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游戏中的老婆

《我游戏中的老婆》正文 第1677章 铃木远洋!

    “枫哥,有没有可能是库沙出卖了你?”

    正当我愣神的功夫,周麟忽然出声道。

    “库沙?”

    我想了想,随后微笑道:“不可能是他,如果是他的话,之前那些杀手在餐厅刺杀我们的时候,库沙就不会帮助尖刀队的兄弟截杀外围的杀手了。”

    众人都是点点头,如此一来,那出卖我行踪的人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了。

    “对了,武哥,这次库沙为了帮助我们损失了十几号兄弟,没少出力。他的损失我们来帮他拿出来,一会你去找徐敖支出五百万送给库沙。”我对陆武说道。

    “五百万?”

    陆武还没有回应,周麟就出声道:“枫哥这太多了吧,库沙手下的都是做毒品生意的亡命之徒,说的不好听那就是烂命一条,在澳国这样的人一条命顶多值十万人民币,十几条也不过是一百多万!这五百万实在,实在是有点太多了,毕竟我们珍珠海域的各个岛屿都在搞建设,干什么都需要钱”

    周麟还没有说完,狂雷就在后边拉了拉他的衣袖,小声说道:“老大,枫哥自有枫哥的打算,咱们是尖刀队,只管保护好枫哥的安全,其他的事情咱们听命就是了,你不要多管闲事,惹得枫哥不开心就不好了。”

    周麟咧开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带着歉意说道:“枫哥对不起,我不是质疑你的决定,只是提出一个建议。”

    “哈哈哈”

    我仰面大笑,拍拍周麟的肩膀说道:“不要放在心上,我可是一个开明的老大,就算不在你的职责之内,有什么建议尽管提出来就是了。”

    随后,我语气一转又对周麟说道:“周麟你记住,对待朋友一定要豪爽,不能小气了,这样以后的路才会越走越宽。库沙是个不错的朋友,他投之以桃咱们就报之以李,五百万不算多,就当交了他这个朋友了!”

    “是,枫哥,我明白了。”周麟咧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狂雷和电母她们则是一脸崇拜的眼神,以前没跟门主接触过,以为他是个高高在上的人。现在看来,这门主对自己人很好说话,而且很是豪爽,他们心中不由得就生出了敬佩之情。跟着这样的门主干,那是充满动力!

    第二天一早,我就乘坐飞机赶往了达尔文,毕竟还要调查乌依尔的线索,我不能在珍珠海域久呆。

    有着珍珠海域美人鱼之称的左倾旋也跟着我一起来了,说是达尔文的海滩景色很美,想要去看看,而且她把尖刀队的队长林淼和大批的精锐也带来了。我倒是能看出来,我这位女下属是担心我的安全,所以才跟着一起来了。

    对于她的这点小心思,我也并没有揭露,反正有这样一个大美女跟在身边,看起来赏心悦目的。

    我听血舞说,左倾旋这阵子也加入了尖刀队,训练的十分刻苦,身手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枪法在尖刀队里也是一流。

    有她和林淼等人跟在身边,对我的安全也算是多了一层保障!毕竟在达尔文这个地方,川口组的势力还是不小的,他们敢公然刺杀我,就可以看出这伙人在达尔文的嚣张程度!

    达尔文的海边很热闹,游客众多,有在海中冲浪的,有躺在沙滩上晒太阳的,也有坐在太阳伞下喝啤酒饮料的。

    左倾旋和电母坐在沙滩边的遮阳伞下,一边喝着清凉可口的饮料,一边笑呵呵的交谈着。她们都是尖刀队的,整日在一起训练,又都是女人,关系自然很不错。

    林淼和几名尖刀队兄弟坐在不远的地方,看着沙滩上身穿比基尼走来走去的西方女郎,也是一种享受。

    这时,一名穿服务生制服的青年走到左倾旋她们近前,将托盘里的两杯酒放在桌子上。

    电母一愣,摇头道:“你搞错了吧,我们并没有点酒!”

    “是那位先生帮两位小姐点的。”说着,服务生伸手向旁指了一下。

    左倾旋和电母转头望去,在两人右边十米开外的地方,坐有一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亚裔,穿着白色衬衫,下面黑色的西裤,相貌还算英俊,只是眼睛小了一些。见二女向自己望来,青年含笑举起杯子,向两女示意。

    两女暗暗奇怪,在两人印象中,并未见过这青年,更谈不上认识。两人刚要说话,服务生已端着托盘走开了。这时,那青年站起身,走到两女的桌旁,悠悠一笑,说道:“两位小姐很漂亮,可以交个朋友吗?英”他的英语纯正,配上深沉略带沙哑的嗓音,很好听。

    虽然不认识,但他对的印象还不错,左倾旋笑问道:“你是哪国人?”

    青年一笑,拉下椅子,顺势坐下,说道:“我来自东洋。”

    “哦?”两女一怔。站在不远处的林淼看到这一幕,慢慢走过来,站于青年身后,双手插进口袋里,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如电,冷冷盯着他。

    左倾旋看眼面无表情的林淼,然后她向青年歉意的笑了笑,说道:“我不认识你,还是请你不要坐在这里。”

    “恩?”青年向四周望了望,目光瞥到身后的林淼时,并未停顿,直接从他身上扫过,笑呵呵道:“小姐,这里有人坐了吗?”

    “暂时没有。”左倾旋想到一会王枫要来,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但很快就有了。”

    “哦,是这样啊!”青年翘起二郎腿,斯条慢理地说道:“那等你们的朋友到时,我再走吧!”

    一听这话,左倾旋对他的那点好感顿时荡然无存,这人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怎么这么无赖,自己明明已赶他走,可他却厚着脸皮还坐在这里。她眉头皱了皱,别过头去,不再理他。林淼嘴角一挑,冷笑一声,伸手搭在青年的肩膀上,说道:“朋友,这里不是你可以坐的地方,你该走了。”

    青年听不懂中文,不知道林淼在说什么,他身子向后一靠,笑呵呵地说道:“这个位置是你的吗?”

    他的身子靠在椅背上,这时林淼才看到,青年放于腿上的手中,拿有一把黑洞洞的手枪,而枪口正对准左倾旋。见状,林淼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他身子一弯,贴近青年的耳边,用英语低声说道:“朋友,你想做什么?”

    青年慢慢转头,对上林淼的目光,含笑说道:“我只是想等一个人,应该坐在这里的那个人。”

    一听这话,林淼明白了,此人是冲着枫哥来的。他腰身一挺,站直身躯,插进口袋中的手慢慢掏出。

    “不要那么做。”青年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但手中的枪却在连连摇晃。

    由于有桌面遮挡,两女并未看到他拿于掌中的手枪,二人奇怪地看看林淼,再瞧瞧青年,没弄明白怎么回事。

    青年端着酒杯,慢慢的喝着酒,不时还向两女笑笑。十分钟后,我到时,看到的就是这般场景。林淼已在电话中向我说清楚了,所以看到青年和左倾旋、电母坐在一起,我并不感到意外。我解开上衣的扣子,笑眯眯的走上前去。

    看到我,左倾旋站起身,白了青年一眼,说道:“枫哥哥,这人好讨厌啊,让他走他也不走”

    我拍拍左倾旋的肩膀,让她坐下,然后,我坐在左倾旋和青年之间的椅子上,转头打量他片刻,直截了当的问道:“阁下是谁?”

    青年看到我,脸上笑意更浓,只是眼神中闪烁出的寒光却异常冰冷。他笑道:“想必你就是王门主吧,我叫铃木远洋。”

    啊?

    一听到这话,我和林淼都暗暗吸了口气。在川口组,第一号人物当然是总组长花田建峰,而第二号人物当属横田组的老大,总组长花田建峰的拜把子兄弟铃木远洋。这青年就是铃木远洋,怎能不让我和林淼意外呢?

    我迷起眼睛,笑道:“原来是远洋先生,失敬了。”说话间,我环视左右,既然川口组的二号人物到了,那么对方的大批精锐肯定也埋伏在左右。

    果然,只要留心观察,不难发现周围有不少身穿便装的东方人,虽然他们和普通的游客无异,但凌厉的目光却不时向这边扫来。

    林淼身躯一震,直接从口袋中掏出手枪,身子向前一靠,枪口顶在铃木远洋的后腰上。

    铃木远洋面不改色,反而从容的将手中枪收了起来,笑呵呵的看着我。

    我向林淼使个眼色,后者一愣,慢慢将枪收回去。我对铃木远洋道:“远洋先生是来找我的?”

    “没错!”铃木远洋举起手,打个指响,叫来服务生,又要了两杯酒。

    将其中一杯放到我面前,然后,他说道:“我这次来,是恳请王门主帮我一个忙。”

    川口组的二号人物找自己帮忙,这事倒是新鲜。我问道:“什么事情?”

    铃木远洋顿了一下,才幽幽说道:“我希望王门主能放了横山美雪。”

    原来是为了此事!我笑而不语,端起酒杯,慢悠悠的摇晃着。

    铃木远洋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继续道:“今天,我是以私人的身份来找王门主谈这见事,只要你能放人,只要不危害社团方面的事,任何条件,随便你来提,我都可以尽量满足你。”

    我一愣,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铃木远洋正色道:“美雪是我的未婚妻。”

    “哦!”我点点头,原来横山美雪是铃木远洋的未婚妻,后者大老远的跑到澳国来见我就可以理解了。我反问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抓她?”

    “因为她想杀你!”

    “没错。”我道:“你认为我会轻易放走一个想杀我的人吗?再给她第二次、第三次杀我的机会?”

    铃木远洋一仰头,将杯中的酒喝干,两眼放射出精光,说道:“我很少有这么低声下气求人的时候。”

    我可以理解他的话,川口组的第二号大头目,身份自然是非比寻常。我笑道:“其实,你根本没有必要来求我,因为无论你求与不求,我都不会放人的。”

    咔嚓!

    铃木远洋手中的酒杯发出一声脆响,在他掌中碎成数块。坐在一旁的左倾旋和电母脸色皆是一变,冷冷的看着他。

    铃木远洋展开手掌,将破碎的被子放在桌子上,拿出手帕,擦了擦手中的玻璃碎片,说道:“王门主的这个答复,让我很失望。”

    我笑了,挑起眉毛,直视着铃木远洋,道:“那又如何?你想要回横山美雪,其实很容易,她就在照月岛上,你随时都可以去接她离开。”

    铃木远洋咧嘴一笑,点点头,说道:“王门主的照月岛,我不敢去,但是,我却可以让达尔文变成你的死地。只要是你的人,包括你在内,一旦踏上达尔文这块地方,都会成为我的首要目标,直接到你肯放人为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