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低调大亨

第三百五十二章:嫌命长(三更二)

    第三百五十二章:嫌命长

    视频不是很长,也就二十分钟的样子,不过楚乾坤看的很仔细,没有漏掉一个画面,可惜这只是监控录像。只见嘴唇动,未闻声音来。

    播放结束之后,楚乾坤一口吞下最后小半个包子,舔着嘴唇问道:“我说军子,你是不是对小丑有特别的爱好啊,怎么到哪里都是带着这种面具?就没有其他的了,比如孙悟空齐天大圣的面具?”

    “这都是张军买的,下次我问问他,是不是对小丑有什么特殊爱好?”

    和楚乾坤待在一起是时间长了,军子偶尔也会冷不丁的开个玩笑。

    “又是这家伙!我真怀疑,他上辈子是不是个女的,怎么这么喜欢买东西呢?“楚乾坤合上笔记本电脑,叹道:“他们是sī jiā zhēn tàn,这点能确定?”

    “是的,中间那个秃顶的中年人,确实是sī jiā zhēn tàn。“军子肯定的说道。

    他们在脱顶男的住处,翻到了不少的文件档案,里面记载的是各式各样的跟踪、监控的资料。

    对象也是五花八门,有官员、有商人,名门贵妇,影视明星等等,遍布各行各业。

    “那两个纹身男呢?他们也是sī jiā zhēn tàn?”楚乾坤怀疑的问道,怎么看都不像。

    军子摇了摇头:“那两个家伙就是社会上的混混,因为他手上还有其他的委托单子,又想多赚一份钱,所以接到跟踪你的单子后,就临时雇佣了这两人。”

    “呵呵,他们这行也流行转包啊!”楚乾坤笑道:“查到是什么人委托他,让他跟踪我的?跟踪我的目的是什么?”

    军子把手中的一份资料递给楚乾坤,皱着眉头说道:“查是查到了,不过资料很模糊,除了知道委托人来自米国和一个电话外,没有任何有用的消息。目的也是不明,只是让他详细记录你的日常。”

    在现场的时候,军子曾经问过类似的问题,只是这个是匿名委托的,连委托人的名字都不知道,更不论其他的信息了。

    当然为了迷惑对方,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军子还问了其他人的信息,前后加在一起差不多有十个人。

    楚乾坤边听,边翻看手中的文档。

    都是这几日跟踪他行踪的日记,以及几张模糊的照片,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唯一让楚乾坤的感兴趣的,是一张贴在他的基本资料信息后面的照片,想了许久,他都不知道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

    不过看照片上的背景环境,地点应该是在东州。

    这就很有意思了,委托人来自米国,他是如何有自己在东州时候的照片的呢?

    他更是没有出过国,没有去过米国,怎么可能在那边还有对家呢?

    迷惑不堪!

    “这个电话,你们查过吗?”楚乾坤指着资料上,委托人的联系电话问道。

    “能打通,但是没人接。”军子说道。

    “暂时不要打了,把号码发给水鬼,让他帮忙查查这个号码的详细资料。”楚乾坤嘱咐道。

    “好的,我一会儿就联系他。”军子应道。

    虽然是大洋彼岸的号码,他们想查可能毫无头绪,但是水鬼他们那帮人,却是可以无视距离,无视国界,很容易查到需要的东西。

    “你们最后是怎么处理他们的,我看张军把qiāng亮出来了?”

    虽然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是一些动作,却是看的一清二楚。

    “张军亮qiāng,是我授意,故意吓一吓他们,逼他们连夜离开这里。”军子解释道。

    真正的幕后之人,隐藏的十分小心,从这三个人身上,几乎不可能获得有用的消息。

    不能杀不能剁,为了不让他们继续骚扰楚乾坤,把这几个人逼走,目前是最好的办法。

    “行吧,这事就告一段落,明天我们就搬过去。”

    虽然没能揪出幕后之人,但把几只臭虫从身边赶走,也不错。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的主要精力要用在东洋股市上面,一直等待的时间窗口即将开启,不能让其他的杂事分了心。

    ------

    同一时间,在一处靠海的礁石旁,秃顶男和两个纹身男人正蜷缩在一起,在冰冷海风的吹拂下,有些瑟瑟发抖。

    “老秦,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这次可把我们两兄弟给害惨,要跟着你出去避祸。”高个纹身男说道。

    “是啊是啊,真是倒霉,为了两千块钱,连东方之珠都不能留了。”矮个纹身男接着说道。

    “都别说了,你们以为我愿意啊,我比你们更倒霉好不好,好不容易搞了一个侦探社,原本想今年可以大赚几笔的,哪晓得运气这么衰。”秃顶男大声的说道。

    语气十分的不爽,还恨恨的踢了脚下的一块石头。

    “其他的我不管,这次跟你出去,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保证,必须有一个好的落脚点。”高个纹身男继续说道。

    “放心吧,我已经给我表舅打过电话了,我们先坐船到马来,他会给我们安排好地方的,我们以后就跟着他混。别的不敢说,吃香的喝辣的,肯定没问题。”秃顶男掏出一包香烟,自顾自的点了一根。

    “有你这个承诺,我们就安心了,tm的,等老子混出个人模狗样,再杀回来。”

    高个纹身男说着,一把抢过秃顶男手里的香烟,和矮个纹身男一人一根,也开始吞云吐雾。

    “mD,香烟都要抢我的,活该你们倒霉,衰人!”秃顶男骂道,一屁股坐在礁石上。

    抽了大半根之后,情绪缓和了不少的矮个纹身男,突然问道:“老秦,你老实说,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对方竟然有qiāng的,我们这次差点就没命了。”

    “哎!”秃顶男长叹一声,把手中的烟蒂弹向海水方向,在夜色中划出一道暗红的弧线:“你们不是一直奇怪,我为什么要你们单独跟着那个姓楚的小年青,而我自己却一直没露面吗?”

    “对啊,那个姓楚的到底是什么人,这几天一直在查打银行里,一呆就是一整天。要么就是看楼盘,晚上就待在酒店里不出来。”高个纹身男好奇的问道。

    “姓楚的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委托案子,没什么好说的。我要说的是,其实这几天,我手上还有另外一个案子,有人委托我调查暴龙的行踪。”秃顶男表情慎重的说道。

    “操!你…….你,你敢去跟踪暴龙,你不想活,别拉我们两兄弟啊,我们还没活够呢?”

    高个男满脸惊恐,手指不断的指着秃顶男,声音都变调了。

    “老秦,wǒ rì nǐ姥姥。”

    矮个纹身男的表情,好不到哪里去,大有一言不合,就上去海揍秃顶男一顿的意思。

    “你们再骂也没用,我也是被那份高额报酬迷花了眼,这次是真的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报酬没赚到,还把家给搭进去了。”

    秃顶男对两个纹身男的咒骂,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把家搭进去,没把命搭进去,就算是我们烧高香了,竟然敢去跟踪暴龙,真的是嫌命长了。”高个男依然怒火难消。

    秃顶男自顾自的感慨,两纹身男则是叫骂个不停。

    直到一道亮光从远处的海面上扫过来,接着就是一阵由远而近的马达声传来。

    一艘渔船靠上岛礁,三人争先恐后的跳了上去,没有几分钟,这艘渔船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在船离开后不久,在岛礁的一处阴暗中,两个人走了出来,其中一个正是张军。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