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后宫梅妃传

第一百四十六章 各自盘算定目标

    阮语琪在旁侧瞧着,摇了摇头:“若不是本宫打小儿在京城里待,本宫真觉得两位不是自小的玩伴儿,而是仇敌之女,也不知道往日的姊妹情意是做给谁看的,真是人情薄如纸。”

    “阮宝林,没事儿别在那儿酸这酸那的”,吴琳不屑道:“本宫最是看不惯你那假清高的文人样子,皇上也没有在这儿,省省心吧。”

    “你.......真是朽木不可雕也!”阮语琪气恼地离开了。

    吴琳扫一眼低位嫔妃,神色高傲,“你们今日倒是勇气可嘉,世家贵族的能力可远比你们想象的要大的多,以后你们就知道今天和世家对上有多么傻了。”

    一句话说得许多州府来的女人变了脸色,这些人年纪都不大,家里又多不是有权有势的,和京都出身的妃嫔敢起冲突不过是脸面上挂不住,吴琳的话让她们想到了在闺阁时候听到的、看到的一些事。

    吴琳走后,赵舞儿等人立即看向孙白遐:“孙姐姐,你说,这可怎么办啊?她们该不会报复咱们吧?”

    “姐姐素来最是察言观色,今日倒是冲动,这会儿人已经得罪死了,怕有什么用?”李莲儿半是畏惧半是不满地道。

    “我可没有妹妹那么能忍,都让人这么羞辱了,还能沉得住气。”

    孙白遐看着她们争吵,道:“行了,都少说两句吧,李才人说的有道理,人咱们肯定是得罪死了,怕也没有用,好在她们的人没有咱们的多,只要咱们抱紧团儿,她们的那些阴谋诡计总有办法对付的。”

    孙白遐拨弄了下自己的头发:“再说,咱们姐妹虽不是国色天香,至少也还算是清秀佳人,和她们争,未必没有胜的可能,你们瞧梅婉仪,因为得皇上欢心,连皇后娘娘都得避让。”

    赵舞儿闻言心放宽了几分,“是啊,如今咱们有了皇后娘娘给的方子,咱们只要比她们这些世家女先诞下皇子,那就是咱们的胜利。”

    “所以”,孙白遐严肃道:“不管平日里咱们姐妹如何争,只要有一位姐妹有了身子,其他人就要护着她,皇子是州府的希望,若是太子是咱们州府来的人生的,以后这后宫咱们也能有和她们一样的权利、地位。”

    一众州府来的女人眼中冒出热切的目光,孙白遐看着她们充满幻想的眼神,心中却冷笑不已。

    “可是”,李莲儿不解道:“皇上心悦梅婉仪,梅婉仪的身子已经五个多月了,若是她生了皇子,这太子之位还有咱们争的可能吗?”

    “李妹妹真是聪明”,孙白遐长叹一声:“所以啊,这宫里咱们最大的敌人不是言宝林、吴宝林这些世家女,而是夺了皇上所有心思的梅婉仪,只要她没有了皇子,咱们姐妹中的一个人就有机会成为太子的生母,倘若梅婉仪因为小产伤了身子甚至没有了性命,那咱们可就只有胜算了!”

    “若是咱们没有那么好命呢?是那些世家女子生下皇上的长子可怎么办?”春才人忧虑道。

    “妹妹可真是说傻话,咱们能弄掉颇受皇上喜爱的梅婉仪的孩子,其他人还在话下吗?”孙白遐的话听在大家耳中,如同重鼓敲击了众人的心,但不可否认,非常有效地激活了女人们的心思。

    当大家各自回宫后,不少人的心都是难以平静的,这一夜,又有多少出身州府的女人人能够睡得着呢?

    ————————————————

    京城世家贵族出身的女人们也是睡不着的。

    言婵娟回宫后看到一片狼藉的端云宫侧殿气得午膳、晚膳都没有用。她独自坐在屋里好一会儿,忍不住双手掩面痛哭不止,发泄了好一阵子。

    素白关切地探头看了好几次,回头对着青儿直摇头:“让娘娘一个人静静吧。”

    “可是......御林军的人说从咱们宫里搜出了麝香啊。”

    “我知道”,素白叹口气:“麝香从咱们宫里被搜出来,这本就是有人安排好的,现在告诉娘娘也没有用,不如等娘娘冷静下来再做打算。”

    直到夜幕降临,言婵娟才起身,“来人啊——”

    “娘娘”,素白快速进入屋子,她举着蜡烛将屋子里的灯点上。

    “素白”,言婵娟的声音因为哭泣带着沙哑:“御林军可有查出什么?”

    “娘娘,御林军从咱们带进宫的枣木箱子里查出了麝香,咱们宫.......如今已经被封闭了宫门!”

    “本宫就知道.......本宫就知道会这样!”言婵娟红着眼睛:“从赵嬷嬷的话里本宫就猜到她们一定布置好了一切!冯燕!冯家!好样的!”

    “娘娘,眼下咱们该怎么办?”

    “素白”,言婵娟抬眼,眸子里透着疯狂:“事到如今,本宫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联系父亲在宫里最后的人手,将消息传出去,她冯家敢这样对本宫,是忘了昔日士族的盟约了吗?既然如此,本宫要这世上再无冯家!本宫倒要看看失去了冯家,她冯燕还能不能安安稳稳做着皇后?”

    “娘娘!”素白脸色都白了:“那可是老爷埋在宫里多年的棋子,若是动用了,咱们和冯家可就.......阮家、邱家、欧阳家还有其他的家族都会被牵连进去的!”

    “那本宫就要眼睁睁瞧着自己落到进冷宫的局面吗?”言婵娟脸色铁青:“本宫管不了那么多了!这脏水泼到本宫的头上,言家几代的清名还要不要了?皇上一直想削弱士族的势力,冯燕个蠢货,往那群才人、御女谁身上泼脏水不成?她这是在给皇上递刀子!挖世家肉的刀子!”

    “娘娘息怒!”素白看着她疯狂的模样,忙应声道:“奴婢这就想法子给相爷传递消息!”

    “告诉父亲!本宫身上若是担了谋害皇后的罪名,他的丞相之位也保不住!除非......”,言婵娟眼中闪过狠戾的神色:“除非眼下能证明冯燕她借腹中孩子做局,还倒打一耙,否则本宫无法洗清嫌疑!”

    “娘娘,咱们不能将这盆水泼到别人身上去吗?”

    “谈何容易!”言婵娟扶额道:“本宫坐这儿了半天,想了各种法子,都没有办法,父亲留在皇宫里的棋子没有那么大能耐,皇上将咱们端云宫封得死死的,这会儿想往其他人身上泼,根本没有人手,还有皇后身边的赵嬷嬷盯着,本宫绞尽脑汁也毫无别的办法。”

    “娘娘,咱们是被封了宫,可只要咱们的人能传出去消息,咱们就可以和其他人联手啊,皇后娘娘此举俨然打破了士族之家的联合,吴家、魏家、阮家乃至季家都不会同意她这样做的。”

    “哼?你真是天真!”言婵娟冷冷道:“从前父亲总是和本宫说,这些世家啊,除非遭遇了重大危机,否则这你争我斗的小打小闹,根本就不足以让大家联合。眼下冯燕是对着本宫出手,又不是对着所有世家出手,就算父亲和其他人解释唇亡齿寒,怕也会被这些人认为只是女人们之间的争宠戏码。”

    “说那么多你也不会懂”,言婵娟烦躁地道:“父亲他们这些男人,总是小看女人,本宫倒是看得明白,冯燕今日打压下本宫,不过是觉得本宫是将来最有可能和她夺后位的人,她从未得到过皇上的宠爱,眼下又失去了孩子,她只剩这一个后位了!今日压下本宫,改日她就能压下其他世家贵女,宫里和前朝一向荣辱与共,到时候,吴琳她们也别想讨到好处!”

    “娘娘若是将这番话说与相爷,相爷一定会明白的!”素白还想努力争取,却见自己主子泪如雨下:“父亲若是明白,就不会打算将锦妹送到宫里来了。”

    “三小姐?”素白不可置信道:“三小姐才十二啊,这.......老爷怎么......”

    “不只是老爷”,言婵娟“呵呵”笑起来:“魏家折了一个魏婉仪,听说正在找人教导魏家最小的女儿”,她转头看向素白,眼中满是悲愤:“今日你也瞧见了,那些人得到方子后的神色,她们的高兴固然有想以子嗣固宠的原因,更多的却是因为,如果明年她们的身子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她们更加年轻漂亮的妹妹将进宫来分宠,到时候,你说,家里支持谁呢?”

    “素白啊素白,你不晓得,我们这些人啊,表面看起来风光无限,自小锦衣玉食,一堆人服侍,却也担负着整个家族的责任,都等着卖女求荣呢!”

    “娘娘”,不知不觉,素白也落泪了,她抽噎着道:“娘娘说的,奴婢都记下了,一切都听娘娘的!”

    “为了给本宫定罪,皇上一定会将此事移交大理寺,大理寺办案开审前常查案三天,也就是说,咱们只有三天时间!”言婵娟一把握住素白的手,力气大到指骨都有些发白,“素白,你一定要在三天内将消息传出去,而且,是传给夫人,不是老爷!你记住!一定是传给夫人!”

    “奴婢明白!”

    ————————————————

    “皇上打算怎么办?就这么一直封着端云宫?”未央宫里,季静梅咬一口切碎的苹果,好奇地问。

    “别说这等扫兴致的话!”李泽乾剥开手里的蜜桔递到她嘴边:“朕会处理好的,你先吃口,刚才不还说要吃酸的吗?”

    季静梅张口吃下,接着道:“皇上是有什么安排不方便说给臣妾?”

    “你看,你又多想”,拿帕子给她擦拭掉嘴角的桔子汁,语气温柔:“这有什么不能给你说的?朕这是等着看言家什么反应呢。”

    “皇上的意思......言宝林会给言家传消息?也对,言家打太祖起就是官宦之家,在宫里有些隐藏的人手是必然的,只是,言丞相真会为了女儿豁出去?”季静梅撇嘴:“那可是只老狐狸,皇上可别小看了言家!”

    “哈哈,朕从不小看任何人,尤其是女人”,李泽乾拉着她的手:“言丞相有七房小妾,一共给他生了五个女儿,唯有言婵娟自己是嫡出身份,言丞相也许不会因为这个女儿有什么太大反应,可言夫人只有这一个女儿,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言夫人是欧阳家的嫡女,这事儿有意思了”,季静梅眯着眼笑了:“欧阳家的势力可是不比言家小,那她的确可以做到为女儿报仇,只是,臣妾想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真就按着皇后的安排将此事栽在言宝林身上?”

    “不好吗?”李泽乾挑眉:“朕还想找个合适机会让世家内斗起来,结果冯燕这一小产竟是没等朕动手,就自己挑起事端来,真是天赐良机!等言氏反击后,皇后差不多就可以废了,到时候,朕就可以立你为后了!”

    “世家的势力不瓦解掉,皇上想立臣妾为后,怕是很难”,季静梅捏了一颗樱桃,却不吃,只是放在手里把玩儿,她似乎浑不在意李泽乾口中的皇后尊位,笑着道:“其实,皇后娘娘最想对付的是臣妾,只是您护得太紧,她暂时还拿臣妾没有办法,这才盯上了言宝林,臣妾想,下一步该是吴宝林了。”

    “看你这神情,是想搞什么鬼?”

    “臣妾没有想搞鬼啊,臣妾只是在想,不如咱们将水搅的更浑吧。”季静梅眼中透着兴奋。

    “怎么说?”

    “皇上想分割世家的权力,臣妾也想让自己的人尽早发挥能力,丞相他们不腾出位置来,臣妾和皇上的人进了朝堂也不过是无足轻重的位置,这可不是臣妾想要的结果。”季静梅压低声音小声说了几句,李泽乾突然笑了:“都说无毒不丈夫,朕看啊,还是女人更狠!”

    “皇上这是什么意思?”季静梅不悦地瞪他一眼:“比起斗狠,臣妾可比不得皇上,虎毒还不食子呢,皇后的”

    “那关朕何事?”李泽乾满脸无辜:“那是秘方的问题,朕都问过太医了,她只是摄入少量的麝香,根本落不了胎。朕这儿倒是有个你感兴趣的消息,这麝香啊,可是冯家递进宫的,不然怎么说最狠心的还是女人呢?”

    “什么?”季静梅这次是真被惊吓住了,眼睛瞪得圆圆的,像个猫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