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花都鬼帝

第一百九十七章:九天魔教

    楔子:

    我叫……钟离。

    我爸爸是个普通的厂子工作人员,挣扎在社会最底层,每日为了温饱而愁眉不展,妈妈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为了生计也不得不去街上卖菜,卖点水果什么的来铺贴家用,而我则是被送到了生活条件不错的爷爷家里……

    而这些我都是听爷爷和我说的,我好像从来没见过他们,或者是忘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得上了这么一种怪病,记忆力差的惊人就好像如同老年痴呆一般,前一星期以前的事情到第二个星期一点也记不住了,随着年龄的增长,记忆力也是急转恶化,隔天的是情转眼就忘,每天不知道昨天都干了什么,有一种烦躁和无助在心底慢慢的生出了绿芽……

    我每天干的事情就是每天凌晨四点被爷爷从床上拉了起来,然后去扎马步,背诵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说道德经,三清符篆,正一符篆,九鬼阵法……等等,还有好多记不清了,有时候我也会去问爷爷:“既然我记忆力这么差,为什么每天还要这么累,背诵这些第二天还是会忘的东西……还不舒舒服服的吃了喝,喝了玩?”

    爷爷那布满皱纹干枯的如同树干的手,狠狠地打在了我的脸上,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眼神中的忧虑之色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而我的人生,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进行改变的,这种改变有时候让我惶恐,也有时候让我感觉到荣耀,也会感觉到自己是一个英雄去救助那些眼神里面全是惊恐,无助的人们……

    ---------------------------------------------

    一个脸色苍白,身体孱弱看着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感觉是那么熟悉又那么的陌生,那苍白的脸庞看着有着几丝邪魅,萎靡的双眼下,俩个黑黑的眼袋,让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一般。

    “镜子中的就是我,我叫钟离。”

    “咔咔!”

    屋外一阵刺耳的撞击声,我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眼睛,急步走了过去撩开了俩个屋子之间充当门的碎花布:“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看着屋外那个敲打着自己烟斗的老人,看着像是七八十岁,脸上的皱纹如同像是被刀子一刀刀割出来的一般,这个人就是我的爷爷钟无为……

    爷爷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之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怜惜,又好像是那种无能为力的愧疚:“时间快了,快了……”

    我被爷爷这一眼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整个情形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这尴尬的气氛,没等爷爷去开门,来人直接把门撞开:“钟师傅……不好了,莉莉她!”

    “咕噜……”

    那个人好像有很急的事情,进门就大喊着,话说道一般,看到了我,那人脑袋竟然缩了缩,把下面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那人眼神之中带着惊恐往爷爷的身边挪了挪,好像我是一头凶兽一般,随时都可能吃掉他……

    我淡淡的看了那人一眼,没在说话,转身回到了屋子里面,躺在了床上。

    “钟师傅,莉莉她!撞见不干净的东西了,那东西说你不来,他就要莉莉的命!”那人说着拉着爷爷的手,直接大步向着屋外走去。

    听到外面没动静的时候,我从到屋外,看了一眼,爷爷刚才做的位置,一道残破的照片映入眼帘之中,我的眼睛骤然睁大,这张照片爷爷自己看了一天了,还悄悄擦过眼泪,但一直躲着我不叫我看,这次抓住机会了吧,我想着,拿起了照片仔细的看去……

    “彭!”

    照片上是一个年级约么十一二岁的少女,虽然照片残...破,但依旧能感觉到那个女孩明清目秀,颇具灵气,而照片是一半的,看着女孩的手好像牵着一个和她年龄相仿小孩子的手。

    而我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眼神之中有着一种不可思议,带着稍许的惊恐,一股片段好似被这张照片触发了,在我脑海之中闪过。

    “阿离,我想你了,你怎么还不来找我……”

    “阿离,六年了,你应该长高了吧,也长大了,还记得你说长大以后要保护我的么?”

    那声音带着无尽的哀愁和想念,让我一时间有一种控制不住眼泪的感觉,好像大哭一场,心里也像是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乌云,电闪雷鸣,压抑到了极致……

    我知道那些是我做的梦,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下子想起来了,而可怕的是这照片上的女孩就是我梦中的那个一直在呼唤我的人。

    我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想要想一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的脑袋如同一团浆糊一样,让我根本静不下心来,脑袋里面一直都是那个小女孩的身影……

    一股寒冷仿佛刺伤灵魂的阴风毫无征兆的吹进屋子里面,让我缓缓的转过了头,看着半掩着的木门,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那就是走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看一看自己的村子……

    我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走出这个狭窄连呼吸都让我感觉到困难的院子了,潜意识之中好像好久好久自己没有走出去过了,而爷爷一直不让我出去,而且一直警告我,不能晚上出去,还有村子外的那片树林坚决不能去……

    一阵阵风不断的吹过好像在怂恿我一般,我迷迷糊糊的站起身子,一步步的向着院子半掩着的木门走了过去……

    手机站:(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