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低调大亨

第三百七十八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二)

    第三百七十八章:来而不往非礼也

    吴映洁的直接拒绝,却并没有让邬安常退缩。

    仿若没有听见这拒绝一般,更是大气且自以为是的说道:“吴小姐放心吧,我和这里的服务生很熟悉的。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告诉他们你们是混进来的。”

    你mm的,楚乾坤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这家伙是猪油蒙了心,被美色迷晕,脑子不灵清了吧。

    就这么认定他们是混进来的,他们是长的不像能进来的人,还是身上穿的太磕碜了呀?

    亦或是这个什么昙花投资的人,眼睛瞎了!

    “我们是不是混进来的,就不劳你操心了,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在这里影响我的食欲。”

    被人莫名其妙的说了一顿,楚乾坤也没什么好话还给他,毫不客气的怼了过去。

    “哼!小子,说话注意点,看在吴小姐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不然的话,我现在就通知保安把你请出去。”

    面对楚乾坤,邬安常的语气就没那么客气了,也没有了所谓的绅士风度。

    军子往楚乾坤的身边,走进了一步。

    陈思彤则是靠近了吴映洁,在她耳边嘀咕道:“哇,被有钱人看上哦?开不开心?”

    “算了吧,一个伪君子,私底下还知道是一副什么德行呢?太假了,恶心。”吴映洁同样叫着耳朵说道。

    “呵呵,我这个人吧,最喜欢的就是不客气,要不,你不客气一个给我看看,让我见识一下你的身份,你的能量,你的本领,看看能不能让保安把我请出去。”

    楚乾坤说着,重新坐回了座位上,其他三人自然也跟着,各自安坐。

    一瞬间,场面上就剩下了邬安常一个人,端着一杯酒站立在一旁。

    尴尬异常!

    这时,邬安常的女伴走了过来,劝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这个女人,楚乾坤他们也有点眼熟,应该是之前两次碰面,一直跟在邬安常身边的人。

    本来就觉得有些丢面子,特别是在吴映洁面前丢脸,邬安常本就很不爽了。

    现在被跟着自己的女人一劝,那火气顿时冒了出来,一把推开他女人。

    手指着楚乾坤道:“小子,你等着,想在这里混吃混喝,非教训你一顿不可。”

    说完,大声的招呼服务员过来:“我是昙花投资的老总,查打银行的史密斯行长是我的表姑父。”

    先把自己的身份,以及关系说了一遍。

    然后,又指着楚乾坤和军子道:“我怀疑这两个男的,是混进来来蹭吃蹭喝的,你去把保安叫来,把他们赶出去。”

    楚乾坤淡淡的吃着东西,喝着美酒,看着邬安常的表演。

    听到对方说到查打的行长,便转头看向吴映洁,他虽然和查打银行的行长,没有打过交道。

    但是印象里,似乎不叫史密斯吧?

    难道是他记错了?

    还是这个史密斯,是新上任的?

    吴映洁一开始也是怔了一下,没想到这个伪君子,还是史密斯的亲戚。

    迎上楚乾坤询问的眼神,低声的说道:“这个史密斯也是副行长,不过他的位置排在赫伯特的前面。在查打银行内部,权势很大,也是新一任行长的主要人选,和赫伯特竞争的很激烈。”

    噢,原来如此,难怪如此嚣张狂妄,原来仗着这么一个身份。

    “对不起,邬先生,我可以证明他们不是混进来的,他们也是今天的贵客。”

    服务员是洲际的员工,不是查打的工作人员,所以并不怵邬安常,秉持着事实说道。

    楚乾坤冲服务生,友善的一笑。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奇妙,这个服务生他们认识。

    之前进酒店的时候,就是他查验楚乾坤他们的请柬,然后引导他们进的宴会厅。

    更加有意思的是,这个服务生,在很早之前,就和楚乾坤打过交道。

    楚乾坤到东方之珠的第二天,吴映洁第一次来找楚乾坤,就是他给双方做的引导。

    他对楚乾坤的印象可是很深的,不光是因为那个时候的他吊着一只手,主要是得了他给的一百块小费。

    这可是他在洲际酒店这么多年,收到的最大一笔小费了。

    这印象,想不深刻都难啊!

    面对楚乾坤友善的笑意,他也是报以微笑。

    “不可能,你是不是和他们认识,还是说他们本就是你放进来的?”邬安常气急败坏的质问道。

    表情严肃的盯着服务生,他刚才和楚乾坤“眉来眼去”的,没内情才怪呢?

    这质疑一出,服务生竟然不知如何反驳,一时间无言以对。

    这一下,邬安常就更嘚瑟了,觉得自己抓住了他们的痛脚,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正准备招呼其他的服务生过来,要把这里应外合的几人。

    一锅端了。

    楚乾坤看的想笑,还真是碰到奇葩了,为了不让服务生为难,招手让军子把请柬拿了出来。

    两分请柬,端端正正的摆放在桌面上。

    楚乾坤手指在上面轻轻的敲着:“这是我们的请柬,应该能证明我们不是混进来的吧。还是说,你还想继续说,这请柬是假的?”

    请柬上的几个鎏金大字,显得十分的刺眼。

    看到它们的第一眼,邬安常便知道这不可能是假的,因为和他手中的那份请柬一模一样。

    这一下,轮到他无言以对了,心中更是猜测,不知道他们为何会有请柬的?

    这也不怪他,他虽然是史密斯副行长的亲戚,但对查打的人并不熟悉。

    从银行的角度说,吴映洁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吴映洁。

    不然的话,以吴映洁赫伯特助理的身份,他肯定能第一时间,把其中的原因想通了。

    现在嘛,只能是迷糊中带着不解,不解中隐藏着懵逼。

    “怎么了,无话可说了。”楚乾坤眯着眼盯着邬安常:“你不说,那就我来说吧。waiter,我现在怀疑这个家伙,是假冒他人关系,偷溜进来,混吃混喝的。”

    来而不往非礼也!

    服务生刚才被邬安常冤枉,心里也是很不爽的,现在听楚乾坤这么一手,立马双眼一亮。

    对着面前的邬安常说道:“先生,请你出示你的请柬,我要核对你的身份?”

    看着摊开在他面前,向他索要请柬的大手,邬安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冷哼一声,转身而去。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