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逆流崛起

第二章 在水一方

    脑子里还有混乱的陈楚,看着那台老旧的拥有cRt显示器的ibm电脑,在这个年头,他记得这款电脑现在的价格都在万元以上。

    陈楚见到,陈梦打开电脑之后,一个熟悉的企鹅出现在了电脑界面上面,不过这年头的企鹅,还在苦苦挣扎之中,现在还远没有后世呼唤雨的存在,受到纳斯达克bēng pán的影响,还处于想找买家,都卖不出去的地步。

    看着电脑,陈楚脑子里胡乱的想着,想着后世整个互联网科技的发展,在他脑子里全都闪过。

    现在互联网行业,还有科技行业都处于草莽时代,不过就算知道未来行业的发展,陈楚感觉自己似乎还是有心无力。

    现在以陈家的情况来看,如果按照正常来看,虽然称不上负债累累,可也是捉襟见肘,陈楚是别想在家里这边得到帮助了。

    至于卖房换取资金之类的事情,就更不用想了,这一套房子是陈家安身立命之地,哪怕之前陈家资金那么困难,都没有想到卖这套房子,更别提现在了。

    陈楚的目光有些涣散,漫无目的的看着房间,目光还是不自觉的放在了电脑上面。

    现在陈楚能够做到的,还是前世熟悉的那些电脑技术,现在能够做的行业很多,不过最适合现在陈楚的,却不好选择,因为没有本金,就算开网吧估计资本都不够。

    陈楚猛然想到,在这个互联网刚刚兴起的年代,最风光无限的,既不是大名鼎鼎的那些网站,更不是这些门户网站,而是游戏产业。

    这个贯穿互联网整个时代的发展,不断兴起,而且根本不曾没落过,陈楚眼光逐渐亮了起来,他突然想到自己,可以从哪里入手了,这是最适合他,也是他现在可以做到的!

    正在逛着lùn tán,在聊天室水群的陈梦,回过头见到,正在出神不知道想什么的陈楚,她感觉今天陈楚有些不对劲,虽然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可总是感觉似乎哪里怪怪的。

    尤其是陈楚的眼神,陈梦总感觉哪里似乎不对劲,可就是说不上来。

    回过头,陈梦见到陈楚那双眼睛,不禁吓了一跳,以前总是斯斯文文的陈楚,哪怕是说她的时候,陈梦也从来不怕,可现在陈梦看到陈楚那双眼睛,却吓了一跳。

    那是她从未见过的神色,似乎充满了各种含义,如果是其他人见到的话,就会知道那目光是野心还有期望的神色,陈梦小心翼翼的对着陈楚问道,“哥,你没事吧,要不我不玩了!”

    听到这话,陈楚恢复了过来,神色也恢复正常,摸了一把陈梦的短发,然后在她还有些婴儿肥的脸庞捏了一把,话说后世的时候,陈梦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原本婴儿房的脸庞,变成了瓜子脸,捏起来都没了手感,“你玩电脑吧!”

    陈梦不满的拨开了陈楚得手,陈梦摸了摸脸,感觉有些发愁,她感觉自己的脸就是被陈楚给捏圆的,她想要的是瓜子脸,现在都快变成小包子脸了!

    “说了不准捏脸的!”陈梦不满的说道,虽然知道没用,不过陈梦还是忍不住强调一遍。

    不过这套对陈楚已经没用了,这时候陈楚已经走了出去,来到了街道上面,陈楚看着两边的街道,还是熟悉的样子。

    安阳是一座内陆小城,生活节奏并不快,犹记得陈楚当初回来的时候,安阳都没有太多的变化,直到十年之后,整座城市才开始慢慢转变为一座现代化的城市,一座座高楼大厦开始慢慢兴起。

    眼前的这座城市,也成为陈楚记忆中的模样,不过现在这个样子,反而是他更加熟悉的样子。

    沿着街道走去,可以看到街道上的店铺也开始多了起来,在往前面走一段路,就到了安阳第一条步行街了,也是安阳现在最大的商业街。

    供销社、商贸楼都在那一条街上,陈家在那条街上也有一个小门面,不过很快就要搬走了,因为已经快要负担不起了。

    陈楚没有过去,而是转到了另条街上,是靠近安阳一高后面的一条街道,以卖学习用品还有小杂货为主的一条街道。

    前面的安阳一高隐隐可见,陈楚对于那里熟悉无比,初中、高中都是在那里度过的,安阳一高也是安阳仅有的两所高中之一,另外一个是职业技术学校。

    路过一家饰品店的时候,陈楚停下了脚步,他想起来今天,是齐若芸的生日,记得上一世的时候,这次生日也是陈楚最后一次,跟齐若芸近距离的接触。

    后来哪怕两人同时到了燕京上学,身处同一座城市中,也阴差阳错再也没有见面,随后她毕业,出国留学,最后定居国外,陈楚也只是通过一些渠道,知道她的消息,最终也再也没有交集。

    进入饰品之后,中年老板看了陈楚一眼,又收回了目光,这样的天气最容易让人困顿了。

    陈楚进入里面,看着里面的东西,大多都是一些普通的东西,陈楚也没有意外,不过他还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关键是囊中羞涩。

    这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陈楚,你也在这里?”

    陈楚抬头看去,见到一个瘦高,扎着马尾的女孩,站在自己不远处,让人印象最深的是她那双眼睛,明亮清澈犹如一汪清水一般。

    白沫露,跟陈楚初中两年同桌,高中三年前后桌的人,陈楚见到白沫露有种熟悉感,或者说多年不见的那种感觉。

    “我在这边看一下,你也在这边?”陈楚看着白沫露,笑着说道,语气带着熟络。

    白沫露有些诧异陈楚对她的态度,记得这么多年来,陈楚对她都是那种普通同学,带着淡淡疏离感,从未有这样的感觉。

    白沫露将手中的东西拿了出来,是一艘木质的工艺品小船,“今天不是若芸生日么,我给她挑选一件礼物,你也是在给她选礼物吧!”

    陈楚点了点头,看着那艘制作精妙的小船,寓意是一帆风顺,白沫露看着陈楚,笑着说道,“要不要我帮你参谋,你跟若芸关系那么好,肯定要送特别的礼物!”

    听到白沫露的话,陈楚笑了一声,不过笑容中带着苦涩,在同学还有朋友,或者家属院的人眼中,自己跟齐若芸关系应该是最好的,可只有陈楚自己明白,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不用麻烦了,已经选好了!”陈楚看着饰品店里面的那颗悬挂的紫色水晶,慢慢的说道。

    紫色的水晶,造型是一个西方古典的神话人物造型,是一个挂坠,陈楚拿了下来,结账的时候,见到一旁白沫露,突然神情一动,他不由深深看了一眼白沫露。

    白沫露见到陈楚已经出来,随后又走了进去,不禁让她感觉一阵奇怪,不知道陈楚这是干什么。

    见到陈楚再次出来,白沫露对着陈楚问道,“你东西落在里面了?!”

    陈楚笑了一声,并没有回答,向着前面走去,随口对着白沫露问道,“我还不知道你要去哪里上学?!”

    上个星期的时候,高考成绩就已经公布了,所有参加高考的人,也都已经知道自己的成绩,对于能否进入心仪的高校,也都落下帷幕。

    “燕京,外国语大学!”白沫露看着陈楚,轻轻的说道。

    陈楚吃惊的看着白沫露,他不知道这是蝴蝶效应,还是本来就是历史的痕迹,白沫露竟然也报了燕京的大学。

    陈楚目光有些复杂,随即突然想起来,记得前世的时候,他好像确实听到过,除了他和齐若芸之外,班里还有其他人也报了燕京的大学,不过那时候陈楚的注意力,都在齐若芸身上,根本没有想到其他方面。

    被陈楚看着,白沫露神色有些慌乱,随后将目光放到了别处,然后说道,“我也不过是试着报了一下,谁知道竟然考上了,不像你跟若芸,都知道自己能考上燕京的大学!”

    陈楚没有问白沫露是如何知道他报考了燕京的大学,这件事他从未对其他人说起过,就是齐若芸都是如此,有些事情,是不能用心推敲的,否则会出现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在一家小卖部门口,白沫露停下了脚步,买了两支雪糕,给了陈楚一根,“我请客!”

    陈楚接了过来,这时候已经到了家属区的路口,陈楚看着白沫露说道,“晚上见!”

    白沫lù diǎn了点头,然后离开了一段路,回头看了一眼,见到陈楚的身影,还在那里向着她看来,她的脚步不禁有些慌乱。

    陈楚回来的时候,家里人都已经回来了,周丹萍和陈国华都已经回到了家里,陈梦也从电脑前离开,变成了一个埋头学习的淑女。

    “陈楚回来了,快洗手,把桌子放好!”听到房门响,正在厨房忙碌的周丹萍就开始让陈楚忙碌起来。

    陈楚应了一声,就自然的洗手然后摆放碗筷,亦如当初的场景一样,这一切对于陈楚来说,既熟悉又有些陌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