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篮球之超级进化

第372章 我又不是小学生

    圣诞大战的安排就像早有预谋的一盘棋,这让人再度质疑亚当萧华对联盟的控制。

    骑士对勇士,这是去年打进总决赛的两支球队,圣诞大战安排在一起无可厚非。

    其他对战分别是:凯尔特人对火箭,热火对湖人,雷霆对马刺。

    数一数,等于说是把战绩靠前的球队全部强行捏到了一起,联盟的用意很明显了,要赶在圣诞节这天给球迷献上一番饕餮盛宴,将球迷都留在电视机前,抢夺其他赛事的观众群体。

    圣诞大战前,湖人有一小段休息时间,沃顿不是斯隆或者**维奇那种强势的教练,他甚至比斯科特还要随和,干脆给球队放了两天假,大家自由活动,只要不离开加利福尼亚就好。

    球员们对于即将到来的圣诞大战本来就很期待,比赛在即,也就没心思跑出去玩了,所以基本上都自觉地回到训练馆加练。

    期间元青山到勇士主场看了一场比赛,勇士队在奥克兰市,并没有超出加利福尼亚州的范围,所以不算违约。

    这场是勇士对凯尔特人,算是两支球队在圣诞大战前的热身。

    勇士以3分的微弱优势拿下了比赛,但他们整场打得都很累,凯尔特人铁血特质越来越浓厚了,勇士每得一分都要花费比平时多三倍的力气。

    高强度的比赛下,科尔担心球员受伤,所以严格控制了主力的上场时间,只要风向不对,立马换人。

    赛后元青山把库里约了出来,二人乔装一番,准备去奥克兰城边的酒吧坐坐。

    这是元青山选的地方,库里只管迷迷糊糊的跟着走就好了。

    酒吧门口有两名身材魁梧的保镖把手,元青山亮出一张卡片,保镖这才放行。

    “什么情况,你是这里的会员?”库里诧异,身在洛杉矶的元青山怎么对奥克兰这种会所式酒吧这么熟悉?

    元青山神秘一笑,搂着库里的肩膀推门进去。

    这儿外面看起来是个普普通通的酒吧,里面可不那么简单,装修极其豪华,简直就像纽约五星级酒店的会客室一样。

    一位带着黑框眼镜的御姐领班对二人微微一笑,在前引路。

    七拐八拐,来到一条小走廊的尽头,领班示意就是这里了,23号房。

    元青山推开门,里面灯光明亮,红棕色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个人,端着酒杯正在朝门口的方向微笑。

    “勒布朗?”库里惊呼。

    勒布朗詹姆斯拍拍旁边的位置:“欢迎啊,两位巨星。”

    元青山对领班点点头,然后关上房门,坐在詹姆斯身旁。

    库里直到现在还有点惊讶,他说什么也想不到勒布朗詹姆斯会出现在这个神秘的会所。

    元青山对詹姆斯说:“我的任务完成了啊,剩下的该你了。”

    詹姆斯举杯表示感谢,然后对库里说:“斯蒂芬,其实我早就想约你聊一聊了。”

    库里:“为什么?”

    詹姆斯有点无奈的说:“还不是那段时间媒体的诽谤么,他们竟然说我在挑拨你和队友之间的关系。”

    库里诧异:“那些话你也信?”

    元青山在一边笑出声,库里的话没错,他早就劝过詹姆斯不必太执着这些,可詹姆斯就是不听,非要当面和库里谈一谈。

    詹姆斯的神情有点尴尬:“我以为你会误会呢?”

    库里苦笑:“我又不是小学生。”

    噗嗤,元青山又没忍住。

    詹姆斯如释重负,哈哈大笑。

    随后几个人又聊了点别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起来。

    勇士和骑士目前排在前两名,勇士领先骑士2个胜场,不过从势头上来看,勇士队现在每赢一场比赛都很累,而骑士随着比尔磨合的越来越好,他们越打越顺。

    库里简单抱怨了一下勇士队内那些事,元青山和詹姆斯一起开导他。

    詹姆斯在这方面还真有点经验,想当年他投奔热火的时候,媒体的杜撰可比现在猛烈多了,要不是他咬牙硬挺下来,也就没有那两个冠军了。

    库里后来没忍住也跟着喝了点酒,然后一发而不可收拾,越聊越是开心。

    詹姆斯端起酒杯说:“什么时候我们能组成一队就好了,一定能缔造王朝。”

    元青山瞪了他一眼:“你又想挖墙脚了,是吧?”

    “嘎嘎嘎!”詹姆斯贱笑。

    库里微醺,举起酒杯在灯光下凝视散发着光晕的红酒,喃喃的说:“不行,勇士队是我的!”

    元青山和詹姆斯对视一眼,心中同时叹息,库里最近承受的压力太大了,如果什么事情都能拿到球场上解决就好了,不过那也就不是nba了。

    几人一直聊到次日清晨,4点多的时候,詹姆斯派保镖把库里送回家,自己和元青山赶到机场。

    12月,空旷的机场冷风嗖嗖,元青山的酒立即被吹醒了。

    他回身跟詹姆斯打招呼:“下次再见估计得是全明星了吧?”

    一直到二月中旬,湖人和骑士之间都没有比赛。

    詹姆斯点点头:“希望你今年能进全明星正赛。”

    元青山一脸震惊:“原来你一直认为我进不去吗?”

    詹姆斯赶紧摆手,尬笑:“不不不,你误会了,我怎么会那么想呢,你是实至名归,实至名归!”

    飞机上,元青山回忆着库里和詹姆斯说的一些话,他觉得即使强如联盟前二的两位超巨,也逃脱不了这些烦心事,尤其无奈的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靠篮球还不能解决。

    回到洛杉矶之后他先睡了一个上午,然后被穆雷拉着又去训练。

    元青山真是无论如何都不忍心拒绝穆雷和布罗格登这两个勤奋努力的新秀,只好把基德那套训练方法再搬出来,泡在一号馆整整一个下午。

    斯嘉丽打元青山的电话,一直关机,后来干脆找到了斯台普斯中心,把元青山直接从训练馆里逮了出来。

    这种情况下,饶是穆雷也不好意思再霸占着学长不放了,元青山和斯嘉丽离开之后,他马上拨出唐斯学长的电话,想要让唐斯继续陪练。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穆雷:emmmmm……

    斯嘉丽开着那台金色小跑,载着元青山风驰电掣的赶向比弗利山庄。

    元青山试探着问:“怎么这么急的把我找出来啊?”

    斯嘉丽没好气的说:“我想你了,这个理由够充分吗?”

    元青山立即向“恶势力”俯首称臣:“够,太够了。”

    到了别墅,斯嘉丽直接把元青山拎到卧室,毫不留情的摧残了整整一晚。

    又一个清晨,元青山看着正搂着自己的斯嘉丽。

    曼妙的**在初冬的月色下晕出乳白色的光,柔软温暖的感觉如梦似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