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海贼之因果笔记

第七十九章 我给你钱!

    黑崎视野探测到的胖子等人捂着鼻青脸肿的面容正阐述着黑崎的罪行,却看到他们的老大突然间立起左顾右盼。

    “怎,怎么了,老大?”胖子纳闷道。

    他们的老大,早蕨·鬼追,实力强大,曾是他们骷髅海贼团的船长,因为一次意外而被哥亚王国的公爵大人看中,招揽在身边当护卫,授骑士爵位,还赐予价值不菲的恶魔果实。

    如今,他们几人跟着昔日的船长抛弃了海贼的身份,改头换面在这个贵族王国里混得风生水起,悠哉悠哉,比以前的海贼生涯要幸福多了。

    “你们刚刚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东西?”鬼追脸上带着个严丝合缝的骷髅面具,面具下响起一道嘶哑粗糙的声音。

    “什么东西......”胖子等人一脸茫然,刚刚有发生什么吗?

    “就是...”鬼追也说不上来,突然就感觉被什么拂过,若有若无,他的感觉一向敏锐,从前驰骋大海的时候便靠着这天赋躲过许多次危机。

    “算了...可能是我的错觉。”鬼追等了一会见没什么意外发生也就不甚在意,重新坐下,揽过左右两名靓丽的女人开口道,“你说那人长什么样?能找到吗?”

    “十七八岁的一个少年,长得挺秀气,黑色长发。”胖子见boss问起赶忙道,“他身边跟着那个在不确定物终点站小有名气的草帽小子,我倒是听说过,好像住在戈尔波山一伙的山贼窝里。”

    胖子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当着众人的面被一个少年痛扁,他咽不下这口气,想让他们的老大出面找回场子来。

    鬼追的脸被骷髅面具所掩盖,看不清表情,他的沉默让胖子等人一时有些紧张。

    好长一会后,他才徐徐开口,“你们一直以来跟着我也算忠心耿耿,我要是不为你们出这口恶气似乎有些不太近人情......”

    胖子等人一听喜上眉梢,这么说便是有戏,只要实力强大的船长能出马,哥亚王国除了国王身边的一人,谁还能是对手?

    “也罢,找到这个人后再来通知我,好久没有杀人了……”鬼追最终还是答应了胖子等人的请求,语气阴森道。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那个他们想要找的少年不巧,正在不远处猫着呢!

    按着希郎肩膀等了一会的黑崎见没有打草惊蛇后松了口气。

    念力感知就这坏处,容易被人发现,只要是实力稍强点的人,有点见闻色或者神经敏锐的家伙,他一覆盖念力便会被察觉。

    刚刚那个人肯定有所发现,只不过不像卡普那么强大,一瞬间就捕捉到自己的位置。

    夜色依旧,宫殿也没有异常动静,想来那人也没放在心上。

    总而言之,今天晚上是不能白来一趟的,就算他想抽身而退希郎也不会答应,看他那满含杀气的脸孔就知道了。

    “走,四楼楼梯左边走廊尽头的房间!”黑崎等又一小队人马走过之后拍了拍希郎肩膀提醒道,“里面有高手,不要弄出大动静!”

    两人如夜猫一般,悄无声息地潜进了宫殿......

    宫殿走廊里亮着昏暗的灯光,不时有侍女走过,还有站岗的护卫。

    黑崎在前,小心地用念力探着路,遇上站岗的警卫手起刀落,迅速将其毙命掩藏尸体。

    至于侍女则直接打晕拖到角落,这些女仆不过是些平民打工小老百姓,没有必要的话他还不至于下杀手,他是个有原则的穿越者。

    有所为,有所不为。

    小心地走过鬼追所在的房间门口,黑崎带着希郎来到了目的地,这个宫殿主人的卧室门口。

    念随心动,钻进大门内部,打开锁住的房门,黑崎将眼神瞄向希郎轻声道,“给你五分钟,不要有大动静.........”

    希郎握住颤动的双手,点了下脑袋,轻轻推开大门,迈步而入。

    随着大门关上,黑崎面带担忧,“这小子靠不靠谱啊,希望这门隔音不错,不然......”

    他看着楼梯拐角处的一个房间,那里正是那个高手所在的地方,一旦被发现就只能打上一架了。

    虽然自信不输别人,不过一旦闹出动静面临的可就是一大坨携枪的王国卫士了,到那时候说不定就会相当棘手。

    ......

    希郎的悄然进入并没有引起房内一男一女的注意。

    刚刚翻云覆雨完的两人,男的正穿着睡袍背对着希郎抽着雪茄,女的正于浴室内沐浴冲洗。

    看着吞云吐雾的男人的背影,希郎的脸色变得狰狞。

    就是这个毫无人性的丑陋父亲,让他和妹妹一出生后便沦为笼中囚徒!最后无情抛弃,流落街头,害得妹妹不幸死去!

    他那丑恶的身影,哪怕阔别至今自己仍然铭记在心!

    希郎的杀气澎湃,缓缓拔出冰冷的剑刃,步步逼近,他的心中没有任何不忍,仅剩杀意!

    “呼~”抛弃希郎的公爵吐出一口烟,似乎有所察觉,回首看去。

    只见一个白发少年如刀子般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他,顷刻间让他如坠冰窟,瞪大了双眼。

    “你...你是!!!”公爵震惊得说不出话了,那个早被他忘到不知道哪个角落的小孩如今竟意外地出现在自己眼前!

    他不是已经被自己派人杀死扔到垃圾堆去了吗?!

    看着少年憎恨的表情和闪烁着寒光的剑刃,他反应过来,正要开口喊人,却晚了一步。

    希郎快步上前,已然将剑锋抵在其脖颈大动脉处,吓得他如鲠在喉,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我保证,你的呼救声会和你的人头同时落地!”希郎森然道。

    公爵吓得亡魂丧胆,哆嗦着开口道,“希...希郎,你你你想干嘛!我是你父亲啊!”

    公爵不提还好,一提希郎差点暴走,喉咙里发出如野兽般压抑的嘶声。

    “你什么时候尽过父亲的一点义务!!!”

    “小桃,已经死了!!!”

    死亡的威胁另公爵脑子一片空白,只剩下恐惧,“死...死了……谁?不,我不要死,别,别杀我...我给你钱!”

    希郎眼中最后一点耐心也消失了,他竟然寄希望于这样一个男人给他一个解释?

    “噗呲!”

    少年死死捂住男人的油腻大嘴,在他绝望的目光下将刀狠狠捅进其高耸的腹部!

    “噗呲!”一刀。

    “噗呲!”又一刀。

    希郎冷漠的目光直视着男人,聆听着他一道道痛苦的吱唔声,心中只有对妹妹的思念……(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