    但究竟如何,还要看到洪洞世界的界主之后才能下定论,他们每一个都有近十万载的寿元,无论是智慧还是眼力都已经达到了看穿一切了然与胸的地步,他们有自信,洪洞世界的界主方荡只要一来到这里,一刻钟的谈话他们就知道这个洪洞世界的界主究竟和他们是不是一路人,一个世界的界主往往代表着一个世界的行为方式,如果界主他们觉得不行,那么这个世界就和他们不在一条路上。

    就在此时,四名界主纷纷扭头看向唯一一条通往这里的小路,一个身影缓步而来,慢慢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观察和判断从这一刻已经开始,第一眼是最重要的,四位界主每一个都很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第一眼的印象对于他们来说,甚至能够左右他们以后的判断,所以他们都非常郑重的,非常仔细的观察方荡,解读方荡。

    今日的方荡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一身淡蓝色的袍服,称不上飘逸,但也并不寒碜,衣服怎样对于一个真人来说实在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就算方荡赤条条的出现在这里也没什么关系。

    四位界主更重视的是方荡的内在。

    方荡身上有着一众特有的自信,这种自信眼前这四位界主并不陌生,如果一位真人诞生于凡间,经历了四个世界,都是人中龙凤,甚至到了道镜界中也是一界之主的话,那么这个人自然而然的会带着这种能将天地踩在脚下的自信。

    不过,细细观察咀嚼之后,四位界主都敏锐的发现在这种自信之中,还有一些特殊的东西,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应该是年轻的锐气?

    如他们这些活了近十万年之久的老人要说什么没有暮气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不管身体有没有衰老,岁月都叫这四位界主伤痕累累。

    本来他们并不觉得自己身上有这种暮气,在他们看来自己还有许多许多的光阴要走过,暮气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存在于他们的身上。

    但此时此刻,见到方荡的一瞬间,他们清楚地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那种在坟墓中埋了几万年的朽烂的味道。

    四名界主此时都是一愣,齐齐望向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这种奇妙的感受。

    四名界主在打量方荡的同时,方荡也在打量四名界主。

    和四名界主的想法相同,方荡也要看看这四名界主是不是和自己能走在一起,就算彼此不能成为朋友,至少也不应该是敌人,毕竟在这里并不似巨树三层世界中诸多世界间要侵占对方的地盘来壮大自己,很多时候一个世界光是完成神卒派发下来的任务就已经焦头烂额了。一个好的邻居,那怕是一个老死不相往来的邻居才是尚未在这里站稳脚跟的洪洞世界最需要的。

    方荡目光扫过四位界主身上,瞬间游走一圈。

    血灭真人周身血气翻涌,这是个性格粗犷下手狠辣的家伙,并且看他的目光就知道他一定有一些非常阴损的特殊爱好。

    锦公子面目冰冷,生人勿近,一看就不好相处。

    酉阳真人老而弥坚,一双眼睛之中智慧如海,这是个不容易被打动的人,也是最容易改变的人,智慧越深者越明白利害关系,明白了利害关系,就最容易按照利害关系来做取舍,而越是智慧渊深之辈,越坚定自己内心的看法,轻易不会动摇。

    凌日真人是妖族,面目模糊,方荡只能大概透过滚滚妖气看到他的尖刻的面容,方荡不好判断凌日真人的性格,也不想草草做出判断!

    “诸位久等了!”方荡一笑拱手道。

    四名界主中酉阳真人呵呵一笑道:“我等也是刚刚才到,方界主快快入座!”

    方荡当即来到空着的那张桌子前坐下。

    酉阳真人看着方荡呵呵一笑道:“方界主的模样甚是年轻啊,不知道方界主如今寿有几万载?”

    其他三位界主也用审视的目光看向方荡。

    其实不管如何,今天这五界聚会说白了就如同一场面试,四名世界要看看自己是不是接纳洪洞世界,而是否接纳就在于方荡回答他们的问题后他们以方荡回答的内容来做出判断。

    其实酉阳真人早就有了几个固定的问题,以往也曾拿出来询问其他世界,可谓驾轻就熟,但今天,酉阳真人却换了问法,因为酉阳真人一见到方荡就被方荡身上那种年轻的朝气给吸引了,同时也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身上的暮气,这么说吧,如果他们是沉入西山之声最后一线余晖的太阳,方荡就是那刚刚从山边露头的初生朝阳,方荡是光芒万丈热力无穷,而他们则日薄西山勉强射出一律红霞,两者之间的差距就有这么大!

    若非要对方荡做出判断,决定自己世界的走向,从而细细观察,若是平常相见,酉阳真人还真就看不出方荡和自己有这种天差地别的差距。

    他心中有疑问自然要马上问出来。

    方荡看向四位真人关注的目光,即便秃头血灭真人举起茶盏轻饮香茶,目光依旧在他身上,显见这个问题这些真人很是关注,方荡有些不明所以,年龄难道还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方荡认真想了想后道:“我的具体年龄我自己也不知道了。”

    听到这句话,四位界主齐齐点头,这说明方荡寿元也有几万载之多了甚至更多,以至于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怎么也快有一百多岁了吧!”方荡补充道。

    噗……

    正在喝水的血灭真人第一个喷了!

    其他三位界主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方荡。

    本就阴恻恻的幽光世界界主凌日真人怪笑一声道:“方界主你跑来拿我们寻开心来了?我们问你问题,你就如此应付我们?”显见凌日真人有些动怒了。

    酉阳真人也面色不太好看,问题是他问的,方荡一上来就是这个态度,给他的印象非常不好,糟糕透了。

    锦公子依旧面无表情,但一双狭长的眼睛稍稍眯了眯。

    方荡皱眉道:“应付你们?我为何应付你们?我洪洞世界初来乍到,最需要的就是熟悉这一界,慢慢成长,最不希望的就是与诸位邻居结仇,一个年龄而已我为何要欺骗你们?”

    方荡说的是大实话,他真不知道自己有多大,另外,方荡也确实需要一个安稳的环境,他并不知道其他四个世界的根底,贸然和四个世界不知道究竟有多么强大,在这里盘踞接近十万年的世界开战对于洪洞世界来说,无异于找死。

    酉阳真人最擅长看人,他此时眯着眼睛仔细观察方荡,随后做出判断,迟疑的道:“你真的只有一百余岁?”

    方荡一笑摇头道:“总之应该不到二百岁就是!我实在不明白你们为何关注这个。”

    “那你诞生在那里?巨树世界三层世界么?”这么年轻就能到这里,显然只有这么一个答案,其实即便直接诞生在巨树世界三层,想要达到这里也绝对不是区区一百多年就能够做到的,当初他们每一个进入巨树世界二层都耗费了至少五六千年的光阴,耗费上万年也不是不可能,但以酉阳真人的智慧也想不出还有别的可能。即便是这个可能也足以叫他感到震惊了!

    方荡闻言摇头道:“我从凡间一路攀登而来!”

    山巅云海之中陷入在一片沉默中,云气舒卷,从青石桌上缓缓流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