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重案战鹰

第461章代为传拳

    这一天,老师傅将高翔叫到他家,终于告诉了他的真实姓名叫蒋龙。

    他讲他去m国办事,要很久才能回来,让他好好练功,问高翔:“你是否愿意做我干儿子?”

    高翔十分高兴,对这个神秘的老师傅敬仰有爱戴,马上答应,拜他为干爸。

    蒋龙乐呵呵地笑着,再授了一门太极口诀,并说:“过一段时间我有个叫袁敏的朋友要来云州办事,你从他好好学习下太极拳吧!至于你能消化多少,瞧你造化了!”

    高翔满心欢喜,点头称是,送干爸离开云州。

    工作之闲暇,xíng jǐng韩梦也从父辈手上学过太极拳,缠着高翔比试练习,韦紫凌、黄涛和胡雄伟也刻苦训练武当太极,从强身健体转而琢磨拳理。

    鲁帅继续他的霸道散打训练,加入特战小组思维。

    一周后这天周日上午,高翔在离蒋龙家不远处的江边练功,有个体型中等穿着兰色西装的中年男子站在附近旁观。

    那中年男子看了一会儿高翔练拳,在他练完后,发出喝彩声。

    高翔发现他后,连忙回礼:“打得不好,显丑了!”

    那中年男子亮了一下太极起式,高翔马上知晓原来是高手!

    高翔行礼问道:“请问这位师傅尊姓大名,能否给我指点一下?”

    那中年男子笑答:“我叫袁敏,学习太极三十年了,从你的拳功来瞧,也许与你有点缘份呢!”

    那中年男子可能觉得练得还算中规中距,所以也没有进行点评。

    未教拳之前,他先给高翔讲了一番道理。

    他说:“陈氏太极拳的一路拳是养功夫的拳,通过一路拳的练习可以将全身的关节打开,可以提高身体、肌肤的敏感度,可以充分体会太极拳中意动气行神随的妙处,可以充分体会内、外三合的诸多要点,可以明虚实,可以静心气,可以长筋骨,可达周身相随之境,可以成一气九珠之形,而最终达成拳论中所谓的懂劲之境。

    而二路拳却是练功夫的拳,一路拳中的所有体悟,要经过二路拳的强化后,才能具有真正的实战价值。”

    讲完道理后,袁敏开始演拳了。

    看袁敏演拳,高翔才真正的见识了他的厉害。

    袁敏人长得圆鼓鼓的,打起拳来更圆。

    一套拳打下来,他整个人就如狮子滚绣球一般,似是来来回回的在地上打了个滚一般,形圆动更圆,静动、转折、奔突、收发、蓄放无处圆,进时如电闪,转瞬即至,退时胜飞鸿,莫可琢磨。

    转折处如惊鱼之变,力行处似闹海蛟龙;蓄劲稳比山岳镇海,发放震若闷雷惊空;捷如豹奔行,威若狮抖毛;松活弹抖,矢劲弓满,雄威烈烈,崩山陷地,精神凛凛,震人心髓。

    直看得高翔比看到他吃饭时的情形还要震惊。

    太极拳也可以这样打,或者说也可以有这样的威力?

    袁敏为高翔演练了一遍二路拳,让高翔大为叹服。

    他演练的实际上是陈氏的新架二路,共有七十一势。

    拳架创自有太极第一人之称的陈发科。由陈发科传于李宗师,又由李宗师传给了袁敏。

    袁敏演完拳后,见高翔看了个目瞪口呆,心中非常自得,把高翔叫了过来,开始为高翔介绍拳架的来历和自己的师承,并告诉高翔他与他干爸是很好的朋友。

    这次他干爸从m国打电话过来,请他代为传拳,他答应了下来,但只教十五天。

    在这十五天时间里,高翔能学多少是多少。

    以后的东西就只能等他干爸回来后自己教了。

    当然高翔如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是像以前一样可以随时电话联系他,到他的家里去,然后他给高翔解答。

    其实武术这个东西,并不是将一套拳练会了就功夫上身了,必须要经过名师不断的给予指点才行,这在行里叫做猫劲或改劲。

    一般练武的人,每练一段时间后,都要到老师那里去,再随师傅练上一段时间,由师傅将没有练到的部位或劲力给指出来,或者将练错的地方改掉。

    蒋龙当初给高翔留下袁敏的电话,就是为了让袁敏给高翔改劲的。

    改劲不教拳,这在武术圈里是可以广泛接受的。

    袁敏能答应蒋龙替他教十五天拳,说明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还是相当深厚的。

    而袁敏预计,十五天,也基本上刚好够高翔学会拳架,自己更深得练拳心得,并不会传出去。

    而等高翔一学上拳,袁敏是大呼上当。

    高翔有系统辅助,有了以前一路拳的基础,这次学起新架二路拳来,是得心应手,几乎是袁敏在前面演过一遍后,他接下来就能学会。

    在韦耀武案后一段时间无大案可办,高翔丢下武馆事务,一天竟能学二十多招,三天时间,一套拳学完了。

    看着高翔有模有样的将七十一势从头打到尾,除了拳意和功力上还有些不足外,动作上竟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缺陷。

    袁敏在边上气得直喘粗口气,心里暗暗哼哼,这爷俩一个老谋深算,一个人小鬼大,这次我老袁可是要吃大亏了。

    心里是既恨又爱,恨蒋龙给他下了个大套子,他是想用十五天时间将自己三十多年的太极拳心得全都折腾给他的干儿子啊!

    而袁敏心里却又对高翔喜欢得不得了,能用三天时间将自己的这套二路拳架子学成这样,那是十分难得的人才了。

    有许多拳招中应该注意的要点,根本就没等自己说出来,他楞是通过看,自己学了去了。

    当下心中打定了主意,既然高翔有这个天赋,自己就一定要chéng rén之美,剩下的十几天时间,只要高翔能理解,自己就能教多少教多少,绝不藏私。

    大不了将来向蒋龙耍个赖,把高翔认为自己的徒弟,反正高翔虽然是先跟蒋龙学功夫的,但他既然已经认了高翔为干儿子,那么师徒的那层关系就算没有了,正好由我来捡这个便宜。

    接下来的十几天时间,袁敏一面发泄着对蒋龙的不满,一面认真的教高翔更多的东西。

    他发泄不满的方式非常直接,那就是出去买菜时什么好吃买什么,是什么贵买什么,反正这些钱都是蒋龙的,自己一点也不心疼。

    饭菜做好后,继续发泄,每次将桌上的所有饭菜都一扫而光后,他心里对蒋龙的恨就能得到一点补偿。

    而高翔在这十几天里也是跟着他大饱口福,吃到了他有生以来从未尝到过的美味佳肴。

    而他教高翔的东西渐渐地向形而上的东西转化,重点教导高翔要明拳意。

    他要高翔在发力时要打出抖意、投意和透意。

    对于抖意他解释的非常简单,就是想像手上沾了水时将手上的水抖下的动作,在掌法中和个别的拳法,用力要像抖水一样,并说这也就是松活弹抖中的抖,练太极拳必须要有这个抖意,才能打出震劲,伤敌内脏。

    用到这个劲意的主要是梢节也就是掌、拳劲。

    而投意,是指冲拳或推掌时,要像投铅球一样,将这个意远远的抛出去。

    这个意主要用在劲力的运行过程中,有了这个意才能把人打起来,才能把人打飞,这个劲也是透意的一种,是透意的基础。

    而透意,是指力量到达到劲点着到敌身时,要有一种如木棍入水,如针透纸,矢箭穿过靶子一飞而过一样,打透敌人的身体。

    有了这个意,才能把敌人的气打散,集中力量内伤敌之局部,造成最大化的打击效果。

    另外太极拳的每招每式,都有各自不同的意境,而这些意境一般都蕴含在了拳招的名称之中,所以在练拳时还要对照着每一个招式的名称,将这一招的意境想像出来,打出来。

    听了袁敏的这些话,高翔就有些懵了。练拳就是这样,招易学,意难通。

    别看高翔只用了三天时间就把拳架子学会了,但真得想要把这些拳意都融入到拳招中时,却是用光了后面的十几天时间,才算初步掌握到了一些奥妙。

    在这十几天的时间里,袁敏不断的给高翔举各种形象的例子,不断的给他做示范:“正确的是这样的,这样打就不对了,要是这样呢,也不行,必须这样。”

    真可以说是反反复复苦口婆心。

    高翔也不负袁敏所望,别人可能要一两年才能摸到的东西,高翔楞是凭着极高的悟性和不断的想像模拟,找到了拳意,摸到了门。

    当到了第十五天头上,袁敏要走时,高翔已经对抖、投、透三意有了初步的领会,学会了掌握招意的方法,下步就是自己不断的研悟了。

    十五天时间相处下来,两个人的感情已经变得非常深厚。

    他知道袁敏教给他的东西都是真东西,是袁敏多年的练拳心得,尤其是袁敏的一趟二路拳打下来,完全开阔了高翔的眼界,知道了自己练拳的方向,这对高翔而言是无比重要的。所以他对袁敏是由衷的感激。

    而袁敏,虽然还没有与蒋龙谈收高翔为徒的事,但他心里已经把高翔当成自己的亲传弟子了。

    有这样好的天才弟子,自己不能把他带在身边随时好好教导,实在是莫大的遗憾。所以他心里倒有些不想走了。

    但他当初定十五天之约时,也是因为自己有些事情要处理,又不能不回去。

    所以他心里早就拿定了主意,回去之后,一定要立即给蒋龙打电话,把这件事给定下来,迟则生变啊。

    就在两人的依依不舍中,分别的时候到了,高翔一直站在门口目送袁敏离去。

    1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