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沧海纪

第四卷 群龙无首 第八十三章 真相大白

    且说这奔袭而至的暗红色骑兵们,听从指令,兵分三路,绕着中央的敌人围杀而至,出手没几下,眼看中间这貌似牢靠的铁桶阵已经是岌岌可危,将破未破的险要局面,可这边的主帅曹焱,却因为一时大意,被人在乱军之中偷袭,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落下马来。

    在人生最得意的时候,被人一下子从高处打下来,不得不说,这两个人的经历,倒还真是挺像的。

    就见一柄刀身细长,寒意森森的宝刀,突然从人群的缝隙里递出,紧接着,从中霍然蹿出了一个人来,不是别人,正是抓住了难得的机会,一击建功的谢厚胤!

    他披着一身还没来得及卸下的玄色铁甲,手握长刀,跨步到了面前,也不多言,想都不想,便直接往地下貌似被摔懵了的曹焱劈了过去。

    再看曹焱这时候面朝天空,摔倒在地上,那样子活像个被人掀过来的甲鱼一样,没办法,这身厚实的铠甲固然防御力极其强横,可谓是刀剑难伤,但随之带来的问题就是过重,这导致他从马上摔倒在地上之后,一时之间,竟然没能立即又从地上赶紧爬起来。

    中门大开,浑身处处皆是破绽!

    谢厚胤刚才在一边暗中观察了良久,又在心中急速地推演了一番,他知道,眼下必须要拿下此人才行,所以这一下出手,自然是雷霆万钧,绝不留情!

    他很是清楚,眼前这层不知道多厚的铁皮,哪怕是他,这一时半会儿的也砍不开,更别提直接伤害到里面的人了,所以要想立即制服对方,就得从关节处下手!

    因为一个人无论是要做什么动作,首先都是靠着关节来活动的,所以这套全身甲在各个关节处都留有缝隙,为的就是不耽搁马上的骑士们做出大幅度的动作。

    只是各处关节缝隙的上甲片,都被特意地做长了一截,为的是在平常自然垂落的时候,会直接覆盖空档处,整套铠甲浑然一体,让敌人无法伤害到己身。

    可因为曹焱还在地上努力挣扎个不停,这些缝隙自然就露了出来,谢厚胤哪儿会放过这种机会,当下眼疾手快,直接一刀,便朝着他膝盖所在的位置狠狠地砍了过去。

    以他的能耐,这一下绝对能砍对地方,不会落在别处,而就膝盖这一下,他相信,便足以暂时废了一个人。

    就在这形势万分危急的时候,原本倒在一滩泥泞里,正胡乱拍打翻滚着,跟头撒欢的河马一样,毫无一军统帅的威严,可谓是狼狈至极的曹焱,他露在外面的两只眼睛里,突然闪过了一抹狡黠的神色。

    原本还在胡乱挣扎着,想要赶紧站起来的身形陡然一停,他闪电般地从地上往上面飞起一脚,这一下踹出,便带得一股劲风呼啸而去,可见其力量之大。

    虽然因为这套重量不轻的铠甲的阻碍,其实这一脚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但因为事发突然,再加上谢厚胤本就是主动朝着曹焱扑过来的,所以一时之间,他竟然没能完全地避开。

    要说这谢厚胤,那反应也是极快了,哪怕是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候,他仍然非常敏锐地注意到了曹焱那个一副阴谋得逞的小眼神,所以赶紧收刀后退,但也就是堪堪地往后退出了一些,可曹焱那裹着一层甲胄的脚尖,还是擦着他的前胸过去了。

    “噗!”

    谢厚胤一下子没忍住,直接朝着前面喷出了一口鲜血,倒是落了曹焱一身,然后跌跌撞撞地后退开去。

    按说他前胸本有护心镜的保护,哪怕这一脚踹实了,也不该有这般严重的伤势才对,毕竟这曹焱虽然悍勇,而且在战场上拼杀的心机很足,可他也不是什么神仙,哪儿至于擦挂一下就打得人吐血倒退的?

    说到底,其实还是旧伤!

    因为谢厚胤先前在燕州剿灭沥血军的时候,就已经受了伤,而后奔波不停,杀戮不休,伤势进一步加重,也就是最近才总算好好地休息了一些日子,可军中的这个环境,又哪儿比得上自己家里呢?

    身处异地,水土也不是很适应,完全是靠着常年习武打熬出来的厚实底子硬撑罢了,到今天,这身上的伤势也不过就是差不多愈合了。

    按照随军医师的说法,只要不做些扯动伤口的大动作,倒不至于影响己身,但远谈不上痊愈。

    不然临行前,端木朔风怎么会一再地对其嘱咐,让他切莫亲自上阵与人搏杀呢,除开主帅有主帅自己的

    任务以外,其实都是因为这个原因。

    想他们卫国,偏安一隅,默默发展了几百年,好不容易才出了这么一位可以比肩历代名将,声望如日中天,又恰逢年岁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时候,岂可让他如那短命鬼常定方一样,因为区区疾病而离世呢?

    可这病根到底还是落下了,就好像那些曾经的老兵们,年轻的时候那都看着精壮的很,数九寒冬穿个单衫也不觉得冷,可等老了之后,却是全身是病,好像一辈子的病都一起发作了似得。

    忍受不了疾病的摧残,无奈自杀的大有人在,这都是因为年轻时受的一些伤,其实并未真正地痊愈,当时不查,因为毫无影响,可对于身体还是留下了一些损害的,不过是藏得深,在静待一个衰老的时机再发作罢了。

    这一下曹焱是刚巧踢到了他的旧伤处,其实落在他身上的力道也不重,甚至护心镜,肋骨什么的都没碎,只是有一股力量,随之传到了胸口里面,引动了旧伤,导致他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哎?”

    别说其他人了,就连曹焱自己,都没想到这一脚竟然还有如此效果,不过他也是军中人,当下转念一想就明白了,这定然是旧伤复发,当下是颇为唏嘘感叹,这可真是人劫,天劫一起到,前日的因今日的果,你谢厚胤哪怕是有通天的本事,今儿也难逃一劫啊!

    “你上当了!谢兄!”

    曹焱重重地一拍地,打得五指印清晰可见,然后从地上一下子站起身来,手腕一翻,顿时直接拔出了腰间挂着的那把精钢长剑。

    不必多言,这又是顾苍派人特意为其所打造的,其剑身厚实,样子似锏多过剑,但不妨碍它的威力,那绝对是一等一的。

    再看谢厚胤就惨了,这位曾经意气风发,誓要踏破凉国京城的年轻人,用一手拄刀,另外一手捂着胸口,抬起头,望着对面这人,无奈苦笑了一声,然后吐出了两口带血的浓痰,接着问道“你是专门为我来的?”

    此刻,两边带来的人马都各自纠缠在了一起,喊杀声不断,伤亡不停,但却十分有默契地为中央这两个人留出了一块供他们二人站立的空地来,让他们可以不被外界的纷争所打扰。

    曹焱没着急答话,而是先把剑交到了左手上,再将右手伸出,几下就解开了面甲,露出了自己的真容,然后一咧嘴,真诚地笑道“初次见面,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曹焱,幽州的曹焱!”

    谢厚胤闻言,眉头一挑,慢慢地站直身来,有些感慨地道“唉,看来果真是姓许的不顶用啊!”

    无怪他会这么去想,本来他就一直在猜测这会不会是远道而来的幽州军,毕竟其装备如此之精良,战斗力又是如此之威猛,配合又这般的娴熟,想他凉国哪儿还去找这种精兵,不就只剩幽州军了么?

    之所以会特意打上沥血军的旗号,不过就是想动摇自己的心神罢了,可他谢厚胤心如钢铁,又岂会被这种无聊的小技巧骗了,对方再这样一自报家门,他自然就对上了自己的猜测。

    却不想,曹焱重重地摇了摇头,也很是感慨地叹息道“唉,谢兄,你错了,不是幽州军,这是沥血军!”

    谢厚胤闻言,忍不住冷笑了两声,道“呵呵,这时候还要骗我?本将军亲手在燕州将沥血军的旗号从这世上抹去了,哪儿还有沥血军?”

    “也罢,也罢。”

    曹焱这次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他也知道,似对方这样心志坚定之辈,从来都只相信自己,绝不可能轻易地被别人给骗了,故而只能开口解释道“看来还是得让我来告诉你真相!”

    “谢兄当初在燕州打掉的沥血军,的确也是沥血军,但那只是一部分而已,它是由曾经从沥血军退下的一帮老人所组成,而你今天见到的,才是真真正正的沥血军!”

    谢厚胤听完这番言语,猛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甚至连鼻息都粗重了起来,只是这一下子扯动了胸口的伤势,又忍不住闷声咳嗽了几下。

    他之所以如此震惊,是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当初在燕州,他在打扫战场的时候,曾经还甚为疑惑过,为何战死的,都是些老人,很少见到年轻人在其中,当时他还以为是凉国要支撑九军,国内青壮的数量跟不上了,未曾想,竟然是这个原因!

    他不想信,可事实摆在眼前,他却又不得不信!

    “当日,当日。。。。。”他一手捂着胸口,神色几番变化,满脸的纠结之色,完全是硬憋出了几个字,道,“这么辛苦,难道就为了今天请我入局么?”

    他不懂,他真的很不懂,若凉国还保存有这般可怕的实力,为何当时没有早早动用,对方刻意隐瞒了实力,导致他们白白地屠杀了几十万燕州军,甚至导致燕州千万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所以他真的想不通凉国人为何会制定一个这样的计策,这对自家人完全没好处的事做来又是什么意思呢?

    若是当时有这些人,卫晋联军在燕州的战事,可不会进行得如此顺利啊!

    曹焱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也是极为复杂地又讲了起来。

    “说起来,还真是要感谢你,因为若不是你,我也不至于可以了解到这些秘而不宣的内幕。”

    “总之,有人特意让我过来转告你,你的猜测,不过只是一个方面罢了,正所谓无破不立,所有的新生,都是建立在旧秩序崩塌的废墟上,我们大凉处于风云变幻的大时代里,正是需要这样一场惨烈的战争来逼出藏在身体里的暗毒,才能够变得更强大!”

    “其实就算你们想在自己家里当缩头乌龟都不行,这是南地所有人的劫数,躲不掉的,而且你们也有机会赢的,只是因为燕州这一路打得太过顺利,你们太忘乎所以罢了,只要我们大凉藏拙,你们这四方各怀鬼胎,就太难通力合作了!”

    谢厚胤听到这,心神巨震,精神恍惚,已经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他活到现在,此生最骄傲的成绩,原来只是一个被人提前布下的局而已?

    换句话说,他现在一切的荣耀,不过是别人的施舍?

    这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这一切,要他怎么去相信,若是真的相信了,那不就是在否决自己么?

    “你错了!曹焱!我还是可以赢!”

    突然,他一下子抬起头来,目露凶光,再无刚才的迷惑和彷徨之色,他以极其强大的内心,强行压下了一切的自我怀疑,转而挥刀朝着曹焱又猛地砍了过来!

    只要杀了他,这一仗他就赢了,俘虏了这些人,他们大卫也可以更换装备,到时候他还可以驰援其他几路人马,接着再收缩防线,派出使者,联动各方来会,合力进攻,大凉挡不住,他们还是可以赢的!

    曹焱见状,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有几分兔死狐悲的凄凉之意,道“谢兄,真是可惜了,你我二人,皆是局中棋子,本想在兵法上与你一较高下,却不想,我们之间竟然打了一场这样的仗!”

    以他曹焱天生骄傲的性子,被人当做棋子摆弄,不管是谁,都只怕要当场翻脸的,可他虽然只是和顾苍待了几天而已,但其内心,已经被顾苍身上所包含的大气魄所彻底折服,身处局中,虽然很是不舒服,却又不得不服,不得不按照他的意志去做。

    至于凄凉和失望,那肯定是有的,因为向来孤傲的他,终究还是没能堂堂正正地,靠着自己的实力,在兵法,领军等等能力上,与对方畅快地一决高下,双方在今天,在这处被人故意设计出来的战场上,其实是极不平等的。

    没有用到什么妙到了极致的战术和兵法,也没能留下什么足以被后世铭记,乃至于反复推演,学习的经典战例。

    他赢的其实不算光彩,自然也就不会开心,像这样一个足够强大的同龄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对手,此生错过,再难有机会,只可惜,自己没能出身在燕州。

    不过,就算真的在燕州,他也必须得败吧,毕竟这是那个人的意志,他违抗得了么?

    一切的一切,好似突然就没了意义,这就是他们这些得知了自己命运的棋子的直观感受。

    试想一下,假如你得知自己的命运,其实只是被一只拥有无上威力的大手给安排好的,他还告诉了你一切的后续发展,你会开心么?

    最起码,他曹焱不开心,哪怕那个人给他安排的,是极其光明璀璨,甚至也是他曾经所追求的未来,可他看到心心念念了很久的对手,被玩弄成这个样子的时候,免不了,有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感伤。

    “闲话少说!”谢厚胤怒吼一声,“你给我纳命来吧!”

    曹焱深吸了一口气,他在想,或许,在此刻,一切都是假的,唯有战斗,才是真的。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