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逆流崛起

第五百九十七章 冤家路窄

    进入酒店之后,白解林、梁婕红都整理了一下衣物,白绍成和白沫雨,好奇的看着安阳大酒店,他们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在安阳这里的名气可是不小。

    至于另外白沫露那边,则没有什么表示,在燕京的时候,她跟陈楚一起去了不少地方,跟燕京的那些地方相比,这里几乎是不值一提了。

    进去之后,白家这边便向着酒店楼上的包厢走去,刚到了楼上,便碰到了几个从包厢里走出来的人,见到其中的一个人后,白解林不由诧异的叫了一声,“石老板!”

    被白解林叫道的石明东,正是白解林所在的机械加工厂的老板,石明东前些年在沿海地区打工,后来存了一些钱,便回到安阳之后,建立一个小机械加工厂,给其他机械厂做配件。

    这几年时间,正式百业兴盛的时间,只要找的到门路,生意都是不错,石明东的小加工厂也是如此,靠着给其他机械厂加工,小日子过得十分不错。

    现在石明东的加工厂,已经是颇具名气,里面有大大小小几十个人,月产值都达到了十几万,他的座驾也变成了一辆丰田,日子过得绝对是不错。

    今天石明东来这里,就是招待跟他那加工厂合作的一家机械厂的老板,如果能拿下单子的话,石明东今天的身家,恐怕都要涨上几分了!

    站在石明东身边,喝的有些醉醺醺的贺霖棕,见到白沫露的时候,不由睁大了眼睛。

    “石厂长,这几位是你朋友?”贺霖棕看向白家的时候,目光在白沫露身上,不由多看了几眼,还向着白沫露,挤出一个自以为善意的笑容。

    不过白沫露见到贺霖棕的目光,心头却有些不舒服,对于贺霖棕,白沫露只是皱了一下眉。

    听到贺霖棕的话,石明东不知道贺霖棕要干什么,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指着白解林对着贺霖棕说道,“贺总,这位是白师傅,可是我们加工厂的老师傅,之前的几批货,就是白师傅做的指导,技术是我们加工厂最好的!”

    “原来是白师傅,之前的几批产品,是真的不错,有白师傅这样的技术员把关,我们才放心合作啊!”贺霖棕对着白解林说道。

    听到贺霖棕的话,石明东不由一喜,对着贺霖棕说道,“贺总,那我们这次合作……?”

    “不急,”贺霖棕摆了摆手,向着白沫露看了几眼,然后对着白解林说道,“今天好不容易和白师傅碰面,大家一定要一起吃顿饭才行,今天这顿饭我请!”

    听到贺霖棕的话,石明东愣了一下,他感觉贺霖棕像是要干什么事。

    白解林则一阵为难,今天可是白家跟陈家见面的日子,白解林看着石明东,一脸为难的说道,“石厂长,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实在是有事!”

    “白师傅这是不给面子了,”贺霖棕脸色一变,对着石明东说道,“我大老远的从南方过来,为了这几百万的订单,石厂长,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听着贺霖棕隐隐的威胁之意,石明东是一阵头大,贺霖棕来安阳这几天,石明东是陪吃陪喝的,可贺霖棕死活不开口。

    眼下好不容易开口,突然提出来要跟白家一起吃饭,明显是不安好心,不过一想到这一笔几百万的订单泡汤,让石明东也是无奈不已。

    石明东看向了白解林,对着他说道,“老石,不如就先跟贺老板吃顿饭,贺老板好不容易来一趟这里,为了咱们厂,你就耽误几分钟,待会我跟你一块过去,就当是赔罪了!”

    虽然不知道白家这次是要见谁,不过石明东感觉,在安阳这块地方,他还算是有几分薄面的,大不了待会他跟白解林一起过去,也算是给白解林撑面子了。

    不过罕见的,一向都是老好人的白解林,今天却没有同意,而是对着石明东说道,“石老板,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这边真是有事,实在耽误不得,还请石老板见谅一下!”

    石明东是小有名气,可白解林不认为,石明东能够跟陈家那边相提并论,而且今天是为了白沫露和陈楚过来得,白解林更不想耽误事情。

    见到石明东竟然说话都没用,白解林一家准备离开,贺霖棕一步挡在了前面,目光看向了白沫露,“白小姐是吧,这是我的名片,有时间大家一起吃顿饭!”

    到了这个时候,白家一边哪里还看不出,贺霖棕是什么心思,这让白沫露看向贺霖棕的时候,神色中更是厌恶。

    见到白沫露没有接他的名片,贺霖棕心头有些恼火,不过还是勉强笑着说道,“白小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用的上,一般人想要我贺霖棕的名片,都不一定能够得的到!”

    “谁稀罕你的名片!”站在白沫露身边的白沫雨,对着贺霖棕说道,她性子跟陈梦有几分相似,都是泼辣的厉害。

    被白沫雨的呛到,让贺霖棕脸上一阵白一阵青,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奚落过。

    贺霖棕脸色阴沉的看了一一眼白家这边,然后回头对着一旁的石明东说道,“石厂长,看来今天是没法谈了,咱们有时间再谈这单生意吧!”

    听着贺霖棕威胁的话,石明东自然是心急如火,可却没有什么办法。

    在白沫雨身上看了数眼,然后贺霖棕看向了白解林,“白师傅是吧,我这个人,一向佩服那些技术好的人,也最喜欢交朋友!”

    “不过,”顿了一下,贺霖棕话调一转,“对于那些不识相的人,有时候我也会给他们稍微的一些警告,这也是为了避免他们以后吃亏,得罪了我贺霖棕没事,可要是得罪了那些其他人,岂不是要倒大霉了!”

    听到贺霖棕威胁的话,石明东面色一变,他知道贺霖棕不是在说笑,他听到过一些贺霖棕的传闻,知道他真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主,不少人都在他手上吃过大亏,如果不是贺霖棕的单子一向利润都高,他也不会接贺霖棕的单子的。

    “白小姐,还是考虑一下得好!”贺霖棕对着白沫露说道。

    “要考虑什么?!”还没等贺霖棕继续说完,就听后面传来一道声音,让贺霖棕心头十分不高兴,这要是在他的地盘上,他早就发火了,还没人敢打断他贺霖棕的讲话。

    见到后面的人,白沫露脸色一喜,白家这边同样是松了一口气。

    出来的人正是陈楚,向着贺霖棕看了几眼,陈楚隐隐感觉有些眼熟,似乎跟某个人有些相似。

    见到从包厢里出来的陈楚,贺霖棕心头一阵不岔,本以为来到这座小城市,那他不说无所顾忌,那也是被捧着的。

    要知道,以往他到了其他城市,只要亮出投资人的身份,基本上都是被捧着的,更不提被人给拒绝了,结果今天被人接二连三的拒绝,让贺霖棕心头一阵恼火。

    尤其是见到白沫露,对陈楚的神态之后,更是让贺霖棕烦躁不已,看向了陈楚,贺霖棕向着陈楚看了几眼,阴恻恻的说道,“没事不要多管闲事,有些事不是你能够管的了的,小心自身难保!”

    贺霖棕这几乎是赤果果的威胁了,听着贺霖棕的话,一旁的石明东心头一紧张,他知道贺霖棕可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绝不是开什么玩笑的。

    虽然贺霖棕的老巢,距离这边鞭长莫及,可也不敢小看了贺霖棕的手段,据传他背后可有不少的人撑着,而且锱铢必较!

    对于贺霖棕的狂吠,陈楚脸上还是带着温和的笑容,向着白沫露和白家人看了一眼,对着白沫露说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白沫露向着陈楚说道。

    陈楚点了点头,对着白沫露说道,“沫露,你先带叔叔阿姨进去吧,先点一下菜,时候也已经不早了!”

    “我还没发话,谁也别想……”贺霖棕想要伸手,将白家给拦住。

    刚一伸手,就被陈楚给捏住了手腕,贺霖棕感觉手腕像是被铁钳捏住一般,甚至是骨头都有些疼。

    陈楚这几年,跟着安路征他们,苦练了这么久,虽然比不得那些练家子,可比起贺霖棕这种被酒色掏空的空架子,不知道强了多少,对付他几乎是手到擒来。

    被陈楚捏着手,贺霖棕感觉手腕有种快断裂的感觉,脸色变得煞白起来,一旁的石明东看的是胆战心惊,他可是知道石明东是什么货色,以往都是欺负人,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欺负过。

    “你知道我是谁吗,敢动我,谁也保不了你,跑到哪里都没用,我可是贺……”这时候了,贺霖棕还不忘放狠话。

    “贺家的人?”原本准备自报家门的贺霖棕,听到陈楚的话,额头上的冷汗,猛然间开始流了出来。

    “你跟贺沙川什么关系,不知道贺振邦最近过得怎么样,有段时间没 >>

    <cen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center>

    有跟贺总见面了!”陈楚轻描淡写得说道,刚才他感觉贺霖棕有些眼熟,现在终于是想了起来,贺霖棕跟谁像了!

    贺霖棕跟之前那个给助学基金会,做好事不留名捐了三千万的贺沙川,两人眉宇之间有几分相似,陈楚只感觉,真的冤家路窄啊!

    被陈楚捏着手腕得贺霖棕,这会儿脸色煞白,额头上的汗跟水一样往下流,他这会儿不仅是感觉骨头疼了,心里更是一阵惶恐,他感觉似乎踢到铁板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