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续弦太子妃

第101章 101

    过年这天, 明珠早早的就被太子亲自叫了起来,梳妆打扮, 因是春节,倒是不用穿厚重的礼服, 也不用带凤冠。明珠便挑了一套漏金绣凤凰云锦袍,下身便是束腰月华裙,夹杂着金银线的渐变月华裙行走间, 光芒璀璨, 熠熠生辉。

    白桃替明珠梳头, 发丝挽了起来, 发梳蘸着头油将发髻梳理的油光水鉴, 没有一丝毛乱的地方,明珠的额头生的漂亮,饱满,弧度圆润, 发际线十分的协调,额头正中央有一个美人尖儿。

    “簪这个。”太子挑了一枚赤红宝石金凤凰衔东珠簪子亲手替她簪上,竟稳稳当当的。凤嘴上的东珠正好垂落在她的美人尖儿上。

    明珠照着铜镜,这样的发髻和首饰叫她看起来压下去了面相的稚嫩,倒是显得成熟些来。她的肌肤生的极好,雪白细嫩,丹桂只替她浅浅的扑上了一层茉莉细粉, 整张脸显得又腻滑了几分, 嘴巴点上鲜艳的口脂, 她整个人便透出些艳色,十分的明丽,与太子站在一起,年纪显得相差不是那么的大了。

    在太子面前转了个圈圈,月华裙裙摆飘荡开来,明珠笑吟吟的:“好不好看?”

    太子温暖干燥的手指抬起了明珠的下巴,轻轻的摩挲一下,两个人挨得很近,甚至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音,太子用手将明珠艳丽的嘴唇轻轻的抹了一下,唇瓣的颜色就浅了些,不是那么的正红,比起方才来,衬托的明珠脸颊更加粉嫩,好似一朵独自幽幽,快要绽放的花儿。

    “好看。”太子放开了明珠小巧的下巴,改成牵着明珠的手,两个人要先去暖心阁给宣元帝磕头。

    守门的小太监通报的时候,宣元帝正好梳洗好,坐在炕上,目光看了一样炕上小几上摆着的红包,便正襟危坐,等着太子进来。

    太子和明珠两个人走进内室,水磨青石板上摆放着两个蒲团,太子拉着明珠在蒲团上跪下,结结实实磕了三个头:“儿臣给父皇拜年。”

    明珠也依葫芦画瓢的给宣元帝拜了年,宣元帝笑的合不拢嘴:“起来吧,来这是父皇给你们的压岁钱。”

    说完将小几上的红包拿了起来,分别递给了太子和明珠,明珠先看了太子一眼,见太子毫不意外的接着,忙谢过宣元帝之后,也双手将红包接了过来。

    过年给红包的皇帝,真是接地气,她喜欢,笑眯眯的将红包塞进了荷包里头,宣元帝见她这样,对这个儿媳妇越发的满意。

    徐耳指挥着小太监搬来了椅子,太子便拉着明珠坐了下来,问宣元帝:“父皇用早膳了没有?儿子可是还饿着呢。”

    听太子这么说,宣元帝立刻就露出了关切是神色,忙问太子:“小容想吃什么?朕叫小厨房做来。”

    “上些点心就行,儿子又不挑食。”太子随口一说,俊俏的样子带着漫不经心。

    明珠就看穿了太子的小心思,什么不挑食,上点心不就是专门挑自己喜欢的吃。不过这样的日子,大部分人来赴宴的时候,都是极少喝粥吃流食,免得三急,如厕次数太多不雅。

    “照着朕平时吃的早膳,挑些容易做的上来。”宣元帝就当没听到太子的话,径自吩咐徐耳。

    徐耳偷偷瞟了一眼喝水动作停顿的太子,忙忍笑着弓腰下去吩咐。

    明珠有些坐立难安,宣元帝可是她公公,坐在一起吃早膳……这怕是不合规矩,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太子见她手捏着帕子,有些紧张的样子,便朝明珠安抚的笑了笑,示意她不用担心。

    早膳很快端了上来,有一碟肉末烧饼,饼上撒着黑芝麻,烤的很香。一笼三丁小包,鸡丁肉丁笋丁调成的馅,鲜嫩清甜,一碟金糕卷,这是太子喜欢吃的,带着甜丝丝的味道。还有拳头大小的蟹粉狮子头,紫姜片、凉拌的海带丝……

    待早膳端来之后,宣元帝...便招呼两人来一同吃,太子拉着明珠的手,等宣元帝坐了下来之后,太子站在宣元帝左边,用筷子夹了一个三丁小包放到宣元帝碗里。

    明珠明白了,这是做儿女的替父亲布菜,她立在宣元帝的右边,也拿起筷子来,伸向蟹粉狮子头的时候,太子开口说道:“那清炒菠菜看着新鲜,父皇肯定喜欢吃,夹那个吧。”

    父皇也不看看自己身上越来越肉,还想吃狮子头?太子盯着宣元帝越来越圆了脸颊,目光清冷。

    筷子便转了个方向,明珠乖乖听太子话,脸上带着乖巧的笑容,夹了一筷子菠菜给宣元帝。

    谁说他不喜欢吃肉的,要是不吃肉,他怎么可能长得这般魁梧雄壮,宣元帝丝毫不顾自己身上的肥肉,颇为自得的想。然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明珠一眼,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听话呢,当年他都是听媳妇的话儿。

    太子又连夹了几筷子荠菜,白灼鱼丸,海带丝,都是些太医叮嘱过的,叫皇上平日多吃的菜,才放下了筷子。

    宣元帝有些愁眉苦脸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碗,满满当当都不是自己喜欢的,养的儿子一点也不贴心。

    明珠被这父子俩逗得有些想笑,宣元帝有气无力摆摆手,叫太子和明珠坐着一块儿吃早膳。布上几筷子菜,心意尽到了也就够了,两个孩子都是孝顺的,他打心眼里高兴。

    两人坐在宣元帝的下首,太子先给明珠加了一个肉末烧饼,这烧饼饼皮酥脆,内陷鲜香,是明珠喜欢的口味。明珠也动手给太子夹了一块金糕卷,两个人默契十足的样子被宣元帝看在了眼里,又欢喜又心酸,小容现在可就差个儿子了。

    最好头胎生儿子,皇太孙嘛,第二胎生个香香软软的小公主,女孩儿贴心。

    等三个人吃完了早膳,重新漱口之后,又坐着闲聊了一会儿,时郡王、易郡王、安郡王和靖郡王才携着各自的郡王妃,来跟宣元帝磕头拜年。

    他们进来,看到太子和太子妃,丝毫不觉得意外,太子住在东宫,离得近,哪怕往年他们在宫中的时候,也是不能在太子前头拜年的。就算比太子先到,也是被引到偏殿休息而已。

    大过年的,宣元帝看着几个儿子也高兴,等他们磕头之后,笑着叫他们起身,也赐了坐,然后说道:“天乾宫有伶人,我们大老爷们说话,你们几个女儿家家的也不爱听,去看伶人表演吧。”

    徐耳忙唤来一个伶俐的小太监,将几个女眷领到天乾宫去,小太监在前面引路,明珠走在最前面,几个郡王妃离她有半步之遥,不紧不慢的跟着。

    几个人女人之间,最能聊得就是胭脂水粉,这样的话题也是最安全,不出格的。

    “臣妾听闻太子妃腊八节施粥,这样心善之举,若有机会,太子妃打发人送个信儿来,我家王爷旁的虽没有,米面却还是有的,也能同太子妃一般,尽一尽孝心。”开口说话的是白诗,她笑容温婉,自从她的父亲没有了实权之后,便低调了许多,这番话便是有向太子靠拢的意思。

    用宣元帝的名义施粥,太子做得,其他的皇子却是做不得。

    明珠听罢,脸上同样带着笑,说道:“若是机会,一定通知四位弟妹。我和太子都盼望着,以后不再有赈灾,施粥的机会,那才是真正的……国泰民安。”

    冉贞的目光闪动,她自是听出了明珠话语里的意思,也听出了明珠说这话时候奇怪的语气,带着点怀念,仿佛真的能有百姓吃饱穿暖,国泰民安的时候。

    这太子妃,倒是天真的厉害,这样的事情,怕是连皇帝陛下都不敢想。只是,她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好像在发光一样,她不由得想到了祭天时候的太子妃,还有自己丈夫怅然若失的表情。

    那种强压在心头上的失落和求而不得,叫她看出了端倪,想必之前京城里疯传的...,四皇子看上许明珠这件事儿里头,四皇子,倒是动了几分真心。

    冉贞神态自若,就算看穿了自己丈夫的心思,却没有任何的心情起伏,四皇子的为人,算的上是一个良配,她只要把持住自己的本心,两个人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过一辈子,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只是她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若她是太子妃,她很想知道,她与许明珠,谁能做的更好。郡王妃,没有她施展手腕的地方。

    冉贞在心中惋惜着。

    天乾宫很快就到了,几个人落座之后,便有专门管教伶人的太监捧着单子进来,毕恭毕敬的递给明珠,她略翻一翻,花样倒也不少,唱戏、舞蹈、杂耍都有。

    明珠挑了一支舞蹈,便将单子递给时郡王妃,她点了个杂耍,也将单子递了下去,等点了四个节目,那太监便接过单子弓腰退了出去。

    太监宫女鱼贯而入,奉上热茶、点心、坚果和果干,明珠才吃完早饭,肚子并不饿,只喝了口茶。

    最先上的是舞蹈,这样的天气,舞女穿着纱制的裙子,层层叠叠,跳舞的姿态十分的美妙,身体柔若无骨,配着舞女如花似玉的相貌,真是十分的吸引人。

    一舞之后,明珠拍手称赞,给了赏赐,倒是叫几个舞女惊喜不已。才看了舞蹈,没来得及看其他的杂耍,便有小太监来通报,太子和四个郡王来各自领着自己的媳妇。二皇子三皇子和五皇子则是去拜见自己的母妃,四皇子跟在太子身后,一同到奉先殿上香。

    原本曾经亲密无间的兄弟两个人一路上默默无语,各自在自己的母亲牌位面前的香炉里上香,磕头。

    走出奉先殿的时候,四皇子嘴巴张了张,好似有话要说,见太子牵着明珠的手,神色淡淡的样子,又将话咽了下去。

    两个人回到了东宫,明珠从荷包里取出宣元帝给的红包,拆开来,却是两张纸笺,第一张是单子,布料首饰应有尽有,第二张却是盖着宣元帝内库私印,上面写了给太子妃压岁钱六万六千两白银。

    “这单子,又不是银票,难道去父皇内库取银子吗?”明珠对照着阳光,想要看出朵花来,太子将自己的红包拆开,里面只有一张同样是盖着私印的六万六千两压岁钱,顺手就递给了明珠。

    “要是缺钱了,就将这单子给徐耳,徐公公会将银子送到东宫来的。”太子不以为意,他自己有一把宣元帝私库的钥匙,这压岁钱就是父皇高兴了,给的。

    明珠将三张单子都收了起来,没一会儿就是午膳时间,等用过了午膳,又小憩了些时间,才重新梳妆打扮。过年的宴会要等到下午的时候,举行宫宴的大殿已经整理妥当,桌子椅子摆放的十分的整齐。

    最先由太子领着官员勋贵向宣元帝祝酒,待宣元帝喝完这杯酒之后,明珠又领着命妇再向宣元帝祝酒,往年的时候,是向皇后祝酒的,偏偏宣元帝废了皇后,他在明珠起身的时候,就声音洪亮的说了,他替元后喝了这杯酒。

    元后,是太子的亲生母亲,宣元帝登基之后立刻就追封的。

    若问明珠过年是什么滋味,大约就是一个字,累。

    等宫宴散了,众人先跪送宣元帝离开大殿,又等着太子先走,才按照品级退出了宫殿。

    明珠站在台阶上,出了大殿,外面的寒风一吹,喝了酒之后透着粉色的脸颊便觉得清醒了些。太子低声问:“冷?”

    “有点儿,大殿里烧着地龙,出来便有些寒凉。”明珠倒是实话实说,太子接过白桃手里捧着的狐狸翻毛斗篷,替明珠披上,雪白狐狸毛围着明珠粉白的脸颊,竟显得她的脸颊有种晶莹剔透之感。

    太子牵着明珠的手,两个人相携离开,姿态很亲密。

    戾王站在台阶上,远远的看着明珠仰着头对太子说了些什么,虽然看...不清太子的表情,却有种太子该是很宠溺的感觉。那种氛围,很亲昵,叫他想起了他小时候,见到父皇和母妃相处的样子,似乎也是这样。

    “太子和太子妃看着真恩爱。”从大殿出来的百官和女眷也远远的看到这样的画面,不知道是谁感叹了一句。

    恩爱?戾王眸子深沉,他希望赵司容和太子妃越恩爱越好,最好如胶似漆,浓情蜜意,就最好不过了。(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