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去你的渣攻弱受[快穿]

第29章 饮料

    景池是被人吵醒的, 这让他有些呆愣, 毕竟退休之后已经很少有人敢大声吵他了。

    “喂!山礼,快醒醒了!比赛就还剩半个小时了!你再不起就别怪爸爸不顾父子情谊,把你塞行李箱直接扔到篮球场上去!”

    景池:谁家的小兔崽子这么闹腾?

    “别睡了!快起床啊啊啊啊啊啊啊!”

    景池抬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将那个还在拼命摇晃自己的人一把推开, 坐起来, 皱着眉烦闷道:“别吵。”

    “嗷!摔死爸爸了!”

    景池看向地上坐着的人, 明明就一20来岁的小屁孩, 还一口一个爸爸自称,他瞥了对方一眼没搭理。

    小屁孩从地上爬起来, 又开始拉他:“没时间发呆, 走了!去给机械学院的那几个小子点颜色瞧瞧。”

    景池被强行推进洗手间, “赶紧的,尿个尿就走人!”

    然而景池却在看到镜子中那张奶里奶气的脸时, 瞬间愣住了——窝草这人是谁!

    皮肤这么白也就算了, 左边竟然还有一个小酒窝?!

    “……”景池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表示无话可说,就是隐隐觉得那颗当攻的心受到了伤害。

    两分钟后,景池忍着头疼出去, 脸色苍白的厉害。

    对着镜子抓头发的千里明瞥他一眼, “你脸怎么这么苍白, 尿个尿还把元气给尿没了?”

    尿个瘠薄。

    景池忍着胃里翻滚的欲望, 他这明明是刚接收了太多原主的记忆, 有点吃不消。

    千里明抓完了头发, 扔给他一件衣服,“赶紧套上,走了。”

    景池瞅着对方满头的发膏,“涂这么厚不油么?”

    对方甩了甩头发,“还成,妹子就喜欢这样的!”

    行吧,是他不懂潮流了。

    景池套上衣服跟着前面锃光瓦亮的人出去了,然后在记忆深处翻出这本的剧情。

    这本书的男主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有轻微洁癖,某次夜里寂寞难耐,到酒吧喝酒,结果喝了别人下过料的饮料,碰巧被原主撞见。

    渣攻特喜欢男主的脸,当即二话不说将人救下,然后带到了酒店。

    被人下料的男主意识不清,被渣攻扒光洗净、吃的渣都不剩。

    有洁癖的男主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身上有别人的痕迹,忍受不了,立马跑进厕所洗澡。

    渣攻看到他的举动以为对方是嫌自己脏,十分气愤,将人按在卫生间又酱酱酿酿了好几次,还拍下了男主无数张双.腿.大.张的照片。

    以此作为要挟,命令男主身体里含着东西去上班、开会,还要求他随叫随到,否则就把他的照片发给他公司的员工。

    男主反抗不了,就这么成为渣攻的一个泄~欲.工.具,很多时候男主还在开会就被渣攻打断、威胁,让他立即过去。

    男主无法,只能丢下众位高层,开车前往渣攻指定的地方。然后被对方在床上这样那样,百般为难,不断羞辱。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在这样一次次的羞~辱中,男主竟然爱上了渣攻,为他深陷和沉沦。

    但是,男主的公司很快出现了问题。

    于是在渣攻又一次给男主打电话,要求他立刻过去的时候,男主看着公司堆积如山的文件和不断动荡的股票,第一次迟疑了。

    渣攻对男主的顺从已经习惯了,突然被对方反驳,十分愤怒,问男主什么意思,昨晚明明还张着腿求他cao,今天就翻脸不认人?

    然后不等男主说话,便挂了电话,将男主的luo.zhao发了出去。

    因为这件事,公司董事会将男主赶出了公司,男主想重新去找工...作,却发现他的照片早就在业界内传播开,成了人人嘲笑的对象。

    这对一向高傲的男主来说,几乎是灭顶的打击,甚至有之前根本瞧不上的人来问男主一夜多少钱,甚至想对男主用强。

    这一幕被渣攻看到,渣攻以为男主背着他和别的男人搞在了一起,于是将男主拖回家,囚禁了起来。

    每天不停对男主进行各种各样的惩..罚,让男主痛不欲生、几近崩溃。

    男主承受不住这样的折磨,在又一次被男主玩..弄后,整个人高烧不退、脱水休克,几乎挂了。

    而在学校参加活动的渣攻却忙着和男生玩暧昧。

    男主等人等不到,只能一遍遍把自己往地上砸,知道将凳子摔散架了,挣脱出来,强撑着最后一丝清明打了120.

    渣攻回家发现男主不见了,气到爆炸,到了医院第一件事就是拔了男主的针头,不顾他的感冒发烧,将人再次锁了起来。

    这一次还没收了男主的手机。

    然后渣攻继续去和别人约pao。

    等渣攻回去的时候,男主已经陷入重度昏迷,这时渣攻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将人送到医院进行抢救。

    最后男主被救了下了,但是却已经彻底烧坏了脑子,他不再有洁癖,也不聪明、不高傲,每天傻乎乎地冲着人笑。

    却独独害怕渣攻的靠近,只要对方一靠近,男主便会哭的缩成一团。

    渣攻见到男主这样,终于开始醒悟,悔恨自己不是个东西。

    最终的结局中,男主就像是终于摆脱了沉重、繁琐的俗世,没有无穷无尽的黑暗再去困扰他,独自活在自己纯净的一方天地中。

    渣攻也彻底忏悔,每日帮傻了的男主穿衣、喂饭,陪他看电视、讲故事。像是照顾大宝贝一样,将人捧在心上。

    温馨、感人的仿佛这是个正能量故事一般,充满了讽刺。

    那么聪明而完美的男主就这么被祸祸成了个傻子,正能量你麻痹。

    景池回忆完剧情,觉得这个渣攻比临严还要恶心,好色、强jian,恶毒、出轨,简直就是一个烂人标签大集合。

    呕。

    看完之后就跟吃了屎的感觉一般,别提有多烦了。

    但是幸好,景池吐出一口气,望着绿色的篮球网和球场上追逐的少年,幸好,现在一切都还没来得及发生。

    他也不会允许这一切发生。

    ……

    学校内,一年一度的篮球杯正在火热进行,今天要进行对决的正是材料学院与机械学院。

    篮球场上的少年们正在热身,刚投进一个三分的陈音看到远处走来的奶油小帅哥,冲他招手:“山礼,快来,就等你了!”

    景池冲人比了个ok的手势:“好,来了!”

    材料学院和机械学院的横幅早就拉开,啦啦队也已就位,篮球网外围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热闹的厉害。

    景池朝周围看了一眼,歪了歪头:“这么多观众?”一场篮球赛而已,至于吗?

    千里明摊手,看傻子的眼神:“篮球杯半决赛,4进2,观众能不多吗~”

    景池毕竟不是土著居民,了解到的细心没那么细致,平白收了白眼也只能“哦”一声,无辜地抿了抿唇。

    旁边一个女生见状激动地捧心,低声呐喊,“天哪,快看阿礼左边的那个酒窝,夭寿了,每次看见都会被他可爱到~”

    可爱?

    景池想到自己在镜子中看到的那张奶里奶气的脸,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请收回你的称赞,谢谢。

    众人听不到他满身心的拒绝,继续热热闹闹的讨论。

    “真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天天打篮球还那么白的,羡慕。”

    ...

    “材料学院的流川枫,当然要白要帅!”

    “超级紧张,今天可是4进2啊,祈祷材料学院能再夺得一筹。”

    “放心啦,阿礼说过要拿下篮球杯给自己当生日礼物的。”

    “你们想好怎么给他庆生了吗?”

    “一个月前就想好了。”

    “嘘!篮球赛要开始了,不要说话了,专心看球。”

    景池没想到原主的人气还挺高,竟然会讨这么多女孩子喜欢,微微惊讶。但他没时间再分心,在球场站定之后,便专心投入了比赛。

    两边队长互相握手,站在发球点等待哨声一响,立即向上跳跃,两具年轻的身体在空中舒展开,伸长了手臂手腕一转便将球拍走。

    队长信石不负众望抢到了球,传给陈音,陈音反应迅速,立即带球上篮,机械学院的队员也不是吃素的,瞬间就过去将陈音围住。

    陈音见状一个假动作轻晃,将球传给了大后方的景池。

    对方队员没料到陈音会突然后传,防守空门瞬间暴露出来,景池见状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轻轻一跃,一个三分,空心进篮。

    瞬间,场上立马响起了欢呼声,以及啦啦队整齐划一的:“材行天下,料定乾坤,阿礼最棒,阿礼最强!嗷~~~”

    对方队员骂了一句“该死”,抢了篮球赶忙往回跑,然而队长信石早就站在对方篮板前等待防守,千里明紧盯对方11号球员,不留给敌人任何传球的机会。

    紧密盯防了一阵儿,对方带球队员无法,只能硬着头皮投篮,材料学院的队长信石看到这挑了挑眉,1米95的身高轻轻一跃,将球截杀了回去。

    球传到景池手中,景池看着围攻上来的敌方队员,勾着唇角的笑意,假动作一晃,过了两人,强势带球灌篮。

    两球连进,比分拉开,士气大增,材料的啦啦队不遗余力,“山礼山礼,我们爱你!”

    除了因为大意被对方抢了两次篮板之外,后面景池又勇夺两球,拿下4分,哨声响起,裁判判分。

    第一节结束,比分9:5.

    景池一边走一边懒洋洋地和队员击掌,拿着水猛灌了几口,喉结跟着上下滚动,汗湿的头发在阳光下不时反着光。

    喝完水丢了瓶子,景池掀起球服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腹肌暴.露在空气中,人鱼线沟壑明显,引得周围的小姑娘们不断捂嘴吸气。

    然而福利只发放了一秒,便瞬间消失,白色的队服重新将美好的rou体遮盖。

    性感到炸裂。

    偏偏那张脸却长得又白又奶,说话间左脸颊的酒窝时隐时现,瞧上去无辜极了,撩人而不自知。

    休息了会儿,景池漫不经心地往啦啦队的方向瞥了一眼,可爱的女孩子们立即激动地朝他挥手。

    景池舔唇角的动作顿住,冲她们眨了眨右眼,一个电力十足wink杀就这么送出。

    因为他这个举动,场上瞬间又沸腾了一波。

    队长信石打趣他:“行了别骚了,赶紧打赢了比赛一起撸串去。”

    “ok。”景池挑眉,“这场的mvp需要让让你吗?”

    信石气的瞬间想打人,“老子需要你让?!”

    行吧,那就各凭本事咯。

    景池没再说话,目光肆意的划过篮球场,懒散而放纵,却又不肯在哪处稍作停留。一派游戏人间的做派。

    然而啦啦队的窃窃私语却画风完全不同:

    “阿礼的眼睛度数是不是又涨了,看个东西都要眯着眼。”

    “应该是晚上又偷偷和千里明打游戏了吧,熬夜使人眼小。”

    “可是阿礼近视了也好看,真萌。忍不住想吸一口。”

    ...“……”

    休息时间一过,双方队员又投入了下一个回合中。

    高大的梧桐树枝繁叶茂、好如华盖,阳光从叶子的间隙洒下去,晕出一个个光点,风一吹,光斑便跟着晃动,跳跃在绿色的篮球网上。

    应和着场上奔跑的少年和周围奋力的呐喊,映出独属于青春的颜色。

    这场半决赛厮杀在45分钟后落幕,材料学院毫无疑问的挺进了决赛,球队队员和啦啦队、观众一起合影,景池叼着mvp的奖牌笑的十分欠揍。

    拍完照,景池看向自己的队友们,摊手:“一不小心又拿了个mvp,客气啦,各位。”

    陈音、信石:“……滚。”

    ……

    打完比赛,不讲究的男孩子们连澡都懒得冲,直接去校外撸串了。

    撸完了一个个浑身散发着孜然的清香,互相嗅一嗅,美的不行。

    千里明:“我觉得我身上现在散发的大概就是男人味了。”

    信石也闻自己的队服,但总觉得哪里不太对:“是不是还差点什么,得再出点汗才行?”

    “我觉得不是。”陈音摇头,一脸认真:“大家喝酒的时候太稳了,大概往身上洒些,来点酒气就真man了!”

    千里明闻言一副醍醐灌顶的模样,“哦哦对,我怎么没想起来这个!电视剧里的古惑仔都是这么来的!”

    说完立马张大了嘴,往自己衣服上不停喷气。

    景池不懂他这种行为的意义,惊诧:“这是干嘛,喝多了上头了?”

    该不会以为自己是鲸鱼,得喷喷气才符合他的形象?

    千里明呼哧呼哧用力喷气,憋的脸红脖子粗的,闻言鄙夷道:“你是不是傻,咱们喝了酒嘴里都是酒味,正好别浪费了,往衣服上哈一哈,衣服不就自带酒气了嘛!”

    what?

    “智障吧你?”景池觉得好笑,转头看向信石和陈音,想问问俩人千里明是不是喝傻逼了。

    谁知一扭头,却见那俩也低着头努力往衣服上喷气呢。

    “……”妈的,一群智障。

    四个人喝的有点飘,明天就是周末,几人又都是本地的,景池索性打了个车,一个个把他们送回家。

    千里明和信石家离学校最近,送完了那俩再送陈音回去的时候,坐在后排的陈音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倒在景池身上。

    景池不喜欢醉鬼,瞥了人一眼,将肩膀上的脑袋一把推开。

    谁知对方还挺坚持,被推开之后又爬过来倒在了景池腿上,嘴里还责怪:“躺一下怎么了,你就这么对喝醉的爸爸吗?”

    景池闻言翻了个白眼,得,这群人醉了还一个个都想做他父亲。

    然后伸手将人的嘴巴和鼻子全捂上,等把对方彻底憋清醒了,问他:“现在谁是爸爸,说!”

    陈音被他按着头起不来,抬眼瞅着对方左边脸颊那个酒窝,被萌的心里一动,赶忙掰开景池的手,喘着气求饶:“阿礼爸爸,我错了我错了。”

    阿礼爸爸?怎么这么耳熟……嗯?阿里巴巴!!

    景池被这个称呼噎到说不出话。

    然后将人一把推开,送回座位上:“滚滚滚。”

    陈音被他噎住的模样逗得笑个不停,“阿礼,伯父给你起这个名字的时候是不是找人算过,知道这名能大火?”

    景池凉凉瞥他,“乖仔,我刚刚就给你算了一卦,你将死于话多。”

    嘴里说着威胁的话,可那张奶里奶气的脸和若隐若现的酒窝从上到下都吐露着萌,可爱死个人!

    陈音笑嘻嘻地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哎呀,父子之间不要这么严肃嘛~”

    说完两手揪住景池的脸,“来,笑一个给爸...爸瞧……嗷!你竟然敢对爸爸下黑手!……嘶嘶,疼,疼疼疼!休战休战!我错了……你是爸爸还不成吗?”

    休战之后,出租车内终于恢复了平静,陈音一边揉自己青一块紫一块的手臂,一边倒吸凉气,“我说你可真够狠的阿礼!”

    景池懒得理他。

    对方犹在不满,嘟囔:“明明瞧上去那么可爱,跟块小年糕似得,动起手来可真要命!”

    这年糕是夹心的,豆沙馅!

    差评,退货!

    陈音将自己的手伸到景池面前,露出那片红紫:“你看,我回去怎么跟我哥交代!”

    景池这就不懂了,男孩子之间打个架有什么可交代的:“实话实说呗。”又不是开裆裤时代了,真新鲜。

    “实什么话啊!你就害我吧!”陈音皱着眉,唏嘘:“我哥管我那么严,比我爸都厉害,如果知道我跟人打架肯定要罚我不能吃饭,还得写检讨!”

    啧,那可真是喜闻乐见。

    对付熊孩子,就该这么来。

    景池瞬间对他哥产生了点兴趣,戏谑:“你哥这是想把你当妹妹养了吧?”

    “嘿!什么话!”陈音听这个就不乐意了,可瞅着对方奶白奶白的小脸蛋,立马又在心里原谅了对方,“我倒是可以把你当妹妹养,小奶礼~”

    景池闻言翻了个白眼,第12次对自己在这个世界的长相产生不满。

    辣鸡长相,可去你的可爱吧!

    陈音继续揉自己的胳膊,对景池解释:“我觉得我哥可能是对自己严格惯了,所以才会对身边的人也要求这么高,虽然他挺疼我,但我从来都不敢惹他。”

    景池心里不以为然,表面配合:“哟,这么可怕。”

    陈音打了个哆嗦,撇嘴:“真的超级可怕!!”

    唏嘘完又将胳膊伸到景池面前,无赖道:“所以这个你要负责到底,不然我会赖着你一辈子。”

    “……”景池抬手在眼前的胳膊上打了一下,“负责你个头啊,你又不是女孩子。”

    陈音“嗷”的一声捂住自己受伤的手臂:“完了完了,我感觉我胳膊断了……”

    “……”啧,戏可真多!

    ……

    最后在陈音的无赖纠缠下,景池跟着对方回了家,找到跌打药后认命地搓热了给人推拿。

    陈音被他按得龇牙咧嘴,整个眼眶都疼红了,含着一汪泪儿望向天花板,倔强地不让里面的液体流出来,质问:“阿礼,我的胳膊还在吗……我怎么完全感知不到它了?”

    景池嗤笑出声,安慰对方:“好着呢,一块肉都没少。”

    陈音将疼出来的眼泪逼回去,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生无可恋:“……真他妈疼,你到底是给我活血化瘀呢,还是趁机报复呢?”

    “我没你这么无聊。”景池被他这话气笑,脸颊上的酒窝瞬间显露出来,衬得他贼可爱,起身跟人告辞:“行了,天快黑了,我回家了。”

    陈音闻言却一把抓住他,不可置信、万分受伤:“你就这么走了?”

    景池居高临下瞧着他那副委屈小媳妇的模样,好笑:“不然呢?”

    “你还没对我负责到底呢!”

    “……”景池又不能真娶了他,无奈道:“那你说你想怎么着?”

    “我想……”陈音说着突然发力,将毫无防备的景池一把拽到床上,趁人还没反应过来,动作迅速地骑到他身上。

    然后低头在小年糕奶白奶白的脸上亲了一口。

    景池被这柔软的触感震惊到,本想反抗的动作一僵,愣在床上。

    这特么什么套路?!

    陈音看他呆愣住的表情,被对方萌出一脸血,翻身下了床,叉腰大笑:“...哈哈哈哈乖仔,看到没,这就是父爱。”

    父爱?

    您可拉倒吧。

    景池颇为无语地从床上坐起来,然后惊讶地发现陈音身后正站着一个人,脸色冷的不行。

    景·流氓·池在好看的陌生人面前说不出脏话,默默将到嘴边的几个字咽了回去。

    陈音尤不自知,得意的继续:“阿礼,虽然你打了爸爸,但爸爸却不忍心打回去,所以只好选择了心疼地亲亲你。”

    景池沉默了一瞬,善意提醒:“……你身后有人。”

    陈音闻言一怔,望着对方左脸颊上好看的小酒窝,捂着心脏垂死挣扎:“你在骗我对吗?”

    身后却传来一道冷到极点的声音:“陈音,你今天晚上不用吃饭了。”

    陈音立即绝望了,转过身去瞧门口那个身形颀长的人影,苦笑:“哥,你今天下班怎么这么早?”

    对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面无表情地补充:“睡前交2000字检讨给我。”

    2000字?!

    陈音这下连苦笑都维持不住了。

    景池瞧着他们兄弟二人之间的互动,视线肆无忌惮地黏在陈音哥哥那张好看的脸上,目光中充满了欣赏。

    对方似乎发现了他的目光,掀起眼皮冷冷瞧回来,没有表情的面庞冰冷而俊美。

    一冷一热的视线在空中相交,瞬间碰撞出强烈的电流。

    景池从床上站起来,主动打招呼:“您好,我叫山礼,是陈音的同学。”

    穿着白衬衫西装裤的男人,长腿翘臀窄腰,衬衫的扣子全部整齐扣好,全身上下除了手和脸,一点多余的皮肤都没有露出。

    可莫名的,景池却觉得对方像是一颗成..熟的蜜..桃,散发着甜美的香气,性感又诱人,在不断地撩拨着自己。

    “你好。”门口的男人冷声回他两个字,惜字如金,然后似乎意识到自己太冷了,补充:“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吧。”

    景·老狐狸·池笑的乖巧,露出左脸颊的小酒窝,又奶又甜,衬的整个人无辜又清纯:“好啊,谢谢您。”

    心里却在想,这么强烈的禁欲气息,再加上面瘫这一条,是本书的男主陈熙本人无误了吧?

    他倒是没想到陈音和陈熙竟然是亲兄弟,书中可是从未提到过这一点啊……

    有趣。(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