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桃花眼

第68章 hapter 68

    不知是谁先发现了, 社交平台上, 程意意的主页里显示情感状况的那一栏,悄无声息地便被改成了已婚。值得您收藏 。。

    程意意的社交平台主页许久没发过动态, 上一条, 还是《天生我才》进入pk赛的时候, 她上台前叫工作人员给自己拍了个造型的全身照,照片中,她走在前面, 编起的辫子柔顺垂在肩上, 回过头来,五官精致柔和,桃花眼的眼睑微晕,好看得要命。

    配文只有两个字, 加油。

    这俩字精简明晰,下面的留言已经破了十万。

    没办法,谁让程意意总不发动态呢?舔屏的颜党们只能一遍一遍来这条动态下回复。发现程意意的情感状态栏被改成已婚之后,大家简直炸了锅。

    程意意结婚的对象会是谁, 他们都不用过脑子,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到。

    看来蝉联多年国民男神宝座的顾西泽, 如今已为人夫。

    媒体们纷纷转载报道, 事情刚开始发酵的时候,有网友恰巧在伦敦拍到了牵手逛街的两人,在网上po出照片。

    伦敦正下着暴雨。

    那雨大概是突然来的,因为照片中的两人显然上一秒还在逛街。

    顾西泽穿了黑色大衣, 单手撑着伞,另一只手搂住程意意的肩。他的个子高大,伞便举得高了些,大概是怕斜着飘进来的雨将程意意打湿,那伞柄便无限向程意意的方向倾斜。

    程意意被遮得严实,他左边的肩膀却大半暴露在雨中。

    黑色的大衣看不出雨迹,却不难叫人知道,他身上一定被淋湿了的。

    拍下照片的网友在最后附文,“偶遇正度蜜月的顾西泽和程意意,单身狗已被虐哭。”

    ……

    程意意不是圈内的明星,除了参加那档智力竞赛节目,她平日里算得上低调至极,就连在世界顶级的s发表了论文,也都是国外率先报道,才被国内的媒体暗搓搓地原文照搬过来,附带了些外国网友们的评论。

    亚洲人总是比白种人的年纪显小一些,外国网友们的主流评论大都是怀疑程意意年龄。

    “天啊,她真的有二十五岁了吗?我觉得她还是个高中生,不过看起来真漂亮!”

    “她和我十三岁的妹妹看上去差不多大,像个洋娃娃。”

    “看起来只有十五岁,她是生下来就开始学写论文的吗?我并不认为她真的有有能力发表那些论文,大家多关注她的国家那些学术造假案例就会知道,这个国家至少有一半人在学术造假…”

    “楼上醒醒吧,你认为只有十五岁的小妹妹已经发表了多篇核心论文,你的年龄看起来是她两倍,但智商大概只有她一半。”

    “只有最愚蠢的人才会想尽办法贬低能力更强的人。”

    再往下,也多是一些吹捧的评论了,毕竟世人总对那些长得好看的人格外宽容。

    程意意虽是亚洲人的长相,可有时,美丽也是跨越国界共通的。

    ***

    国内网友们翻完了墙再回来,一致认为。在这样年轻的时候,得到这样的成绩,足以证明程意意是个能潜心研究的人,天赋与努力并存,不高调,不浮躁,她未来的前途决不可限量。

    他们粉的并不是爱豆,而是一个女科学家。

    如果非要再划个重点,那一定是,长得好看的女科学家。

    程意意的评论区,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总比其他名人的评论区来得更加宽容友善。

    结婚的消息被传开,网上也多是一片祝福。

    从前还不能理解顾西泽眼光的网友们,现在渐渐明白了,程意意拥有的,不只是一张漂亮的脸蛋,那于她来说不过是锦上添花。她的聪明、她的沉着,她的境界,远远凌驾...在这世间许多人之上,那才是她真正的财富。

    顾西泽原来并不肤浅,他早已经清楚极了,他爱的,不仅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有多少人能做到像他们一般,从十来岁起,只专注在一段感情里?

    两人十年的爱情长跑,早已不能轻易被所有人下定义、去指点评论。

    程意意人远在伦敦,但还是一打开手机,便感受到了国内的热度。虽然关了微博的消息提示,可短信区还是被从前的同学同事们攻占了。

    她淋了雨刚洗过澡,头发擦了一半,便不耐烦地把毛巾扔到一边,专心回复起短信。

    还是顾西泽洗完澡出来瞧见,这才捡起毛巾重新给她擦起头发。

    待到那短信一一回复完了,程意意这才打开微博。

    千万条消息一瞬间涌入,差点没把她的手机挤爆。

    上一条两个字的微博,评论区翻到最后,还是有大批粉丝们忍不住痛哭流涕,尤其是顾西泽的小迷妹,倘若顾西泽开通了微博,估计这会儿评论区的长城都被哭倒了。

    #别拦我,让我走#:“我男神怎么这么想不通!年纪轻轻就踏进了婚姻的坟墓!”

    #明天窝就是菊苣#:“心碎,校服到婚纱,女主角是别人…”

    #夜里#:“不声不响结了婚…不声不响度蜜月…恕我不能接受…男神你回来!”

    程意意把评论翻到最后,笑得乐不可支,干脆偏头躲开顾西泽的毛巾,将他的右手从沙发后拉到跟前,兴致勃勃,“西泽,咱们拍一张。”

    程意意一直觉得,顾西泽的手是这世界上最浑然天成的艺术品。那骨节分明,十指纤长白皙如玉,再好的画工也难以描绘。

    至少此刻,她的手搭在他手上与之交叠时,确确实实感觉到了一点自惭形秽。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程意意咔擦一张,将两人戴在无名指的素色铂金指环拍下。

    没有配文,直接上传。

    照片的角落,是程意意未来得及擦干的,一缕俏皮的头发。

    ……

    其实程意意并非大家所想,特地来伦敦度蜜月。她主要是来参加《天生我才》最后一轮国际赛,参加比赛的同时,顺道度蜜月。

    国际赛的准备自然需要比前两轮更充分,毕竟也算是为国征战,程意意又是队长,因此不敢大意,特地提前一个星期抵达。

    在节目组租下的酒店里睡了两三天调时差,今天顾西泽来时,才算恢复了精神,起床画了个美美的妆,同他一起出门吹风,谁知刚上街,便被大雨淋了回来。

    伦敦的天气真是像熊孩子一样阴晴不定。

    电视里播着前两季国际赛的现场录制视频,程意意的头发渐干,在室内的暖气中,她又开始有些昏昏欲睡。

    “西泽,昆南这会儿也在伦敦上学吧?”

    迷糊中,她恍惚想起来。

    那天昆南从g市离开后,程意意便再没有见过他。

    昆南说他要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程意意曾经想过,他也许会回家,跟着家中的长辈接触生意,也许会做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最万万没想到的便是,昆南会重新回到学校读mba。程意意听旁人说起时,还觉得有几分不可思议。

    小霸王在中学时候最讨厌的便是念书,想让他安安静静在凳子上坐一会,比登天还难。

    程意意醒着听课时候,他还能待一小会儿跟程意意说说话,程意意要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醒来他准已经在田径场的绿茵坪踢球。若不是家里压着头,他多半连大学都没耐性念到毕业。

    而现在,他选择了自己曾经最厌恶的一条路,只因为这条路对他来说...确确实实是有意义的。

    他终于也开始为自己的未来设计规划,担起家中独子的责任来。

    “恩。”提起昆南,顾西泽有点儿不太情愿回答,但还是出声应了她。

    自从被程意意戳破第一次,顾西泽越来越疏于掩饰自己吃醋时候的不高兴。

    气压有点儿低,程意意的睡意都消散了几分,抬起双手揉揉顾西泽的脸,“好啦,我就是问问!”

    她正待要说出下一句,桌上的电脑忽地叮咚进了一封邮件。

    那寄来信件的邮箱十分眼熟。

    程意意偏头细一想,猛然记了起来,那是希思罗机场的客服邮箱。她从前在机场官网填失物登记时,官网上的一列客服邮箱里,便有这一个。

    她的心脏轻轻跳动了两次,指尖触及笔记本的触摸屏,迟迟不敢点开。

    “怎么?”顾西泽看出她的迟疑。

    “那块…”

    程意意还有些愣神,偏头正要回答的一瞬间,指尖不防抖动了一下,酒店的网速极快,邮件立刻被打开了。

    邮件开头便是客服的道歉,告诉她,她于10年7月在官网填写失物登记的失物已被寻回,请她到机场的失物招领处认领。

    客服的邮件里,还分享给她一则有趣的故事。

    当年捡到程意意腕表的,是左手边座位上一位年迈的医生。

    程意意下了飞机后走得极快,他的腿脚不大灵便,一会儿就不见了她的踪影,医生决定把腕表交到机场的失物招领处。谁知折返的时候,不慎被机场外乱窜的出租车擦伤了,当晚住进了医院。那腕表并不贵重,一耽搁,便被老人抛到了脑后。

    最近他在整理旧物的时候,重新翻到了这块腕表,同时还发现了表盘背面刻下的缩写。印象实在太深刻,稍一回忆,老人便记起了当年坐在自己右手边,整整哭满十几个小时的东方姑娘。

    他隐隐猜测,这块腕表里,一定藏着一段令人难忘的爱情。

    于是,当天午后,他驱车两小时,将腕表归还了希思罗机场的地勤。

    程意意唇瓣动了动,张口欲言,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多年前遗失在帝都飞往希思罗航班上的女士腕表,就这样被寻回了,她曾经真的以为,有生之年再难见到它。

    人总要为自己的一时冲动付出代价,就像她当年头也不回、决绝地下了决定,事后无论再跑多少次机场,填多少次失物招领,也再难将它寻觅。

    可命运就是这样充满戏剧性。

    兜兜转转了五年,遗失的腕表终究回到了她的手里。

    ……

    国际赛第一轮上台的时候,程意意的左手重新戴上了那块老旧的腕表。

    同顾西泽一样戴在左手上。

    其实从机场失物招领处寻回的时候,腕表已经坏了,可顾西泽不知怎么拆开捣鼓,仅仅一两个小时,腕表便重新开始了转动。

    程意意今天没穿节目组准备的那套昂贵的短款礼服,因为,顾西泽送给了她一件更适合的战袍。

    淡金色的纱裙未及地,层层叠起,v领的剪裁如同古希腊神话中女祭司的裙子,将一切将要表达的元素大胆利落收敛在裙面那星光熠熠里。

    程意意身材高挑,冷艳高贵,更将礼服的气势无限展露。

    她的头发悉数挽起,盘在脑后,露出纤细白嫩的脖颈。程意意极少尝试浓重的妆容,然而真正化起来,比淡妆时更叫人移不开眼睛。

    睫毛纤长恍若蝶翼,一抹红唇美艳惊人,她就站在舞台的正中央的地方,灯光汇聚的那一点,像极了雅典娜再临。

    金发碧眼的裁判最后宣布比赛规则。

    顾西泽心底渐渐觉得,这其实是一...场已经能将结局预测的战斗。

    她眼神中是势在必得的笃定,她自信而强大,淡金色的缕衣便是她的盔甲。

    就在这一刻,没有人能够打败她。

    没有人能够将她击垮。

    顾西泽的位子被安排在贵宾席第一排,这个地方视野极好,能轻而易举清晰将程意意的身形收入眼底。

    他目不转睛注视着他妻子的方向,视线灼灼,一寸也不舍得移开。

    程意意忽地像是感受到了他的注视,微微侧身偏头,对上他的视线,俏皮地眨眨眼睛,唇角微微翘起来一点。

    红唇间,她整齐洁白的牙齿微露,眼睛弯弯,眼周天然的微红稍稍晕开来,撩得人心里发痒。

    也就是在这一瞬,台上聚光灯下的神祗重新坠入凡间,成为了他的精灵。

    顾西泽摇摇头,极力压下心中的翻涌,无奈地回了她一个微笑,示意她认真比赛,心下却早已久久不能平静。

    他不知道自己要怎样才能形容心中瞬息之间涌起的那一股澎湃的感动。

    她是他的妻子,将要陪他走过百年的人。

    他将见证,她未来的人生里,每一次喜悦,每一次感动,每一次神伤,每一次哭泣。

    他能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哄她,安抚她,也能站在原地,目视着她的逐渐成长壮大。

    他将永远爱她,保护她,直至死亡将他与她分离。

    顾西泽的神情渐渐悠远起来,他忽地想起了从前在书里见过的一句话。

    人生下来的时候都只有一半,为了找到另一半,而在人世间行走,有的人幸运,很快便找到了。而有的人,却要寻找一辈子。

    他是如此地幸运,在他还是青葱少年的时候,便寻觅到了这个将要与他共度一生的人。

    即使中间蹚过坎坷与曲折,可他理智地清楚,无论绕了多远的路,他们终究会牵着手,重新回归他想要走的这一条。

    不管需要付出多少代价,不管使用什么方法,他知道他的心从未偏移。

    就从,那年盛夏,在高三的走廊里,程意意大着胆子,踮脚吻上他的那一秒开始。

    那天的晨光格外和煦明媚,她光洁白皙的侧颜有细小的绒毛清晰可见。她的眼睛里盛满了紧张,他甚至注意到了她因为不安而握紧的小拳头。

    她是那样的可爱。

    以至于,他此生心里、眼里都被种下一种名叫程意意的魔咒。

    他从未告诉过她,唇瓣相接的那一刻。

    他的心跳,也许比她还要更快些。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结局想了很久,终于完结啦~

    大家期待的番外,作者菌可能暂时不会放在正文里了~

    这两个星期写好先放微博哦,免费给看~

    想看什么番外,大家可以三选二哦。

    昆南的。

    国际赛。

    婚礼和小包子。

    比起汾乔,桃花眼写的真的超级慢,从入v到现在,时速就没怎么超过五百,每天写三千字要六个小时以上。

    我想了想,大概是因为看文的小仙女多了,写出来总是下意识改了又改,害怕不能让所有人满意。

    小仙女们提出的意见,我都认真看过,有的没回复,可都在小本子上记了下来。

    文还不够好,有很多缺点待改进…

    总立flag,然后没做到…

    但庆幸的是,几个月前,我会为了一条零评难受很久,现在,看评论的时候,我开始审视反思自己。

    我相信我是在成长的。

    连载三个月,感谢大家陪着意意、西泽还有拖延症的萌新走到现在,让我记下了越来越多小仙女的id...。

    从这一刻起,写更多的书,成为更好的大大,我们的目标是征服星辰大海——————的小仙女。

    (虽然心中还是隐隐预感下一本就要扑)

    新故事~细腰美人x痴汉魔王

    六月开坑,不见不散~(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