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小将很嚣张

第一九三章 吾之悍将

    也许,黄忠能对人生之中出现的诸多事务,处理的尺度拿捏的恰到好处,与他的人生经历有关!所谓人过半百,阅尽千帆,也许再无年少轻狂,肩膀上却多了许多担当,处理事情不再是仅凭一腔之勇,而是行一思三,多有顾虑,方有万全!

    每个不同年龄段的人,在面对同一件棘手的问题时,往往年轻人处理的够快,但却多有后续疑难杂症,比如人言口碑!反观过了不惑之年,处理事情慢慢吞吞,并非是他没有魄力,而是在于,他有了更多的牵挂,有了更多需要考虑到的方方面面,也许,这就是儿子和父亲的区别,也许这就是孩子和成人的区别。

    韩遂听闻白日之事,西凉第一勇士锦马超竟败在一发须皆白的老将手中,甚是诧异,并对马腾是否继续愿意保持讨伐赵信的统一阵线,产生了怀疑。

    当日晚间,韩遂便马不停蹄赶到马腾寨中,好一番询问马超伤情。

    马超性格孤傲,将败在黄忠手中视为平生之奇耻大辱,并不远提及,但韩遂这货刚来,便揭马超伤疤,马超愤声道:“黄忠辱我之仇,早晚要报!叔父不用多言,超自无碍。”

    须臾,马腾所设宴席已定,便请韩遂上桌。

    马超今日败阵,本不想去,奈何生父马腾硬逼,只得相从,不敢忤逆。

    桌上,酒过三巡,韩遂道:“孟起是为年少英雄,前途无量,那黄忠又是个什么东西,趁孟起年弱,暗中放箭相欺罢了,算不得英雄。”

    马超听得如此为自己开解之言,马超倒也是个汉子,敢作敢当,不做那后世阿Q。

    “叔父不必为我辩解,输了便是输了,逃避不是勇者所为!今日黄忠胜我,手下留情,吾牢记于心,待得来日,其落于我手,自当还之。那黄忠放我性命曾有明言,只叫父亲撤去!但父亲与叔父皆为昆仲,某自不出言。但小侄今日,无颜留此。今日小侄惨败,托敌将手下留情方有性命可活,叔父知晓小侄好面,心情郁闷,不敢久陪,请叔父见谅。”

    韩遂r自然笑脸相送,对于马超,他韩遂可不敢轻待。整个西凉,只读马超能稍稍撑住些场面,别之将领,统领兵马的本事,只得一纪灵稍有马超五层功力,那可是西凉冲门面的存在。

    马超告辞后,马铁几个后背也奉手告辞,堂上只留马腾、韩遂二人,纪灵于门外看守。

    韩遂近身问道:“寿成,今日之战,实出乎我所料!不过寿成兄不必为难,如若离去,某自无他言,只请寿成给我明言,吾亦好做安排。”

    马腾道:“文约(韩遂字),且听我明言,吾欲撤兵。”

    韩遂心里一塌,心道:错失良机也,一旦寿成撤兵,自己岂能继续兵伐并州?

    马腾接着道:“吾欲撤兵,并非因近日孟起战败,而是细作探听得报,东线袁绍长子袁谭已惨败于乐平城外,目前已撤至壶关坚守。袁绍主力又在幽州难以轻动,否则根基不稳也。吾兄弟二人应袁绍所邀,兵发并州,是为趁势覆灭赵信!如今良机已过,只恐拖延下去,只是给袁绍做嫁衣也。”

    韩遂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云中城本就属于他韩遂的势力,一切都是因为赵信来到了并州,方才打乱了他进军天下的整个部署!殊不知,便是没有赵信,也会有袁绍、曹操入主并州,一切都一样。

    韩遂沉默许久,方才点头道:“寿成兄之言,吾自明白,既然兄去意已决,弟我也不做那迂腐之人,当与兄同撤。”

    马腾听之,甚是赞同,兄弟二人便商议撤退细节,次日一早,大军已开出五十里地外,细作传报给太史慈、黄忠、张英等将,众人皆喜笑开颜。

    张英嚷叫着出城追击,太史慈却道:“马腾、韩遂绝非易于之辈,此番撤退也定是知晓东线袁谭兵败。如若我等出兵,则反给其战机;加之西凉兵马多为骁勇善战者,兵马进退巡令而行,若追赶甚急,只恐我军伤亡亦不会小也。”

    场中众人皆称善,张英拍桌大骂:‘可惜溜了这群贼党。’

    ……

    西边战线以韩遂、马腾全数撤兵作为结局,并州危机暂解。战报传至赵信耳中,赵信欣然而笑,道:“汉升真乃虎将也!那马腾之子马孟起,绝非易于之辈,汉升竟将之打的心服口服,不得不说是吾之悍将。”

    身侧众人皆出声附和,了空道:“主公,此番东西两面作战,并州守的是安然无恙,幽州却是惨败出局,如此当请主公依功而赏,据罪而罚。了空出谋不利,缕缕受制于人,甘请将为亭中小吏!”

    了空带头,场中不免沉默了许多。

    赵信环顾众人面色,呵呵一笑,道:“论功行赏,因罪下罚,此乃用人之道。了空于我身边出谋划策,虽说多有不利,然望诸位不要忘记,敌军早有密谋,仓促之下,如何能有完美之策,此也应是情有可原。但公事公办的规矩不能改,在其基础上,应有酌情。此事吾自有决断,不出三日,通告便出。”

    众人面色凝重,拱手离去。

    晚间,上官秋、上官琪兄妹二人,了空在赵信书房之中许久,无人知晓他们在商议着什么,但绝对能载入史册的一个决定,在今晚已被彻底敲定!

    ……

    另一边,孙策自击败严白虎后,便守军回守江东。遣弟弟孙权与周泰一同镇守宣城。恰巧落草之寇下山劫掠,四面杀往宣城城府。

    当时正是夜深之时,孙权正在睡床之上,听到动静组织兵马防卫已来不及,四面八方贼已持大刀围来!

    危机关头,周泰拍马赶到,抱孙权上马,自提大刀断后!

    数十贼众,蜂拥举刀冲来,周泰赤裸着上身,单臂提刀砍杀,砍杀十多人,贼众惊惧不敢再冲,忽贼众后一贼跃马挺枪直刺周泰胸前,众人眼光瞪大,孙权更是惊吼一声,周泰将死于眼前耶?孙权心中自问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