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逆流崛起

第六百四十四章 老街

    国内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几大科技公司,目前市值最高的是新浪,随后是百度,然后是盛大、搜狐、网易等,而今天爆出来的新闻,人人科技一家公司的市值,几乎就跟这些公司加起来相当了!

    虽然估值只是估值,可传出来的新闻,还是让无数人震惊,实在是这个估值,远超楚无数人的预料,而且是远远超出。

    一家人人科技得估值,就赶的上国内数家互联网科技公司加起来的市值了,各大媒体几乎都是争先恐后的报道,几乎是半天时间不到,人人科技的新闻几乎是传遍了整个国内。

    在这个信息还未彻底进入互联网时代的时期,这样的传播速度足够称的上惊人了。

    而在各大互联网、科技lùn tán关于人人科技的讨论,更是层出不穷,在某科技大学的校内lùn tán上,关于人人科技得讨论,不到几个小时便有了上千楼之多。

    “人人科技得估值,实在是太高了,都快比的上国内排名前十的互联网科技公司,新浪、盛大等公司加起来的市值了!”一个lùn tániD为“海马不是马”的用户评论道。

    下面立刻有人说道,“太特么恐怖了,这还是在互联网泡沫之后,不然的话,恐怕还要更加夸张一些!”

    “楼上的不要高兴太早了,这只是传闻罢了,不要忘了aoL跟时代华纳的合并,几乎是快成了笑话了,今天的人人科技比起当初的美国在线aoL可差的远了,如果维亚康姆不收购,那人人科技可就白忙活一场了!”

    有吹捧的,自然就有诋毁的,看楚科技术、人人科技不顺眼的,在消息一出,便有大量的人开始对这个传闻冷嘲热讽,甚至有认为这是人人科技在自导自演而已。

    “楼上是专业黑粉,”下面很快就有人翻开了刚才诋毁人人科技的iD“睁开眼说瞎话”的帖子,上面几乎是全是对楚科技术旗下的各个产业的评论,而且无一例外都是负面评论,“怀疑对方没有能够进入楚科技术,在这里转门来找茬的!”

    随后又是一阵关于楚科技术的争论,双方吵的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不过最后自然还是谁也说服不了对方。

    而关于人人科技得争论,自然也是争论不休,对于人人科技的传闻,主要是两点,第一点自然是爆出来的,关于人人科技得估值,是不是真的值那么高的估值!

    第二点,就是这个消息的真实性,维亚康姆是不是真的想要并购人人科技,不乏有阴谋论者,认为这个消息,是人人科技炮制出来的,就是为了吸引维亚康姆的注意力。

    不过对于这两个争论,自然是仁者见仁,对于人人科技不了解得人,自然是觉得这样的估值,实在是太夸张了,这是什么概念,意味着人人科技,成为国内市值最高的公司,甚至是没有之一,而国内比起人人科技盈利高的公司,不说比比皆是,可绝对不少!

    而互联网行业内的人物,则普遍认为这个估值不算离谱,毕竟人人科技的潜力摆在那里,互联网行业投资的就是未来,真要说赚钱能力的话,那现在的微软,同样不是美帝最赚钱得公司,摩托罗拉都比微软要赚的多!

    更何况,人人科技现在已经整体上开始扭亏为盈,尤其是人人网开始商业化,在过去的半个多季度中,人人网的财务报表,简直是亮瞎了无数人的眼,半个季度不到营收超过四亿六千万美金,可谓是赚疯了。

    更何况还有脸书、人人音乐、人人影视等,对比一下谷歌的营收,人人科技几乎是丝毫不差!

    而对于维亚康姆是否会收购人人科技,则让无数人怀疑,实在是这个消息,爆出来的太突然了,几乎是没有任何的防备,从华尔街到国内,几乎都没有任何的风声传出来,结果猛然间就传了出来。

    而就在外界传的沸沸扬扬得时候,人人科技在官网上发表了一则声明,“人人科技运营一切正常,不会发生营业变化!”

    这则声明一出,瞬间便引起的轩然大波,这个声明的意思,几乎就是明摆着拒绝了维亚康姆的收购,不论传言是真是假,人人科技都直接给拒绝了!

    犹如在平静的湖面上,抛下了一块巨大的势石头一般,整个湖面都一瞬间轰的一声炸裂了,听到人人科技拒绝收购的时候,外界的惊讶可想而知。

    要知道,不管是真假,这可是一笔数百亿美金的收购传闻,多少公司几百年都赚不到,人人科技竟然轻而易举,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的拒绝了,怎么能不让人惊讶。

    人人科技的拒绝,外界似乎比起人人科技还要心疼,如果真的并购完成,这几乎就是一笔世纪并购,不论结局如何,都将被载入史册,竟然被人人科技这么云淡风轻的给拒绝了。

    不过这也让无数人松了一口气,比如华尔街的一众风tóu gōng司,还有跟楚科技术合作的微软、KPcb、高盛等,要知道他们同样对人人科技垂涎欲滴,如果人人科技真被维亚康姆并购了,那他们可就没半点机会了!

    上午的时候,陈楚受到了萨默·雷石东的邀请,来到了萨默·雷石东落榻的酒店公寓。

    请陈楚坐下来后,萨默·雷石东让其他人离开,房间里就剩下两人,萨默·雷石东对着陈楚说道,“这个消息,不是我让人放出来的,你也知道,一个公司不可能只有一种声音出现!”

    萨默·雷石东知道,这个传闻不会影响两边的合作,不过还是对着陈楚说道。

    “我明白!”陈楚对着萨默·雷石东笑着说道,维亚康姆那边,放出这个消息的人,显然是跟萨默·雷石东意见不同,不想让维亚康姆的收购完成。

    从酒店公寓出来之后,陈楚跟萨默·雷石东,意思向着燕京的老城区走去,陈楚没有带萨默·雷石东去燕京那些出名的地方,一来是那些地方人满为患,以萨默·雷石东的身份去了也不方便。

    二是萨默·雷石东的岁数,恐怕去一趟,精力都不够了,所以陈楚带着萨默·雷石东去了燕京的老城区。

    要领略一个城市的风采,不仅要去看这座城市最光彩的地方,同样是要去看一些老地方,这些才是一座城市的底蕴。

    现在燕京还没有大规模的扩建,所以老胡同、四合院,还有各式的老铺子并不罕见,这些地方组成了燕京的老城区。

    萨默·雷石东跟着陈楚来到老城区的时候,感觉似乎来到了一片新天地一般,这里跟高楼大厦的现代化建筑不同,是另外一番景象。

    陈楚先带着萨默·雷石东去了一条以老手艺铺子为主的街道,低矮的两天条街道中间,是一间间的老手艺铺子,里面都是一些手艺人,脸谱、宫灯、面人、泥塑、风筝等各色手艺,还有卖蛐蛐、遛鸟等玩意的。

    见到这些东西的时候,萨默·雷石东眼前一亮,这跟他之前接触到的那些景象,完全不同,几乎是另外一番景象。

    陈楚看着这些手艺铺子,再过上几年时间,等到这一片拆建之后,这些手艺铺子基本上就全部消失了。

    来到一家泥塑铺子,掌摊的是一个六十来岁得老汉,嘴里叼着一杆老烟锅,见到萨默·雷石东的时候也没有多少惊讶的地方,实际上现在买这些手艺的,大部分都是这些外国游客,本地的反而没了这些心思,这也是后来这些东西逐渐消失的原因,毕竟买的人太少了,自然也不会再有人学了。

    萨默·雷石东看着泥塑的老汉,变戏法一样,随手一团粘土,信手而捏便成为了各色动物、人物,几乎都是栩栩如生,让萨默·雷石东犹如惊为天人的感觉,他感觉这手艺,比起意大利街头那些素描艺人,还要神奇的多。

    “要不要为你塑一个?”陈楚见到萨默·雷石东的神色,对他笑着说道,

    萨默·雷石东一愣,随后对着陈楚问道,“可以将我也塑出来?”

    陈楚向着泥塑的老汉说了一下,老汉看着大惊小怪的萨默·雷石东,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让他坐在了一个椅子上,看了他几眼便开始捏了起来。

    不过几刻钟的功夫,一个泥塑得老头就出现在众人眼前,萨默·雷石东看着那个近乎用模子刻出来的泥塑人物,不由瞪大了眼睛。

    塑好之后,老汉用一个木盒子将泥塑得人物,装在了盒子里,然后直接扔下一句,“二十块!”

    说完之后,老头又开始继续用烟锅吸着旱烟,折腾起自己的泥塑来,似乎没有多跟萨默·雷石东多说几句的兴趣。

    萨默·雷石东还想着,能够跟这泥塑老头多说几句,见到老头的神色,只能讪讪的离开。

    陈楚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对着老师傅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手艺人都是有脾气的,靠的是那双手吃饭,自然不在乎什么态度什么的!

    看着盒子里的那个泥塑,萨默·雷石东都有些啧啧称奇,这东西已经堪比艺术品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