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低调大亨

第二百八十章:要是为难,那就算了

    第二百八十章:要是为难,那就算了

    (第一更送上,求订阅、收藏、推荐,月票!)

    12月31日。

    原计划,楚乾坤今天是要回到学校上课的,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此刻,他正把车子停在马路边,拿着电话给辅导员打电话。

    “楚乾坤,你小子是真的可以,这一个月请了多少假了,竟然还要请假?你是准备挂几科啊?”

    电话里,辅导员吴忠平的声音,十分的不爽。

    上次,他找楚乾坤谈了一次心,让他把精力多往学习上挪挪,争取这第一个学期不要挂科。

    开始的一段时间,楚乾坤确实做的不错,一节课的假都没有请,十分难得。

    有几次,他甚至看到楚乾坤找学习委员徐梓依,在她的帮助下努力的补着课。

    这让他是,倍感欣慰!

    可惜,好景不长!

    半个月都没坚持下来,楚乾坤又故态萌发,开始请假、开始翘课。

    而且,频率和时长更甚从前,简直是变本加厉。

    可是,他还每次都有充分的、合理的理由,他只能给假。

    其实,他不给假也没用,因为一旦他拒绝批假,楚乾坤会直接翘课。

    他可是已经收到好几个任课老师的预警了,楚乾坤再这样下去,百分百挂科。

    在吴忠平眼里,楚乾坤其他方面都好,就是与学习无关的事情太多,请假请的实在是太勤快了。

    如此频繁的请假,让他是懊恼不已。

    “辅导员,你先别生气,我都已经准备回学校了,这不临时又有事情了吗?实在是没办法,你多担待。”

    感受到话筒里传来的火气,楚乾坤说话的姿态放的很低。

    “临时有事?你的事情是真多,总统都没你忙!”

    楚乾坤表达的歉意,并没能让吴忠平的火气减少一点。

    “这次是真的有事情,我就再请一天假,明天就回学校上课了。”

    两人的关系不错,吴忠平平时也挺照顾他的,楚乾坤依然说的很耐心。

    噗!

    隔着电话,都能听到吴忠平“喷血”的声音。

    然后,就是高八度的怒吼传出:“照你的意思,今天是真的有事,以前都是假的有事了?还有,明天是元旦,还是星期六,你还想明天来学校上课,来来来,你想上哪个老师的课,我去帮你预约!”

    晕!

    楚乾坤只想着怎么平息吴忠平的怒火,表达自己尽快回校上课的决心,结果昏了头,明天是元旦都忘了。

    “对哦,明后天是周末了,不需要请假的,不好意思吴老师,打搅了,再见!”

    说完,迅速挂掉电话,根本不给吴忠píng fǎn应的时间。

    东州!

    省大的一处办公室。

    吴忠平呆呆的听着电话里传出的嘟嘟声,真是哭笑不得,碰上这个奇葩学生,也是够倒霉的。

    ————

    山水城县公安局办公大楼。

    楚乾坤今天打断回校的行程,就是因为王全安打电话给他,县局一把手,局长颜佩孚邀他见面。

    在山水县,县公安局的一把手是挂着副县长职务的。

    虽然不入常,但在山水城这样的小地方,那已经是很大的官了。

    对方邀约自己见面,楚乾坤肯定不会拒绝的。

    况且,他现在可是刻意在和县局打好关系,和这位一把手的见面,那更是非见不可的。

    “局长,这位就是我们山水城的青年俊彦,oK服饰的老板,楚乾坤楚总。”

    王全安敲开门,领着楚乾坤走了进去,指着他向办公桌后面坐着的人介绍道。

    “哈哈,楚老板还真是年轻有为啊!”

    颜佩孚看上去五十多岁的年纪,戴着一副眼镜,显得温文尔雅。

    要不是穿着一身警服,楚乾坤都不会把他同公安局,这种暴力机关的一把手联系起来。

    “颜局长好,幸会!”

    楚乾坤伸出双手,恭敬的和对方握了握手,摆足了晚辈的姿态。

    颜佩孚对楚乾坤的表现很满意,既有晚辈的尊重,又不失自己的稳重。

    说话、举止,十分得体。

    “这边坐,”颜佩孚指了指会客区的沙发,又对王全安说道:“王局,把我柜子里珍藏的铁观音拿出来。”

    王全安眉毛一翘,笑着对楚乾坤说道:“楚总有福了,这铁观音,可是我们局长从东州带来的极品茶,轻易不拿出来的,今天我是沾你的光,又可以好好的品尝一回了。”

    “哦,局长是东州人?”楚乾坤好奇的问道。

    “没错,我是土生土长的dōng zhōu人,原本一直在市局工作,这次干部调整,把我派到山水县来,在退休之前继续发光发热,做点小贡献。”

    颜佩孚开始烧水,准备请楚乾坤喝他的功夫茶。

    “怎么可能,颜局看上去还很年轻啊,我看很快就会高升的。”

    楚乾坤直接用好话,戳穿颜佩孚的假话。

    “你啊你,年纪不大,说起话来还一套一套的。”

    颜佩孚哈哈一笑,伸手不断的点着楚乾坤,显然这话让他很受用。

    “局长,楚总这也是实话实说啊!”

    拿着茶叶罐,走回来坐下的王全安赞同道,马屁也是拍的恰到好处。

    颜佩孚脸上的笑容更甚,手上操练起功夫茶来,那功夫比平时深厚了不少。

    “你们两个年轻人啊,就知道说好话,哄我老头子开心。都尝尝我的手艺,看看我泡的茶如何?”

    颜佩孚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很明显不同,那脸上的笑容就没有落下去过。

    晃之,闻之,饮之!

    楚乾坤闭着眼睛,好好的回味了一番。

    然后放下手中小盏,叹道:“茶香满鼻,入喉生津,好茶,好功夫!”

    “茶香满鼻,入喉生津!”颜佩孚重复念了一遍,然后说道:“看样子,楚老板也是好茶之人,这八个字的评价很到位呀!”

    “局长的手艺,比以前又进步了不少啊!”王全安也是不甘示弱。

    “你少拍马屁,我的水平也就那样。”颜佩孚说着,突然话锋一换:“楚老板,听王局长说,你准备给我们全县的警员干部,捐赠一批冬大衣?”

    “是的,也说不上捐赠,应该说是互相帮忙。”

    明知道王全安,肯定把事情详细的汇报过了,楚乾坤还是把那些理由重新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颜佩孚只说了句:”楚老板有心了。”

    然后,又倒了一盏香茶递给楚乾坤。

    等楚乾坤品完之后,颜佩孚继续问道:“我听王局长说,你公司下面的服装店,前几天被人砸了玻璃?”

    “没错,我本来在东州上学的,就是为了这件事情赶回来的。”楚乾坤颔首道。

    “对了,你在东州哪所学校上学?”颜佩孚问道。

    楚乾坤如实回答道:“省大,大一新生。”

    “省大啊!那楚总就是我们山水县考出去的高材生了!”颜佩孚点着头道:“对了,我这突然让王局长把你约过来,是不是影响你上学了呀?”

    大影响没有,小影响是有的,他刚刚被吴忠平在电话里PK了一下。

    楚乾坤笑着说:“没关系,我还要感谢局长呢,这不是给了我一个,光明正大翘课的理由嘛!”

    哈哈哈————

    “这件案子,我会让王局长督促下面,用心侦办的,肯定会还楚老板一个公道。”

    颜佩孚就像一个和蔼可亲的小老头,语气平淡的说着。

    “多谢局长关照,王局对这事也很重视。”楚乾坤双手抱拳做了一个揖。

    以颜佩孚的身份地位,这种小案子根本轮不到他知道,也不需要他关注。

    这一切,肯定是王全安告诉他的,这才有了这么一个表态。

    “过完年,你的加盟店准备招新店员了?”颜佩孚继续问道。

    “是的,要求昨天和王局长说过了,只要符合那几个条件,我在山水城的四家店,都会优先选聘咱们的警员家属。”楚乾坤点着头说道。

    “具体要求,我听王局长说过,我今天约你过来,就是想问问,这要求能不能再放宽一点?”

    似乎知道,有些为难楚乾坤了,颜佩孚说的时候,语气之中夹杂着一丝不好意思。

    “还要放宽?”楚乾坤皱着眉头,盯着手中的茶盏。

    他和王全安说的那几个条件,已经是宽到不能再宽了。

    他做的可是品牌服装,引领时尚潮流的。

    店里的服务员,总不能长的歪瓜裂枣,七老八十吧!

    那样的话,他还做个P生意啊!

    可是,颜佩孚身为副县长和公安局长,如此特意的把自己约到办公室,之前又做了那么多的铺垫,要是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又说不过去。

    楚乾坤可不想刚和局里搞好关系,又因为这件事情产生隔阂。

    那之前的努力,岂不是白费。

    楚乾坤皱眉,王全安也皱眉,他知道颜佩孚说的是什么事情,知道那样挺让楚乾坤为难的。

    “要是为难,那就算了。”

    楚乾坤久未回答,颜佩孚的语气有些失落。

    他是有权有势,但是再有权有势,也不能胡乱的逼迫楚乾坤吧,那样的话和恶霸有什么区别?

    听的出颜佩孚话中的失落,似乎这件事对他很重要,楚乾坤并没有回绝。

    而是抬起头说:“颜局,能不能告诉我具体的原因,或者说,你想我把标准放低到什么地步?”

    ——————10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