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寸相思一寸灰 温如歌 北唐修

第四章 孩子生病了

    “你胡说!把孩子还给我!”温如歌咬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直接冲了过去。

    她原本以为徐莹莹肯定会刁难一番,没想到她站在原地没有动。

    她不费吹灰之地抱走了孩子,只见徐莹莹的身子摇摇欲坠,随后弱不经风的摔倒在地。

    下一秒北唐修箭步上前,赶紧将徐莹莹扶起来,嘘寒问暖。

    “有没有受伤,疼不疼?”

    徐莹莹哭的梨花带雨,泫然欲泣。

    她轻轻摇首,道:“皇上,你莫要怪罪姐姐,姐姐也只是爱子心切,她不是有意的。”

    “妹妹,你休要血口喷人,本宫根本没有推你!”

    “给朕闭嘴!朕亲眼所见,你把静贵妃推倒在地,你还想狡辩?”

    “我……”

    温如歌对上那充满戾气的眼眸,心头梗塞。

    她百口莫辩,因为他早已不相信自己。

    喉头苦涩,就像是吃了苦瓜莲子一般,苦不堪言。

    她深呼吸一口气,没有应下也没有反抗。

    “皇后娘娘心胸狭隘,有失德行,禁足半月。至于小世子交由贵妃抚养,你休要再惹是非!”

    嬷嬷上前将孩子带走,那孩子便哇哇哭了起来,一声声听着格外揪心。

    孩子落在了北唐修的怀中。

    他看着襁褓中的孩子凤眸深邃,这个孩子刚刚满周岁,是逸王府中侧妃所生,死于难产。

    他看到温如歌护着这个孩子,仿佛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一般,他就格外的不悦。

    这孩子身上流着逸王的血,她对逸王到底有情无情,对自己……又是如何?

    他狠狠眯眸,最后看都不看一眼,直接交给徐莹莹,随后转身大步离去。

    徐莹莹抱着孩子,嘴角扬着得意地笑:“我的好姐姐,瞧瞧你现在这个样子,哪里有半点母仪天下的样子?你现在就像是一条狗,真是可怜啊!”

    “本来皇上许诺了后位,可是你却横插一脚,坏我好事,让我成为贵妃。我本来还怀恨在心,但现在看来实在是多此一举。你头上的凤冠是我的,未央宫是我的,包括你这条命也会是我的!”

    她起身,一脚狠狠踩在温如歌纤纤玉指上,狠狠一碾,随后笑着离去。

    这个冬天,是温如歌最难熬的一个冬天。

    她大病一场,高烧不退,浑浑噩噩了一个多月。

    可北唐修却从未过来看她一眼,关心过一句。

    诺大的未央宫,让她觉得冷的吓人。

    她病情刚刚好转,就让芍药去打听她孩子的消息。

    “娘娘,我刚去太医院转了一圈,才得知小世子也病了。好似是守夜宫女忘记关窗,让小世子冻着了。娘娘这么大的人,都病了一个多月了,小世子那么小,如何承受得住?”

    “我还听宫人们说,夜里小世子总是啼哭,贵妃为了不让小世子扫了皇上的雅兴,竟然丢在了偏殿,让乳娘伺候!”

    温如歌听到这番话,心脏狠狠揪着疼。

    她死死捏劝,问道:“父亲在朝中势力恢复的如何?”

    “已经足够自保,整个相府已经开始准备了。”

    “本宫知道了,去通知贵妃,本宫要去看孩子!”

    “贵妃怎么可能让你看小世子,肯定会刁难的……”

    温如歌摆手打断她的话,让她去传。

    随后,她摆驾长乐宫,没想到徐莹莹不在,让她入殿等候。

    偏殿内一张小小的摇篮里,小人儿躺在里面,正睡着。

    他的皮肤泛着不正常的潮红色,额头都是汗珠。

    她连忙摸了一下,发现滚烫得很。

    她急忙将孩子抱在怀里,没想到门口传来一阵娇喝:“姐姐,你这是在干什么?这孩子可是逸王唯一的孩子,难道你连个小孩子都不放过吗?”
Back to Top