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我是蓝染

第六十章 缘

    随着那身形挺起身体,一心这才从对方仿佛戴着白骨头盔的背影看出来者的身份。

    “这家伙是?”一心的脸上除了谨慎,还有惊讶,但在彻底明白对方的底细之前,姑且只能暂时如此判断:“漆黑色的……虚?”

    当志波一心小心翼翼地猜测,同时对方也开始扭头往他所在之处望去。随着对方的假面渐渐暴露在一心的面前,一种令人莫名不详的感觉油然而生。

    “哈……”这是漆黑之虚突然张开嘴巴,但却在一心以为对方开口的时候,猛地开始原地嘶吼起来,那种怨恨一切的声音,毫无疑问,的确是虚没错了。

    原本还不能感受到的灵压,带着虚特有的恶心感随着对方的嘶吼开始爆发出来,那份灵压,哪怕是一心这样的队长都能感觉到压力。

    “原来如此……”

    “全身漆黑……”

    “身上的洞也用什么塞着……”

    “不过,这灵压绝对是虚没错!”

    就像死神本能地厌恶虚的灵压一般,虚这种几乎是靠本能的存在,更是厌恶着死神……不不,这样的判断并不对。准确地说,虚是喜欢死神的灵压的,就好像面对那些人类的灵压,死神无疑是比那些高于常人的高灵压者更美味的东西。

    只是,眼前的虚,并非是为了吞食……

    没等一心接着去想,在对方嘶吼了片刻,毫无预兆地就冲了过来,所幸身经百战的一心也在同时本能地抽出了斩魄刀。

    大战一触即发……

    在此之前,投入现世一段时间就杀死五名现世驻扎死神的虚白所能产生的最新数据已经处理完毕,还未等松口气,这家伙很快就瞄准了新猎物。

    “还没结束吗?”银无奈地敲击着键盘,嘴里忍不住嘀咕道:“差不多还回收了吧?今天的份已经足够了,再杀多一些,怕是要出事了。”

    “意外……”东仙要认真地看着不断往上跳的数据,对银的话吐槽道:“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因为这么小心从而那么啰嗦。”

    “哈?”银眯着眼睛,一脸无辜地说道:“怎么看我都是老成谋国之谈吧?”

    “真意外……”

    随着我的声音响起,原本还在互相言语的两人纷纷走了过来:“这不是十番队队长吗?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闻言,东仙要看了一眼屏幕上战斗勇猛的一心,平淡的声音同样有着不解:“并未得到出击报告……”

    “嚯呀~擅自出击吗?这下会出问题吧?”习惯泼冷水的银如此说道,其言语虽然是站在我们这边,但分明能听出玩味的感觉。

    “也不错。”我眯着眼睛,尽量学着银的样子,仔细地打量着屏幕上,这位未来主角父亲的家伙:“意外的收获。我想靠近点看,有办法吗?”

    “黑斗篷。”东仙要虽然不具备创新能力,但论py的能力,却非常的强,只是曾经的一些资料,就能做到复制,让我很多时候都不用再将精力浪费在这种研究上。

    “除此之外,对十二番队的信息屏蔽和模拟假象也要稍微做一下呢!”银回复道,很自然地走到之前的位置,开始敲打键盘,显然这么多年,不仅仅是东仙要对这些杂事有所掌控,连银也完全从原始人的程度变成了未来人的样子了。

    不得不说,这两人从‘有用’的程度上来说,比我所谓的友人不知道要强多少。

    当然,只要有时间,一头猪也能成为知识丰富的猪人吧?

    由此可见,山本总队长的恐怖。

    “那我们快点去那边吧!”我如此说道:“可不能让这场有意思的大戏无人欣赏。”

    “嗨!”东仙要很轻易地便打开了通往现世的黑腔,只是随手拨弄一下。明明是死神,却做到了比虚更精通的程度。

    很快,我们披着能够屏蔽灵压的黑斗篷,来到了鸣木市,但很不巧,战斗的中心似乎已经不在这片区域了。

    “那边的区域是什么?”感受着两股队长级的灵压,我纳闷地问道。

    “大概……”东仙要仔细地思索着,不一会儿就说道:“空座町吧?”

    听到这个,我笑了笑,没再说话,反而迅速地提高瞬步,眨眼就追踪了过去……

    “乒!!!!”

    “可……”只是与对方手上自带的骨刀斩击,一心便被推出了一段距离,借着技巧,几个后跃间才将力道卸掉,可刚刚抬头,对方又像是蚂蟥一般,死死地咬住,完全不给休息或者喘息的机会。

    明明有着虚的外表,却意外地用接近死神的方式战斗,就好像再在一位队长级的死神死斗一般。尤其是虽然没有章法,却意外实用性极强的斩术。再加上明显灵压的碾压性,显然,志波一心被压制了。

    哪怕再妙的斩术和瞬步技巧,似乎也不行的样子。

    正当一心陷入苦战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志波队长??”

    一心回头望去,来者是一位长相清秀,身着死霸装的死神,但他脸上的疑惑却也非常明显:“您在这里做什么?空座町可是十三番队的辖区啊!”

    正常的问候,一直被侵吞的柔弱番队,自然对于其他番队有些愤恨了。尤其是其他番队队长亲自出现,肯定会让十三番队的队员忍不住认为,对方又想要吞下一块地盘了。

    在这样惧怕的心理下,肯定不会发觉一个不主动激发,几乎察觉不到灵压的漆黑之虚,而在身份和地位上,更具有存在感的一心难免吸引到对方的全部视线。

    正处于交战中的一心此时还露着战斗时的表情,看起来让人感到极大的压力,再加上原本就性格软弱,那位十三番队的队员自然在说完话后,小心翼翼地赶来。

    有些事情能够忍让,有些事情哪怕再害怕也要上。不得不说,对方的勇气还是值得嘉奖的。

    但就在一心反应过来自己逾越辖区的时候,那一瞬间的分神又立刻调整从而斩出的一刀,却被躲开。准确地说,连对方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不妙!”因为无法感知灵压的缘故,一心只能靠着肉眼四处看,也因此在发现的时候,对方已经距离那个傻小子很近了。

    这个距离无法救人!

    “快跑!!!”

    一心只能指望对方能够快速地闪开,哪知道,那头漆黑之虚居然在还未接近对方的时候,突然双角处聚集起灵子,在对方刚刚听到一心话语还未反应之际释放出了虚闪。

    下一秒,整个空中爆发出巨大而又呈现血红色的虚闪。

    这一瞬间,整个区域的雨水都被那份热量蒸发,如果不是一心头上还满是被雨水洗刷后的样子,几乎无法让人知道此时还是暴雨中。

    随手擦了擦脸上的雨水,一心皱着眉头嘀咕道:“刚才那是什么?虚闪吗?”

    烟雾逐渐散去,依然和刚开始一样,那个漆黑之虚背对着他,不知道是在耍帅还是其他什么,留在那一动不动。

    “开什么玩笑?那不是虚……”一心喘了口气:“那不是大虚的战斗方式吗?”

    众所周知,大虚一般只会在虚圈活动,偶尔才会出现在尸魂界,但现世这种地方,哪怕是死神,实际上也不愿意来的,毕竟,这里的灵子密度低到让人绝望的程度。只有那些在下层虚圈混不开的废物才需要跑到现世弄点了进化的素材。

    总得来说,能够派来现世驻扎的死神,一般来说,对手都是那群垃圾虚,谨慎一点,几乎可以无伤地混到接替的人到来。通常,这个时间都会是几年到几十年,由此可见,如今这只很可能是大虚的漆黑之虚,它的出现是多么不可思议。

    要知道……一只大虚居然会跑来现世?不是亲眼所见,志波一心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最重要的是……

    趁此机会,一心瞬间跃起,急速来到对方的上空,可依然被对方瞬间接住斩击。

    “哟!你这种怪物不可能到处大闹,却不被尸魂界发现。一定有包庇你的家伙……”一心笑着问道:“是谁在操纵你?”

    见对方毫无交流的样子,一心一边用力将斩魄刀往下压,一边露出了游戏到此为止的淡然:“怎么可能会回答……没关系,无论沉默或开口,都改变不了我要在此斩杀你的事实。”

    话音落下,原本还在压制对方的斩魄刀突然燃起了火焰,浅蓝色的火焰腾起的瞬间,一心的声音再度响起:“燃烧吧!剡月……”

    众所周知,始解、万解是死神超越平常状态的解放,通常始解是2至5倍的灵压增幅,再加上始解后,普通浅打纷纷变成不一样的奇门兵器,以及不一样的能力,可以说是全面变强。

    灵压增强代表基础能力变强,所能施展的能量或力量也会变强,斩魄刀增加的能力,则是战法变得多姿多彩,实战的好帮手。

    就像有的死神那样,普通姿态可能因为灵压不如虚,哪怕始解万解后,灵压也不如,却因为始解万解后的能力克制,反而赢得胜利。

    当然,志波一心这种级别的死神不是那样了。原本普通姿态的灵压虽然达不到瓦史托德级大虚的程度,但远超顶级的亚丘卡斯了。而始解后的灵压……

    如今超越顶级瓦史托德级大虚的虚白恐怕要完蛋了。

    而这个时候,拥有浦原喜助所研究的黑斗篷,再加上微量鬼道后,就能将身影都混入周遭景色的我们就很自然地对可怜的研究品一号伸出了辅助的动作。

    我可不想只收集和下位死神对决的资料便收手。毕竟……

    前前虚王的血肉……

    已经没有了啊!

    想起黑斗篷的原主人,我在志波一心挥下刀后,又一次对浦原喜助表达了感谢。《死神世界》的真.爱迪生。

    “是谁?!!!”

    “躲在哪?”

    “给我出来!!!!”

    志波一心显然发觉到刚才的斩击并不是漆黑之虚只带的骨刀,似乎是发觉到我们的存在了。

    “嚯呀~看来他发现中的不是虚的攻击了哦!”银显然也早已习惯借由黑斗篷后消失的能力,并没有丝毫认为自己会暴露的可能。

    “似乎如此……”我感觉到一心的灵压已经开始难以保持稳定,这点从对方的剡月上所燃烧的灵焰开始摇晃不停就能看出来,到此,即将无法保持始解的志波一心在灵压上即将再度被压制。

    可能……

    一切到此完结了……

    才怪!

    明明熟悉的灭却师灵压在快速地接近,不用想,自然是我关注已久的石田黑崎一族了。

    如果再让志波一心保持始解,甚至万解,恐怕两者很难接触了吧?

    灭却师恨着死神,能够跑来救死神的,恐怕只会是黑崎真咲了,怎么才能让她介入其中,从而让两人结缘,自然需要我费一下脑袋了。

    “走了。”差不多能做的就是这些了,再接下去,说不好越弄越错,很多事情,只需要做个引导,差不多能让剧情随着我的心思走,就行了。

    大势不改,小势可改。

    感觉我好像成了天道了……

    “没关系吗?就这样?”银疑惑地望着志波一心,又往空中站立的虚白望去,显然对虚白还是有些没有信心。这也是正常的事情,毕竟,他还没成为队长前,那位十番队队长就已经浪了很久了。

    “他的万解对身体负担极大,那样的伤势无法万解。”

    “如果被始解状态的队长击败,那实验品也算失败作了。”我回头看了一眼虚白,脑中不断地想象接下来的剧情会是如何,多少有些心不在焉。

    志波一心在始解后,灵压虽然强于虚白,但也达不到太大的程度,更何况……毫无防备地中了我一剑,也不是那么好受的。志波一心能够维持始解,恐怕已经不容易了。

    “不是实验品,请称呼它为‘虚白’。它和过去完成的数百只虚有着天壤之别。”说着,东仙要俯视着下方半空中的虚白,继续说道:“是初次以‘死神之魄’为基础完成的虚。”

    这大概就是老实人不讨喜的地方了……

    即使再怎么尊敬我,依然更倾向于真理,或者说自我的执念。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较真的,毕竟……东仙要也只是我更顺手的工具罢了。

    所以,面对他突然出声的纠正,我自然进行了安抚:“没错……抱歉,要。不过,全身包裹着漆黑的铠甲,内在却是‘白色’,从而取名为‘虚白’……”

    “真是讽刺的名字啊!”

    话音落下的时候,接受命令主动攻击的虚白,与迎敌的一心再度交错从而产生的刀光亮起,又一次战斗开始了。

    就在两者厮杀正激烈的时候,一道蓝色光芒闪过,原本与一心僵持,虚白快要释放的虚闪瞬间被打散。

    第三位演员登场了!

    “灭却师……”为了不必要的解释,我作出了惊讶的表情。

    倒是东仙要的身体开始走动:“计划外情势,予以排除……”

    原本就等着观看下去的我自然在他身后按住了他的肩膀:“慢着,静观其变吧!”

    说实话,我的内心还是有点没底的。但能够看到主角的诞生,也是不错的享受啊!也许漫画中会有,也许没有,可不管如何,至少此时的我说不定能见证一段不错的故事。

    “噗嗤!”原本黑崎真咲还在射箭,却突然放弃,并伸出左手作邀请状,紧跟着被一心弄掉左手的虚白猛地冲过去,咬住了黑崎真咲的左肩膀。

    这一幕太过震撼,不仅仅是志波一心在那里焦急地呼叫着什么,哪怕我旁边的东仙要和银也震惊不已,但和他们不同的是,我直接就是惊吓了。

    万一黑崎真咲现在出了什么事,那之后的剧情还怎么发展?正确的情况,不应该是志波一心在虚白攻击黑崎真咲的瞬间,来一个英雄救美吗?接下来就是狗血的恋爱喜剧?

    要知道,重新培养一个一护,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单单一护那复杂的血脉,就非常难复制了。有剧情前知和没剧情信息来说,可是废脑子和脑袋爆炸的区别啊!

    “很好,抓……到……你……咯。”随着黑崎真咲淡定却又因为疼痛皱起眉头,在她的右手上出现了一把小型的灵子弓,紧跟着爆发产生。

    烟雾很快就散去了,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只有残破不堪的虚白,从虚白的样子来看,显然它被击败了。

    比起银和东仙要的无声,相反,我和志波一心的表情反倒是一致了。

    明明我才是大反派呢!

    死亡后的瞬间,虚白产生了爆炸,超越瓦史托德级大虚的灵压所能造成的爆炸,其余波甚至波及到我这边,所幸只是零点火星和气浪罢了。

    “自爆?怎么可……”东仙要面对虚白的爆炸,似乎难以理解。也对,毕竟,虚白大部分都是过了他的手的,对于后续我加入了前前任虚王最后的血肉,都是不清楚的。因此,虚白的完成度超过了东仙要对虚白的了解。

    不过,很快东仙要就发觉到这一点,在回到虚夜宫后,东仙要就对自认为是自己实验进度掌控不利而愤恨,自然,也愤恨搅局的黑崎真咲,以及实验品擅自将成果与灭却师结合。

    因此,我也对其进行了劝解。因为剧本这样发展,才是我所期待的。空座町……此时,浦原喜助肯定会在这了,之后的之后,一切都会在我所期待的情况下进入正轨,同样,也不再需要我去烦心了。

    灭却师和虚的力量有了……就算死神与携带虚之力的灭却师彼此的羁绊如何了。

    说起来……

    虚白除了‘虚化’的层次乃至最后阶段的‘转移’便会自爆,去除任何信息外,还有个秘密装置,也会让其产生自爆,所幸,看样子并不需要。这种事情,我自然也不会和银以及东仙要说了……

    一个月后……

    瀞灵廷正式认定十番队队长志波一心失踪,志波家族最后的支柱倒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