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警队男儿

第555章 轻生

    “你说的好听,把她当成普通的朋友,你以为女人之间的事情跟你们男人一样简单吗,一顿酒就交代过去的事情,女人要牵扯很久很久的好不好,之前我也不是不同情她,也不是偏帮着王博。

    明明就是王媛玉自己做出来的,我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又闹出来这出,我不知道王博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是我觉得他们俩肯定长不了,还是得分手,到时候又是怎样尴尬的境界,我都想象不出来了。”秦云馨皱起眉头一脸纠结的说道。

    邵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件事其实他之前也想过,但是事情已经这个样子了,再说了这件事他根本做不了主,一切还要看王博自己的意思,不过看王博现在的心情,好像又要和王媛玉缠缠绵绵到天涯的感觉。

    其实邵东现在也是对王博很是无奈,但是对于感情这种事情,一个朋友真的不能牵扯太多,即使是最好的朋友,有的时候也不能发表很多意见,只能是该说的都说了,若是他自己愿意执迷不悟,那也根本没有办法。

    “我现在看见王博,我就生气,弄得我现在两头都不是人,之前王媛玉那样对我,我自己能不生气吗,现在跟我讲和,其实我也不愿意接受,明明知道我也是无奈,还一点都不理解跟我绝交。

    还跟我吵架,骂了好长时间了,我之前跟你生那么大的气也不是没有理由的,你若是听了王媛玉到底说我什么,你也会十分的生气,那丫头就仗着我平日里对他从来都是顺着的,说起话来简直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我现在还生气呢。

    以后看见王媛玉你就当没看见好了,那丫头现在简直越来越过分了,反正我现在已经彻底不想理她了。”

    邵东点了点头:“算了,我觉得我们两个已经管的够多了,再管下去就不好了,不如就让他们自由发展好了,看看到最后能成个什么样子。”

    秦云馨和邵东两个人对王博现在的状况,其实并不看好,之前闹出的那些事情,其实离着现在也没有多长时间,但是王博好像失忆了一样,竟然忘记了当初自己到底是怎么做下这个决定的。

    甜蜜是短暂的,之后的人生才是慢慢痛苦的开始,邵东觉得自己反正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不该说的也都说了,要是王博还是一直觉得自己这样做没错的话,邵东也不想再说什么了。

    回到家之后秦云馨就接到了王媛玉的电话,只是秦云馨显得不那么高兴,看见王媛玉打来的电话之后,是隔了半天才接通的,没有听见王媛玉的语气,但是秦云馨的语气并不是很好。

    秦云馨最后跟王媛玉说:“我又不知道当初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你不是跟我说你对王博死心了吗,你们两个都死心了,是你们两个说的,你们到底死没死心,我和邵东怎么可能知道。

    我还以为你们两个都放下了呢,结果你就打电话来骂我,说我给王博介绍对象就是对不起你,我当时还蒙圈了呢,你们两个不是都没有任何关系了吗,现在却跟我这样说,难道是为了逗我们两个玩?还是怎么想,我不管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反正我现在没打算跟你在说朋友,你当初骂我骂的跟孙子一样,现在你却来说这个,你说我绝情,到底绝情的是谁啊。

    邵东跟王博的关系我不管,你放心我不会说你坏话的,你跟王博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跟我已经没关系了,我怕了你们了还不行吗。”

    秦云馨说完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刚刚洗完澡的秦云馨头发还湿着呢,邵东看秦云馨现在好像很暴躁,皱起眉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别那么生气,估计以后还是要来往的。”

    秦云馨瞪了邵东一眼:“来往是来往,但是来往也不代表着两个人的关系就好了,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到现在算是看清了,用到我的时候怎么着都是好的,一旦用不着我了,我就是路边的一滩烂泥。

    我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毕竟谁一辈子也不会顺顺利利的,总会遇见几个乱七八糟的人。

    不过,我现在还是要说一句,以后王博的事情你少管,你看看现在闹得,我都不知道是不是我跟王博犯克了,就是因为他,我现在已经失去两个好朋友了,我能有几个好朋友啊!”

    邵东使劲点了点头,其实这件事也算是他的不是,当初不该让秦云馨再给王博那个臭小子介绍对象的,弄得现在乱七八糟的。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邵东一边吃饭一边看着电脑屏幕上传来的有关于那个精神病院院长的所有信息,这些消息都是最后在调查的时候来了个总整理。

    但是因为到最后都没有确定凶手是谁,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用,邵东看着天青蓝的资料,不得不佩服田青兰这个人是一个非常有毅力的人,从小到大成绩都是前五名,不管是在读大学还是在读博士,都是十分出色的人。

    之后在工作岗位上也十分的出色,老公是一个有名的企业家,家庭算是少有的富有家庭,儿子成绩也很好,一直名列前茅,一家人和和气气本以为可以这样过上一辈子,直到田青兰的死讯传到家中。

    这个家就彻底崩溃了,儿子因为母亲的死亡已经没有从中走出来,丈夫也因为妻子的离世郁郁寡欢。

    本来幸福的三口之家,就这样支离破碎了,邵东看着之前给田青兰的儿子做的笔录,能看得出,田青兰的儿子是哭着说出这些事情的。

    总体来说所有的笔录都没有什么意义,就是那天所发生的事情,但是从笔录上看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田青兰的儿子说,那天跟妈妈出去买完东西之后,本来就是打算先送回他到学校,然后妈妈自己开车回家的,这就是之前安排好的事情,田青兰的丈夫也知道妻子的安排,一般情况下说好的事情如果有变故的话,肯定要提前告知的。

    但是那天在送完儿子上学之后,田青兰就彻底消失了,临走之前田青兰还塞给儿子三百块钱,让他吃东西不用太计较,喜欢吃什么就买什么。

    田青兰在送儿子去学校之后,一个电话都没有给亲人打,看着校门口的监控录像,田青兰是往来时的方向走的,并没有刻意去走其他的路,也就是说明田青兰当时应该暂时还没有什么的安排,是在田青兰走了之后事情才发生的转折也有很大可能性。

    邵东看着电脑上H市警官整理的证件,用红字标出来的地方,有几点比较重要的总结,田青兰当时没有给任何人打电话,目的地和当时离开学校的方向并不一致,也就是说当时田青兰很有可能是在中途看见了什么,或者遇到了什么,才有了之后的残局。

    但是事情到了这儿就令人疑惑了,田青兰到底是通过什么手段去往那个荒僻的地方,周围连个监控录像都没有,根本查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反正现在看来,根本没什么可看的。

    田青兰尸体出现在的那片麦田,其实已经荒废了,因为一家人全都搬到了别的地方居住,家里也挺富裕的,就没想着再把田地包出去的想法,一直放在那儿荒废着。

    一般是没有人去那个地方的,此时那片地方是野草丛生,还有不少野生动物在哪儿栖息,田青兰是死亡整整两天之后才被发现的,血液都已经凝固干涸了。

    邵东看着田青兰死亡时的照片,想象着田青兰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出现在那个地方,因为周围实在是荒僻,根本没有一个监控录像的存在。

    所以到现在警方也不能确定当时田青兰到底是什么时候来到那片荒地的。

    “这件事可真是有点麻烦啊。”邵东一边看着资料一边忍不住说道。

    章浩听见章浩说的之后转过头来看着电脑屏幕,看见满屏全是字,有点头疼的说道:“你是不是在查田青兰的事情啊?”

    邵东点了点头说道:“田青兰和孙全的死因是完全一致的,我现在看了看,再加上你们之前给我的资料,发现田青兰和孙全都是一种手法,并且手机上没有任何可以的电话或者短信。在出事之前,两个人的表现都是十分正常的,孙全并没有表现得十分沮丧,虽然之前因为李红霞的事情,他十分的沮丧,而且有过轻生的念头,但是孙全在自杀之前,都是有所表现的。并且之前没有查出有抑郁症的迹象,只能说突然承受不住了,觉得活着没有意思,所以才会生出轻生的念头,但其实孙全并不是因为一直处于低沉的心情之中,让人觉得生活充满了乏味,才会选择轻生的。”

    章浩点了点头:“也就是说,孙全当时表现得很正常,并没有特殊的安排,也并没有说要去见谁,之后就被人用残忍的方式给捅死了,田青兰也是一样的情况,之前你不是跟我说,田青兰的儿子说他母亲在送他去学校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令人奇怪的事情吗。加上田青兰应该是自己把车先开离了闹区,所以这一切应该是事先有安排的,但是由于一些我们根本没有发现的原因,田青兰用特殊的方式跟犯罪嫌疑人联系上了,约好了见面,但是却被嫌疑人给杀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