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低调大亨

第一百七十七章:太热,凉快一下(第一更)

    第一百七十七章:太热,凉快一下

    楚乾坤不傻,徐梓依是什么心思,他明明白白。

    只是,调戏调戏学姐学妹,大家找找乐子,开开玩笑无所谓。

    但他已经有了欧阳暮雪,还有一个苏素媛暧昧着。

    虽然后宫佳丽三千,是每个男人的梦想,更是重生男的必走之路。

    只是,他不知道他心里,是否还能容下其他女人的感情,他的情感花园,是否还能种下其他的花儿。

    他能肯定的是,他对欧阳暮雪是一片真心,笃定自己很爱她。

    这个女人,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放弃的。

    而苏素媛,自从那个鬼使神差,暧昧的亲吻后,他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负责的,除非对方不愿意接受她。

    所以,两人始终暧昧着,暧昧着!也许有一天,就不再暧昧了吧!

    因此楚乾坤的后花园里,目前除了一朵冰山雪莲已盛开外,还有一朵玫瑰,正含苞欲放。

    相信它盛开之时,必是妖艳无比,风情万种。

    世间,最难消受的,是美人心!

    由于男人心作祟,楚乾坤没有直白残忍的拒绝徐梓依。

    但他希望她能明白,更希望她能放下,他也愿意祝福她!

    … …

    楚乾坤几乎是绕着舞台走了一圈,才在另一边,看到了吉阳带队的经管二班表演小分队。

    “老四!”楚乾坤喊道。

    卫家诚正如跟屁虫一般绕着吉阳在转,听到楚乾坤的叫声后,连忙走了过来。

    惊讶的说:”三锅,你怎么进来的?”

    不光是他,其他几人也很奇怪,都看着他,等他回答。

    “能不能把舌头捋直了,再说话!”楚乾坤挑着眉道。

    卫家诚吐吐舌头不说话了,他刚刚用方言给吉阳讲笑话,一时没改过来。

    幸好,吉阳走了过来,卫家诚好像找到靠山一般,往她身边靠了靠。

    他这个小动作,让楚乾坤心里也是靠了靠。

    卫家诚这家伙也太重色轻友,也不想想这机会,是谁给他创造的?

    知道吉阳想问什么,楚乾坤先开口道:“老四的节目排第几啊?”

    “第八个!”吉阳还没张口,卫家诚已经脱口而出了。

    “还有两个节目呢?是什么啊?”楚乾坤好奇的问道。

    505寝室,就像是个与世隔绝的小世界,一个个的,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到了现在,楚乾坤依然不知道除了卫家诚唱歌,他们班的其他两个节目是什么?

    吉阳也不介意,指着身后一个女生道:“还有一个是刘婷婷的个人独舞,第十二个表演。”

    “嗯,你好!”楚乾坤和站在一边的一个女生打着招呼,很客气。

    虽然是一个班的同学,但他真心不认识几个同学,他不认识人家女生,女生却认识他,笑着回礼。

    “三哥,还有一个节目,你肯定想不到是谁?”卫家诚蹩着嘴巴说道,只是那语气带着不屑不爽。

    “哦 … ….”楚乾坤想了想,问道:“不会是张扬吧,他表演什么?”

    卫家诚的表情,让他试着猜了一下,结果,还真被他说中了。

    “厉害,三哥,被你蒙对了,这小子的节目是钢琴独奏。你听,现在就是他在台上乱弹琴!”卫家诚双手抱胸,歪着脑袋示意。

    现在505的一群人,对于张扬,这个做了几天舍友,几天兄弟的人,是没有好感的!

    楚乾坤走到一角,往舞台上望了望。

    张扬穿的西装笔挺,端坐在一架黑色的钢琴前面,弹奏的是一首理查德.克莱德曼的《致丽丝》。

    曲子大家都耳熟能详,张扬弹的水平嘛,只能算马马虎虎。

    但架不住这小子的皮囊长的好,很细吸引台下的女生。

    楚乾坤看的时候,张扬刚好弹完最后一小节,来了个自认为很帅的结尾动作,举着的手半天没放下来。

    引得台下的女生惊叫连连。

    楚乾坤撇撇嘴,一帮花痴,然而,他撇着的嘴却没有收回来,变成了张大嘴。

    伸手把卫家诚招了过来,指着刚刚走上舞台的男主持人问道:“那家伙是什么身份,怎么会在这里当主持人?”

    卫家诚探头一望道:“哦,他叫桑晨,是我们省大的老生啊!”

    “原本是徐梓依和他搭档的,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徐梓依就是不愿意。现在变成了这个国贸1班的女生和他搭档主持!”

    楚乾坤想吐血,他一直以为桑晨是东州音乐学院的学生,以为他和董嘉倪、柳依依她们是同学!

    天晓得,这个家伙竟然是省大的学生,和他才是同学?

    原本,他心里也奇怪过,那天早上那么早,那么大的雾气,这家伙还能缠着徐梓依。

    当时,只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才没有问徐梓依。

    哪晓得,竟然是因为,桑晨是省大的老生?

    而且,还是迎新晚会的四个主持人之一,计划是要和徐梓依搭档的。

    现在,终于是真相大白了。

    没等楚乾坤感慨完,卫家诚转着小胖脑袋,四周望了望,确定没有外人。

    然后很神秘,低声在楚乾坤耳边道:“听说这个桑晨名声很不好,经常骚扰女生。我估计徐梓依就是被他骚扰过,所以才不愿意和他搭档。”

    卫家诚的这个猜测,倒是没错。

    楚乾坤惊讶的看一眼这个小胖子,这小子没平时看起来那么傻啊。

    这件事情的内情,除了徐梓依和桑晨两个当事人,最清楚的就是楚乾坤了。

    想想那天把桑晨当狗一样踢,很爽啊!很快,楚乾坤的爽变成了酸爽。

    卫家诚继续说道:“听说,他曾经把某个女生的肚子都搞大过。只是仗着是学生会副主席,学校又有靠山,才一直无事!”

    纳尼?

    学生会副主席,桑晨是学生会副主席?

    楚乾坤懵逼了,十分想骂人!感觉背后有点发凉!

    揍桑晨那天,徐梓依可是喊过他“楚乾坤”的。

    难怪那家伙一直叫嚣着,说会回来找自己算账。

    还以为他是死要面子的嘴炮,现在看来还真的是有可能找自己算账啊!

    奶奶的熊!

    果然,英雄救美,不是那么好做的。

    “他在学校的靠山是谁,校领导吗?”楚乾坤问道。

    虽然在战略上不怵对方,但在战术上还是要有所准备。

    必要的背景还是要有所了解,不然真等出事了,就不能有的放矢了。

    然并卵!

    卫家诚摇着头道:“只知道他有背景,至于是什么背景,我不知道?”

    “咦,三哥,你戴个小丑面具做什么?”卫家诚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楚乾坤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戴上了一个面具。

    很狰狞,很丑的那种,可以称之为丑八怪。

    楚乾坤低沉着嗓音,从面具后面露出两只眼珠道:“刚才太热了,带个面具凉快一下!”

    楚乾坤自然是不会告诉卫家诚,他这是怕被桑晨认出来。

    其实,桑晨都知道他的名字了,作为省大的学生会副主席。

    查他一个新生的底,还不是易如反掌。

    楚乾坤这么做,也仅仅是一叶障目,掩耳盗铃罢了。

    自己给自己,一点安慰而已。

    戴个面具凉快一下,楚乾坤这淡淡的语气,让卫家诚惊叹不已。

    不亏是三哥啊,这腔调装的,果然与众不同。

    也许,这就是低调的fēng sāo吧!

    戴着面具的楚乾坤,双眼一直在台上的桑晨身上。

    四个主持人,他竟然会认识三个,这迎新晚会,还真是有意思!

    难不成? … …..

    楚乾坤总觉得要发生点什么事情,这台晚会,不会这么顺顺利利的开下去的!

    而且这事情,多少会和他扯上关系。

    他的这种自觉,是重生后才有的,和女生的第六感有的一拼。

    只是,时有时不有,但是每次都很灵验。

    吉阳过来找卫家诚,结果看到他身边站了一个戴着面具的人。

    而之前的楚乾坤却不见,然后仔细一看,戴着那么丑面具的竟然就是楚乾坤。

    “他搞什么,又做什么怪?哪里来的这么丑的面具。”吉阳吐槽道。

    她现在已经从卫家诚嘴里知道,买红糖的事情是楚乾坤撺掇他做的。

    再加上前两天,亲自和楚乾坤打了一次交道,交锋了一次。

    知道他是一个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动不动就弄出新花样的人。

    不然,也不可能在军训的时候,带头唱的那么嗨。

    只是,这大晚上的,戴着这么一个巨丑的面具。

    是什么意思?吓唬谁呢?也太能搞笑了。

    卫家诚双手摊摊,没吭声,天知道楚乾坤为什么带这么个面具进来。

    他还觉得莫名其妙呢?哪里能帮吉阳解惑啊。

    于是问道:“你是找我吗?有事?”

    “嗯,下个节目就是你了,去候场吧!”吉阳说道:“好好表现,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不过,她说到失望两个字时候,卫家诚突然感到了一丝凉意。

    赶紧讪讪的笑道:“你还不放心我吗?保证完美表现啊!”

    而此时的楚乾坤,根本没关注到两人的对话,双眼一直盯着舞台上的表演。

    学姐们的节目如期开始了,果然是火力十足啊!

    学姐们实在是,太给力了。

    一上台,立刻引爆全场,群狼共舞。

    这真的是,硬邦邦的福利啊!

    至于来自桑晨的威胁,楚乾坤早已将它抛到爪哇国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他个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