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逆流崛起

第四百六十八章 闹大

    “何女士,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燕京国际学校的教导主任纪广成,强忍着厌恶对着眼前的中年妇女说道。

    眼前的中年妇女何红彩,纪广成大概了解过一些,她老公洪光亮从事纺织贸易,在燕京算是小有身家,而且门路不小,跟燕京不少人有些牵扯,至于刚才何红彩口中的霍董事还有区教育局的邱局长之类的,纪广成并不怀疑她说的真假。

    而这两个人,都不是纪广成能够招惹的,恐怕也只有校长张鼎新能够对付这两个人了,他纪广成面对这两个人可不够看,虽然在外人面前,他是国际学校的教导主任,看上去颇有权威,实际上也就是面对普通家庭罢了。

    “误会?!”一听到这两个字,何红彩就跟炸了毛的野猪一样,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一把拉过一旁的洪石安,指着胖子鼻青脸肿的脸,刚回家的时候,她都差点没给认出来。

    指着洪石安那张脸,何红彩口沫横飞的对着纪广成说道,“你看看这都把我儿子给打成什么样子了,打的连我这个当妈的都差点没认出来,你跟我说是误会,有这样得误会吗?!”

    “噗嗤!”听到何红彩这句话,周边的几个围观的老师和学生一个没忍住,都给笑了出来,一看小胖子洪石安,还真的是被打成了猪头,连他妈都快认不出来了。

    听到这笑声,何红彩更是愤怒不已,手指头快戳到了纪广成的脑门子上,“今天要不给我一个公道,把那个打人的给我交出来,我就自己找人来抓人,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胆子敢那么大,敢打我们家的人,简直是要翻了天了!”

    往日里纪广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不过面对颐指气使的何红彩,纪广成只能压着性子,对着何红彩说道,“何女士,这怕是一个误会,今天我们学校有一个重要会议,有新董事来视察,您先回去,这件事我保证会给您一个交代!”

    何红彩胖脸上的小眼睛一转,瞬间便有了主意,更加撒泼的说道,“那更好,我要让你们学校的董事都看看,你教出来的都是什么好学生,小小年纪就不学好,看把人打成什么样子,这样得人就得要给开除了才行!”

    “就是她!”站在一旁,快被打成了猪头的洪石安,向着校门口的两个人一指,对着一旁的何红彩和纪广成说道,“就是她打的我!”

    纪广成心头带着火气,向着校门口的人看了过去,想看看到底是谁让他一大早,就让他被人喷了一脸口水,何红彩也是怒气冲冲的向着来人看了过去,不过看到门口的人之后,两人都有些发愣。

    正准备带着梅欣雨,偷偷溜进去的陈梦,见到周围的人,都在看着她们俩人,就知道已经被人给认出来了。

    陈梦心头一阵郁闷,狠狠的瞪了一眼猪头洪石安,她没想到洪石安竟然这么没种,竟然选择告状,洪石安见到陈梦的目光,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欣雨,你先回去吧,这里交给我好了!”陈梦感觉到梅欣雨有些害怕,对着她说了一句。

    梅欣雨却一言不发,拉着陈梦的手,却怎么都不愿意离开,虽然她是第一次见这种阵势,不过这件事因她而起,陈梦是为了自己出头,才对付的洪石安,梅欣雨这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的。

    “你们两个过来!”纪广成指着陈梦和梅欣雨两人的方向说道,他对于陈梦两人没有太多认识,只是大概知道两人是新学期的转学生,其余的也没有太多印象,像这种情况的,国际学校这边每个学期都有几百名。

    而陈梦的事情,是直接由张鼎新的秘书一手处理的,国际学校这边的人都没几个人知道。

    看了一眼洪石安和他身边的何红彩一眼,陈梦板着脸走了过去,抱着今天倒了血霉的心态走了过去,大不了今天挨顿骂,只要不让叫家长,不被陈楚看到就好了,以后得时间,她有的是时间炮制洪石安,得罪了她陈梦,哪里有那么容易过去!

    抱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心态,陈梦梗着脖子走了过去,梅欣雨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生怕陈梦吃了亏,她感觉何红彩不像是什么讲道理的人,如果出了事她也好去拉援兵。

    “老纪,你看看这是什么态度,打了人还有了理不成,一看就知道平日里没少惹是生非!”一见到陈梦,何红彩立刻就倒打一耙。

    从小到大,陈梦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冤枉过,一张口就要反击,却被纪广成给拦了下来。

    “洪石安身上的伤,是不是你打的?!”眼见到距离今天董事会的时间越来越近,纪广成心头有些着急,只想要赶紧把这件事给处理完了,不然让那些董事见到,如果质疑他们这些学校管理人员的能力,那小事都要变成大事了!

    听到纪广成的询问,陈梦看了一眼纪广成,闷着声音说道,“是我打得又怎么样!”

    “看看,我说什么来着!”何红彩听到这话,几乎是跳着脚说道,“我要告诉你们学校董事会,我要去区教委去反映!”

    “何女士,这只不过是学生间的一点摩擦,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了!”纪广成还是耐着性子说道,不想让这件事闹大了。

    看着陈梦,纪广成语气带着几分严厉,“跟洪石安同学道个歉,回去写一份检查交给我,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纪广成感觉自己还是偏袒了陈梦的,他知道这件事肯定有内情,洪石安什么货色他怎么能不知道,不过洪家那边确实势大,眼下让陈梦给随便道个歉,这件事便直接过去了,不然越扯越大,真涉及到了董事还有区教委那边,恐怕吃亏的是陈梦,所以纪广成感觉自己做的已经算是不错了。

    不过今天注定是纪广成邪门的一天,听到他的话,陈梦对着纪广成说道,“我不!”

    “这件事是他先欺负我的,陈梦是为我出头的!”梅欣雨急忙对着纪广成说道,洪石安仗着家里的关系,往日里在这里没少仗势欺人,更欺负了不少女生,据说还有几个已经被他给得手。

    梅欣雨到来之后,洪石安便盯上了她,屡次三番想要趁机占她便宜,陈梦气不过才替梅欣雨出头,梅欣雨想不到今天洪石安竟然倒打一耙,竟然反咬一口,朝她们泼脏水,让一向好脾气的梅欣雨,都忍不住了。

    听着梅欣雨将洪石安的那些破事都抖落了出来,何红彩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她心里当然明白洪石安是什么货色,从小到大早就被她给宠坏了,不过这要是传出去了,洪石安恐怕就要成了笑柄了。

    “你个死丫头片子,满嘴胡说八道,打了人不说,还敢污蔑,今天我要替你家里人,教育教育你们这两个没修养的东西!”何红彩说着,便向着陈梦扑了过去。

    何红彩突然间出手,让周边的人都不由一愣,谁知道何红彩竟然这么泼妇,说动手就动手,眼看着何红彩的手就要抽在了陈梦的脸上。

    事发突然,陈梦也没想到,眼前的何红彩竟然突然动手,她的手臂还被梅欣雨拉在怀里,只来得及伸出一只手臂,挡在了面前,陈梦感觉今天怕是要吃个亏了,一想到自己这十数年的英名,跟人动手可从没吃过亏的,今天竟然要毁在这泼妇身上,陈梦心头一阵无奈。

    不过陈梦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陈梦抬头看去,见到何红彩那只跟猪蹄子一样的手臂,停在了她的面前,却始终无法落下,另外一个人的手抓住了何红彩的手,无论何红彩如何挣扎,都摆不脱那只手。

    见到那只手的主人是谁之后,陈梦、梅欣雨脸上都不由露出了喜色,感觉心头彻底安宁下来。

    “你是谁,敢来多管闲事,信不信我让人把你抓起来,”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见到那张清秀的面庞,看向她时,面容轻松却带着几分不屑的神情时,何红彩就感觉心头像被zhēn cì了一样难受,不由歇斯里底的说道,“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跟这两个野丫头是一伙的,我这就叫人,我就不信还没有公道了!”

    陈楚看着何红彩,对于泼妇这个词总算是有了一个了解,刚才他多停留了几步,不然说不定陈梦、梅欣雨两人今天真要吃个闷亏了,就何红彩这一身几百斤的膘肉,任陈梦有些身手,恐怕都要吃个亏,就算最后讨回来了,也是得不偿失。

    一甩胳膊,陈楚将何红彩直接甩了出去,连续两年的训练,再加上安路征的培训,陈楚的身手对付一般的小毛贼,基本上是手到擒来,更何况是只有一身膘肉的何红彩。

    何红彩被陈楚一甩,身子不由向着后面倒去,洪石安想要拉住她,结果硬生生被何红彩给带着滚到地上,看着滚在地上的两人,周边的人都不由一笑,实在是两人的身形,再加上的两人的样子,太像那啥了,想不让人笑都难。

    被摔在地上的何红彩,愣了几秒钟,这么多年了,她好像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针对,都忘了继续撒泼。

    站在一边的纪广成,看着眼前的场景,也是一阵发愣,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眨眼间就变成这样,事情突然就闹大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