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低调大亨

第二百八十一章:很不公平

    第二百八十一章:很不公平

    {第二更送上,求订阅、收藏、推荐、月票!今日继续加更一章,迟点呈上。感谢订阅的书友们!}

    感受到了颜佩孚的情绪变化,楚乾坤问道:“颜局,能不能告诉我具体的原因,或者说,你想我把标准放低到什么地步?”

    事情,似乎还有转机!

    颜佩孚正欲开口,王全安抢先一步道:“局长,还是我来说吧!”

    具体是什么事情,王全安也清楚,让他说反而更好。

    万一楚乾坤听完之后,没有答应这个请求,就可以避免他再次尴尬了。

    作为县级干部,他也是要面子的,被一个小年青接二连三的拒绝,那岂不是会让他颜面扫地。

    “行,你给楚老板好好介绍一下!”颜佩孚赞赏的说道。

    “楚总。”王全安面色严肃,坐直了身姿:“前年发生在我县的5-31劫持事件,你应该知道吧?”

    这么大一件案子,楚乾坤怎么会不知道呢?

    一个刚刚刑满出狱一个月的男子,在山水城的东州银行门口,持刀抢劫了一个刚从银行取钱出来的小老板。

    在夺取了小老板身上的二十万华夏币之后,还在众目睽睽之下,丧心病狂的刺伤了那个小老板。

    然后驾驶小老板的汽车,疯狂逃逸。

    山水县110接到报警后,组织大批警察对他进行了追堵。

    可是,这个犯罪分子真的是够丧心病狂的,在被警车团团围住,走逃无路的情况下,他竟然疯狂的驾车撞击警车和拦截他的民警。

    公安民警躲避不及之下,造成了一死一伤的恶性后果。

    这一案件,不仅在山水县闹的人尽皆知,在整个东州,都是传的沸沸扬扬,甚嚣尘上。

    那时,楚乾坤的父母还在,他深深的记得,在那段时间,父母出门谈生意都会显得很紧张。

    在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整个山水城的气氛,都显得很压抑。

    楚乾坤点了点头道:“知道啊,那个时候我还在读高一,学校门口经常有巡逻的警车经过。”

    “那你应该知道,这件案子里,我们有一个同志牺牲了。”

    虽然过去了一年多,但是王全安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仍然带着一抹悲伤。

    楚乾坤没有说话,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王全安整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牺牲的那位同志很年青,刚刚三十岁,结婚也才几年。他家是农村的,父亲早亡,母亲体弱多病。”

    “他牺牲后,留下她妻子独自一人,拉扯才三岁多的孩子和抚养年迈的婆婆。这两年多来,日子过的很是艰苦。”

    楚乾坤的手指,不断的敲击着自己的大腿,这时插话问道:”我听说,你们局里帮这位牺牲的民警,申请烈士了吧?”

    “是有这么回事吗,不过没申请下来,不然她们的日子,就不会过的这么辛苦了。”

    王全安无奈的摇着头,烈士的评定还是很严格的,需要达到的标准很高。

    要是有烈士的抚恤金,再加上他们局里的帮衬,过日子还是没问题的。

    “这位嫂子姓什么?”

    楚乾坤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是年纪肯定比他大,用嫂子来称呼肯定是合适的。

    “她姓陈,耳东陈,全名陈小妹。”王全安赶紧介绍道。

    听到这里,颜佩孚和王全安的意思,楚乾坤也大致能猜测出,他们是想让这个陈小妹,到他店里上班。

    不过,楚乾坤还是有一些疑惑。

    从年龄上来说,陈小妹最多三十多岁,是符合他的用人要求的。

    难道是其他方面有问题,人不灵活?相貌不端正?

    “两位领导,这位陈小妹嫂子,现在在哪里上班?”楚乾坤试探性的问道。

    王全安摇摇头,然后哀叹一声:“她已经有半年没上班了!”

    楚乾坤敏感的发现,王全安没有说陈小妹在哪里上班,而是说她有半年没上班了。

    那么显然,这个陈小妹之前是有班上的,只是半年前出了什么变故,造成她没班上。

    楚乾坤没有说话,端起颜佩孚局长新换的乌龙茶,喝了一口,等待着王全安继续说下去。

    “哎!”又是一声叹息之后,王全安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陈小妹为了维持家里的生活,就近在她们村里的锯板厂找了一份工作。

    结果,半年前厂里发生了火灾,她去救火的时候,烧伤了右脚,行走不是很方便。

    这场火灾烧的很严重,不但锯木厂被烧毁了,还连带烧毁了附近的几户村民的房子。

    锯木厂老板,因为害怕巨额赔偿,畏罪潜逃了。

    这一场火灾,让陈小妹失去了工作,还变成了残疾,老板跑路,更是一分钱赔偿也没得到。

    本就生活困难的一家人,更是雪上加霜。

    王全安把事情说通透了,楚乾坤立马就明白了,对陈小妹的遭遇,他也是深表同情。

    这个忙,他还是很愿意帮的,不过店里导购的的岗位,肯定是不适合的。

    琢磨了一下后,问道:“王局,陈小妹的文化程度怎么样,会用电脑吗?”

    』潭然故怯械摹;岵换岬缒裕飧鼍筒磺宄恕!蓖跞菜档馈Ⅻbr />眼中,满是期许!

    有一件事情他没和楚乾坤说,那就是牺牲的警察王建,当年是他的手下的警员,那次追截他也参与了。

    对于王建的牺牲,他是十分愧疚和自责的,这两年,他也是力所能及的照顾他的家人。

    自从陈小妹出了这档子事情以后,他更是羞愧难当,觉得自己没照顾好兄弟的家人,愧对兄弟。

    昨天晚上的时候,由于情绪比较高昂,加上酒喝的半醉,对楚乾坤说的那些要求,没有好好的琢磨。

    今早,他完全清醒过来之后,细细回味楚乾坤说的话,才发现陈小妹竟然是不符合条件的。

    说实话,他当时的情绪是很低落的,在给局长颜佩孚汇报的时候,顺嘴提 了一句陈小妹的事情。

    于是,才有了颜佩孚邀请楚乾坤,到局里相见的这一幕。

    听到有高中文化,楚乾坤心中就有底了,至于会不会操作电脑,并不是特别重要,只要有文化基础,电脑操作学学很快的。

    没见柳天云现在用起电脑来,都是贼溜的很嘛!

    “颜局,王局。”楚乾坤坐直身体,说道:“你们看这样行不行,今明两天,我都在山水城,你们安排个时间,让我和陈小妹见上一面。”

    “为了家园安全,英雄已经流光了血,我们不能再让他的家rén liú泪,她的工作我来帮她解决。”

    楚乾坤之所以说出这番话,做出这个承诺。

    一是对牺牲民警王建的敬意,对陈小妹遭遇的同情。

    另一点,则是对颜佩孚和王全安人品的敬佩,能如此照顾牺牲民警的家属,说明他们都是有情有义、重情重义的人。

    是值得楚乾坤交往和敬重的,那么随手帮他们一个小忙,又有何妨呢?

    关于陈小妹的工作安排,楚乾坤的想法是培养成收银。

    做导购,腿脚不方便,肯定是不适合的,但是收银的话,完全可以坐着的。

    只要交代好吴晓莲,让她力所能及的照顾一下陈小妹,就可以了。

    楚乾坤的承诺,和一番高大上的话,让颜佩孚和王全安心中很是激动。

    心愿达成!

    这放下面子的努力,没有白费。

    对楚乾坤的好感和认同感,是再一次升高。

    人逢喜事精神爽,颜佩孚的茶艺,也是再一次的提高。

    为了表示感谢,在楚乾坤离开他的办公室之前,拍着他的肩膀,亲近的说道:“小楚啊,以后有空了,经常来我这里坐坐,陪我聊聊天,品品茶。”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颜局可千万别嫌我来的次数太多啊!”楚乾坤笑着说。

    大局长表示亲近,也让他倍感舒爽。

    “哈哈哈,怎么可能嫌弃,就怕你嫌我老头子啰嗦,不肯来啊。对了,那个警民共建的牌子,我答应了,会让王局长督促办理的,你不用担心。”

    颜佩孚笑着道,送到办公室门口,然后挥手和楚乾坤告别。

    楚乾坤目前的咖位,还不值得他送到车前。

    离开颜佩孚的办公室,楚乾坤又应王全安的盛情邀请,到他办公室去小坐了一会儿。

    商量了几个宣传标语,以及其他一些琐碎的,需要注意的事项。

    离开公安局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上午十一点了。

    在公安局,被正副两个局长那么热情的招待,却没能在他们的食堂捞上一顿中午饭,让楚老板是十分的不爽。

    给了他们那么多的便宜,他却是连免费饭的没得吃,楚老板觉得这很不公平。

    严重违背了大门口牌子上,写着的“公平、公正”之原则。

    牢骚满腹、饥肠辘辘的楚老板,闷闷不乐的开车巡视了三家加盟店之后,才算重新恢复了笑容。

    今天,他三家店按计划举行了“迎05元旦,优惠大酬宾”活动。

    沿街的落地玻璃上,张贴着各色宣传海报,门口还有高大醒目的拱门衬托。

    而店门口的音响喇叭里,正在不停的播放着,改编自《爱情的买卖》的《衣服买卖》之歌。

    “衣服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今天打折你不买,明天流泪买 … …..”

    在这些“正邪不一”的宣传攻势下,三家店的生意都是十分的火爆。

    门庭若市!

    店里面更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

    ——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